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性的是,TE離市醫院並不遠,只需幾分鐘就能趕到。

而夏琳見黎曉曼向她伸出了手,她眸底閃過一抹驚訝,梨花帶雨的睨著她,「姐姐……你……你答應了?你……你原諒我了?」

黎曉曼依舊是神色平淡的睨著她,微微勾唇,「你過來,我就讓你知道答案,把手給我。」

夏琳看著黎曉曼伸出的左手,放在身側的左手慢慢的抬起,隨即又睨向了單膝跪地的霍雲烯,想到他向她求婚,或許只是因為不希望她跳樓,或許等她走過去后,他就會反悔。

只要黎曉曼活在這個世上一天,霍雲烯就一天忘不了她。

如果黎曉曼不幸墜樓了……

她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狠毒,唇角譏諷的扯了下,現在是個好機會,只要她抓住黎曉曼手的時候,趁機讓她墜樓,就算有這麼多人看著,也是神不知鬼不覺,所有的人都會以為她是不小心墜下樓去的。

原本她和龍司昊是合作關係,她能夠令霍雲烯對她改觀,以及霍雲烯能當著這麼多人向她求婚,都是他幫她達到目的的。

照理說,她應該感激龍司昊,不應該對他心愛的女人下手,不過現在,她管不了那麼多了。

霍雲烯已經說要娶她了,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她也就沒啥好顧及的了。

想到這,她再次抬眸睨向了黎曉曼,左手慢慢伸向了她。

見狀,天台上的許多人都似乎屏住了呼吸,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兩人。

黎曉曼見夏琳把手伸向了她,雖然早就猜到夏琳不是真的要跳樓,但心裡還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雖猜到夏琳不是真的要跳樓,但卻怎麼都沒想到夏琳會想在眾目睽睽之下置她於死地,因此她對夏琳也就沒有防範心。

夏琳在抓住她手的那一刻,眸底一抹冷意一閃而過,臉上卻帶著欣喜,「姐姐,謝謝你!」

話落,她緊握著黎曉曼的手,站在天台邊上的她正欲抬腳往前挪動,卻突地身形一陣晃動,像是要暈倒一般。

劉茹華等人見狀,嚇得大喊,「琳琳,小心。」

黎曉曼見狀,握著她的手一緊,下意識的走向她,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在她靠近時,夏琳緊握著她的手竟然猛的拉了她一把…… 在她因為慣性往天台邊上撲出去時,夏琳則是立即鬆開了她的手,順勢推了她一把,借黎曉曼的力,她自己則是成功的往前撲到在了地上……

「啊……」黎曉曼被她往後一推,驚叫著整個人都「飛」出了天台。

撲倒在地上的夏琳見成功讓黎曉曼「飛」出了天台,她的唇角勾出一抹得逞的笑意,隨即回頭一臉擔憂大的喊道:「姐姐……姐姐……」

她正大喊著,突地一道俊挺的身影從圍觀人群中沖了出來,幾乎是在黎曉曼「飛」出天台後,隨著她秒飛撲下去的。

他撲出去的速度快的幾乎令人沒察覺到,而且是不帶半絲的猶豫就跟著黎曉曼撲下去了。

見狀,夏琳怔了怔,有些不敢置信,跟著黎曉曼飛撲下去的那個男人是……龍司昊?

怎麼可能?龍司昊怎麼可能突然出現?是她看錯了嗎?

可剛剛那個男人身形真的很像龍司昊。

那八名保鏢也如同「飛人」似的,閃電一般的躍下了天台。


八個人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單手抓著樓層窄窄的窗檯,射出了手裡的飛索,如同「飛人」一般往下躍,速度極快且穩。

天台上的所有人都因為這突發的一幕懵了,完全搞不清狀況,等回過神來,立即沖向天台邊。

記者則是拿著相機狂拍……


「曼曼……」

「曼曼……」

夏青榮和霍雲烯見黎曉曼墜下樓去,兩個人回過神來后,便擔憂的大喊。

霍雲烯因為丟掉了手裡的醫用拐杖,又單膝跪在地上,心裡既擔憂又驚慌,試了幾次都沒站起來,索性爬向了天台邊。

李雪荷和劉茹華見黎曉曼墜下了天台,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后,兩人臉上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隨即兩人立即上前去,一人一邊扶起了夏琳。

「琳琳……還好你沒事,謝天謝地,掉下去的是黎曉曼那個小賤人而不是你。」劉茹華笑看著夏琳說完,便看向了天台,幸災樂禍的說道:「那麼高掉下去,看來是必死無疑了。」

李雪荷也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死了更好,看見她我渾身都不舒服,勾|引完我們雲烯,又去勾|引龍司昊,活該被老天爺收拾掉下去摔死。」

夏琳聽李雪荷這樣說,得逞的一勾唇,心裡也踏實了許多,看來和她想的一樣,沒有人知道是她故意把黎曉曼推下去的。

她手扶著額頭,似乎很虛弱的睨著劉茹華,「媽,我……我頭有些暈,我剛剛……看見有幾個人跟著跳下去了,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劉茹華和李雪荷聞言,一個立即扶住了她,一個則是立即衝到天台邊上往下看情況。

而霍雲烯此刻也趴在天台邊上往下看,俊臉上滿是擔憂,心中也是害怕不已。

此刻他最恨的是沒有能力去救黎曉曼,他是看見那八名保鏢跳下去的,因此他在心裡祈求著他們能救黎曉曼。

而墜下樓的黎曉曼以為必死無疑,閉上雙眸尖聲叫著,突地,她的腰身一緊,一隻修長的手臂攬住了她,微張的粉唇也被某人帶著懲罰性的狠狠的攫住。


「唔……」

唇瓣上突然傳來疼痛,熟悉的清冽氣息傳進鼻中,她輕蹙了下眉,立即睜開了雙眸,對上了一雙正燃燒著怒火的幽沉狹眸。

「司……司昊……」她傒地撐大了雙眸,澄澈的眸底映滿了濃濃的驚訝,清麗的小臉上也布滿了震驚之色,她怎麼都沒想到龍司昊竟然會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不是墜下樓了嗎?龍司昊怎麼會出現?

而攬住她的人正是龍司昊,他剛趕到天台,便見她從天台「飛」了出去,當時的他嚇得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他沒有半絲的猶豫,立即跟著她飛撲了下去。

他這輩子都沒像剛剛那麼驚慌害怕過,要是她有個什麼閃失,他一定會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也不會活下去。

此刻的他臉色是從沒有過的陰沉駭人,目光陰鷙凜冽的睨著她,眸底燃燒著熊熊怒火,但他的心中,卻滿是擔憂和驚慌。

他的心跳到現在還沒恢復正常,還絮亂的狂跳著,那種將要失去她的恐懼在他的心間蔓延著。

黎曉曼見龍司昊似乎很生氣,她秀眉緊蹙,映滿驚訝的澄澈眸子氤氳起了一層水霧,淚光瑩瑩的緊睨著他,「司昊……」

每次當她有危險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的總是他,可見他時時刻刻都在關心著她,就算原本該身在公司的他在她危險的時候也能及時的出現在她面前。

她的心又是動容不已。

她淚光瑩瑩的睨著龍司昊,「司昊,你……你怎麼來了?」

龍司昊見黎曉曼紅了眼眶,眼眸中溢滿淚水,他依然陰沉著臉,目光陰戾駭人的睨著她,「誰許你來醫院的?如果不是我來的及時,你……」

見龍司昊非常生氣,黎曉曼低垂著頭,滿眼的愧疚,「司昊,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豈止是擔心這麼簡單?」龍司昊目光凜冽的睨著她說完,竭力壓制下了心裡的怒氣,語氣柔和了幾分,「先上去再說,抱緊我。」

「嗯!」黎曉曼輕點頭,纖細的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

剛剛的她因為太震驚,目光都落在他的臉上,也沒看四周是什麼情況,這會她仔細一看,卻見她和龍司昊竟然是懸在半空的。

這住院部有十二層樓,他們正好懸在十樓。

龍司昊單手攬著她的腰,另一隻手上纏著電視里才會看見的飛索,而飛索的另一端插|在了十二樓窗檯下方的牆壁縫隙里。

那八名隨同躍下來的保鏢手裡也纏著飛索,保護在龍司昊和黎曉曼四周。

再次抬眸睨著龍司昊,黎曉曼驚訝的眨了眨眼眸,目光緊緊的睨著他,粉唇張了張,「司昊,你……真的是飛人?」

飛索之類的東西電視里才會出現,沒想到卻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她的眼前,她此刻更加覺得龍司昊不是普通人了。

特工?


她腦海里突然閃過這個詞,隨即又覺得不可能,她一定是電視看多了,才會想到這上面去。

龍司昊說不定是一個受過什麼訓練的現代「武林高手」。

大多數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有一個練過武的「武林高手」當自己的男朋友,那樣的話會很有安全感。

而且,「會武功」的男人,也特別有魅力,讓人心生敬佩和愛慕。

很少在龍司昊面前發花痴的黎曉曼,此刻也是一臉痴迷的睨著他,連眼都不帶眨一下,眉毛也不帶顫抖一下,一瞬不瞬,直直的,就差雙眸冒桃心的,緊緊的睨著他。

直到她被龍司昊攬著安全的回到了天台,她都沒察覺到,一雙澄澈的眸子依舊充滿了迷戀的睨著他,視線沒有挪開半分。

天台上的一眾人在見到龍司昊將黎曉曼安全的帶上來后,都不敢置信的看著兩人。

反應快的記者拿著相機又是一陣狂拍,攝像機等都對準了龍司昊,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龍司昊沒有回答任何一個問題,只是垂下狹眸,目光溫柔深情的睨著他懷裡還看著他發花痴的黎曉曼,唇角勾出魅惑迷人的笑容。

睨著他唇角的迷人笑容,黎曉曼眼眸一亮,花痴的更嚴重了,清麗的小臉泛紅,一顆心小鹿亂撞般,砰砰的跳個不停。

明明兩個人已經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了,親熱了不知道多少回,連孩子都有了,可她現在還是會有那種最初的怦然心動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美妙,令她覺得整顆心都被濃濃的愛意包圍著。

此刻在她的眼中,天台上似乎只有她和龍司昊兩個人,周圍的一切聲音她都聽不見,她的眼裡心裡滿滿的就只有眼前這個讓她心動不已的男人。

龍司昊見懷裡的黎曉曼盯著他看了半會了,也沒移開目光的意思,他彎唇一笑,低下頭無視其他人的存在,輕咬著她潔白如玉的耳垂,聲音低沉沙啞,「曉曉,還沒看夠嗎?我不介意被你用眼神強|奸這麼久,但我怕你再這麼看下去,我會忍不住反強了你,我們先回去,我脫光了讓你從上到下,從前到后的看過夠,嗯?」

耳後一陣哄熱,黎曉曼因為他話里的「強jian」兩個字,回過了神來,清麗的小臉瞬間爆紅,目光嗔怒的瞪著他,掄起粉拳給了他一拳,嬌嗔道:「你這個混蛋,誰用眼神強|奸……唔……」

龍司昊不等她說完,低下頭便當著天台上眾人的面封住了她的雙唇,白皙的大手緊扣著她的後腦勺,深吻住了她。

這一幕令天台上的眾人驚詫的瞪大了雙眼,隨即回過神來后便鼓起掌來。

記者自然是在鼓掌的同時,還不忘舉起相機狂拍。

聽到鼓掌聲,黎曉曼一怔,隨即將龍司昊輕輕推開,轉眸四下看了下,這才驚覺她和龍司昊竟然已經在天台上了。

想到剛剛龍司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吻她,她清麗的小臉的燥熱的厲害。

——萱萱有話說——

寶貝們:萱萱今天吐血更新了一萬二的字哦!寶貝們有木有看過癮呢?很快就有大高潮來了哈,寶貝們是不是覺得夏琳,陳蘭都很可惡呢?馬上就解決了,看她們是怎麼死的,萱萱保證,絕對是慘中之慘哦! 她低垂下頭,不好意思再去看任何人,既窘迫又害羞。

龍司昊看出了她的窘迫,長臂一伸,重新將她拉進懷裡,狹長的幽眸緊緊的睨著她,目光寵溺深情,彎唇一笑,「我們先回去。」

話落,還不等她點頭答應,他便俯下身將她一把橫抱了起來,轉身徑直下樓。

八名保鏢和管家成叔跟在了他的身後。

李雪荷和劉茹華,以及夏琳見到黎曉曼竟然沒有被摔死,心裡是既驚訝,又憤恨。

尤其是夏琳,冷冷的眯起雙眸,眸底閃過了狠毒之色,心裡是又恨又氣,她以為黎曉曼這次必死無疑,卻沒想到又讓她逃過一劫,都是龍司昊壞了她的好事。

他竟然能把掉下天台的黎曉曼安然的救上來,可見他的能力不容小覷。

只可惜這麼優秀的男人,眼裡心裡都只有黎曉曼。

她是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醫院,看來黎曉曼在他心裡的地位,還真是很不一般。

如果有一個男人能這樣對她,那該多好。

她不由得抬眸睨向了霍雲烯,卻見他一雙墨眸一直睨著黎曉曼和龍司昊離開的方向,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雲烯……」她低喚一聲,捏緊了雙手,正欲走上前,突覺頭暈,倒在了地上。

「琳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