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直就是黑商!可林逍卻是察覺到,這些人並非是托。

「是陳家大小姐陳雁,怪不得能出這個價格。」

「既然陳小姐想要,那陸某就退一步便是。」

眾人看去女子,都露出了詫異之色,一個個眼神之中都有著崇敬之色。

就連先前那兩個要茶杯的,也都退讓了一步。

「這茶杯竟然真的值三千靈石?」林逍傻眼,到現在還是有些無法相信。

那只是一個茶杯,不過就是擁有了一些靈氣而已,在大羅王朝甚至連凡人都隨意可用。

但在這裡,竟然值三千靈石?

然而,就在陳雁準備拿出三千靈石,買下這個茶杯時,忽然那中年男子卻是擺了擺手,道:「此物不得用靈石交易。」

林逍看著陳雁都掏出的三千靈石,再聽到這中年男子的話,心中頓時:「……」

眾人一驚,有人道:「莫非是要黑土?」

陳雁眼牟一眯,收起了靈石,道:「難不成要黑土才能交易?」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道:「需要半斤的黑土才可交易。」

此話一出,頓時有不少人倒吸了口冷氣。

陳雁微微皺起眉頭,黑土的話,她這裡並非沒有,可卻不會輕易拿出。

其中有幾人立即為陳雁說話。

「我說你這傢伙,不要不識相,你面前這位可是陳家大小姐,三千靈石買你的茶杯還不知足?」

「就是,我看一千靈石都算多了。」

中年男子一笑,道:「是李家李公子托在下賣的,你們……有什麼意見?」

此話一出,頓時間在場一片寂靜。 「哪個李家?」人群中,有人突厥的問了一句。

那中年男子笑道:「在這烏棲域,是誰罩的李家便是我口中的那個李家。」

眾人面色也是變化起來。

陳雁輕嘆了一聲,看了看那茶杯眼中有些惋惜,要她用半斤的黑土購買一盞茶杯?

自己哪怕會這麼做,可相比之下,還是黑土比較好。

看著周圍不少人竟然都不吭聲,林逍下意識的看了看腳底下的地面,這地面是黑色的泥土。

難不成他們說的黑土,就是這個?

林逍有些反應不過來,絕對不會那麼簡單,如果用這些黑土交易,簡直是一抓一大把,也不用這樣售價了。

到底是哪種黑土?

正當林逍想著的時候,忽然一個男子身穿怪異的服飾走了出來,拿出一個布袋扔了過去,道:「裡面是半斤的黑土。」

林逍也是定睛看去,不少人看去這男子時,一個個眼中都露出了喜色。

「是王大師,怪不得出手如此闊綽。」

「王大師是個煉靈師,但也不是頂尖的煉靈師,這半斤的黑土買來,想必很虧吧?」

「聽聞王大師的女兒最近生日,想來是以這個作為禮物了。」

林逍聽的愣了下來,什麼煉靈師,難道和封靈師有什麼牽連?

很快,林逍也是定睛看去,發現王大師所給的半斤黑土,真的就是地面上的黑土,並且一模一樣。

可中年男子卻是露出笑意,道:「不錯,的確是半斤。」說著,便是把杯子交給了王大師。

王大師看了看,說了句:「要是是個玉鐲多好,不過姑娘應該也會喜歡。」

兩人的交易非常迅速,周圍的人也沒覺得有什麼不正常。

「王大師還真是愛自己的女兒。」

「哈哈,王大師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自然是要幫其當做掌上明珠一般看待。」

可林逍卻是傻眼了,他覺得這一幕非常的詭異。

真的用著黑土,交易成功?

半斤黑土,超過了三千靈石的價格?

林逍有些懵,完全反應不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驀地,林逍看去這中年男子,目光一閃單手捏訣,其中有著指甲大小的黑土無直接飛入了林逍的手心。

沒有人察覺到這詭異的一幕。

林逍也是連忙離去,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張開手心。

接著林逍又隨手在地上捏起了一些黑土,兩者一看非常相同,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差異。

可林逍忽然一愣,他定睛看去之前交易的黑土,這一看便是愣神,林逍察覺到這黑土竟是安詳無比。

並沒有自己所察覺到周圍的那些黑土一般,回去吞噬靈氣。

就是這種寂靜,如同把什麼煉化了一般,使得這黑土回歸原本的樣子。

但這僅僅還不夠,若是如此的話,這黑土也就是普通的泥土。

林逍思索了一下,隨即運轉修為去吸收這黑土,但發現並沒有用處。

「不是這個樣子?」林逍微微蹙眉,其後又催動萬靈氣,還是發現沒有什麼作用。

弄了半天,林逍發現這就是普通的黑土。

可剛剛親眼目睹的交易,終究不是假的。

忽然,林逍目光一閃,調整了氣息,沒有去運轉修為,也沒有去催動萬靈氣。

而是用最直接的氣息,直接去溝通了這黑土。

下一刻,林逍猛然張開眼牟,一股詭異而又強大的氣息,竟是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僅僅只是一瞬,彷彿被什麼壓制一般,或者說還難以成型,使得林逍中途直接斷下。

再看去黑土,林逍發現這些黑土已經消散的一乾二淨,竟然沒有剩下絲毫。

「這黑土竟然是這樣使用?」林逍還是有些不明白,但也知曉黑土對於死靈域的武者而言,是最為昂貴之物!

「似萬靈氣,但並非真正的萬靈氣。」林逍暗道。

一般的靈氣,也是分出屬性的,而在萬靈王朝這種現象更加的明顯,只不過在死靈域卻只有一種特徵。

林逍還不知道這種東西凝聚出來,喚作什麼。

可接下來,林逍卻是欣喜的發現,他……可以煉化黑土!

之前本靈珠林逍試過,也沒有什麼用,而封靈印一樣如此,可林逍發現自己那神秘的戰靈,若是配上本靈珠,竟是可以煉化黑土。

並且時間上,林逍不知是多還是少,僅僅一個時辰林逍就煉化出了一斤的黑土。

「這……這個值六千靈石。」林逍看著手中被煉化的黑土,心神震動起來。

為了驗證,林逍再次運轉氣息,頓時間這些黑土一樣被自己全部的吸收進了體內。

「沒想到真的可以,而且……我所煉化的黑土,似乎比那些煉靈師煉化的還要強。」林逍呼吸急促,雖說不知強在哪裡,但林逍卻是知曉自己真的能煉化黑土。

此刻再看去這周圍一片世界,大地上是黑土,甚至連有些竹子也都有是黑色,還有山峰,石頭……

在林逍看來,這死靈域從剛開始對於自己什麼都不是的地方,忽然間變成了一塊寶地!

「在這裡,我不會缺少錢財,修為更是可以修鍊,恐怕五大域之中,這死靈域是最適合我生存之地。」林逍心中暗道,哈哈大笑起來,周圍那些行人紛紛帶著古怪的神色看了幾眼。

「這小子在笑什麼嗎?」

「別管那麼多,恐怕又是一個想成為煉靈師,但是被死靈侵蝕的人。」

「哎,這年頭成為煉靈師,比以前還要難的多。」

不少人都看了幾眼林逍,有著惋惜之色,隨即輕嘆中緩緩走去。

林逍一愣,對於剛剛那幾句話他完全聽到了。

「死靈侵蝕?」林逍微眯眼牟,覺得這死靈或許和黑土有著什麼關聯。

而整個死靈域,到底又為何變成這個樣子?

林逍倒是有些好奇起來,升靈塔的碎片會不會就在此域?

在此之前,林逍顯然是要在死靈域生存一段時間的。

林逍又抓起一把黑土,笑道:「在此地煉化過的黑土,簡直就是寶貝一般,而我雖不知煉靈師怎麼形成,可卻能煉化黑土,對於我來說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一瞬間,林逍再看去這些黑土,覺得自己非常的有錢起來,這種感覺林逍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些久違了。 用了一日時間,林逍煉化黑土。

猶豫是剛開是煉化沒多久,有時候也要調整一下氣息,但一日的時間下來,還是煉化了十八斤的黑土。

這種數目,在林逍看來就是一大堆的財富。

「沒想到這死靈域竟然有這等好東西。」林逍感嘆,查閱了一下在這城池之中是否有黑土換靈石的交易之處。

但發現,明面上黑土是不可以用來交易靈石的,可也不乏暗中的操作。

列如……黑市!

黑市便是做這個的一把手,黑土在明面上是無法和靈石交易,但黑市卻是可以運營這樣的操作。

雖然很不喜歡黑市,但林逍卻並沒有介懷到這種程度。

現在自己身上有十八斤的黑土,如果按照昨日半斤三千靈石,一斤六千靈石……

換算下來,也是足足有十萬零四千的靈石,一天賺了這麼多靈石,如果是別人定然會樂瘋了。

但林逍雖然心中也興奮,卻沒有太過於失態,甚至想起了從前自己每日得到的東西,這些黑土的價值還真是不值得一提。

黑市,在萬靈王朝一樣存在。

這是一個擴散非常廣的勢力,哪怕是在死靈域這種地方,一樣有著黑市的出現。

為了隱秘,林逍喬裝打扮了一番,此刻走出外面打聽了一下黑市的位置,竟是用去了半斤的黑土。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畢竟黑市這種地方,雖然人人都知道,可要真的要去找,還是非常難。

一個年輕女子帶頭,她倒是只收了林逍一兩的黑土,至於前面的花費林逍也知曉自己是被坑的。

不過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一些黑土也算不了什麼,在他看來現在腳下踩著的都是金山。

女子年齡大約十七八歲,名叫莫雅,長相不是很出眾,但也五官精緻,屬於耐看的類型。

「公子,您這是第一次去黑市?」莫雅看去林逍笑著問了一句。

這也不算是什麼秘密,林逍點了點頭,道:「算是吧。」

又簡單交談了幾句,莫雅也是看出了林逍的嚴謹。

莫雅看了看林逍的裝扮,以她的見識知曉這種人都不是泛泛之輩,加上林逍言辭間的談吐,知曉一定不是普通人家。

「是王家的人,還是陳家?又或者是什麼大人物。」莫雅心中有著好奇,不過也並未去多問。

此刻帶著林逍,快速的來到了一座山峰,而這黑市所開之處,為山峰中的一道暗門。

其中非常空曠,處處點著燭燈。

可這裡卻並非就是黑市了。

此刻有著幾個黑衣人站了出來,莫雅拿出一塊令牌,幾個黑衣人看了一下,點了點頭便讓開一旁。

接下來,似乎穿透了這山峰后,有著一片山脈環繞的巨大環地,而這環地之中,有著許多的樓閣,青山綠水,鳥語花香之地,一眼看去誰人也難以把這裡和黑市拉上關係。

但這裡,正是死靈域最大的黑市之地!

「今天似乎非常熱鬧。」林逍看去這環地,淡淡說道。

莫雅笑道:「那是自然,今日可是李家,陳家,王家等家族要招收煉靈師,當然熱鬧。」

「在這裡招收煉靈師?」林逍一愣,道:「煉靈師這種職業,難道死靈域不允許存在?」

莫雅噗嗤笑了一聲,道:「連這個也不知道?看你就是從什麼小靈域來的吧。」

林逍笑著點了點頭。

莫雅道:「煉靈師不是不允許存在,而是存在的價值太高了!」

聞言,林逍眼牟也是微微一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