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醫院,葉簡汐被安排到手術房,準備手術之前的工作。

慕洛琛則去和費德勒、羅素做了溝通,確認手術流程。

費德勒和羅素再三保證,手術萬無一失。

慕洛琛才肯離開。

到準備手術的房間前,慕洛琛推開門走進去。葉簡汐坐在床上,已經換上了病服,寬大的病服越發襯得她瘦弱到近乎單薄的地步。

慕洛琛看著她,心頭狠狠地扯了一下。腳步沉重的走到病床前。

慕洛琛薄唇微張,握住葉簡汐的手:「簡汐,不要擔心,我會等著你出來,等你睜開眼睛醒來,就會看到我。」

葉簡汐勉強露出笑容,搖了搖頭:「不要等著我,阿琛,我會沒事的……不過,在我出來的時候,我想見見如意和娜娜,阿琛,你能幫我把如意和裴娜找來嗎?」

明知道,讓他去找如意,是故意為難。

可眼下,也只有這件事,能支開洛琛了。

葉簡汐定定的望著慕洛琛,眼裡帶著乞求。

慕洛琛靜默了片刻,點頭:「好,我去帶如意過來,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許出任何事情。」

「我保證不會。」

葉簡汐嘴角彎了彎,一副開心的模樣。

「慕先生,現在要進行麻醉手術了,請你先離開。」

負責麻醉的醫生提醒。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而就在他轉身的剎那,葉簡汐伸手緊緊地抱住了他。

慕洛琛的身體一僵。

「阿琛,我一定會好好的,別為我擔心……」

葉簡汐趴在慕洛琛的悲傷,聲音悶悶的說。

「好。」

慕洛琛鄭重的回答。

葉簡汐很快放開了慕洛琛,「阿琛,記得儘快把如意和娜娜帶來,我想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見到她們。」

「嗯,我這就去找她們。」

慕洛琛答應。

葉簡汐鼻尖微微的皺在一起。

怕是現在,自己提什麼條件,他都會答應,唯獨不肯答應是,不做手術。

「阿琛,你出去吧。」

葉簡汐輕聲說。

慕洛琛黑眸定定的望著她良久,轉身離開了房間。

看著他漸行漸遠,葉簡汐頹然的坐在病床上,渾身的力氣像是在剎那被抽干。

心裡默默地說了一千遍一萬遍對不起,可依然覺得內疚。

阿琛,原諒我的自私……

「慕太太,請躺在病床上,要開始麻醉了。」

等了片刻,麻醉師低聲提醒。

葉簡汐抬眸,看了下時間,已經過去五分鐘了,這個時候洛琛應該離開了吧……要從監獄里提出如意,至少要一上午的時間,阿琛若是現在不離開,時間就不夠了。

麻醉師走到葉簡汐跟前,想要給她實施麻醉。

但在他有所動作之前,葉簡汐捂著肚子,忽然問:「醫生,我想去下衛生間,可以嗎?」

麻醉師愣了下,而後點點頭,同意她過去:「慕太太,我叫一個護士陪著你吧。」

「嗯。」

葉簡汐答應。

麻醉師指了一個小護士,讓她陪著葉簡汐過去。

從房間里出來,門外站著幾個警衛,已然沒了慕洛琛的身影。

警衛攔住葉簡汐。

葉簡汐說自己去下衛生間,會很快回來。

警衛見有護士陪著,就放了行。

順利的離開,走到走廊里最近的一個衛生間前,葉簡汐對護士說:「你跟著我一起進去吧,我有些身子不方便。」

護士沒有露出任何懷疑,乖乖的跟著她走進去。

進了衛生間,葉簡汐四處打量了下衛生間,裡面空蕩蕩的沒什麼人,不由得有些著急。

昨天她跟查理約定的,就是在這裡,他派來人接應她。

現在還沒來人,是出了意外嗎?

還是……

洛琛已經發現了?

「慕太太?」

護士見她遲遲不去方便,有些疑惑的出聲。

葉簡汐沒敢再耽擱,隨便選了一間格子,走了進去。

可剛把門關上,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壓抑的慘叫,像是被人卡住喉嚨,沒有辦法發出聲音。

葉簡汐猛地打開門,只見昨天和查理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子,死死地卡住了護士的脖頸,而護士的臉已經漲成了紫紅色。

葉簡汐心臟驟然緊縮,低喝出聲,「別傷她的性命!」

話音落,護士身子一軟,沒了反應。

女人抬眸看了眼葉簡汐,見她臉色煞白,沒好氣白了一眼,拖著護士走到衛生間的最後一格,單手打開門,將護士推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

葉簡汐看著她流暢的關上門,沙啞著聲音說,「我只是讓你幫我離開,沒想著讓你殺人……」

「誰說我殺人了?她只是暈過去了,沒有死!你這個女人,到底哪隻眼睛看到我殺人了?」

葉簡汐聽到她的話,緊繃的心鬆了下來,「你沒殺她?」

「廢話!好好的我殺了她幹嘛?」女人粗暴的打斷她的話,「你再羅哩羅嗦的耽擱時間,我們就沒有機會逃出去了。到時候,可別怪我。」

葉簡汐聞言一愣。

女人又白了她一眼,將背著的說包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套衣服,遞到她跟前。

「換上這個,你現在這身太引人注目了。」

葉簡汐接過衣服,轉身往衛生間格子里走。

女人又翻了一個大白眼,「躲什麼躲?你身上有的,我又不是沒有,誰稀罕看你。」

聽到她的話,葉簡汐默然。

她不是怕她看。

而是沒有在陌生人面前,換衣服的習慣。

躲在衛生間里,把衣服換好,葉簡汐從衛生間里出來。

女人已是不耐煩到了極點,「快走。」

「嗯。」

葉簡汐用力的點頭,伸手握住女人的手。

女人下意識的想甩開,但似是有所顧忌,又生生的忍下。

可一張小臉,皺成了一團。

擺明了嫌棄到了極點。

葉簡汐注意到她的嫌棄,微微的吐了口氣,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討厭自己,但現在這個女孩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她只能牢牢地抓住她。

跟著女人從衛生間里出來,擦身而過的有慕家的人,葉簡汐下意識的壓低了自己的腦袋。

女人輕哼了一聲,表達自己對這個『拖油瓶』的不滿。

但哪怕嫌棄到了極點,她還是帶著葉簡汐快速的離開。

醫院裡沒人發現,葉簡汐已經走了。

所以沒費多大的功夫,就從醫院裡走了出來。

到了醫院的後門,女孩子跳上車,讓葉簡汐坐在副駕駛座。

葉簡汐剛扣上安全帶,醫院裡忽然跑出來幾個慕家的人,他們拿著對講機,說著話,像是在找什麼。

葉簡汐的一顆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難道這麼快,洛琛就發現她已經跑了嗎?

若是現在就發現……

那她就跑不了了……

「坐穩了。」

身邊傳來女人冷冷的聲音,葉簡汐下意識的抓住安全帶。

下一秒——

車子瞬間啟動,然後以最高速度,狂飆著離開醫院。 第898章信不信,我直接要了你的命?

車子一直保持著高速的狀態,哪怕是碰到紅燈,也幾乎沒有降低多少速度,一路跟著過來的有幾個交警,警笛鳴響的聲音,在耳邊呼嘯而過,尖銳的幾乎要把耳膜刺破。

葉簡汐坐在副駕駛座,胃裡天翻地覆,幾次想要吐出來,可都硬生生的止住。

「我們會不會走不掉?」

葉簡汐臉色慘白的問。

女人望著前面,嘴角緊抿,「閉嘴。」冷冷的吐出一句話之後,沒有再理會葉簡汐,一腳踩在油門上,再度將距離拉開。

車子狂飆道郊區的一處,她猛地把車子轉彎,開向小巷子里。

後面緊追而來的交警,用揚聲器說,讓兩人停下來,否則就用強制手段。

女人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以極快的速度,在小巷子里穿梭。

警笛聲漸漸的遠去……

車子的速度降了下來,之後又在小巷子里,行駛了大約二十分鐘,停在了一處殘破的建筑前面。

女人扭頭冷冷的對葉簡汐道:「下車。」

說罷,打開駕駛座的門,從車上跳了下來。

葉簡汐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胃裡一陣翻滾,再也忍不住,彎腰吐得稀里嘩啦,等胃裡吐得再沒有東西可吐出來,她抬眸難受的看向女人。

「對不起。」

女人睨了她一眼,說:「真是麻煩。」

葉簡汐嘴角微微的牽起,露出一抹苦笑,對她的敵意真的就那麼明顯嗎?

好像她們才見過兩面而已,她並沒有得罪她的地方。

拿紙巾擦了擦嘴,葉簡汐追上女人的腳步。

「叩叩。」

女人走到房子跟前,敲了敲門。

門應聲而開。

裡面站著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二三十歲,留著鬍子,眼睛銳利的像鷹一樣,女人則只有十六七,濃妝艷抹的,下巴微微的挑起,帶著一絲高傲。

「就是她,你們把她帶出A市,等到了那邊,記得發消息給我。」

女人說著,冷眼看了一眼葉簡汐。

那一男一女微微的點頭。

「小姐放心,我們會把她安全的送出去的。」

「嗯。」

女人冷淡的說了一句,轉身就要走。

葉簡汐忍不住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請問,查理不來了嗎?」

明明查理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