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你帶我去一趟德林山莊。”

“主公,您還去德林山莊做什麼?”

“我得去看看,那地方究竟被阿祁毀成了什麼樣子。”

“主公請隨我來。”

肖遙運用乘風御氣技能,跟隨歐陽羋屠往德林山莊方向飛去。

也就數分鐘過後,肖遙來到了德林山莊,大老遠,他便瞧見一片面積很大的莊園,表面上看,莊園內的別墅是按照歐洲小鎮的模式興建,但若是飛到半空中往下看,會發現這片莊園頗爲特別,完全是按照九宮八卦的格局打造而成。

莊園內好些棟別墅遭到嚴重損毀,只能用一片狼藉來形容。而且這會兒,停了好些臺警車,警燈閃爍。

肖遙在距離莊園還有數十米遠處從半空中落到了地面,深吸了一口氣,嘴裏嘀咕道:

“特喵的,阿祁這次闖出大禍了。”

歐陽羋屠衝他問道:“主公,現在該如何是好。”

“我TM哪知道該怎麼辦,涼拌!”

肖遙沒好氣地丟下一句,便大步朝着德林山莊走去,歐陽羋屠連忙跟上,見肖遙沒有隱身,不免有些驚訝,

“主人,您莫非打算就這麼走進莊園?”

“不然呢,難道我還偷偷摸摸地不成,那不是做賊心虛嘛。”

肖遙正說着,一道耀眼的手電光照了過來,

緊接着,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什麼人!?”

咦?這聲音聽着好耳熟啊。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是丁薇!

他立刻大聲說道:“小薇,是我。”

丁薇見是肖遙,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她扭頭看看四周,確定沒其他人注意到自己,快步朝肖遙奔了過來。

她衝到肖遙身旁,二話沒說,拉起肖遙的胳膊便往路旁的綠化帶裏拽。

“哎!小薇你幹嘛呢?怎麼剛見到我就拉着我鑽草叢啊。這要是讓你師孃們看到多不好。”

肖遙說着,甩開了丁薇的手。 丁薇扭頭看了看,神情緊張地說:“師父,你還有心思開玩笑呢!要是被我同事看到,可不得了。”

肖遙淡淡一笑,說:“看到又怎麼樣,我的事,已經解決啦。”

“解決了?什麼意思?”

“你忘了,白天我不是說,要去趟G市,讓陳老活過來麼。”

丁薇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頓時瞪大了眼睛,她驚道:“不會吧!師父你……你真讓陳老活過來了?”

“當然了,陳老不但活過來了,而且我也已經洗脫嫌疑,現在我可是自由之身了。”

“你說真的?”

“這種事我還能瞎說嘛。”

丁薇很是興奮,一把撲到了肖遙身上,將他緊緊抱住。

兩人胸口緊貼在一塊,肖遙感受到她隆起而富有彈性的胸部,難以避免地有了反應。

他嚥了一口口水,說:“咦?好像變大了耶。”

“什麼變大了?”丁薇一臉茫然。

肖遙指了指她的胸部,她頓覺臉色一熱,趕緊用雙手捂住胸口。

“喂!師父你怎麼這樣啊。”

“咳咳!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那個……,好像是你主動撲到我身上來的吧。”

丁薇嘴脣微微一翹,“我怎麼找了你這麼個流氓師父。”

“嘿嘿,開個玩笑啦。我又不把你怎麼樣。對了,裏面是什麼情況?”肖遙岔開了話題,

一聽肖遙問及德林山莊內的情況,丁薇頓時來了精神,師父你可不知道,德林山莊今天可是真發生大事了,來了一隻金剛。據說有好幾層樓高的大猩猩,現在整個山莊裏,完全是滿目瘡痍。”

她所說的大猩猩,自然便是指阿祁化身的巨猿。

肖遙定了定神,衝她問道:“那有沒有造成無辜的人死亡?”

“有啊!其中三棟別墅損毀十分嚴重,那三棟別墅裏的人十幾個人都死了。”

“那都是些什麼人?”肖遙立刻追問。

“關於這些人的身份還在調查,可以肯定一點,他們都不是本地人。而且,我剛纔看了監控視頻,那些人都會武術,都很厲害。但在那隻金剛面前,全都不堪一擊。”

聽了丁薇所說,肖遙心裏稍稍鬆了口氣,由此看來,阿祁並沒有傷及無辜,它幹掉的,都是古武殺手。

肖遙衝丁薇確認道:“你確定沒有無辜之人傷亡?”

“我剛纔不說了嘛,死了十多個人呢!”

“那些傢伙,死有餘辜,算不得無辜之人。”

“師父你怎麼能……”

丁薇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師父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肖遙不打算瞞着丁薇,轉頭看着她,深吸一口氣,說:“他們都是古武殺手,就是他們殺害了陳老,然後又嫁禍給我。”

聽了肖遙所說,丁薇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就……就是他們嫁禍你?”

肖遙點了點頭。

“那那隻金剛,又……又是怎麼回事?”丁薇追問道。

神界紅包群 “你真想知道?”

“當然!我是警察。”

“呃……,你要是以警察的身份問我的話,那我還是別說爲好。”

“嘻嘻,我不還是你的徒弟嘛,師父,快告訴我嘛。”

丁薇說着,用雙手抱住了肖遙的胳膊。

“喂!你怎麼又貼上來了,男女授受不親懂不。”

“你是我師父嘛,再說了,這也沒啥。 松小姐今天喝酒了嗎 師父,你快說嘛,那隻大猩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它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那可不是一隻大猩猩,大猩猩跟它比,弱爆了。”

“可我看視頻監控,就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猩猩啊。”

“它只是模樣有點像猩猩而已,實際上它是一隻上古時期的神猿,被稱作水猿大聖。”

“水猿大聖?這名聽着怎麼這麼耳熟呢?”

肖遙淡淡一笑:“因爲你以前見過它。”

“我見過它?我什麼時候見……”

丁薇話說到一半,忽然想了起來,頓時瞪大了眼睛,

“等等!水猿大聖,不就是阿祁麼!?”

肖遙笑着點了點頭,

“就是它。”

“師父!你……你不是在逗我玩吧?你是說,那……那隻大猩猩,是阿祁變的!?”

“嚴格上來說,那纔是它的本來面目。你還記得它脖子上戴的圈子麼?”

丁薇思索了片刻,點頭道:“記得,我記得它說過,那圈子封印了它的法力,還讓你幫它把圈子摘下來呢。”

“你記性不錯嘛。”

“那當然,我可是過目不忘,只要看過嫌疑人的臉,就能牢牢記在心裏。”

“那你可知道,阿祁脖子上的圈子,已經被我摘下來了。”

“摘下來了!?”

丁薇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已經解除了它的法力封印?”

“沒錯,所以,它現在能夠恢復本來面目,也就是你在視頻監控裏所見到的大猩猩。”

“這麼說,那隻兇猛的大猩猩,真是阿祁!?”

“我騙你做什麼。”

兩人正說着,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小薇,你在跟誰說話呢?”

肖遙循聲望去,是龍陽。

他微微一笑,衝龍陽打招呼道:“龍隊長,是我。”

見是肖遙,龍陽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丁薇趕忙朝他走過去,並向他解釋道:“龍隊,我師父已經洗脫罪名了,陳老,被我師父救活了。”

“你……你說真的?”

肖遙笑着說:“龍隊長您若是不信,可以打電話問問。是省廳的陳副廳長親自下令把我釋放的。”

龍陽立刻說道:“我信!肖大師您的話我怎麼會不信呢。肖大師您來得正好,現在這裏發生一樁離奇事件,您正好可以幫我們看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實不相瞞,我正是爲此事而來。”

“哦?肖大師知道這兒發生了什麼?”

肖遙點了點頭,說:“龍隊長不必擔心。死的其實並非普通人,而都是魔道中人,正是這幫傢伙嫁禍於我。他們都是死有餘辜。”

“肖大師您怎麼知道他們是魔道中人?”

“他們的血液以及身體器官都異於常人,龍隊長若是不信,只要請法醫對屍體進行解剖,便能查出端倪。” 聽肖遙說到這,龍陽立刻對丁薇說道:“小薇,你馬上去通知法醫,儘快對屍體進行解剖,另外,檢驗死者的血液。”

“是!”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丁薇轉頭衝肖遙使了個眼神,快步往山莊內走去。

待她走遠,肖遙又道:“這幫傢伙修煉的是古武術,剛纔我被關在監獄裏的時候,他們有三名同夥冒充國安工作人員來審訊我,欲置我於死地,不過都被我給解決了。省廳來的刑局長,已經命人把活下來的兩個傢伙抓了起來,現在應該正在突擊審訊。”

“此話當真?”

“這事我能在龍隊長您面前亂說嘛,您打個電話便能求證。”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

“我認爲,這德林山莊應該是他們的一處巢穴,而據我所知,德林山莊是王德海的私人物業,一般不讓外人進入,這幫傢伙爲何會在這裏,我認爲應該循着這條線索好好查查。”

龍陽點了點頭,

“肖大師言之有理。不過,關於那隻體型巨大的金剛,肖大師您可有什麼建議,這件事現在已經傳開了,引起了民衆恐慌。”

肖遙聳聳肩膀,笑着說:“應對公關危機,這方面你們警方應該有經驗吧。”

“可這不僅僅是一場公關危機,關鍵是,誰也不知道那隻金剛是從哪裏冒出來的,現在又藏在哪兒,萬一它再出來傷人,又該如何是好。”

“龍隊長放心吧,那隻金剛不會再出來傷人了。”

“您確定?”

肖遙點了點頭,

“我可以擔保,類似事件不會再發生。”

“有肖大師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多問。”龍陽心裏已經明白,這件事與肖遙不無關係,但他知道,這樁案子已經不是他們警方能夠插得上手的了。

肖遙來德林山莊,主要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有沒有傷及無辜,現在基本可以確定死傷的都是古武殺手,他也就可以放心。

他向龍陽告辭,轉身便欲離開,也就在這時,丁薇過來了,見肖遙轉身欲走,急忙問道:“師父你去哪兒呢?”

“這麼晚了,當然是回家睡覺啊。”

丁薇立刻轉頭對龍陽說:“龍隊,讓我送師父回去吧?”

龍陽點了點頭,

“行!你就送肖大師回去吧,待會就不用來案發現場了,直接回家休息。”

“是!”

……

丁薇開了一輛警車送肖遙回家,肖遙沒有拒絕,他知道丁薇的目的,無非是想再跟他多聊幾句。

果然不出肖遙所料,剛一上車,丁薇便迫不及待地衝他問道:“師父,那隻大猩猩真的是阿祁麼?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我逗你玩幹嘛,要不是阿祁乾的,我幹嘛深更半夜大老遠跑到這鬼地方來。”

“對哦,你跑這兒來幹嘛呢?”

“我得知道阿祁究竟捅了多大的簍子,有沒有傷及無辜。還好,它只是把那些個古武殺手解決掉了而已。”

“就算是這樣,但這也太可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