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3 日 - By :

給人發了煙,又給了施工費,開口說道:「我們工廠現在還在籌備,一個月以後才開工,你們要是沒找到工作的話,過二十天可以給我打電話,到時候可以來我們工廠做一些前期的預備工作,工資按天算。」

楊晨軒的話讓五人有些失望,畢竟要等這麼久。 「那行,楊老闆,我們先走了!」五個人也知道,這個時候應該離開了,再留著也沒有用,今天雖然只是試工,兩個小時不到,好歹也拿了一塊錢。 楊晨軒點頭:「行,黃路和陳向明你們兩個留下,我還有點事要請教你們。」 兩個人愣了一下,趕緊應著:「好,楊老闆要問什麼?」 剩下三人有些羨慕的看了兩人一眼,這留下來就有機會,以後說不定還能混個小領導做做。 送走其他三人以後,楊晨軒讓兩人坐下,問黃路:「你在服裝廠做了幾年?」 「兩年,家裡婆娘天天喊離家太遠了,一年見不著兩次面,我只好回來了,在家種了半年地,今天來縣城買點東西,看到招聘的廣告,就想來試試。」黃路解釋的清清楚楚。 楊晨軒微微點頭,把打火機遞給兩人:「你們在工廠工作幾個小時?一天有多少錢?」 黃路說道:「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中間有兩個小時休息,有時候趕貨吃飯就半個小時,一天大概三到四塊,一個月下來,一百一左右。」 一個月一百一十塊,工資也不算低了,畢竟楊修遠以前做小工,一天才三塊,他們平均一天有三塊多,就是工作時間有點長,但壓力沒那麼大。 楊晨軒點點頭:「你們常一般有些什麼設備?」 黃路掰著手指說道:「電剪、電動縫紉機、鎖邊機、燙斗、叉車其他好像也沒有什麼了。」 「鎖邊機是什麼?」楊晨軒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黃路覺得楊晨軒就是一個老闆,不懂這些也很正常,解釋說道:「跟縫紉機差不多,縫紉機踩線以後,褲子裡面的布是散開的,鎖邊機就是把他給縫合起來,這樣褲子更結實,裡面看起來也更好看,不過只有高端褲子才用鎖邊機。」 楊晨軒立刻想起來,自己後世穿的褲子,裡面的介面都是縫合起來的,看起來也美觀,但現在的褲子,裡面就是用縫紉機踩了兩條線,邊上根本沒有縫有時候穿久了,裡面的縫合位置多餘的那點布料都卷了起來。 楊晨軒覺得問這幾句,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心裡的思路越發的清晰。 最好的結果,應該是找個服裝廠參觀,但現在沒這條件,又要上課,又找不到合適的地方。 問完黃路,楊晨軒又問陳向明:「你跟你師傅學裁縫多久了?」 陳向明年齡不到,估計二十不到,個頭也不高,大概就一米六多,瘦黑瘦黑,穿的衣服顏色和款式看起來也老氣,沒有活力,給人的感覺就是老實、本分,但楊晨軒還看到了一點倔強和渴望。 陳向明有些自卑,他覺得自己懂得沒有黃路多:「五個月!」 楊晨軒剛才看了陳向明的水平,在幾個人裡面應該不是最好的,另外還有一個學徒的水平要比他高些,但陳向明這個人給楊晨軒的感覺還不錯。 「你覺得你能不能做好工作?」楊晨軒不指望在陳向明身上問出點技術方面有用。 陳向明愣了一下,信心有些不足:「楊老闆,只要你讓我上班,我一天做不好,我那一天的工資可以不要。」 楊晨軒愣了一下,陳向明這明顯就是信心不住,但進取心還是很大的,這也是楊晨軒會把他留下來的目的。 「行,你們兩個,從明天開始上班,你們住什麼地方?」楊晨軒問道。 兩個都不在縣城住,陳向明家離縣城都有二三十里路,今天為了應聘工作才留下的。 黃路家到是近一些,距離縣城十里左右的樣子,平時都是走路來縣城做學徒。 楊晨軒琢磨了一下,說道:「住宿問題,你們自己解決,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工廠還不會開業,我們以後按照陽曆算工資,沒個月陽曆十號發工資,這個月我給你們算六十塊錢,以後工廠開工,工資還會給你們提一點,黃路的話,你到時候還是分料,保證你工資不會比在外面打工低。」 兩個人頓時大喜,陳向明立刻站了起來,深深鞠了一躬:「多謝老闆,我以後一定會聽話的!」 黃明也站了起來:「謝謝老闆。」 楊晨軒輕輕一笑:「那就這樣說好了,黃路你肯定是要在縣城找個住處的,明后兩天,你自己去找個住的地方,陳向明你也休息兩天,工資還是照樣算,不扣你們的。」 兩個人又是一陣感謝。 該說的說完了,楊晨軒說道:「你們應該還沒吃飯,我們馬上就做飯,等會吃了飯在走!」 陳向明和黃路可不敢跟楊晨軒一起吃飯,趕緊站了起來:「老闆,我們就不吃飯了,先走了。」 楊晨軒留了兩句,兩個人堅持,楊晨軒也沒有多做挽留。 。 彭若若看著小叔子一片好意,要幫自己去對付李仙兒,因為種種無法解釋的原因,又哪裡能夠讓他過去。 在她的記憶之中,原文作者在書中寫的這個叫李仙兒的背後還有一個龐大的組織,現在還沒有浮出水面,為害一方,那是因為現在還沒有人可以觸犯到他們的利益。 萬一這一次,因為她們要過去查探那個李仙兒的事情,讓那個組織暴露,說不定會給自己這一大家子帶來危險。 對方,既然到現在都還沒有對自己一家人出手,那自己也沒有必要主動去招惹,至少彭若若現在所擁有的力量是無法和李仙兒背後的那些黑手無法對抗的,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壯大自己的力量,等到日後能夠和那個龐大組織對抗,保護自己重要的人。 她絞盡腦汁,不住的在心中盤算。 好半會,看見縮在自己身邊,眼巴巴瞅著自己的常喜小姑娘,剛才似乎也嚇到了,一下子就有了不讓小叔子去的理由。 彭若若笑著說:「剛才那種事情,我們小喜子也看到了,我害怕她會嚇到,小叔你是個男人,男人的力量比女人要大,你留下來保護幾個孩子和爸媽,我一個人過去真的不要緊,而且有什麼事我只要大聲一喊,這附近住有許多人,聽見了肯定會出來幫忙的。」 彭若若就是看見左鄰右舍多,才敢單獨去追李仙兒。 聽了自家大嫂的話,彭建州低頭看著自己的小侄女兒,那眼淚汪汪的,怪可憐見的,又想到大嫂說的有理,便催促道:「那大嫂你快點去,快去快回,有什麼事一定要大聲叫喊,不要讓自己一個人涉險。」 見他答應不和自己一塊去了,彭若若將常喜輕輕推入他懷中,轉身就跑。 這邊彭建州抱著自己的小侄女兒,坐在廚房門口輕聲安慰。 外面的動靜也驚動了彭老爺子和老伴柳玉純,建蘭也帶著鬧醒的大寶二寶和葉子義都跑到小院中。 錢德旺拽著要往小院外跑的錢寶寶,與妻子一起出了房間,眾人都看見彭建州抱著常喜,不睡覺就坐在廚房門口。 建蘭心急問:「二哥,你怎麼回事?怎麼不去睡覺?還有三寶大晚上的在外面鬧什麼,怎麼大嫂也不在家?」 彭建州聽著小妹的提問,猶豫了一下才說:「大概是村子里有人羨慕,咱們家裡生意做得好,半夜三更的,跑到咱們家的廚房裡面來下藥害人,被我們大嫂發現了,大嫂她去追壞人了。」 一聽說,又是來自己家裡搗亂的,心裡想著自己家,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做生意的事情接二連三的,有人到家裡來鬧,建蘭就有些氣急攻心,她怒氣沖沖地跳著腳問自家二哥:「你怎麼能讓大嫂一個人去,要你這個男人幹嘛?大哥回來,咱們怎麼跟他交代?不知道大哥現在疼大嫂跟疼眼睛珠子似的嗎?」 柳玉純也拉著老伴說:「你大嫂自從醒悟了之後,咱們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萬一出了什麼事,咱們也對不住她,他爹,你趕緊的跟過去幫忙。」 建當道:「對對對,咱們馬上就去幫忙,不能夠等到讓大嫂喊,大嫂要是喊出來咱們再過去那可就有點晚了。」 。 聽着「東皇」一句句又來,她也顧不得前面忘記的,趕忙飛筆急書。 只聽那聲音道:「故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紀,地有五里,故能為萬物之父母。清陽上天,濁陰歸地,是故天地之動靜,神明為之綱紀,故能以生長收藏,終而復始……」 「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府,其次治五藏……」 「然筋,人身之經絡也。骨節之外,肌肉之內,四肢百骸,無處非筋,無經非絡,聯絡周身,通行血脈,而為精神之外輔……」 「所以有形之身,必得無形之氣,相倚而不相違,乃成不壞之體。設相違而不相倚,則有形者化而無形矣……」 …… 少婦聽着,時而欣喜若狂、時而迷惑不解、時而怔然不動、時而神色古怪,一時說不出的奇詭。 心中暗道:「這些經文有的乃是無上修身之術、有的是鍊氣之法,有的卻像是醫道秘典,有的更不知所云。」 思索半晌,便「瞭然」了,暗道自己果然愚蠢,東皇所學那是何等磅礴奧妙、艱深晦澀,自己看似雜亂無章、毫無聯繫的東西,也許其中暗含無上精華,只怪自己修為太淺。 她卻不知,唐寧念的正是那「扶桑青木決」對面石壁上「萬字碑林」中的文字,且選的都是後面的片段。 唐寧料想她不至於那片刻時間就抄錄到那裏,也自然不會懷疑自己竟是念的牆壁所書。 看少婦反應,這法子果有奇效。 又緩緩念了幾句,見那少婦已將一頁紙寫得滿滿當當,便忽然止住。 「這些東西,你拿去交予幾位能夠平定亂象的忠誠高手,好好參悟,東夷之亂,便不足為道啦。」 少婦一聽他這話,心中更是震撼。 東夷何等地界,廣域萬里,生民無數,東皇這數十句秘典竟能平定亂象,心中一時不信。 可想想,東皇豈能胡言亂語,他說能平,那定是這些秘典威能浩大,心中更是狂喜不已。 少婦躬身道:「弟子謹遵東皇諭旨。」 遲疑半晌,身子躬得更低了些,道:「弟子今日為東夷百姓而冒犯東皇,實屬罪該萬死,待弟子傳達東皇諭旨,平定東夷之亂,必前來請罪,還請東皇暫且息怒。」 唐寧心中哪裏不知她這是以退為進,暗道了句「無恥」。 聲音卻清清淡淡。道:「無妨,回去之後好好參悟吧,想來必有造化。之後也無需前來請罪了,本尊喜歡清靜。」 少婦這才鬆了口氣,躬身道:「是。」 說着,幾步踏回岸邊,吹響一根竹哨,不多時,天邊顯出一抹彩色,正是之前將這二人帶來的五彩大鳥。 少婦提了那早已嚇得四肢癱軟的青年,一個縱躍飛上鳥背,大鳥一聲嘶鳴,頃刻間消失無蹤。 過得良久,見二人再沒返還,料想果真走了,唐寧登時癱倒在地。 這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竟汗濕了個透。 也顧不得其他,忙衝到岸邊,躍入水中,很快游到對岸。 衝進石屋,唐寧卻忽的呆了。 只見石床之上,一身紫衣的孟軻正一手撐床,半坐起來,俏生生望着自己。 「你……你怎麼……」唐寧一時說不出話來。 鬼知道這一個多月他是怎麼過的。 以前自己一人在叢林求生倒還好說,可這會兒身邊明明多了個人,卻整日只能閉目不醒,他心中煎熬、惶恐,可真是一言難盡。 這會兒陡然見她清醒,滿目流光瞧著自己,唐寧心中激動、歡喜再也抑制不住,忽然衝上前去,一把將孟軻抱入懷中,笑道:「你這瘋丫頭小娘皮,倒捨得醒啦。」 半晌,不見孟軻動靜,唐寧又是擔心又是疑惑,鬆開了她,上下打量了半晌,仍不見她動彈,只是俏盈盈看着自己。 不禁伸手捏了捏她臉蛋,喃喃道:「這又是什麼病症……」 卻只見孟軻「噗嗤」一笑,道:「這叫相思病,你卻沒聽過?」 唐寧老臉一紅,不禁薄怒:「你快嚇死我了,還有心情說笑。」 孟軻抿了抿嘴,神情複雜瞧着他道:「我以前卻不知道,你還會這般精妙法門,連羽扇仙子都被你三言兩語驚退。他可是東夷七十二部族中響噹噹的人物。」 「是嗎?我瞧她能從天上飛下來幾百米,不見絲毫受傷,就知道這人不簡單了。」唐寧道。 「幾百米是什麼?」孟軻道。 「哦,你就當做幾十丈就行。」唐寧道。 孟軻卻搖了搖頭,道:「那又算得了什麼?傳聞羽扇仙子曾一人獨闖萬獸山,屠了一頭龍獒,那可才是一等一的厲害事迹。」 唐寧問道:「龍獒?可有上次追我們的大金鳥厲害?」 孟軻一笑,道:「什麼大金鳥,那叫金翅大鵬鳥。別說龍獒,便是真龍,也不過是它的食物罷了,那可當真算得上這五州大荒中絕強的東西,龍獒自然沒它厲害。」 唐寧笑道:「那我看那羽扇仙子也沒什麼厲害的,連金翅大鵬鳥都奈何不了你,要殺龍獒,她做得,你自然也做得。」 孟軻笑着搖頭,卻沒說話。 唐寧問道:「你身體可好些了?剛才怎的就忽然醒了?」 孟軻苦笑搖頭:「是羽扇仙子封我穴道之時被驚醒的。我身子本已經好了一半,可剛才那小子想要辱我,我強沖經脈準備與他拚死,以至經脈逆轉損傷,怕是又得許久才能復原啦。此刻倒確是用不上絲毫力道。」 唐寧怒道:「那毒婦小子,之前當我是東皇,想來不敢跟我提起這個。哼,總有一日,我要殺了這二人給你報仇。」 孟軻面色溫柔,笑道:「你就這麼稀罕我嗎?」 「當然稀罕,我們不是朋友了嗎?」唐寧道。 孟軻抿了抿嘴,道:「我可不止當你是朋友,你既看了我身子,我就已經是你的人啦。」 唐寧見她肌膚若雪,紅唇微動,當真說不出的動人,只覺腦子一熱,半晌說不出話來。 孟軻又道:「我之前要殺你,是喜歡你,卻又不能和你一起廝守,唯恐你被其他女人得了去。」 唐寧道:「怎的現在你又不怕了?不準備殺了我殉葬嗎?」 孟軻聽出他話中有怨氣,伸手扯了扯他袖子,低眉道:「之前你未看我身子,我又有師命在身,也不能讓你看的。 可如今是上天讓你我有了肌膚之親,我便是你的人,自然此生此世都聽你的話,又怎能殺你?」 。 「你是在威脅我嗎?」艾江山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沈明,然而沈明這話他的確不能不放在心上。 雅典城發生的事情,公開出來的只有抵抗崑崙妖魔。但之前發生的事,卻被有人刻意模糊了,但是以艾家的地位想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不是什麼難事。 沈明表現出來的力量,就算是用了特殊手段,但也足以讓人無比震撼! 艾江山心裏實際上很想認可沈明這位女婿,但是作為父親他的心裏卻又無法妥協。 「我從來沒有想過威脅伯父,我覺得伯父應該尊重圖圖的選擇。我能夠給圖圖幸福!」沈明說的十分誠懇。 「怎麼給?得罪了帕提農神廟,相當於整個歐洲都被你得罪了。國內的眾多世家又看你不爽。你只有一個人,能做到兩邊兼顧嗎? 我不是笑你沒本事,實際上你現在擁有的能量,無論是實力方面還是背景可以說,年輕一代中無人可以和你匹敵。 但這也意味着你要面對的危險更多。老子不是什麼慫人,不是怕你帶來多少麻煩。而是怕你根本顧不過來!」 艾江山終於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就算能接受自己女兒的選擇,但也不能讓自己的女兒處在危險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