綠竹青青抹一把眼淚,從醉中天手中拿回小骷髏頭骨笛,剛翻出自殺技能,卻被醉中天拉住了手腕。

“我陪你去。”他不容置疑地說。

綠竹青青愣了愣,隨即一拍腦袋道:“對哦,我還不會吹這笛子呢,師父你還是先教我一下……”

醉中天緊了緊她的手腕,只是搖頭。

不,不是因爲這個。

“你會害怕。”醉中天輕聲道。

(ps:今天寫作業寫殘了,拖着兩隻胳膊來更新的唷qaq) 綠竹青青震驚了一下。那種害怕只是一瞬間的,快得她自己都來不及察覺,沒想到會讓醉中天發現。

雖然很感動,但是她還是大義婉拒了大神師父的好意,因爲和她在密室甬道里的經歷比起來,短暫的封閉還不至於讓她驚慌失措。

“死亡是會掉經驗的,何況你已經100級了,掉下去就不能涅槃了呀。”綠竹青青笑道,“而且我也沒有很害怕啊,沒問題的。”

好說歹說了半天,醉中天才不情不願地鬆開了她的手,同時陰沉地瞄了幽冥鬼王一眼,把這地府boss看得莫名其妙的渾身發寒。

“我先去地府看看,估計師父你就是想去可能也不太容易……你乖乖地在這裏涅槃,等我回來啊。”綠竹青青像哄小屁孩似的安撫着顯得有些狂躁的大神師父,在他擔憂的視線中果斷點了自殺技能。

浮在半空中囧囧地欣賞了自己的屍體足足20秒鐘,系統纔將她傳送到幽冥地府去。

場景一轉換,綠竹青青立刻被嚇了一大跳——艾瑪這人山人海的是在擠公交呢還是在搶購特價商品啊?

就在她發呆的時候,肩膀被人拍了拍,一個玩家興沖沖地在她耳邊吼:“嗨,要不要加入地府觀光旅遊團啊?還有一個位置!”

“……不了。”綠竹青青滿頭黑線地目送着那個玩家又去拍另一個人的肩膀。這地方陰森昏暗,看上去就是個巨大的山洞,就是沒有洞頂,擡頭望去只見無邊的青黑,有什麼好觀光的?

綠竹青青沒什麼閒心,又怕醉中天等急了,便隨手扯過一個玩家問路:“請問輪迴井怎麼走?”

亂世芳華 “你說啥?”周遭環境太嘈雜,那玩家用手擋了擋耳朵,湊到她腦袋旁。

“我說,”綠竹青青深吸一口氣,吼道:“輪迴井怎麼走?”

“哦,”那個玩家表示聽懂了,又湊到她耳邊大聲喊道:“在那邊!”

綠竹青青揉揉耳朵,順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除了人頭還是人頭,於是很想問問他是怎麼在這種環境下認出方位的。o(╯□╰)o

努力向前擠了沒幾步,綠竹青青就悲催地發現她又在人羣中迷失了方向,只好一路詢問一路高喊“兄臺借過”,劈風斬浪踽踽前行。如果靈魂能出汗,那麼她現在應該已經汗流浹背了,不曉得會不會被認成落水鬼。

好不容易擠到輪迴井旁,綠竹青青一手撐着膝蓋,一手託着骨笛,遞到一個青面獠牙的小鬼眼前晃了晃。

那小鬼呆了半晌,爾後兩行渾濁的眼淚順着臉上的溝壑淌得橫七豎八,正應了那句“老淚縱橫”。

綠竹青青沒耐心等小鬼哭完,在被其他玩家注意到之前趕緊將它拖到角落裏,低聲說:“你們老大沒事兒,不過現在暫時回不來。他給了我這個東西,讓你幫我去修羅道。”

“嗯,嗯!”小鬼激動地點頭,彎腰做了個請的手勢,把綠竹青青漸漸帶離了人羣。

跟着小鬼走了將近五分鐘,綠竹青青纔看到一塊刻着“修羅道”的石碑,矗立在一口被鎖鏈封起來的古井旁。

“爲什麼要鎖起來啊?”綠竹青青好奇地問。

“沒辦法,這幾日從凡間來的鬼魂們太不安生了,不鎖起來怕他們隨便跳呀。”小鬼無奈地說着,用手裏類似三叉戟的武器往鐵鏈上點了點,鐵鏈便“嗤啦”一聲縮到地下。

“姑娘,請吧。”小鬼恭敬地讓到一邊。

綠竹青青湊到井口瞄了一眼,狹窄的洞裏並沒有想象中的黑暗幽深,而是漂浮着無數藍盈盈的光點,看上去倒並不可怕。

她鬆了一口氣,回頭對小鬼道:“你別傷心,你們老大很快就能回來了,不過你可千萬不能把消息泄露出去哦。”

“是。”小鬼感激地向她鞠了一躬。

“那我走了,拜拜。”綠竹青青嫣然一笑,縱身躍入那片瑩藍的海洋。

場景再一換,她回到了陽間,出現在某一個復活點上。

綠竹青青出來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了伸胳膊,摸了摸額頭,確認沒有長出三頭六臂外加一千隻眼睛後才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這裏應該是距離死亡之地最近的城鎮或村莊,她沒有來過,也沒時間逛逛,馬上尋了個陋巷吹起了骨笛。

經過大神師父的指點,她一吹就成功了。詭異的笛聲響起的一瞬間,她學了乖,立刻蹲下身去把自己抱成一團,將臉埋在大腿上,死也不睜眼。不得不說,這招真的相當管用。o(╯□╰)o

當醉中天看到愛徒團成一隻刺蝟似的出現在眼前時,忍不住勾起了脣角,蹲下去戳了戳她的小腦瓜,打趣道:“小烏龜,已經到了,快出來吧。”

綠竹青青聞言擡頭,淡定地理了理身上的白袍子,得意地顯擺道:“怎麼樣,我說沒事兒的吧。”

“嗯,我家青青真是勇敢。”醉中天配合地表揚了一句。

綠竹青青頓時眉開眼笑,“嘿嘿……師父你涅槃好了?”

“嗯,你看,變回0級了。”醉中天說道。

綠竹青青看了一眼團隊面板,點點頭,“還真是。那我們以後是不是能一塊升級了?”

感受到她明顯的歡喜,醉中天也很愉悅,“基本上是的。”

“基本上?”綠竹青青不解。

“涅槃後屬性不降反增,雖然任務等級是低的,但是殺怪的時候,怪物等級會相應地提高。”醉中天解釋道。

“哦,”綠竹青青表示理解,的確要這樣才合理,“不過要從頭再做一次曾經做過的任務,感覺會很枯燥的樣子,爲什麼不乾脆直接開200級,再設計一些更高級的地圖和任務呢?”

她原是自言自語,然而醉中天聞言卻笑了起來,“這都是託你的福。”

“託我的福?”綠竹青青指指自己的鼻子,關她什麼事?

醉中天摸摸她的腦袋,頗有深意地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

“你們兩個,要談情說愛也別在本王面前。丫頭過來,本王傳你阿修羅祕法。”

(ps之【地府小劇場】)

綠竹青青:哎,你是生來就是惡鬼呢還是死後才變成這樣噠?

小鬼羞澀:死後才這樣的,我生前在畜生道。

綠竹青青:可是你看上去跟人差不多呀?

小鬼扭捏:畜生也是可以修煉的,修煉有成就能化妖。

綠竹青青:哦,那你本來是什麼品種呀?

小鬼怒:不給我收藏,不給我點擊,不給我推薦票,我不告訴你! 醉中天緊跟在綠竹青青身後半步遠處,一臉寵溺地看着她……逛街。

從幽冥鬼王的藏身之地出來之後,醉中天再次讓綠竹青青見識了一把什麼叫做“大神”,半個小時不到就升上22級,和她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纔怪!

醉中天本來打算帶綠竹青青去刷副本玩,就到了最近的城鎮,也就是綠竹青青復活的那個城市去採購紅藍藥劑,但見到寶貝徒兒一副陳奐生上城似的樣子,就乾脆陪着她逛了起來。

這是一個系統主城,有個風雅的名字叫“柳城”。柳城中有一條貫穿整座城市的大運河,河兩岸栽滿了垂柳,河上還有一座石橋名曰“鵲橋”……這風情這騷意讓柳城河畔成爲了情侶們幽會的天堂。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路邊攤,憑着這巨大的客流量,玩家們看到了無限的商機,於是幽會聖地變成了地攤一條街,花前月下多情柳變成了清明上河趕集圖……然後綠竹青青嗨皮了,拉着醉中天一逛就是半小時。

“賣糖人咧,賣糖人咧!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俺做不出!這位女俠,要不要來一塊糖人?”

綠竹青青好奇地停在這個叫賣小哥的地攤前,眸光閃閃地打量着插在木板上的一支支糖人:“小哥,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是用烹飪技能做的嗎?”

地攤小哥露出兩顆虎牙笑道:“是俺自己做的咧!遊戲沒有這個烹飪菜譜,是俺自創的,是俺祖傳的手藝,只此一家咧!”

綠竹青青也笑:“這麼厲害!你練了很久吧?做得真好看。”

小哥看到有人誇讚自己的手藝,更是笑得見牙不見縫:“女俠,你可有眼光咧!俺當初自創出這個菜譜的時候,系統也誇俺做得好,就給俺的糖人加了點東西!”

綠竹青青眨眨眼睛:“加了點東西?”

地攤小哥嘿嘿一笑:“一吃就知道了!女俠,俺看咱們有緣,俺免費給你和你男朋友做兩個,想要啥樣兒的?”

綠竹青青當即臉一紅,瞪着眼還沒出聲呢就聽到醉中天低低的笑聲:“給我做個小烏龜吧。”

“……那我要一個小和尚!”

“好嘞!”小哥吆喝一聲,舀起一勺子金燦燦的糖漿,在面前的大理石板上畫起了糖人。

綠竹青青賭氣說完之後才隱約感覺有些不對,扭頭去看醉中天,被兜帽擋着又什麼都看不見,只好訕訕地別過腦袋,專注地看小哥筆走龍蛇。

不到五分鐘糖人就做好了,綠竹青青興沖沖地把小烏龜遞給醉中天,自己半掀面紗舔了舔小和尚的小光頭,清甜的香味彌散開來,甜得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醉中天舉着小烏龜,見她吃得開心,不由也好奇地舔了一口。

“您吃了綠竹青青贈送的‘柳糖糖的糖人’,好感度增加50點。”

“醉中天吃了您贈送的‘柳糖糖的糖人’,好感度增加50點。”

綠竹青青:“……”(⊙o⊙

醉中天:“……”(*ˉ︶ˉ*

地攤小哥曖.昧地擠擠眼:“咋樣?俺的糖人不錯吧?”

“嘎嘣!”綠竹青青咬掉了小和尚的腦袋。

地攤小哥:“……”

醉中天:“……徒兒,爲師和你什麼仇什麼怨……”

綠竹青青臉有些燒,隔着面紗把手覆到臉上企圖降溫,含着糖囁嚅着說不出話來。

醉中天悄悄勾起脣角,安撫地拍拍她的頭,看向地攤小哥:“你的糖不錯,能加個好友嗎?”這麼個人才絕對不能放過。

“行吖!”小哥笑着遞了兩個好友申請過去。這小哥如此淳樸,一看就是不愛上官網和論壇的,對醉中天的id根本沒啥反應。

“柳糖糖,你真的叫柳糖糖啊?”綠竹青青笑了。

柳糖糖摸摸後腦勺:“俺實在想不出好艾迪,乾脆用自個兒的真名了。”

“你還沒進幫會?要不要進我們幫?”醉中天問道。

“行吖,俺一個人也怪無聊的,正想多交些朋友,嘿嘿。”柳糖糖隨手同意了醉中天的邀請。

【幫會頻道】:

柳糖糖:你們好吖,俺叫柳糖糖,你們要糖人不?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俺做不出!第一次俺都給你們打八折。

叮叮叮:……

林林七:……

米米兔:這誰啊,懂不懂規矩?

一粒葡萄:看id還以爲是萌妹紙,聽聲音怎麼是個糙漢子?好幻滅……

不乖不許打我:幻滅+1

一顆橙子:別醬紫嘛,糖糖辣麼萌你們表黑他!

一粒葡萄:橙子人家要吃醋了啦嚶嚶嚶。

一顆橙子:滾。

一粒葡萄:……

桂圓紅棗:柳糖糖,歡迎加入笑醉人間,我是幫會長老之一桂圓紅棗。ps,幫規第十一條規定:幫會成員禁止在幫會頻道刷廣告。以上。

柳糖糖:不好意思啊,俺第一次玩遊戲,有啥不對的煩你們給提醒一下,嘿嘿。

米米兔:誰拉進來的?

醉中天:我。

這設定崩了 瞬間寂靜。

一粒葡萄:啊啊啊啊!醉大神我要給你生猴子!

一顆橙子:滾!醉大神,還是讓我來吧,我絕對比他能生。

米米兔:咳,幫主好……

桂圓紅棗:老大,好久不見啊。

醉中天:嗯。

再次寂靜……綠竹青青突然發現自家師父有令人自感語死早的技能。

中國好輔助:哦喲老大居然在幫會說話啦?果然春天到了太陽也要從西邊出來了呀。

果子狸:噗,什麼破邏輯!

中國好輔助:老子形容得如此生動,你懂個屁。

東南西北忠:哈哈哈哈哈!

中國好輔助and果子狸:……煞筆。

東南西北忠:臥槽友盡!

霎時間幫會頻道被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類似高端又彷彿逗比的氣氛籠罩住了,只剩這三個副幫主級別的人在互相鄙視。

笑醉人間是個大幫,幫衆多達千人,但是幫主醉中天和三個副幫主卻從不在幫會頻道說話,也很少管幫裏的事務,全權交給三個長老和四個堂主在打理。

正副幫主身居高位不理政事,幫裏不少人爲此頗有微詞,但那四個人的名頭太響亮了,每天都有人擠破腦袋想要入幫,這種身爲正式幫衆的優越感實在令人無法自拔,況且笑醉人間的福利屬凡間第一,腦子抽了的纔會跟正副幫主叫板。

幫裏除了高管們,幾乎沒人聽過幫主和三個副幫主說話,更別提見過他們。此刻聽見他們這麼……接地氣的對話,衆人心潮澎湃小心翼翼地嘗試加入話題,頻道里便慢慢地又熱鬧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破曉:老大,難得見你一次,不如今天開個團帶大家練會級吧?

(ps:我回來啦,發現昨天收到一隻聖誕襪好激動,親們聖誕快樂!) 破曉與桂圓紅棗同爲幫會長老,平時幫會開副本團隊都是由這兩人帶領,比起正副幫主來,他們的威信反而最高,因此破曉一開口就收到了無數支持。

醉中天眉頭緊鎖,聽着頻道里嘰嘰喳喳的聲音有些不爽,下意識地看一眼綠竹青青,見她閃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只得暗自嘆了一口氣,鬱悶地在幫會頻道里說了句:“臥龍山莊副本,要去的入隊。”

話音剛落,醉中天眼前瞬間鋪滿了入隊申請。挑出二十來個符合要求的,剩下的全部拒絕,頓時頻道里又是哀鴻遍野,醉中天聽得心煩就直接屏蔽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