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當紅光過後,一人一龍一毒娘被巨大的力量摔出了五十多米,在地面擦出三道大小不一的溝壑之後,才停了下來。

葉鋒與毒娘女王只是腦袋有些發暈,他們晃了晃腦袋,便坐了起來。但當葉鋒看到小怪時,嘴角不禁抽動了兩下。只見小怪的背上,一道足有五米多長,半米寬的血口怵目驚心。火紅色的血液如同泉水一般不斷噴涌而出,火紅色的肉翻卷而起,讓葉鋒心痛不已。

撿個智腦去修仙 ,失去理智一般,想要用雙手,甚至是自己的身體堵住小怪的傷口,但那傷口太大,即使將他整個塞進去,也根本無法堵住。

小怪一雙大眼看着葉鋒,像人一樣嘆息一聲,艱難地說:“葉鋒,我盡力了……”

葉鋒徒勞地捂着小怪的傷口,召喚出木系靈火爲小怪療傷。但那傷口實在太大,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止血。

而另一面,那穆亦天卻早已向這邊殺了過來,他手中長劍直指葉鋒。在長劍的頂端,延伸出二十多米長的血紅色光芒,蘊含着巨大的能量,向着葉鋒刺來。

毒娘女王此時眼見葉鋒危險,下意識地將自己的身子擋在葉鋒身前。即使她知道這是徒勞的。

就在此危急關頭,葉鋒手上的戒指突然輕輕一聲響,爆炸開來,其中的丹藥、丹爐、雜物散落一地,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

但在這些東西中,卻有一樣東西並未落地,而是懸浮在空中。那是一條不到一尺長的土黃色繩子,正是葉鋒父親留給他的玉佩上面的帶子。

這土黃色的繩子沾染了小怪的血液之後,似乎靈活了許多,它瞬間化爲一條長達十多米的鐵鏈,飛入葉鋒手中。

葉鋒下意識地接過鐵鏈,這一刻,整條鐵鏈突然燃燒起了暗紅色的火焰,而鐵鏈之中,似乎蘊含着恐怖的力量。

穆亦天前衝的身形在看到鐵鏈之後戛然而止,幾乎是下意識地向後飛出一百多米,遠遠地看着葉鋒。上次葉鋒用這條鐵鏈洞穿了他的胸口,到現在他還記憶猶新呢。

葉鋒手握鐵鏈,身上似乎突然生出無窮的力量,雙目怒視着百米之外的穆亦天,手中鐵鏈如長鞭一般揮出。只見那十多米的鐵鏈迎風暴漲,瞬間延伸出百米,徑直向着穆亦天襲去。

穆亦天本來見葉鋒身上的氣息似乎在瞬間漲到了終階,他就不敢輕敵,但卻沒想到這條鐵鏈的速度如此之快,連他的目力都沒能看清楚鐵鏈是如何出現的,便已經到了他面前。

不過好在他反應也不慢,身形一閃之間,就已經出現在五十米之外。

但就在他要鬆口氣時,心中卻再次驚駭起來,只見那條帶着暗紅色火焰的鐵鏈一擊不中之後,並未退回去,而是如影隨形,跟着他飛了過來。速度比他還要快好幾倍。

穆亦天慌了,他第一次在面對一個超階丹師時慌了。這小子的手段太多太詭異,根本就不是他能夠理解的。

在驚慌之下,他身形一慢,便被那鐵鏈擦身而過,幾乎再次洞穿他的胸口。


就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鐵鏈繞過一圈,又飛了過來,從他的另一面擦身而過。如此幾個來回,鐵鏈圍着他形成了一道道圈。這一刻,葉鋒右手猛然一扯,那一道道圈子突然一收,竟然將穆亦天捆了起來。

“啊——”

這一刻,淒厲的慘叫聲突然從穆亦天喉嚨裏爆發出來。那鐵鏈上火焰的高溫,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抵擋的,即使他是終階三級丹師,但在那火焰的溫度之下,他的皮膚也在不斷變黑,發出“嗞嗞”的聲音。而且在鐵鏈捆住他的一瞬間,上面突然生出無數細小的火刺來,刺入他的身體。這些火刺中不斷釋放着龐大的火元晶,侵襲着他體內的火能。他的火能在一瞬間變得極爲紊亂,衝擊着他的經脈。

葉鋒此時終於從失去理智中掙脫了出來,他眼見自己竟然制住了穆亦天,眼裏滿是難以置信。要知道在以前,穆亦天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一座無法企及的高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有沒有希望能夠超越他。而現在,在自己手中這根神奇鐵鏈的幫助下,他竟然如此輕易就制住了這座高峯,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想到此,葉鋒手中微一用力,一絲火能輸入鐵鏈。這絲火能就葉絕表着他的意志,憑藉這一絲火能,他就能控制鐵鏈。鐵鏈就像是一件具有強悍無比的力量的工具,他所有做的,就是控制這工具,就這麼簡單。

此時鐵鏈越收越緊,甚至相隔百米,葉鋒都能聽到穆亦天骨頭作響的聲音。當然,這種聲音更多時候是被穆亦天的慘叫所掩蓋。那慘叫聲穿透毒霧,穿透空氣,穿透地域的限制,一直傳出好遠好遠。

此時在葉鋒的靈魂之力掃視中,周圍已經有不下五十個超階丹師向這邊圍了過來,全都是通天宗與元天宗的弟子。而其中有一個氣息最強悍的,則是元天宗宗主。

這些人都是聽到穆亦天的慘叫聲才趕過來的。但此時眼見通天宗主竟然被葉鋒制住,他們一個個都遠遠看着,用靈魂之力關注着,但卻絲毫不敢上前,即使是元天宗宗主也一樣。

開玩笑,連那麼強悍的通天宗主都被制住了,他們再上去,那不是送死麼。

而葉鋒此時手中有了鐵鏈,感覺實力前所未有的強大,對於周圍那些人也是絲毫不懼,他現在惟一要做的,就是弄死通天宗主穆亦天。穆亦天讓小怪如此重傷,他既然有機會擊殺穆亦天,自然是不會放過。

此時穆亦天身子已經完全扭曲,身體多處已經骨折,慘叫聲已經斷斷續續,氣息在極速減弱。葉鋒可以肯定,只要再過個三五分鐘,通天宗主就要掛了。

“誰敢傷我徒兒!”

就在此時,一聲如同從整個天地間傳來的幽遠吼聲突然出現,就像炸雷一般在天地之間炸響。每個人聽到這一聲叫,都是腦袋發暈,胸口發悶。葉鋒也不例外。 葉鋒聽到這一聲喊,心中大驚。光憑這喊聲,就可以斷定,來人實力極爲強悍,遠遠比穆亦天還要強悍太多。但葉鋒在心中大驚的同時,手上卻再加了一把力。他可不會蠢到認爲放了穆亦天來人就會放過他。

這麼一加力,穆亦天的本來已經漸漸低沉的慘叫聲再次大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充斥天地間的龐大氣息鋪天蓋地襲來,瞬間向葉鋒籠罩而去。

葉鋒心頭掠過一股極爲危險的感覺,他可以清晰感覺到,那股氣息隨時都可以置自己於死地。在這樣危險的感覺之下,葉鋒右手一抖,收回了鐵鏈,轉而向着那股氣息甩了過去。鐵鏈劃過空氣,周圍的毒霧被攪得翻滾起來,就像是滾滾雲海,氣勢極強。

但那股氣息之中突然伸出一隻能量形成的血紅色大手,就那麼生生抓住了鐵鏈,用力一甩,將鐵鏈另一頭的葉鋒甩了起來,狠狠砸落在地面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達兩米的大坑來。

葉鋒體內受到劇烈震盪,心中驚駭不已。自己的鐵鏈對付穆亦天可以說是手到擒來,現在在此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而且更恐怖的是,直到現在,自己還連那人什麼樣都沒見過。

不過葉鋒很快就看到了。只見在數百米之外, 重生為禍︰毒妃正張狂 ,快速散開,顯現出一個人來。

此人一身白衣,靜靜地站在那裏。以葉鋒的目力,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臉上的皮就像是乾枯的樹皮一般,雙手也是乾枯如樹枝。他頭上只有極爲稀疏的幾縷頭髮。雙眼沒有一絲生機。

整體看來,他完完全全就像是一個死人。甚至就連他的氣息,此時也完全沉寂,葉鋒根本感受不到他身上有一絲生機。

“恭迎老祖宗。”所有身着白衣的通天宗弟子全都跪了下來。



“老祖宗?”元天宗主顯然也是頭一次見到,眼裏寫滿驚訝。通天宗的老祖宗,其實就是通天宗的開宗第一任宗主。相傳老祖宗在六千多年之前便達到了終階,開創通天宗。一百多年之後,這位老祖宗傳位於另一位宗主,從此再未現過身。沒想到,今日能親眼見到這位活了數千年的老怪物。

也正是見了這位老怪物,元天宗主才明白過來,爲何老怪物要不惜葉絕價來這危險重重的元荒古地拿那火晶石了。當實力達到超階之後,雖然壽命會極大程度上延長,但並不是長生不死。終階丹師會隨着歲月慢慢老去,雖然這個過程極爲緩慢。傳說中,只有突破了終階,實力完全超越了終階,便會長生不死。

現在的通天宗老祖宗,正是因爲經過了極長的歲月,大限將至,因此纔會想要拿火晶石。

那如同死人一般的老祖宗只這一擊之中,還帶着靈魂攻擊,讓葉鋒趴在地上,胸口發悶,當場吐出一大口鮮血來,體內的火龍與毒龍不受控制地四處亂躥。

那老祖宗一雙沒有任何神采的眼睛盯着葉鋒,盯得他心裏直發毛。片刻後,才緩緩開口,用沒有任何聲調變化的口氣說道:“你拿了我的木靈丹,木系靈火。”

葉鋒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心中微微整理了一下。綜合之前那兩個通天宗弟子所說的,他已經明白過來。這個老怪物爲了突破,煉製出木靈丹來。但這枚丹藥卻有靈魂,逃了出去,最終進入自己體內的。但葉鋒仍然不明白的是,那枚丹藥到底去哪兒了。

那老怪物容不得葉鋒多想,身形一閃,便出現在葉鋒面前。這一手再次讓衆人驚駭不已。五六百米的距離,這老怪物只是閃了一閃便出現在葉鋒面前,就像是瞬移一樣,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老怪物出現在葉鋒面前,幾乎沒有任何多仁動作,那如樹枝一樣乾枯的右手直接就向着葉鋒丹田中抓了過來,他要拿回他的木系靈火。

葉鋒心中大驚,想要反抗,但在那老怪物的強大威壓之下,一動也不能動。而且他的鐵鏈此時正被老怪物捏在手裏,也失去了作用。此時看來,他是必死無疑。

但當那老怪物的右手一探之間,碰到葉鋒身體時,卻突然右手一縮,不敢向前伸出。

原來葉鋒雖然體內火能紊亂,但他吸收了天火之後,火能便帶上了雷電的屬性,這老怪物無意間碰到葉鋒的身體,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之下,被擊中了,這才縮了回去。

但這老怪物也只是縮了這麼一下,右手瞬間凝聚出一隻血紅色爪子,就向着葉鋒的丹田抓去。

葉鋒已經閉上了眼睛。在如此強悍的對手面前,他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就像是小雞面對老鷹一般倉皇無措,絕望失望。

而所有其他人此時都眼看着老怪物的爪子伸向葉鋒。

然而就像之前葉鋒想殺穆亦天時一樣,在這危急關頭,又一個神祕人物出現了。

老怪物感受到了頭頂一人向着自己頭上砸了下來,不禁心中不解。因爲在他的感覺中,那人的氣息極爲微弱,完全是一個普通人的氣息。

шшш •T Tκan •C O

但他知道,既然那人能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現,那就絕對是強者中的強者。他不敢怠慢,右手一揮之間,右手之上覆蓋上了一層血紅色的火焰,對着頭頂那人轟去。

那神祕人也是一拳狠狠轟擊下來。

啪——

雙拳相交,沒有預料中的巨大聲響,也沒有強烈的火光,只是一聲悶響。但在這一聲悶響之下,產生的效果卻極好。

只見二人拳頭相撞,老怪物被那人的拳頭硬生生從半空中砸落下來,狠狠地砸進了地面之中。地面形成一個人形的坑洞,深不見底。

在場的衆人無不駭然。他們都知道,老怪物是終階十級丹師。而那人竟然一拳將老怪物轟進了地面之下,實力顯然比老怪物又強悍了許多。難道說,此人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終階?

而葉鋒在震驚於那人的實力時,看到了那人的面容。一瞬間,他的腦袋一陣轟鳴,比受老怪物的靈魂攻擊還要震撼。接着,他的腦子一片空白,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他的眼裏不由自主地閃現出淚光來。

直到片刻之後,他那空白的腦海裏纔出現一個影像,這個影像與眼前這神祕人完全重合,他喉嚨蠕動了兩下,不由自主說出兩個字來:“……父親……”

沒錯,此時面前這人,與葉鋒記憶中的父親極爲相像。

那人看到葉鋒,嘴角也動了動,正要說話,不遠處的那個沉不見底的人形坑洞突然散發出劇烈的能量來,地面都在一瞬間炸裂開來,下一刻,老怪物從洞中飛射出來。他顯然已經失去了理智。儘管他知道面前這神祕人的實力極爲強悍,但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今日他勢必要將木系靈火收回來。雖然在不遠處還有着火晶石,但那火晶石能不能拿到還是兩說。而相比火晶石,這木系靈火要得到就要容易得多了,只要他將眼前這神祕人物擊殺。

想到此,老怪物那死人一般的目光轉向了元天宗衆人,死人一般的聲音傳出:“你們,上!”

元天宗主心中直叫苦,連你這老怪物都無法對付的人,你讓我們這些人上,那不是送死麼。但在老怪物的淫威之下,他們也不敢不從。通天宗主苦着臉,對宗中的那些超階丹師說道:“上吧。”

那些超階丹師看了看宗主,又看了看老怪物那死人一般的目光,最後不得不緩緩向前挪動着腳步。他們右手做着同樣的動作,片刻之後,一道能量巨劍在他們身前形成。


那能量巨劍足有百米長,寬達到五米多,挾帶着無匹的氣勢向那神祕人轟擊而去。

但當他們剛發出這一擊之後,那神祕人卻突然原地消失,出現時,已經出現在他們身後,雙手在空中隨意點了幾下,那二十多人竟然無聲無息就那麼倒了下去。

在他們的丹田處,都有一個細如髮絲的洞,他們的本命靈火都已經熄滅。

原來神祕人手指點動那麼幾下,便有數道肉眼看不到的火元晶洞穿了那些人的丹田。

同樣的秒殺超階丹師,這神祕人就顯得比葉鋒輕鬆太多。

元天宗主見此,臉上一陣抽搐。要培養出這麼多的超階丹師,那可是花費了數百年工夫的。就這麼片刻之間就全掛了,怎能不讓他肉疼。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巨大的能量光罩無聲無息地突然罩住了神祕人。他周圍,正有數十個通天宗弟子向能量光罩注入着能量。

葉鋒此時終於從回憶和震驚中回過神來。不管這人是不是父親,總之現在有危險了。他知道,剛纔老怪物之所以讓元天宗衆人先上,是爲了吸引神祕人的注意力,而那些通天宗弟子則在此時結成了火雨靈陣,將神祕人罩在了其中。

想當初,葉鋒初到皇境時,便見識過火雨靈陣的厲害。當時由十幾個皇階丹師,用火雨靈陣將第一強者白長天生生困住,差點喪命。而現在,這火雨靈陣由三十多個超階丹師施展,威力比起當初可是大了數十倍,即使這被告人再厲害,恐怕也難以逃脫。

想到此,葉鋒擔心地看着那光罩之中的神祕人,看着那像極了父親的神祕人。

但很顯然,葉鋒的擔心有些多仁了。那光罩之中的神祕人擡頭看了一眼光罩,嘴角掛出一絲不屑的笑,說道:“這種破玩意也拿出來糊弄人,看來通天宗實在是沒人了。”

話音未落,在他身後突然化出一個人來,此人與他一模一樣。下一刻,那化出的人迅速長大,只是片刻之間,便已經與整個光罩一樣高大了。神祕人眼看着那老怪物,嘴裏喝一聲:“破!”那火雨靈陣的光罩便轟然破碎開來。那數十個超階丹師受了靈陣反噬,一個個身體都如同火雨靈陣一樣爆裂開來。一時間天空血肉飛散,血腥無比。

葉鋒呆呆地看着那神祕人,心中被他的強悍力量所征服。這人太霸道了。想當初白長天在十幾個皇階丹師的火雨靈陣之中,就已經手足無措,而此人在這數十個超階丹師的火雨靈陣之中,竟然一擊便破掉了。這是怎樣一種力量啊。

那神祕人破了火雨靈陣,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老怪物面前。老怪物顯然早有防備,他口中喝一聲:“終階火技——天地無極波!”只見在他的周圍,一個碗狀的光罩突然出現。下一刻,這光罩猛然向四周擴散開來,那神祕人首當其衝完全承受了這天地無極波。

葉鋒心中大驚。終階火技,他從未見過的火技,光是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試想一下,他自己的超階火技,那都是一擊秒殺所有超階丹師的火技,那麼終階火技有多霸道,就可想而知了。

不出葉鋒所料,那光罩就像是一個碗形的衝擊波一般,在天地間極速擴散。整個地面三米厚的一層都被這道衝擊波捲了起來。這一刻,天地似乎都在顫抖,空氣彷彿都在燃燒,所有人眼裏都像是失明瞭,所有人耳朵都像是失聰了。

周圍的那些通天宗與元天宗剩仁弟子,被這道衝擊波遠遠捲了出去。而小怪則再一次將葉鋒與毒娘護在了身下,被卷出足有三百多米遠。

……

衝擊波過後,許久,葉鋒才搖了搖發暈的腦袋,擡起頭來,只見小怪躺在一邊,已然奄奄一息。葉鋒大驚,忙用靈魂之力探查一番,發現小怪雖然氣息極爲微弱,但好在並無生命危險,這才微微放了心。再看一看身旁的毒娘女王,也沒有受多大的傷。

接着,當葉鋒看到爆炸的中心時,心中的震驚難以描述。

只見在剛纔爆炸的地方,一個直徑足有五百米的巨大碗形坑洞赫然出現在眼前。這坑洞足有上百米深,看起來讓人怵目驚心。

而在爆炸的最中央的空中,那神祕人與老怪物都靜靜地站在那裏,二人都是一動不動。葉鋒擔心地看着那神祕人。

但事實證明,他的擔心仍然是多仁的,因爲他仔細察看之下,看到那神祕人的右手正探進那老怪物的丹田部位,一扯之間,便生生將那老怪物的本命靈火取了出來。

老怪物眼看着自己的本命靈火被捏在別人手裏,死人一般的眼裏終於第一次流露出恐懼來。活了數千年,他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自己如此之近。

神祕人毫不猶豫,右手一捏,那團血紅色的靈火無聲無息地熄滅。老怪物的身子也在此時彭地一聲,爆裂開來。他的身體裏幾乎沒有什麼血液,完全像是風乾了的臘肉。

葉鋒眼見老怪物被殺,這才長出一口氣。但就在此時,他突然感覺到背後出現了一股氣息。他要反應時,卻已經來不及了。本來已經受了重傷的穆亦天此時左手掐住了他脖子,右手抵在他的丹田部位,聲音有些顫抖,又有些瘋狂,對那神祕人說道:“你不是要救他嗎?放我走,我就放了他。”

神祕人正要說話時,葉鋒卻嘴角掛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身子微微一動,後面的穆亦天一聲慘叫,雙手一鬆,便向後倒去。葉鋒抓住機會,一枚晶亮的水滴彈落在穆亦天臉上。下一刻,穆亦天在慘叫聲中,化爲了一窪黑水。

原來葉鋒被穆亦天制住時,他背後微微一顫間,便啓動了玄羽寶甲上的硬弩。硬弩洞穿了已經受了重傷的穆亦天的身體,穆亦天一鬆手間,被葉鋒趁機用滴水穿山一擊而中,化爲一灘黑色液體。

此時那神祕人眼見葉鋒擊殺了穆亦天,也是微微有些驚訝。他不明白,葉鋒在沒有那條鐵鏈的情況下,爲何能擊殺終階丹師的穆亦天。

想到此,他看向數百米之外的鐵鏈,右手一招,鐵鏈便來到他手中,再次化爲了原來的土黃色帶子。他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葉鋒面前,低頭看了看帶子,片刻之後,嘴角動了動,聲音似乎有些顫抖,說道:“鋒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