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光影說道:“混亂度繼續攀升。應該可以召喚出S級別的隊伍。”

天藍色的光影說道:“五級文明的崩塌很罕見。而且現在還在星門戰爭的開啓過程中。魔晶應該非常喜歡這樣的獻祭。”

wωω ◆ttκΛ n ◆℃ O

淡紫色的光影說道:“別的我不想說,我想強調安全性,魔晶喜歡智慧文明堆砌到一定高度後的崩塌。文明堆砌的越高,崩塌的越狠,崩塌過程中種種人性在毀滅時候的真性情釋放最徹底。我們與魔晶交易。然而魔晶和他投放的戰士也是一種交易,只要能看到猛烈的崩塌,那些戰士手段很極端。如果我們安全措施做得不當,我們也將是目標。”

其他光影紛紛表示附議。

而這時候淡黃色的光影說道:“投放必定要投放,因爲這次獻祭是五級文明價值,交易的價值難以想象。而且現在可能是這個文明的最後崩塌,這次劫難後,鐵塔文明可能將不復存在。這種徹底的崩塌,上一次發生是五萬七千八百四十二個擇業年。這是幾萬年來,我們能給魔晶最大的獻祭。

至於那些虛空戰士的危險性,應該可以通過合理的安排進行引導。”

幾位光影在商議過程中確定了,交易細節。

而在虛空中,附近的一個戰鬥穿越系統鍼芒空間(演變一方)感覺到了時空的波動幽幽的對後方自己的隊友們說道:“我這裏進入臨戰境界狀態,隨時準備投放力量。”

未來公司,魔晶,魔晶投放的穿越戰士,是三個集團,三個集團各有所需。

未來公司的誕生是來自於魔晶空間的一位逃亡者,魔晶空間爲了追捕這位逃亡者,派遣了大量的強者。由於那一次任務時間較長,那些強者在這個位面中,人與人相互接觸的時間長了。用道具對這個位面定位,留下勢力企圖用這個位面做冒險物資的後勤基地。

若是以往的任務,魔晶空間安排的任務時間很短,時空冒險者們在一個位面中短時間內經營的勢力非常有限,而這次特殊,時間非常長。這就是未來公司的前身。

未來公司的目的是從魔晶空間這裏得到科技,特殊的異能魔法道具。在四十萬年的時間內,在擇業文明內發展成爲了根深蒂固的派系。而有關魔晶空間的祕密,只有這三十二個人知道。

他們會找到機會在保密程度很高的情況下,將魔晶空間的投放請到這個位面享受獻祭。

而魔晶空間,魔晶空間不缺科技,原子結構能在一個位面上玩的組合,魔晶作爲四階都明白清楚了,原子內部在一個位面中的現象,魔晶也清楚。魔晶現在想要看的現象是變量。智慧在極短條件下的選擇是不確定的。魔晶想要看看在毀滅過程中智慧的本質表現。文明越複雜,人數越多,崩塌的過程越大,程度越強。智慧用行動闡述生命意義的越徹底。

生死最能闡述生命的意義,生就是生長,一個文明從無到有,無數人付出決心成長的過程。生這個過程要插手,穿越怪希望自己不暴露,每次投入輪迴者任務都極爲短暫,一般不選擇這個過程。

生與死,生需要漫長的投入過程,而死只需要一瞬間。所以穿越怪在跨越文明過程中,多數選擇了死這個過程。而演變則是被套上了枷鎖。維持着演變軍官任務系統。而這個系統維持的多了,在枷鎖中的演變,則是從生的角度上理解生命意義。

這就是雖然演變在枷鎖之後,幾乎所有穿越怪在看到她的時候都驚歎於她的完美。在四階上沒有比演變更加完美的存在。

而魔晶現在的行爲代表着大多數穿越怪的選擇。大多數穿越怪的動機,一個位面的人類往往連看都看不到,而這個位面魔晶留下了難以消抹的痕跡,爲了讓痕跡不擴散,給予這個位面掌握祕密的土着利益,數十萬年的維持了這個祕密。纔有機會展現出魔晶的動機。魔晶的這種需求被未來公司的三十二位董事稱爲獻祭。

這種獻祭需要,文明的崩塌社會的死亡。當然魔晶並不一定會喜歡這種交易,魔晶的最高任務是消除痕跡。未來公司的董事們也一直在防範着安全問題。因爲既然獻祭五級文明是魔晶需要的,那麼身爲六級文明的擇業如果在獻祭臺上呢?

而至於魔晶的穿越戰士,那就簡單了,簡單的人需求也簡單,他們是冒險者,他們要力量。要在魔晶中能兌換的財富。魔晶下達獎勵任務,他們在任務位面中什麼都敢幹。當然若是覺得有必要背叛魔晶空間,也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鏡頭切換到鐵塔星,昂城表面,已經成修羅地獄,政府的不作爲,和冒險者們慾望膨脹下。這裏怪物橫行,一個個勢力盤踞在這裏,用簡陋的武裝,嚴酷的手段維持着自己的統治。天空中時不時的有化學武器落下來。所以在這中死亡隨時可能降臨的情況下,正常人都會變得癲狂。更何況被病毒感染食慾貪慾比常人旺盛的冒險者們。很多冒險者已經異變的奇奇怪怪,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嗜血。

而在昂城的地下,五千名孩子在這裏。不僅僅是昂城,在沿海的其他城市中,任迪臨時開挖了地下隧道,將那裏的孩子送到了地下。這樣的社會變故,任迪不能斷定在歷史上是對還是錯。但是如果是錯誤的話,需要有人來銘記下來。

“做好決定了嗎?這種選擇後。追天拿日的修煉一途,就徹底斷了。”任迪對着翡翠說道。

翡翠臉上很哀傷地說道:“修煉?可是修煉又是要做什麼?又能做什麼呢?我主,如果你能挽救這一切,我甘願失去所有。”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如果這是一場戰爭的話,我不會爲了路途中的屍體多愁善感。還有,在血脈理論上,物質理論上,你不是人類。不適合理解人類。”

翡翠說道:“我明白,爲人是一件奢求的事情。因爲人難以奢求,所以要珍惜。主人,你未給我下達重要命令,但是現在我感覺,感覺我有被命令的感覺。”

任迪說道:“現在你無需叫我主人了。叫同志吧。”

翡翠臉上露出不解,任迪說道:“物理上,你的基因和人類基因不同,而量子生命波動在兩種基因不配套,有傳播障礙。可是障礙是障礙。然而你還是被傳遞了。”

翡翠疑惑地問道:“我被傳遞了什麼?還有量子基因什麼?”

任迪說道:“這個牽涉到生命本源在世界上的物理現象體現。你不懂,但是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將自己視爲人類,來完成你現在心裏所想的任務。只要你認爲現在願意拋棄一切力量,都想要實現的目標,沒有被背叛。你應當將自己視爲人類。當然我會修整你的基因變成人類基因。”

任迪頓了頓說道:“當然力量一途與你無緣,你體內的星門座標將作爲這個星球上開往另一個星球的座標。這個座標將作爲星門存在。你若想要恢復力量,星門關閉。星門再次開啓,需要大量的能量。同時你會再次失去能量。”

翡翠雙手合十,想要對任迪鞠躬,然而任迪扶住了翡翠。說道:“沒必要感激,世界上沒有救世主。你現在想做的,若我高度未到達,無更深目標,我也會不惜一切代價的完成你現在所想的目標。”

翡翠說道:“那麼主,嗯同志。你能給我一些提示嗎?你已經走過這條道路。”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你確定要愛這個文明是吧?”

翡翠點了點頭。任迪說道:“那就多讀這個文明的歷史,探尋這個文明發展到現在,究竟想要什麼?而你究竟想要將文明變成什麼樣子。嗯我知道,你反正是不希望鐵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原初星球,巨大的土臺上,大量的原始人類手持着青銅質地兵器站在土臺周圍,土臺周圍一個個祭祀的土坑已經挖好,身穿色彩豔麗羽毛大祭司正在土臺上方舞蹈,祭天儀式正在開啓,舞蹈儀式完畢後,一位位祭祀用木刺刺穿俘虜用青銅器斬斷俘虜的四肢。

熾熱的鮮血噴濺着。而人類的慘痛的哀嚎,被認爲是給上天最好的祭禮。這樣的暴政持續着數十年。在原處星球上空,納米細胞構成的任迪在大氣上方看着這一幕。

作爲留守在原處星球的思維體,這裏的任迪正在做着最考驗耐心的事情——等待。下面的那場祭祀不會得到任何迴應。或許在之前任迪可能作爲天被崇拜過。但是現在任迪不會承認。

這場祭祀是好是壞?無法回答,但是從現在來看這是必要的。在幾十年前這片大地是部落聯盟制度,學會了用火和製造工具的人類已經變成了自然界獵殺者的頂端。一個部落可以在森林中獵殺各種動物,人類沒有天敵。生產力已經滿足了部落的。如果沒有其他變動,部落可以自給自足的生活在森林中,就這樣停滯下去。

然而國家這種暴力結構誕生了,爲了壓迫奴隸們,神權誕生了。神並沒有被描述爲仁慈的,而是處於國家的需要被描述爲血腥的。在神權的恐嚇下,帝國的戰士形成組織。帝國的軍團碾碎了一個個平原上的其他部落。奴隸階級出現。

而人類作爲動物有着得寸進尺的屈利,如果奴隸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們會優先思考和非奴隸權力上的不平等。而不是思考他們淪爲奴隸,到底是在哪裏努力不足。只有皮鞭逼迫奴隸努力後,奴隸被動揹負了時代的責任,奴隸纔有資格推翻奴隸主。

只有做過奴隸的人,纔會喊出“不願做奴隸的人起來吧”這樣的號召。

否則到了森林部落吼一嗓子。一旁血勇的部落戰士,遇到奴隸制帝國大軍的進攻,在一場失敗後就會變成烏合之衆。

奴隸制是發展時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當然這裏的人類並不是任迪。他們不知道奴隸制之所以能夠出現在時代上的道理。在星環位面,奴隸制達到目標後,就不在執行。蛻變者不需要奴隸制。任迪將制度切換的非常熟練。

而這個時代不行,祭祀殺戮的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走向極端,帝國用鮮血來恐嚇着所有人,維持着帝國所謂的得到天庇護的統治。曾經必要的手段,到了這個時期已經開始變成了錯誤。

在大氣層的上方的任迪淡淡地說道:“我的過程已經走過了。物理學上的應用我在這個位面能做到的僅次於演變。而我唯一做不到的就是犯錯,和你們一起在無知走向已知過程中犯錯。

你們有犯錯的權力,有犯錯不受敢於自我改正的權力。你們在前進,在跌倒在爬起,我沒資格給你們現在的歷程上製造錯誤,也沒資格給你們遮蔽錯誤。我能做的就是爲你們擋住所有的干擾。在宇宙其他地方尋找選擇的我,已經證實了哪些貌似給予實際爲干擾的存在是不必要的。”

將目光拉回到鐵塔共和國,和地球不同,鐵塔共和國的資產遠比地球文明要打,數萬核武器參與的核大戰,以及一場場生化災難,無法對鐵塔共和國一次性毀滅。當昂城已經變成鬼蜮的時候。

在鐵塔共和國的另一座城市中這裏依舊繁華,四個星門豎立在這個龐大的城市中,無數水泥高架橋構成的交通網上,有無數大量車輛在奔跑。和昂城相比,這個城市彷彿和昂成不在一個世界。

而鐵塔星的人也非常淡定,因爲星門道路四通八達,核彈對一個區域大片大片的毀滅,還是有大量的地帶可以居住遷移。

在城市下方有一個隧道,隧道長達十三公里延伸到了城市西南角,在西南角的地下三百米的地方一座軍事基地正在運轉。

這座軍事基地聽命於謝琦謝將軍。作爲鐵塔共和國軍方三巨頭之一,他現在正在和另一位蔣天成將軍一起和二十四位家主觀看着一個視頻資料。

視頻上是核武器的裝配生產線,在覈武庫一枚枚炸彈上標誌着三個同心圓疊在一起的符號(鐵塔的放射符號。)這些核武器儲存庫和核武在隔壁上爆炸試驗的場面剪輯在一起,將震撼性提升數百倍。

這次謝琦着急着二十四個盟會會長,是確定自己一方的政治集團。對於天行會主導的鐵塔共和國。軍方不打算單槍匹馬挑戰。第一挑戰不過,天行會現在也是一個利益集團,大量盟會以天行會爲主的聯合的集團。

雖然當時天行會政變的時候或多或少的損害了他們的利益,但是現在如果再次挑戰的話,還會損害他們的利益。高層政客們可不會對勇者挑戰魔王的戲碼感冒。當你帶來的利益不足的時候,他們不會站在你這一邊。

第二就算挑戰成功了利益不夠,軍方吞不下挑戰成功的利益,無法組織軍政府。必須和政治集團合作,達成利於自己的政治聯盟。從性質上,軍方計劃中的奪權依然是以權力爭奪爲主的政變,而不是理念衝突的革命。所以必須要找一批爲了利益而聯合的人。

軍方要在接下來的戰鬥中需要這些勢力堅定不移的支持。提供新兵兵源,工業生產的物資。然後利益分配上將優先照顧自己這個聯盟的政治勢力。

視頻播放完畢後,謝琦來到講臺前雙臂支起上半身,而上半身前傾,做出了一個拉近距離的身體語言。他說道:“各位,我相信我們將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而這個未來,天行會不能給我們。”

說完謝琦攤開了圖上面顯示了,軍方部隊的分佈,以及核戰略部隊的分佈。下面一位會長說道:“那麼請問當取得政權後,軍方掌握的核武器對我們來說可控嗎?”

謝琦笑了笑說道:“當然可控,核武器的生產並不困難,困難的是核原料製造囤積。生產核武器主要需要92號元素和94號元素的同位素。只要囤積足夠多的武器級元素。核武器是可以生產的。我知道各位擔心什麼。核武器的製作機密會對各位開放。不過軍方有一個要求。”

一位位盟會的家主示意謝琦說下去。謝琦說道:“核工業,各個家族經營的鈾礦開採提煉必須要統合成一個部門專營專賣,核工業,軍方股份要佔七成。生產的核武器各家可以明面申請購買的一部分,其他歸於軍方。”

碧波會的會長說道:“這個方案可以,但是七成這個數字。”

謝琦說道:“這是底線,不可退讓,核工業太過危險了,主管這個部門必須是軍方的人主導,而你們可以派人監督。”

碧波會會長說道:“維持七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軍方所有的核武部署必須要讓我們知情。”

謝琦說道:“那麼必須是九成,亦或者是七成,貴方的所有核武佈置也都必須告知軍方。”

討價還價進行了半個小時候,雙方達成了基本共識。雙方核武器均相互告知所屬位置,且佈置在鐵塔星球的核武器,各家領地上的核武器動用需要軍方密匙和所在集團的雙重密匙下達後,由核武發射井,艦艇,空軍基地,軍方和集團兩位軍事主官同時同意後才能使用。

注意密匙是阻止不了核武發射的,核武的最後發射環節是在人手上的。密匙只不過是命令,告誡核武士兵沒有命令擅自行動要論罪的程序。

而軍方對自己的核武有較爲自由的使用權限。當然軍方的核武在哪裏各家家主知道。雙方保持政治平衡。一個軍事集團初步形成了。而世界大戰的要素也構建完畢了。

軍事集團對峙,世界大戰從不是兩個強國打起來的,而是兩個強國通過結盟形成集團打起來的。如果一個強國不結盟,另一個強國結盟,那是打不起來的,因爲結盟一方的弱國不敢當炮灰。在軍事衝突後就算是打贏了,那個強國或對另一個強國傷害較小,但是對其他所有的弱國絕對能完成平定。

只有另一個強國也完成軍事聯盟的構建,強國可以專心對強國,弱國家可以專心對弱國。世界大戰才能打得起來。若是在戰爭中,絕對強大的勢力,揪着最弱的勢力先一頓好打,打完一個繼續第二個,那場面對小國來說,軍事結盟根本沒必要。因爲後果慘烈,所以結盟一方的弱國會對己方的強國說,老大你先上。

地球歷史東方大陸九國伐秦。函谷關前巡迴而不敢進。集團伐強的場面沒有出現。而古希臘,雅典和斯巴達打起來是因爲兩個集團,下面兩個弱小的城邦打起來了,然後誘發讓希臘衰落的城邦大戰。

而鐵塔共和國上一次戰爭,天行會單槍匹馬,但是隻針對了幾個勢力,而且在短暫的衝突後,快速的拉攏了被擊敗的勢力,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將核戰爭結束。

而現在,鐵塔共和國即將發生的事情是地球歷史已經驗證過的慘劇。這個世界絕望的不是核大戰,不是化學襲擊,基因武器。最絕望的是人心。 地下隧道中,沒有陽光。這裏的記時間靠着電子鐘,當然也可以靠着地下水在月球潮汐的壓力漲幅來記錄。

在早上準時鈴聲準時響起後,一位位少年在年齡較大的學長帶領下,做着第八套廣播體操。翡翠,現在的名字叫做,啓勉,作爲這個地下的學校校長正在主持着地下八十三城市,四十萬少年在地下的生活。

地下的生活是極爲安靜的。一個從願意爲人的,帶着一羣尚未長大的人類,這將是一個開始,一個純淨的,沒有被野心,慾望左右的開始。當然慾望最終還會滋生。但是現在這個開始不受到地表的威脅。

在幾十天內,在地表混亂的情況下,一座座城市逐漸空無一人,而任迪也就能開始做一些事情。比如說運糧食,當軍隊撤離的時候,大部分物資沒有帶走,而冒險者還沒有探測到。而任迪幾乎踩點了十七年。所以在這個時間差內,迅速挖掘一條隧道然後將大量的糧食送入地下封存,先運走,然後再用射線消毒。

任迪的動作非常快,混亂的城市中,冒險者那裏的糧價格迅速漲到和黃金質量等價,和任迪是有關係的。

在地下的隧道中,幾條鋼軌鋪設在這裏,而在鋼軌兩邊的岸上。任迪的身邊,一個菱形的鏡片正在懸浮着,鏡片射出了一道光,在水泥牆面上正在播放着一部動畫。有關這不動畫的記憶,鐵塔共和國任迪是模糊的,所以動畫影音資料是從鏡面的自己調集過來的。

這時候,啓勉走了過來。看到任迪正在看着畫面,也停了下來。動畫很簡短,一個小女孩也一羣擬人化的貓家禽,以及積木的故事。當然還有串場出現媽媽。(前進達瓦里希)

шшш Tтka n ¢○

動畫很快播放完了。啓勉露出疑惑的表情說道:“這到底是在講什麼?”

任迪擺了擺手說道:“這不是你的記憶,也不是你的歷史,你無法理解。我只是突然勾起了回憶。”

啓勉說道:“你,好像很感動的樣子,我從來沒見過。”

任迪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杜絕了主體的思維,但是量子生命波動造成我現在的情緒的感覺很豐富。我並不是機器人,只不過在這裏我沒看過我想看到的,反倒是看到很多我不想看的。所以你有那樣的錯覺。”

啓勉微微歪了歪腦袋似乎很有興致地問道:“那你?”那個表情和一般八卦的女孩沒什麼兩樣,在基因上變成人類後,已經很難從她身上看到曾爲妖精的孤寂了。

任迪笑了笑說道:“裝甲車,飛機,大炮,鋼鐵在地面衝鋒,汽油發動機,帶動着鋁合金翅膀在天空撥弄氣流。這些都是壯觀的場面。然而……”

任迪語氣帶着重緩緩地說道:“這種恢弘生產力製造戰場機器發動的場面,應當有崇高的理念支撐。人類因爲志同道合,爲了堅持的理念戰鬥。不虛僞不做作,至死不休的認爲自己的意義再被自己扞衛。一個兩個三個。成千上萬。那種美麗百看不厭。恢弘的工業戰爭,在壯麗的理念支撐下。那種壯麗節奏會與工業化時代契合。那是工業化前進之美,我想在鐵塔看到的。

在冷兵器時代,軍隊思想民族化,紀律化。對領主軍隊對平民無差別殺戮屠城的堅決拒止。這是我想在大昂看到的。

至於原始時代,我想看到原本安於自然的懶散部落,形成一個國家,修建出舉世矚目的奇觀。

壯麗是相對的,人類社會現象,只有崇高在支撐,在我的視角中,才能稱得上可以入眼。而現在,我在害怕。”

啓勉問道:“您的敵人很強大是嗎?”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我的敵人很多,然而需要逐漸看清。”

啓勉說道:“我幫不了你。”任迪笑了笑,掌心七十三個指甲片大小的星門在手周圍浮動。一個個星門的光在任迪的掌心匯聚。最後一塊積木浮現出來。

任迪走到了啓勉面前,拿起了她的手,將積木放到她的手中,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啓勉,任迪說道:“你我即將面對的目標不同。所下達決心作戰的戰場不同。但是此時選擇是相同的。這裏,爲鐵塔文明藏好這一塊積木。”

啓勉的手緊緊握住這塊三角形積木,和剛剛動畫裏面播放一模一樣的舊積木。但是卻是由純能量製作的。啓勉有些沒落的低了低頭說道:“你要離開了。”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差不多快了吧,我還要到地表去一趟,那些冒險者們太作了,所有的糧食都被我撈的差不多了。應當平衡一下。做完這些,我想我就該離開了。因爲我在這裏沒有目標了,繼續向上看看。你要明白,你所保存的鐵塔文明種子,在未來不是沒有對手的。”

啓勉擡起頭露出了笑容說道:“我明白,身處於黑暗中,才明白陽光的可貴。”她握了握。

拳頭,說道:“會有失敗,但是我會盡一切可能,杜絕未來徹底失敗的可能。”

鏡頭切換。

在經過四十七年的太空遨遊,鏡面任迪終於到達了目標,而這個時候在太空的龐大鏡面在進行復雜的變化,首先鏡面主體在變大,由於目標恆星的太陽風。龐大的鏡面主體面積將擴大爲太空航行過程中上百倍,在短時間內面積將達到太陽表面積的大小。

而在這個過程中主體鏡面的速度將降低到最高速度的三十分之一,速度最低將降至五百八十公里每秒。而這是主體鏡面,在主體鏡面從最高速度不斷減速的過程中,會分離,就像一張紙分成了兩張一樣。第一次分離後主體鏡面減速,而分離的鏡面依然保持高速度,第二次分離主體鏡面再次降低速度。而第一次分離的鏡面也開始二次分離。

在經過二十次分離的時候,從側面看,原本鏡面一個點卻變成了無數的離散。主體鏡面的質量最大,速度最慢,而最新分離的那個前段速度最快質量最小。

目標恆星是一顆紅矮星,引力範圍是一千個太陽單位。一個太陽單位五百光秒。從太空軌跡看,主體鏡面將紅矮星的引力場範圍內成弧形劃過劃過的爲九十萬分鐘,一點五萬小時。六百二十五個地球日。

鏡面的主體將劃過紅矮星的引力範圍,而作爲離散線條的另一端將一波波涌入紅矮旁邊上一個質量爲地球一點三倍的星球。這個星球質量剛好,但是距離紅矮星太遠了,自轉不夠。還有內部核心不夠活躍沒有磁場。

而太空中一條線,一條有鏡面任迪567次分裂後,一個個鏡面排列的線條,將抵達這個星球。這是鏡面任迪的一隻手,從恆星引力場邊緣,直接伸入引力場內,握住行星,對恆星施加作用的一個手。

在這個星球上則可以看到這樣一幕,遙遠的星空上,一個和自己一樣的星球泛着藍光衝過來。從遠方的一個點,到近距離驟然變得和月亮一樣大,然後變得遮天蔽日,猶如大地壓下來一樣。僅有一兩秒的過程。

這是鏡面的倒影,鏡面非常多。從太空角度上一個個鏡面在靠近星球的過程中面積驟然縮小,縮小到和星球直徑一樣大小。然後鏡面完全沒入星球內。

當鏡面不斷的沒入星球的時候,星球狀態開始緩緩變化了。

首先軌道變了,從紅矮星的外側緩緩的朝着紅矮星內側移動,爭取到達合適的距離範圍內。

第二是自轉開始緩緩加速。

第三則是星球上元素比例開始變化,海洋開始生成。

第四是內部液態熔融物質開始緩緩的流動,磁場開始形成。

而在紅矮星的引力範圍的另一處,無數小行星猶如受到虛空中旋渦牽引一樣,開始聚集,劇烈的撞擊在內部不斷形成,內部大量的煙霧爆發,白色紅色不斷閃爍的撞擊光芒,猶如鞭炮一樣在煙幕中的朦朧中跳躍着光,一些石塊在撞擊中濺射出來,極高的速度從撞擊中心中彈出,然而僅僅劃出一條弧線,就再次返回撞擊集羣。

拉開更加遙遠的視角,太空中一顆顆隕石猶如溪流往大海匯聚一樣匯聚到這個撞擊點。這是一場造星工程。這顆紅矮星的質量較弱,想要生成一個直徑三千公里的球形大星體,必須得下一點功夫。這顆新星的質量是參照月球。月球並不小,至少地球太陽系小行星帶中最大的穀神星直徑還沒到一千公里。

無數小行星將形成一顆衛星,隨後這個帶着撞擊餘熱的赤紅衛星將精準進入行星周邊引力軌道。

追星拿月,當控星文明的最強生命體,在黑洞中驗證過理論後,將理論實際運用就是這個場面。人的強大人格將長存,而改變星球的偉力量,將在宇宙中信手而來。

任迪將在六百六十天的時間內,完成創世紀的過程。完成對原初星球的偷樑換柱。屆時鏡面任迪跨星際攜帶的星門將放在這個新生成的星球上。而原初星球。將會被任迪牢牢的藏起來。

wωw★ тTkan★ C〇 在海洋中,一隻純白色魚形的生命機械綜合體,在海水中游動着,這些看起來外表光滑潔白,骨骼整體均勻的整個軀體的肌肉提供支撐點。這些是生化獸調製的非常完美的是完成品。

它們的外貌和,陸地上那些滿身是膿包,骨架不均衡,外貌長得極度放肆的東西,都是同一種生化病毒調製的結果。之所以差異這麼大,是調製後的結果。原始人的陶器和後來美輪美奐的青花瓷也有着重大的差異,賣相不好是因爲工藝問題。

這些生化兵器在海底空間站中培育,初始的時候骨骼生長被不斷的矯正,膿包在還是機體上一小塊的時候,就被切割了。讓肌肉按照數據計算中最適合發力的設計生長,適當在骨骼和骨骼之間增添鈦合金結構爲軀體骨架增添強度,等到成熟體定性後。裝上陶瓷外殼。

誰說生化兵器是廉價的?醜陋的,精益求精的工藝下,這些生物兵種整和海中的機械兵一樣。體內的骨骼肌肉支撐結構,肌肉提供動力,氨基酸,油脂,糖,這種高能有機物提供能量,在這樣的基礎上,加載了水下攝像機系統。數個空泡魚雷發射器,以及各種各樣的高科技設備。

裝甲的生化獸,竄出巨大的海底實驗室,在海水中組成了多個搜索隊。偶爾探出水面吸收了氧氣。在海面的浪花中可以看見其乍現的身影。然而隨後又快速進入海水中,隨後只能看見海面大量的氣泡從其鑽入海水的軌跡位置上浮。

未來公司在這些年中鐵塔星的海洋裏至少保持了十二萬只,體型大小不等的海中生化獸,最小的如普通海豚,最大的如虎鯨。雖然外觀上和那些怪物完全不同,但是生化兵器就是生化兵器,生物的細胞是代謝的。而隨着生物兵器的代謝,病毒就這麼順着海水中浮游生物傳給了所有海洋生物圈生存的高等生物。造成了嚴重的生化污染。

幾乎大大小小的所有海生物都被病毒感染了。海洋的情況和陸地的情況不同,陸地上你就是長得殘一點,只要能挪動,能夠蹲在哪地方打埋伏,利用複雜地帶的遮蔽物躲藏還是能作爲獵食者的。實在不行,只要有動物死了,你趕過去,用體型優勢嚇跑別的競爭者,這一口肉就是你的。所以陸地的生命長得非常放肆。要麼巨大化,要麼敏捷化,要麼劇毒化,只要有一技傍身,醜一點沒關係。

但是在海洋中,長得醜,意味着破壞流線身體的平衡,意味着遊的慢,意味着失敗。體型大那些長得正常過的獵食生物照殺不誤。海水中死屍體,要麼浮動在海面上,要麼沉入海底,不會留在原地,遊的慢意味着,撿屍體都沒資格。

而且海洋地區只有少量淺海地區的泥沙能夠爲生物提供隱藏。大量的海水都是無阻礙的,大家都是靠着嗅覺生活,身上有膿包,意味着被追蹤的可能性更高一點。所以海洋中的變異較陸地上良性。不是因爲海洋中生物受到天眷顧,而是海洋環境對失敗品的容錯力太低了。

而海洋中的進化在漫長的時間內基本上已經在繁殖和生存上趨於一種生物鏈平衡的完美,這種完美就是在藻類浮游生物等生產者爲整個海洋生物鏈供養量固定的情況下,凌駕於弱肉強食上的法則。

普通的小魚小蝦通過繁殖的驚人數量和躲避能力,維持物種生存,而更高一級別的獵殺者生物,也不是越能獵殺就能存活下來。而是順應自然規律保持自己消耗不能超過自然生產者供能的允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