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斯菲對於維斯的勢力是有所瞭解的,更何況諾威那邊沒有受到變異流感病毒的襲擊,到那邊處理一個普通人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呢。 “我把井風羽找出來之後要做些什麼呢?直接幹掉麼?”索斯菲很佩服公司對於金融的監控能力。在歐羅巴大洲和阿非利加洲這兩大地區,基本上所有的資金往來都不會瞞過公司的眼睛。

不光是海岸線聯合銀行,還有其他的地區銀行都出在數據互通的合作業務。因爲歐羅巴大洲地區國家聯盟體爲了打擊經濟犯罪,要對所有的金融數據進行聯網統一管理。

“不要讓他死掉……情報第一,問問維斯那邊的情況和以後在新大本營的運營計劃。大英日不落帝國那邊的說辭非常官方化,一時半會咱們也無法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只能是自己動手了。不要暴露身份信息就可以了!”米勒斯特的要求很簡單。

“明白了,我隨後就動身出發。”

切斷了通訊之後,索斯菲回到了房間裏面簡單收拾行李之後,就立刻離開。

作爲殺手精英,處於一個被隨時監控的地方還是讓人心中很不舒服的。索斯菲看了一下桌子上的治療藥物,在心裏面默記了一下,等到她身體依舊不舒服的時候,在自己購買同樣藥品吧。

命運真是一個奇怪的東西,葉塵和陸猛費盡心機想把井風羽弄到手裏面來當替死鬼,沒想到海岸線聯合銀行先行一步要把這個傢伙身上的情報榨取出來。作爲專業的殺手精英,索斯菲當然有拷問敵人的技能了,最丟人的是她自己都被葉塵的人嚴刑拷問過。

拎着行李來到佈雷斯特城的港口,索斯菲看見很多人行色匆匆帶着口罩,就知道從撒哈林那邊傳過來的變異流感病毒依舊在發揮着作用。自己經歷過了,也就不再害怕了。

遠處,福斯威朝着她不斷地揮手。

登上了海岸線聯合銀行自己的遊輪,索斯菲從福斯威手中接過了關於井風羽那邊的情報。實際上就是各種轉賬資料和使用的電腦IP地址,也沒有具體門牌號什麼的東西。看着不同的IP地址,索斯菲就知道井風羽還是保持着小心翼翼的狀態呢。


“老闆就知道你帶着武器裝備不方面,連遊輪都給你準備好了……哈哈哈,是不是感到很體貼呢?”

“我猜這是你主動要求的吧?在病房裏面呆了這麼久的時間,找個機會出來散散心。”索斯菲看着福斯威的氣色也不錯,就知道流感病毒基本上痊癒的差不多了。

“當然了,現在患病的人數這麼多,就連佈雷斯特城也不是特別保險。我覺得應該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所以纔要跟你走一趟的。諾威地區是歐羅巴大洲最北面的存在了,加上寒冷的氣候,這種病毒應該不會傳播到那裏去吧。”雖然是痊癒了,福斯威也害怕被二次感染上。流鼻涕、打噴嚏倒不算什麼事情,主要是皮膚上的小斑點,看上去真的很瘮得慌呢。

索斯菲跟着福斯威走到了船艙裏面,甲板上的海風還是有些大,對於大病初癒的人來說,不應該再着涼了。


索斯菲發自內心地喜歡老闆給他的這個任務,因爲井風羽在臨江市掌管維斯的商業勢力,一直處於跟葉塵和凌妃煙作對的第一線上。他要是有關於葉塵方面的有用情報,那對於索斯菲來說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索斯菲無時無刻都沒有忘記葉塵給她帶來的各種恥辱,不幹掉這個傢伙,她一輩子都會懷恨在心的。

“你在臨江市收編的窩闊金這些人,有什麼要求麼?沒有好處怎麼可能白乾活的啊?”福斯威對於有戰鬥能力的人手,還是需要一些的。海岸線聯合銀行沒有培養戰鬥人員的能力,而福斯威負責的是公司物流方面的業務,不能不考慮路途上的安全問題。如果可以的話,他想把這些人安排在自己的名下。

“接替洛美莎的人是黑龍馬歇爾的貝克希,他似乎不太信任窩闊金和他的手下。現在窩闊金暫時還負責着臨江市那個電子公司的所有銷售業務呢,以後的事情就不好說了。”

在趙家銘沒有死亡之前,窩闊金的公司是他們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現在井風羽和趙家銘都不在了,肖珠正忙着調整商業戰略,對於燕京市的那一個電子數碼城也沒有什麼特別好的發展計劃。

輪船行駛的速度也不慢,兩頓飯以後的功夫,索斯菲都能感覺到外面的氣候與公司總部那邊相比,已經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巴倫支海,馬上就要到一個港口停靠下來了。


索斯菲透過船艙裏面的玻璃向外望了一眼,覺得這裏不是一個適合旅遊的地方,“你是要跟我一起執行任務麼?”

“當然不去了,找個地方吃吃喝喝逛逛,等着你辦完了事情,咱們再一起回去。遊輪就停靠在這個城市的港口,然後船上的保鏢都是我的人……你不需要他們跟着的吧?”福斯威都把自己的行程給安排妥當了。

“我一個人能搞定的,你就留着用吧。”

索斯菲在遊輪停靠完畢之後,就獨自一個人帶着她那些做事用的零碎裝備上了岸。找一個落腳的酒店,然後就是要對這個城市的互聯網通信設備管理所下手了。只有那個地方纔能把這些動態的IP數據匹配出來從而找到井風羽的具體置。

索斯菲當初得到的消息是井風羽一個人獨自倉皇離開了臨江市,身邊沒有查爾曼俱樂部的殺手精英作爲保護。這個任務應該能簡單一些吧……

雙子座進入到肖珠商業大樓裏面已經有一段時間的功夫了,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業務員,管理的工作都是一些小超市、小型的賣場或者快餐店之類的地方。

他已經把肖珠的辦公室照片發給了葉塵,這傢伙倒是沒有挑剔,直接使用的是井風羽的辦公室。除了把裏面所有的設備和家居更換了一遍以外,沒有任何新的裝修。 進化微生物能夠吸收金屬微粒來凝結成鑰匙的形狀,雙子座悄悄進入過肖珠的辦公室好幾次了,金屬蚯蚓已經放置在了極其隱祕的地方,肖珠本人的一舉一動都能被雙子座察覺的。

葉塵在自己的休息艙裏面看着照片和雙子座毫無進展的行動,嘆了一口氣,“極有可能肖珠跟井風羽的聯絡時間不是在上班的時候完成的,要不然的話,雙子座也不可能這麼久都沒有得到有用的情報了吧?”

“對話或者信息不是特別必要的交流方式,既然井風羽把這個公司交給了肖家的職業經理人團隊來管理,那麼他們之間是一定會發生賬務往來的。你要是有調查他們資金流水的權限,這個事情很容易就能搞定了……”

約翰的建議當然是直接有效了,但是臨江市的金融機構大大小小五花八門,不光是本地的,還有像卡洛奧支行那樣的外地金融企業。不是所有的信息都能在第一時間被掌握的。就算是陸猛,或者金融部門的管理層,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都不可能把這種企業隱私調出來。

肖家的背景在京都城那邊是很有根基的,如果輕舉妄動的話,說不定會被反咬一口呢。

“地方部門沒有這麼大的權利,我們也沒有理由!要是雙子座那邊一直沒有什麼進展的話,只能是另外找一個替死鬼了……維斯現在的人員已經全部撤離出了華夏國沿海這邊,找替死鬼的事情有些難辦呢。”葉塵一想到陸猛那樣愁眉苦臉,心裏面也有挺大的壓力。

“也不是特別困難,現成的人有的是呢。最後實在不行的話,就把這些案子都推在生化人造人戰士的身上,就說他們是接受了察德樂的命令以後,來對洛美莎和韓柯娜發起的襲擊。洛美莎不說,韓柯娜被抓的時候,窩闊金跟雙子座交手自然會認出雙子座的戰鬥力和軀體不適普通人類的形態。”

“呃……這還真是一個美妙的主意呢……遠程操控、執行任務,這樣一來跟死無對證其實也沒有什麼區別了吧。”葉塵仔細考慮了一下約翰的建議,覺得應該能試一試。

反正陸猛的上級也只不過是要一個能合理解釋的結果罷了,讓臨江市的破案率數值變得好看一些。只要把臨江市的安全環境給一直維持下去的話,管他兇手是誰呢,時間長了以後,大家都會慢慢遺忘這兩個案件的。

要是趙家再用他兒子的死亡來給陸猛施加壓力,索性就可以把他的案子單獨退回給燕京市,讓那邊的地方安全行動局自己去處理這個燙手山芋。

洛洛珂租用的遊輪比較豪華,反正都是用能源公司的賬戶支出,他也不會心疼這些錢的。葉塵和約翰坐在休息艙裏面,就跟酒店的套間一樣,絲毫都感覺不到空間壓仄。

約翰從冰箱裏面拿出了兩罐冰鎮的啤酒,遞給了葉塵一瓶,“我隱居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小快艇上邊釣魚邊喝冰鎮啤酒,釣上來的新鮮海貨直接就能放在燒烤架上做成美食。”

“有時候也挺羨慕你的愜意生活的……”

“那你什麼時候考慮退休啊?非要把所有的殺手俱樂部勢力全部擺平纔算是了結了自己的心願麼?”約翰覺得像葉塵這種生活狀態和內容,已經完全超出了一個殺手精英過着俱樂部領袖的職責範圍。難道金錢的力量就這麼偉大麼?能把葉塵徹徹底底地吸引住。

“以後的事情沒有仔細考慮過,坐到了這個位置上,好多決策都是由環境逼出來的,不是我自己的本願。這次把你叫出來也算是打擾了……”

“我的目的跟簡單,查爾曼俱樂部下令殺了我的夥伴,我就要報仇。等到查爾曼俱樂部垮臺以後,我就會回到隱居的生活狀態中去呢。”約翰是一個比較單純和專一的人。

要想把維斯的勢力徹底消滅,以葉塵目前的狀態來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能做到哪一步就要看他以後能聯合到多少助力了。黑龍馬歇爾、國際維和行動隊、白頭鷹帝國的聯邦情報局、洛洛珂……

約翰也知道葉塵沒有什麼辦法能把維斯給徹底幹掉,但是他沒有這個耐心能看着事情按部就班的發展。現在殺手俱樂部都在轉型成商業集團,要是維斯的勢力跟冰雪集團或者大英日不落帝國深度合作以後,徹底洗白,那麼以後再想要對付他們的話,就更加難上加難了。

時不我待,必須要使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

“你有什麼好的策略呢?對於查爾曼俱樂部和維斯,你應該比任何人都瞭解的啊。”

“我沒有什麼策略,也沒有什麼耐心,我要用最直接的方式來消滅掉整個查爾曼俱樂部。就像你把本傑明一槍爆頭一樣,我也打算這麼對付維斯。”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這件事情不是光靠吹牛皮就能搞定的啊……別說能不能發現維斯的蹤影,他身邊肯定會有重重的保障措施,你要是想硬碰硬的話,一定會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上的。得不償失啊……”

“原來我也沒有這個想法,但是現在已經出現了天大的機會,剩下的事情就是好好把握就可以了。”約翰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而葉塵卻更加糊塗了。難道約翰真的認爲維斯的真身現在就在撒哈林沿海港口城市的某一間酒店裏面麼?

不要這麼天真下去了,萬一錯殺了替身的話,以後的事情就會更加難辦的。

“放心吧,我還沒有想千里走單騎殺到撒哈林大沙漠那邊去結果了維斯的小命。我想把同位素氘和氚的集成物弄到手中,還原出來小型的氫電解彈,只要把這個武器控制住了,不管維斯躲到多麼堅固的建築物之中,都會在爆炸的火焰裏面化爲灰燼的……”約翰的目光中出現了狂熱的期望。 葉塵看着約翰的狀態,並不想打擊他。但是他腦海中的想法比直接殺到維斯面前然後幹掉他更加困難呢,困難度憑空增加百倍不止呢。

具體的氫電解彈製作工藝,卡洛奧已經用幻燈片給大家介紹過了。這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弄出來的產品,只要缺少任何的環節,最後都不可能發生爆炸。葉塵不心疼讓這一次的同位素氘和氚的集成物化作燃燒的火光而不是大把大把的鈔票。只是不希望約翰做無用之功罷了。


“你不要這麼表情奇怪好不好,你現在質疑的問題我都是可以解決的,不就是組裝問題和激發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的濃縮釉棒麼?我都可以搞定的……或者說有大概率是可以搞定的。”

“呦呵,那就說來聽聽吧……”葉塵對約翰的回答深感意外。在葉塵的印象裏面,這就是一個孤家寡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實力和背景呢。氫電解彈可不是鬧着玩的事情,就算很多有實力的組織都不敢像約翰這樣有信心的。

“我能聯繫上奪命金傭兵團的老靠山們!他們最近的動向你應該在暗網裏面能查探的到,既然他們想要摻和到這個事情中來,我認爲之前的舊人情還是能夠用得上的。”

“哎……真是沒想到啊……正所謂朋友多了路好走。”

約翰把奪命金傭兵團的名頭擺出來以後,就說明這件事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希望了。忙活了這麼長的時間,葉塵還沒開始向約翰仔細打聽一下奪命金傭兵團的事情,沒想到他自己直接聊上了。

“這麼多組織都是在奪命金傭兵團裏面分裂出來的,你們幽冥也是如此吧,不應該對我的話懷疑的。”

“當然了,我的老師就是奪命金裏面的金牌教官,當初就是他建議我跟着分裂出來的幽冥一起發展的。只不過好久都沒有聯繫上我的老師了,估計他跟你一樣,也是過上了隱居的生活吧。”

約翰要是真的有這樣的把握,葉塵不會小氣的,能拿到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就直接交給他好了。不用去理會什麼卡洛奧那邊的事情,反正現在海岸線聯合銀行自己也沒有研發機構來分析出電解過程到底是一個什麼技術。

“如果有其他合適的機會,我也會用其他的武器來結果維斯的小命。”約翰也知道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是天價,能省則省吧。

“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把現在奪命金傭兵團的情況介紹一下呢?挑能說的說吧。”

“曾經的高管們以潛伏的姿態進入到了各行各業中,這些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他們負責本來傭兵業務的一個據點,我還是瞭解的。這個據點的位置就在馬達加西加島上呢,從那邊往阿非利加洲南部覆蓋一小半的地方,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不光是人員訓練有素,在那邊的各種建設工程也很齊全,可以說在馬達加西加就算是一個實際控制力量的存在了。”

葉塵一聽這個地點,不就是在大鬍子部落的旁邊海域麼?這麼近的距離獵鷹小隊就沒有發現那邊有什麼異樣的狀況麼?還是說獵鷹小隊沒有打算上報這些信息,他們跟奪命金傭兵團也有人脈網?

奪命金傭兵團裏面也是勢力縱橫的,要不然也不會分裂出來這麼多的殺手俱樂部組織。葉塵的老師是金牌教官,但是屬於組織內部的什麼勢力,就不得而知了。

葉塵不喜歡八卦,而他的老師也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平時他們交流最多的就是訓練方面的事情。

不過,按照面積來看的話,奪命金馬達加西加分支應該算是實力比較雄厚的存在了。如果約翰在那邊的人脈關係能夠充分運用的話,把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交給他來處理也是很合適的選擇。

到時候只能算是維斯這個傢伙運氣不錯,在一瞬間就受到了死神的召喚,並沒有折磨和痛苦。這種組織都是高度集權的管理方式,只要實際控制者發生了意外,整個組織的穩定性就要徹底消失了。

“好歹你也算是幽冥組織的前任首領,混得還可以。等這一次要是去那邊的話,就一起吧。”

“再說,不急!我想在挺想知道暗網裏面關於針對維斯勢力一系列的任務都是由這個馬達加西加分部來接手的麼?”葉塵沒有立刻答應下來。

“當然不是了,奪命金傭兵團還有很多據點在正常運作當中,這個據點接手的是調查大英日不落帝國軍情十六處跟布魯斯公司商業協議和實際合作內容的事情。他們的分工是很明確的。”

商業調查啊,葉塵稍微有些放心了。對於這種沒有什麼風險性的任務,他也是可以跟着約翰一起過去看看的。軍情十六處跟蘇拉瑪他們的部門差不多,都是情報組織。但是作爲官方的直屬機構,做事是有原則的,不會亂殺無辜。

FF分公司所在的普利茅斯城就是大英日不落帝國的一個港口城市,他們也在暗中蒐集關於布魯斯公司在當地的商業行動。但是這麼久時間過去了,也沒有見到布魯斯分公司的任何商業機構進行開業,難道這只是幌子不成麼?

軍情十六處圖靈蘭在媒體上說的真真切切,不應該虎頭蛇尾的結束啊。難道維斯是想一步一步來,先從工廠做起麼?

葉塵當然知道佐美欣現在正在建設的海島新據點,那邊是維斯新的大本營總部所在,他本人也跟媒體當面承諾過,隨時歡迎媒體朋友到他們工程現場進行採訪和宣傳。這段時間在國際頻道上也能看見關於那邊的報道,隨着變異流感病毒的結束,布魯斯公司的報道會越老越多吧。

“FF分公司本來也沒有什麼正經的業務,我還打算找個機會把他們裁撤掉呢。現在可以等着布魯斯公司發展起來以後,跟他們直接進行商業競爭了。”葉塵的這個打算再一次地扭轉了FF分公司和李銘海、姚曼這些人的命運。 “呵呵,你要是真的現在就有這個打算的話,就要做好狼狽失敗的準備啊。歷史都是驚人的相似……想想你在臨江市是怎麼利用秦海山、陸猛和地方安全行動局的影響力對布魯斯分公司進行接連不斷的打壓的吧。他們肯定會聯合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地方管理層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約翰很簡單就想到了FF分公司跟布魯斯公司開展競爭以後的悽慘下場。

“就算是沒有布魯斯公司在其中搗亂,外來戶在那邊的發展也不會順利的。整個歐羅巴大洲都要以地區國家聯盟體自己的市場爲優先目標,產銷和服務都是先從自己人開始,剩下的才能輪到外來戶那邊。除了南邊的一些阿非利加洲立場親近的公司以外,都是這個待遇。”葉塵認爲FF分公司自從成立之後一直蕭條到現在,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呢。

夜色已深,海上顛簸的風浪像是不停晃動的搖籃一樣把所有人的睡意都晃悠了出來。約翰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葉塵也躺在了絲絨大牀上。

輾轉反側還是無法入睡,葉塵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有重要的情報對他隱瞞,不管是出於善意還是惡意。既然大鬍子部落距離馬達加西加島那麼近的距離,爲什麼關於那邊的情報一直都沒有傳遞上來呢?難道是奪命金傭兵團掩飾的過於逼真了麼?

葉塵撥通了波波霖的電話。

“有什麼事情麼?老大。”波波霖看了看手錶,真的已經是深夜了。

“李銘海和姚曼在大鬍子部落那邊的產業發展一直不溫不火的,是不是那邊有什麼競爭對手之類的啊?你們跟大鬍子部落的關係這麼好,調查過周邊的情況麼?”葉塵先是試探性地詢問了一下。


“我覺得還是咱們的產品性價比一般,也有些不太符合當地人的飲食習慣。至於商業競爭對手之類的,在哪都有很多的,您是需要從哪方面調查一下呢?要不然我們三個人過去一趟看看。”

“這都是小事,要是大鬍子他們有功夫的話,打個電話去就行了。我想知道馬達加西加島那邊的情況,六十多萬平方公里、一千五百多萬的人口,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市場啊。要是可以的話,我就讓FF分公司往那邊拓展一下業務。你主要就是打探一下那邊有沒有類似於殺手俱樂部一樣的勢力就可以了。”

“嗯,我明白了。”

掛斷電話後,葉塵沒有覺得波波霖的語氣有所隱瞞,那就在等他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把奪命金分部的信息調查出來。

長途跋涉之後,遊輪終於停靠在了彭貝得城。很多大型的集裝箱運輸船在這邊進出不停,看樣子商業發展的也挺火爆呢。

葉塵一行人走下船之後,都感覺頭重腳輕的狀態。坐船坐久了,來到陸地上都不適應了。兩輛越野車也從遊輪上開了下來,約翰和葉塵坐一輛,卡洛奧和他的保鏢昌文德坐一輛。其他的那些用來裝點門面的商務人士,自由行動。

“這邊的港口吞吐量好大啊,你們聯合銀行在這邊也有金融買賣麼?”

“有啊,不過沒有進行金融業務,只是投資了幾個有實力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就算是把情報網擴張到這邊來了。整個奧斯吹林國在東面和南面是商業和經濟的主要發展地區。西北部分主要用來輸出各種礦石的,鐵礦和銅礦在這邊的地下儲量非常巨大,這是他們賺取外匯的重要方式。而且中央大沙漠的分部是比較靠近西北沿海地區的,所以可供發展的面積就比東南小一些。”

人口數量不算太多,海岸線聯合銀行就沒有打算在這種比較封閉的地區做金融產品。不過他們對於低價的礦石很感興趣,就直接投資了一些。也不參與到公司的具體管理工作中來,坐等分紅就行了。

要不然的話米勒斯特早就把管理層人員派過來開展業務了。

幾個人找了一間差不多的酒店,住了下來。接下來的行程就是沙漠了,一定要把體力都恢復回來纔可以呢。因爲港口的安檢,他們的武器裝備都還留在了船上,等着晚上夜色掩護的情況下,潛水過去取回來就行了。

豐盛的烤牛腿被服務員端上了桌子,奧斯吹林特有的牧草和水源在環境質量上都屬於上乘的存在,就連華夏國的好多牛奶企業在這邊都有合作的牧區和養殖場。紅白相間的在炭火的烘烤下慢慢散發出來誘人的香氣,配上辣椒粉、胡椒粉和調製的蘸料,入口的美味比海鮮絲毫不差。

“接下來的菲羅伊河流之旅就要靠你帶隊了啊。”葉塵把指揮權交給了約翰。

“也沒有什麼危險性,估計是已經成爲廢棄狀態的了。他們在這邊也只不過是採樣了一些跟遠古生物比較有近親關係的物種生物基因,真正的研究所還是在東瀛羣島那邊呢。”

“當時你負責押運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他麼大規模物資運回到總部的動作啊?”

“沒有,這邊的研究器材比較普通,廢棄的時候完全可以折價出售或者一些拆解掩埋。有可能工廠還是在做着自己的業務……他們用來掩護的工廠就是分解礦石的……”

當初察德樂利用工廠做掩護在裏面建設了一個小規模的研究所,就跟現在白頭鷹帝國在斐通汽車公司巴拿鹿城工廠裏面的輕武器生產線是一樣的操作。這種隱祕的建築一般人肯定是不會發現的,外行看見這些個實驗用的設備,都不能分辨出來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有什麼目的性麼?咱們現在的生化科技研發能力連察德樂研究所一半的水平都趕不上,弄到的東西能不能被咱們利用還是兩碼事呢。”葉塵想起了皮皮和漢斯跟便祕一樣研發海上武器的工作了,不是不努力,技術鴻溝實在是太驚人了。 辰光上一次跟着臨江市地方檢查團混入了東瀛羣島裏面,從察德樂研究所偷偷順手牽羊弄出來的技術數據看來看去要麼就是沒有生產工藝,要麼就是沒有原材料,好多都沒有辦法做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