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她書?

其實她並不是很想打開。

果不其然,打開之後確實是一本書。

書名和他拍得第一部電影名字一樣。

「出書了?」

樓韶白翻了翻書頁,雖然不太感興趣,再看看車子後面都是相同的幾個袋子裝著的……應該都是同一本,要送人的。

柯飛煜有些驕傲的點頭,開車的時候看向前方:「嗯,本來也沒想著出書,但編劇看書的成績不錯,就和導演還有我哥商量著出書看看。」

結果自然是不錯的。

封面當中就有他扮演的小皇帝和男主飾演的將軍,看上去非常不錯。

所以他決定把這本書多拿幾本當禮物送人!

「怎麼樣,不錯吧!」

內容確實也不錯。

電影內容拍攝的時候那些對話就能發現編劇的文筆確實挺好。

當成故事小說往下看,倒是有點歷史風格。

「……」

所以他當時飾演的明明是反派角色的小皇帝,卻比女主出現的戲份還多……雖然是大男主的戲,但這風格著實有點不同。

直男的柯飛煜根本沒有多想,反倒是樓韶白想起了電影里將軍和皇帝的相處方式……怎麼看都覺得有點詭異。

吃不準有大篇同人文即將來襲。

話說就電影過後,皇帝和將軍的同人文在網上就有不少,甚至……都有YY到現實了。 葉初七上了靳斯辰的車之後,才忽然良心發現回過頭去……

看到葉君豪就跟傻了一樣還愣在原地,她心裡竟有些不忍了。

「大叔?」她瞥了眼身邊正在專註開車的男人,遲疑了好半晌才問道,「你有沒有覺得,我們有點過分?」

靳斯辰不明所以的樣子,「什麼過分?」

葉初七道:「這麼對我爸爸……」

靳斯辰不以為然,「有嗎?」

葉初七哼道:「沒有嗎?你老實告訴我,你故意的是不是?就是想給我爸爸一個下馬威是不是?」

靳斯辰失笑道:「我為什麼要給他下馬威?」

葉初七道:「這還用說嗎?你不是一直都挺彆扭的,跟我在一起之後,你在他面前就低了整整一個輩分,以後還要叫他爸爸,你心裡就是不服氣唄,所以趁著現在先給他擺點臉色看看。」

靳斯辰更好笑了,問道:「我在你心裡是這麼……不尊重長輩的人?」

葉初七反問:「你不是嗎?」

靳斯辰:「你說是,那就是吧!」

葉初七看到他勉為其難的樣子,不由得笑出聲來。

攤上這種目中無人的女婿,又攤上她這種不靠譜的女兒,葉初七不得不為葉君豪偷偷的默哀幾秒鐘。

反正,大叔高興就好啊!

靳斯辰扭頭望了她一眼,問道:「有這麼好笑?」

葉初七盯著他,開口道:「在你說『我現在就正式跟你要了你女兒』的時候,大叔,你知道你那時候最像什麼嗎?」

靳斯辰問:「什麼?」

葉初七眨了眨晶亮的眼,吐出兩個字,「土匪!」

靳斯辰出身在靳家這樣門第的家庭,生來就是風度翩翩的公子哥,不管何時何地,他身上都自帶一種矜貴的氣度。

可是剛才那一瞬間,她卻在他身上感覺到了匪氣。

那麼的狂傲不羈,目中無人,不可一世……

他當時那神情,那語氣,哪裡是在徵求葉君豪的同意,分明就是葉君豪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活像土匪頭子強搶良家婦女。

可是……

酷斃了!

靳斯辰再度失笑,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道:「你喜歡就好。」

葉初七低聲嘟噥了一句討厭,心裡卻美得開了花,他在她的心裡有千般模樣,不管怎麼樣,她都喜歡。

靳斯辰先送她到了學校。

黑色的賓利停在大門口的時候,葉初七開始有些遲疑了。

解開了安全帶,她卻沒有馬上下車,而是望向身邊的男人,問道:「大叔,學校這邊……真的沒關係嗎?」

她還記得昨天被領導叫到辦公室的情景,心裡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她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將是處分。

最壞的結果,可能將面臨被開除。

可是,又牽扯到了靳斯辰……

靳斯辰看出了她的疑慮,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頭道:「不會有事兒,你就跟平常一樣,別的交給我處理。」

葉初七哦了聲。

他給她的安全感,從來都是這麼實在。

天大的事兒,到了他這裡都不算是個事兒。

就算那些照片已經弄得人盡皆知了,但是他們已經決定了要結婚,那就變成了夫妻間的小情趣,誰還敢多半句閑話?

可是……

一天不到的時間,她從跌入谷底,瞬間又浮上雲端。

葉初七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忍不住又向他確認了一遍,「大叔,那我們……是真的要結婚了嗎?」

靳斯辰蹙了下眉。

怎麼又是這個問題?

葉君豪剛問過,她又來問。

他很認真的問道:「哪裡讓你覺得不是真的?」

葉初七停頓了半晌,道:「就是……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不太真實。」

靳斯辰的眼底溢出一絲笑意,撫摸在她頭頂的手忽然滑下來,落在她臉頰上的時候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

葉初七下意識『嘶』了一聲。

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他問:「疼嗎?」

甜寵小夫郎 葉初七:「!」

靳斯辰:「疼的話就不是做夢。」

他跟她說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很溫柔,像是無聲無息的在她的心裡頭塗上一層蜜,簡直甜得要冒泡。

她握住他的手,又問道:「那你呢?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的照片曝光,你會跟我結婚嗎?有沒有一點點的不情願?」

從昨天到今天,葉初七最深刻的感覺就是天翻地覆。

昨天晚上,他還讓她給他一點時間,今天就忽然決定結婚,他們都還沒來得及好好的交流一下內心的想法。

她想嫁給他,是真的。

所以,她想知道他答應娶她,是不是也百分百的心甘情願?

面對她喋喋不休的追問,靳斯辰深吸了口氣,嘆息道:「你以為,這世界上有誰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兒嗎?」

他反問她,卻給了她最直接的回應。

剎那間,葉初七心裡的那一點點芥蒂都消失無影蹤。

她不知道該如何用言語來表達這一刻的喜悅,索性直接撲了過去,主動的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

剛想退開,靳斯辰卻摟住了她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所有人都覺得突然,他自己何嘗不是呢?

婚姻大事兒,在靳斯辰這裡一直都是一件很謹慎的事情,否則他也不會單身到現在還不結婚。

想嫁給他的女人何其多,他卻不願意將就。

直到遇到葉初七,他才知道總有那麼一個人,能打破他所有的底線和原則,讓他心甘情願。

兩人吻得難捨難分的時候,靳斯辰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這一個早晨,已經催了無數遍了。

靳斯辰只能被迫停止了吻她,抵著她的額頭道:「不用猜測也不用懷疑,這兩天乖乖在學校上課,我比較忙,可能會暫時忽略了你,等到我忙完這一陣,你的夢會變成真的,相信我。」

兩人的距離貼近,葉初七在他深邃的眸子里看到自己倉皇又喜悅的模樣。

她的鼻子泛酸,原來傳說中的喜極而泣是真的存在的,這種感覺就像是熬了兩世,終於等到她想要的結局。

終於等到這一天,以往所有的蹉跎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她從未如此肯定過。

這個男人,就是她的歸宿!

她點了下頭,在下車前對他說了一聲,「我等你!」 靳斯辰即使敷衍葉君豪,但不會敷衍葉初七。

他是真的忙。

靳氏旗下有好幾個項目同時開展,每一個都需要他來最終拍板定奪,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議,忙不完的應酬,時常還要到外地出差。

今天早上就有一個重要的會議,如果不是丁冠榕直接殺到御景灣,又被靳邦國一個電話叫回了老宅,他老早就該出現在會議室里了。

男人的世界里,永遠不可能只有風花雪月。

幸好是速戰速決,並沒有耽擱太多時間。

靳斯辰送葉初七去學校之後,就馬上趕往公司。

連續開完兩個會議,秘書訂餐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午後一點多了,靳斯辰心不在焉的吃著飯,又想起早晨的情景來。

結婚……

當這個詞湧上腦海,別說葉初七覺得不真實,就連他自己也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可是,他是認真的。

就算他們認識的時間不長,真正在一起的時間更短,可是每次回到家,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的聲音的那種感覺,讓他貪戀,讓他溫暖。

他們有告訴過任何人,就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不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那種感覺卻真實存在。

他覺得,她就是他一直尋覓等待的那個人。

餘生,他想要她的陪伴!

原本沒想過這麼早結婚,既然目前有這麼個契機擺在面前,那就跟她結婚吧,幸好她也期待也歡喜……

回想起她在車上問他,是不是真的要跟她結婚的情景,她不確定的表情,彷彿一根針扎在他的心頭。

靳斯辰倏地放下手中的筷子!

他不是個衝動的人,從來都不是。

可現在,他卻在吃飯吃到一半的關頭忽然停了下來,然後撥了張揚的電話,直截了當的道:「來我辦公室一趟,馬上!」

張揚的行程大多數都跟靳斯辰同步,這個時間也是在吃飯。

同樣吃到一半接到老闆的命令,他連嘴都沒來得及擦就趕緊過來了,推開辦公室的門,第一時間就問道:「靳總,怎麼了?」

靳斯辰道:「你下午去替我辦一件事兒……」

張揚聽完靳斯辰吩咐的事情之後,目瞪口呆的愣在那裡,久久沒有反應,像是石化成了一座雕塑。

靳斯辰皺著眉提醒他,「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

張揚猛的咽了下口水,反問道:「靳總,你……你說認真的?」

靳斯辰的眉頭蹙得更緊了,張揚趕緊道:「知道了,我去辦……我馬上就去辦!」他說完就匆匆的離開了辦公室……

只有一個下午的時間,理應爭分奪秒才是。

下午,靳斯辰又開了一個會。

最終敲定了接下來的行程,其餘的項目倒是其次,但是T市那邊的新能源項目已經正式開始招標。

招標會就定在明天下午!

而且,他還約了一個重要的客戶談事情,客戶明天下午就要出國,如今暫時停留在臨近的H市。

為了遷就對方的時間,靳斯辰只能連夜趕到H市跟對方見一面,第二天早上從H市直飛T市,正好趕得上招標會。

時間安排得很緊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