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也不能說她們兩個的壞話。

聽見我的大叫聲,蔚軒與小白對視一眼,小白一拳揮過去。

姍姍快速的大吼道:“你肩膀以下的部位有一大塊胎記,大左腿上有顆紅色的痣……”

心臟扯了下,這是我的個人隱私,幾乎沒人知道。 姍姍快速的大吼道:“你肩膀以下的部位有一大塊胎記,大左腿上有顆紅色的痣……”

心臟扯了下,這是我的個人隱私,幾乎沒人知道。

臉刷的一下全紅了,看見面前離姍姍只有十釐米的拳頭,沒時間害羞。

立即大叫道:“小白,快住手。”

小白急忙讓拳頭轉了個方向,錘在了旁邊的樹上,整棵樹斷裂開來。

姍姍雙眼瞪得圓圓的看着旁邊被錘斷的樹,不停的喘着粗氣,整個人癱坐在地上,許久才緩過神來。

“姍姍,你剛纔說的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姍姍從地上起來,畏懼的瞟了眼身邊的小白,繞過他來到我身邊,拉起我的手。

“一直沒告訴你,其實……孟瑤也喜歡展葉,她一直想算計你,而且,她的身世不簡單。”

心一涼,心如刀絞一般痛,她的那句話是不是就可以理解成,孟瑤背叛了我。

怎麼會這樣,而且還是因爲展葉。

因爲一個男人,背叛了閨蜜,這隻有電視劇上纔有的情節,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從孟瑤最近的表現來看,我一直覺得她討厭展葉。

想到孟瑤讓我遠離展葉,離開這座城市,難道是爲了讓我離開展葉身邊?

正想問個明白,姍姍就拉着我的手一個勁的往樹林右邊走去。

慌張的說:“事情有點複雜,等離開這裏我慢慢跟你說,孟瑤可能追來了。”

現在滿腦子都是孟瑤最近的舉動,的確很奇怪。

但是要讓我馬上懷疑她想害我,我真的做不到。

可能孟瑤與姍姍有什麼誤會。

腦子特別亂,已經忘記了小白與蔚軒。

沒走幾步,孟瑤突然從樹林裏竄出來,速度特別快,眼睛都快跟不上她的動作。

一般人很難做到這樣。

她拉住我的另一隻手,憤恨的掃了眼姍姍,平淡的說:“雨澄,快跟我走,姍姍她變了,不要相信她。”

“雨澄,快跟我走,姍姍她變了,不要相信她。”

瞬間就愣在了原地,她們兩個……

說了同樣的話。

我只是離開醫院三天而已,爲什麼我兩個要好的閨蜜會成這樣。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看見她們互相憎恨的表情就讓我感覺心寒。

她們兩這樣一鬧,就算誤會解開,可能也無法回到以前那種毫無隔閡的關係狀態。

到底誰說的是真的?

同時甩開她們兩人的手,臉色陰沉的說:“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是因爲想甩掉我這個掃把星而演戲的嗎?想拋下我就直說,沒必要這麼辛苦。”

“你不是答應過,要相信我嗎?難道我們之間連這點信任都沒了?”孟瑤怒吼道。

相信?兩個我最重要的人對立,我該相信誰?

想起姥姥在夢裏說過,讓我誰也別信,難道也包括她們?

看着孟瑤的眼睛,看到她眼睛沒有一絲閃爍,除了憤怒還有就是失望。

“你們這樣讓我相信誰?好了,你們想離開我,就離開吧,我不清楚你們爲什麼會找到這兒,但這也不重要了,我還有事。”

故作輕鬆的聳了下肩,對着他們兩個假笑一下,叫上蔚軒與小白準備走。

蔚軒和小白費這麼大勁就是爲了找千年玳瑁救我,現在時間對我們來說是多麼寶貴。

不可能爲了她們兩個而浪費蔚軒和小白的一番苦心,而且……他們兩個現在正在痛苦中。

這都是爲了我。

姍姍看見我要走,趕緊大吼道:“孟瑤,你不就是因爲我和雨澄都喜歡展葉而且與他走得比你近,你才嫉妒嗎,不就是想挑撥離間嗎。”

展葉一直對我很好,是整個學校唯一靠近我而沒事的男生。

而且爲人和善,長相不錯,系草級別的人物,總是微笑着,做事也非常紳士,經常關心我。

也正是他這種人畜無害的外表與性格,有很多女生暗戀着他,包括我。

但他好像不理會任何女生,除了我以外,這讓我感覺很幸福。

跟展葉認識不久後孟瑤與姍姍就出現了,那時真的覺得很高興,好事連連,一下來這麼多朋友。

孟瑤和姍姍也是因爲我而認識展葉的,她們認爲展葉喜歡我。

還經常開玩笑說,只要與我斷絕關係,展葉可能就不會理她們了。

照這樣看來,姍姍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孟瑤比較內向,總是站在旁邊看着我們與展葉嬉笑。

如果孟瑤真的喜歡展葉,那麼她很可能會挑撥我和姍姍,這樣姍姍就會離開我,從而離開展葉。

而她就少了個敵人,就可以繼續下一步計劃,那就是把我從展葉身邊趕走。

雖然我不知道她接下來到底會幹什麼,但從剛纔孟瑤表現出的那驚人的速度來看,她絕對不是普通人。

不過,她沒想到她的計劃會被姍姍搶先一步告訴了我。

雖然這樣想,但沒親耳聽到孟瑤說出來,我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我頓下腳步,聲音低沉的問道:“是這樣嗎,孟瑤?”

孟瑤底氣有些不足的說:“剛開始的確是喜歡,但……”

還沒等孟瑤說完,姍姍就朝樹林更深處跑去,邊跑邊說:“好,我走,但是孟瑤,希望你別用你那不爲人知的身份傷害雨澄和展葉。”

孟瑤憤恨的看着姍姍,拳頭緊握,牙關緊咬,表情特別嚇人。

難道真是我想的那樣?因爲姍姍發現了她的祕密而開始怨恨姍姍。

我怕姍姍進樹林有危險,也沒多管孟瑤,朝着姍姍跑的方向跑去。

剛準備走,就被孟瑤拉住了。

她懇求道:“別去,聽我的,好嗎?”

我們對視着,看見她兩眼充滿淚光,沒有躲避我的目光。

突然樹林深處傳來一聲尖叫,是姍姍……

她出事了!

趕緊甩開孟瑤的手,說:“她現在有危險,得去救她,先放下那些恩怨。”

說完,就叫了下蔚軒與小白,朝樹林深處跑去。

孟瑤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來。

身子突然一輕,發現自己已經被蔚軒橫抱在懷裏,一股清香撲面而來。

還沒等我開口問他要幹什麼,他冰冷的說:“這裏你的速度最慢,抱着你跑,你纔不至於拖後腿。”

雖然他這樣說,但我明白,他是看出我現在很着急。

他這樣做只是爲了讓我更快見到姍姍。

其實,有些時候不覺得他那麼壞。

他們的速度真是變態,孟瑤居然能跟上,這讓我更加覺得孟瑤有事在瞞着我。

沒一會,就看見姍姍躺在地上。

趕緊扶起她,大拇指掐在她的仁中上。

她緩慢的睜開眼睛,四周掃視了一下,說:“你們怎麼都在?”

“我們是聽到你的叫聲而趕來的,到底怎麼了?”

“剛纔感覺一個黑影子閃過去,之後就感覺後頸痛了下,就暈了過去。”

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了,再加上密密麻麻的樹葉擋着,能照進來的月光非常弱。

連方向都分不清楚,更別說找一個根本不知道長相的黑影了。

說不定那個黑影就躲在我們周圍等着突然襲擊。

“噴噴”

蔚軒和小白同時傳來痛苦的聲音。

讓孟瑤照顧着姍姍,這個關鍵時刻已經不能總是把那些兒女情長放在第一位。

現在只要有點不團結就會掛掉,姍姍說她看見一個黑影,還不知道這樹林裏是不是真的只有一個人,也許是一羣。

孟瑤也意識到了這點,所以沒有反對就來到了姍姍身邊。

轉身看見蔚軒與小白都靠在樹上,感覺很痛苦,不停的喘着粗氣,手指抓着樹皮。

“色……蔚軒,小白,你們到底怎麼了?”

蔚軒聲音沙啞,痛苦的說:“笨蛋,差點把我的名字說錯,要是說錯了,我有你好看的。”

他都這麼難受了,還有心情調侃我。

我心裏是真的急,兩隻唯一能依靠的鬼卻莫名成了這樣,姍姍的情況看上去也不太好。

我和孟瑤兩個怎麼有能力保護這麼多人,主要是,晚上看不見。

小白勉強的走過來,摸着我的頭,小聲的說:“放心,不會有什麼事的,我比那邊那個傢伙狀況要好,我一個就可以保護你們。”

他邊說着邊瞟着一旁痛苦的蔚軒。

“都這個時候了,就別說大話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蔚軒還有力氣離開這裏嗎?”

總裁,請忍耐 “能離開也不會離開,嘿嘿……能讓我們變成這樣的,想必這裏的陽氣不一般,說不定,千年玳瑁就在這周圍。”小白越說越興奮,最後發出了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聲音,又痛苦又高興。

剛說完,四周突然變得明亮起來,而且更加熱了。

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了融化。

孟瑤立馬扶起姍姍向我這邊靠攏過來。

小白也去扶着蔚軒走了過來。

“什麼情況,哪來的光?真熱……”孟瑤皺着眉頭,臉色陰沉的說。

掃視了一下四周,我們好像被一團紅光圍住了,而且這些突然而來的熱量就是從這些紅光裏散發出來的。

腳底下鋪子厚厚一層幹樹葉,不止是我們腳下,紅光圍成圈的這塊範圍的地上全是鋪了這種樹葉。

肯定不是偶然,就算樹葉落地,也不可能會全部集中在一起,而且正好在這個紅光圈裏。

到底是誰佈置的?說不定這紅光裏還會有更加危險的東西,必須得快點離開,千年玳瑁可以明天再來找,而命必須保住。

“快點離開,這裏很危險……”說完,我就在前面帶路,沒人需要我照顧,前面有什麼危險方便掩護與打報告。

剛碰到那紅光,褲子就被燒了個洞,而且肉也被燙紅。

立即大聲叫道:“別靠近紅光,危險,我們被困住了!” 正當大家人心惶惶,不知道怎麼是好事,突然嘭的一聲,那些紅光都變成了紅色火焰,紅圈變成了火圈。

熱量散發的更加的大。

小白立即舉起蔚軒朝火圈中間扔去,自己從孟瑤手中接過姍姍,快速的跑到火圈中間。

邊跑邊說:“快到火圈中間去,快……”

被扔出去的蔚軒在快要落地的時,一個後空翻,一隻腳蹬在樹幹上,借力,單膝跪地,樣子酷斃了。

不過這種酷只持續短短几秒,由於身體不舒服,趴在了地上。

小白立即把姍姍靠在樹上,一瞬間便來到我的身邊。

抱起我,快速的來到火圈中間。

小白剛把我放下來,我就扶起趴在地上的蔚軒,擔心的問:“怎麼會這樣?還能堅持住嗎?”

他顫抖着牙齒,推開我,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

痛苦的說:“哼……看來沒白痛苦,接下來纔是正事。”

明明已經很虛弱了,居然還要這麼逞強。

趕緊望着小白,問道:“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他在說什麼?”

小白瞪了一眼旁邊的蔚軒,皺着眉頭,滿臉認真的說:“已經確認找到千年玳瑁了,不過我們好像被人算計了,這下不太好辦。”

已經找到千年難玳瑁了?

月光如水照心扉 爲什麼我什麼都沒看到,以前也沒聽姥姥說起過這種東西。

會不會是那天想抓我的那個面具男在算計我們?

現在我們情況這麼糟糕,如果那個面具老人突然出現,我們將會全軍覆沒。

不過現在更關鍵的一點是……

那個大火圈居然在變小,原來地上的樹葉是爲了爲火圈提供燃料的。

再這樣下去,我們的活動空間會越來越小。

而且火圈越小,溫度就會越高。

不等我們被燒死可能就被熱死了。

不停的在地上走來走去,腦子裏一片混亂。

撲火必須用水,可是我們哪來這麼大的水?

蔚軒和小白同時大吼一聲,從他們身體周圍帶起一陣颶風。

火圈在不斷的晃動,看到這一幕的我突然一整欣喜。

風也可以吹滅火呀。

可是沒高興一會,又感覺整個人落到了地獄。

那麼大的風,居然沒有吹滅火圈。

蔚軒再次趴在了地上,小白背靠着樹,坐在地上。

我和孟瑤兩個人把蔚軒扶着靠在了樹旁坐着。

焦慮的問:“孟瑤,你知道這火是怎麼回事嗎?他們什麼也不告訴我。”

孟瑤猶豫了一下,掃視了一下小了一半的火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