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看到鹿一凡走了進去,羅俊表情這次露出了一絲懷疑之色。

區區一個學生,怎麼會擁有雲家的至尊vip卡呢?

可那卡卻絕對不是假的。

難不成是他偷的?

羅俊並不知道,鹿一凡的事情,被雲家和唐家列為了最高機密,沒有人敢外泄的。

想到這個可能,羅俊立刻撥通了下任家主,也就是現任雲氏集團的總裁雲空的電話。



「喂,哪位?」

「雲董您好,我是保利的總經理羅俊啊。有件事我想找您確定一下。」

「什麼事不能找我秘書或者手下問,非要打我電話,不知道我很忙嗎?」電話那頭的雲空極其不耐煩道。

「是這樣的,有個學生模樣的人拿著雲家的至尊vip卡來保利會所,我懷疑那卡是他偷的,所以……」

「學生模樣?他長得是不是很帥,很高,額前有一道斜劉海,眼神很犀利?」

「對對對,是他。」

沉默了一陣,只聽電話那頭原本不耐煩的語氣變得極其嚴肅而認真的問道:「羅俊,你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給我說一遍,如果你敢撒謊,後果你知道的。」

羅俊聽到雲空語氣這麼重,也不敢撒謊,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講給了雲空。

雲空聽完,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你妹啊!

那位可是我爺爺的師父,唐老爺子都要叫尊稱一聲大師的牛逼人物!

老子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僅僅是因為他老人家一句話!

我見了他老人家,恨不得都得當祖宗供著,你倒好了,上來就要轟人家走,外甥居然還敢跟他人家搶妹子!

反了!

簡直是反了!

大逆不道啊!!!

雲空恨得牙根痒痒的說道:「你先好吃好喝的把他老人家伺候好了,等我親自過去!記住,千萬不要有一丁點怠慢他,懂了嗎?」

「是是是,明白了。」羅俊聽到這裡,才知道,鹿一凡的那張卡肯定假不了。

……

……

一進會所,看到剛剛那一幕的李輝便問道:「凡哥,那卡是真的啊!你是怎麼拿到那張卡的?」

「哦,我跟雲家的一位少爺是高中同學,我們玩的比較好,他就送給了我一張。」鹿一凡輕描淡寫道。

「卧槽!您居然認識雲家的少爺,大哥不愧是大哥,認識的人也都這麼牛逼!」肥牛由衷的讚歎道。

可惜,他並不知道,那卡是人家求著送給鹿一凡的,而不是鹿一凡要的。

走了一會兒,進入了會所內部,富麗堂皇的裝修,恍若歐洲的皇宮一樣,看的人眼花繚亂。

尤其是站成兩排,迎接客人的ktv公主們,一見鹿一凡他們來了,馬上鞠躬低頭,笑臉大聲道:「各位老闆好!歡迎各位老闆!」

這一低頭,十幾對如雪梨一般的胸像水滴一樣垂了下來,在鹿一凡眼前晃悠的他眼花。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怪不得肥牛說這裡公主價格全市最貴。

這身材,這模樣,貴確實有貴的道理啊!

因為有女同學在場,李輝幾人雖然有賊心,但也不敢表露出來,匆忙的就趕向了包廂內。

……

……

另一邊,雲空急的額頭直冒汗,開著跑車一路狂奔趕往保利會所。

路上,他還打電話給了自己爺爺。

聽到自己師父自家人給羞辱了,還被小輩搶女人,雲水寒氣的都快炸了毛了。

「這群b崽子活膩歪了!居然欺負人欺負到我師父他老人家頭上去了!雲空,你親自去給他老人家賠禮道歉,要是不把他老人家伺候好了,這個下任家主你就別當了!」雲水寒憤怒的說道。

「是,爺爺。」雲空狠狠答應道。

這邊雲空剛打完電話,雲水寒把消息又告訴了唐建軍。

因為雲水寒言辭比較激烈,語氣很重,搞得唐老爺子以為鹿一凡受到了多麼大的羞辱。

唐老爺子也炸毛了!

「反了天了!鄭家不過是區區一個房地產商,居然敢對我的救命恩人鹿大師如此不敬!反了大天了!!」唐老爺子也怒了。

之後,唐老爺子將此事打電話告訴了關月山關老爺子。

中間又不知道出現了什麼岔子,到了關老爺子這兒,直接成了鹿一凡被鄭家的小輩搶了女人,還狠狠的羞辱了一頓。

「氣煞老夫!氣煞老夫也!!!你們就是這麼對待華佗後人,神醫鹿大師的嗎?唐建軍你聽著,老夫可不管你怎麼想的,鄭家老夫一定要搞死!」關月山氣的吹鬍子瞪眼道。

「老哥,你放心,你不說我也要搞死鄭家那群王八蛋!」唐老爺子也話了。

那邊雲水寒已經開始部署起了行動。

可憐的鄭林的老爸鄭雄還不知道,因為三位老爺子以訛傳訛出現了一系列的偏差和誤會,鄭家已經開始走向了滅亡。百度搜索「三江閣」,看最新最全的! 因為鹿一凡至尊vip卡的原因,原本幾人只能消費得起普通包間,現在也換成了最大,最豪華的帝王包間。

方莉不禁感嘆道:「我這輩子還沒來過這麼豪華的包間呢!這一個小時得消費幾萬塊吧?」

「莉莉,跟著咱凡哥混,這點東西算什麼?」李輝牛哄哄道,彷彿這包間是他請的。

「你還有臉說?不是人家凡哥,咱們連門都進不來。」方莉不禁白了李輝一眼。

除了李輝的女朋友方莉和鹿一凡的室友,包廂內還有兩男兩女。

經過介紹,鹿一凡才知道,兩位女生分別叫李亞萍和徐小雨,男的叫劉和鄭浩。

李亞萍和劉是一對,鄭浩和徐小雨是一對。

鄭浩的老爸是他們市的一個建設局局長,靠著自己的關係給自家親戚的工程隊開了點兒後門,賺了不少錢,也算是小土豪一個。

其他三人則比較普通,都是工薪人家的孩子。

好酒好菜都上來了,加上都是朋友,大家氣氛比較和諧。

酒過三巡之後,大家互相之間也沒了什麼隔閡,開始吹比打屁了起來。

「肥牛,我說你小子家裡到底是幹什麼的?來的第一天,就看見你去買新款的iphone了。」鄭浩好奇的問道。

李輝一聽,不禁樂了:「他呀,當初放暑假的時候,他老爸出錢讓他自己學著創業,結果這小子覺得干早點兒攤不錯,因為他們小區還沒有早點兒攤,結果你猜怎麼著?」

「怎麼著了?」眾人好奇道。

「特么這小子因為早晨起不了床,沒幾天早點兒攤就黃了。」

聞言眾人哈哈大笑。

肥牛臉色一紅,馬上爭辯道:「那我後來開賓館不是賺了一大筆錢嘛!」

「你還好意思說?凡哥,你知道肥牛這小子有多損嗎?

為了給自家賓館招攬生意,他特么開了無數個微信號,找了很多美女照片朋友圈裡,然後用這些微信號去附近的人那約和諧炮。

只要有人上鉤了,這小子就讓人來自家賓館開房等自己。

就靠這個,他特么騙了不知道多少錢。

你說說這小子夠不夠損?」周龍笑著調侃道。

「那是他們自己傻!也不想想自己長什麼b樣,那麼漂亮的妞兒會主動找他們?」肥牛急忙辯解道。

這時鄭浩也喝的差不多了,牛逼開始吹了起來。

一會兒說自己跟江東市公安局的副局長關係鐵的很,一會兒說自己跟道上的大哥喝過酒。

反正把自己吹的是天花亂墜的,感覺跟他無所不能似的。

真正牛逼的人,往往最不喜歡吹噓。

就比如鹿一凡,江東四大家族,有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敬他為大師,他就從來不跟人提這事。

聽著鄭浩端著酒杯,一邊喝著一邊吹著,在沙上等了好一會兒。

也沒見方莉她們回來。

鹿一凡不禁有些奇怪,女人上個廁所、補補妝什麼的,時間需要這麼久嗎?

正奇怪著,門猛的被推開了,李亞萍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

一進門,李亞萍就急沖沖的說道:「不好了不好了,方莉她出事了,鄭浩你快去幫幫忙吧!」

雖然剛剛鄭浩吹牛的成分很大,但是在江東確實認識不少人,聞言,鄭浩一拍胸脯道:「出什麼事了?我過去保證沒問題!」

見鄭浩如此鎮定,李亞萍才稍微安心了一些,把事情快說了一遍。

原來是幾個男的喝多了,出門見路過的方莉模樣和身材都很正點,就趁著酒勁,硬是把她拉近了包廂,還對她動手動腳的。

方莉當然不樂意了,掙扎著要走,結果有個男的上去就扇了她一巴掌,還把她上衣給撕爛了。

還說今晚要是不把他們幾個陪高興了,就輪了她。

李亞萍在外面見大事不好,馬上回來報信。

「艹他麻痹的,是誰這麼大膽!我過去看看!」鄭浩憤怒的吼道。

見鄭浩這麼有膽氣,一行人便跟著他來到了那包間。

不過剛到那包間門口,鄭浩往裡面瞄了一眼,立刻就猶豫了。

因為他從門縫裡看到裡面最少有十幾個壯漢,個個都紋著身,身上還帶著各種傷疤,桌子上放著刀,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

但是李輝著急找自己女朋友,哪管他三七二十一,一腳就把門給踹開了。

門嘭的一聲被踹開,包廂里十幾個壯漢一瞬間殺氣十足的瞄向了這邊。

鄭浩暗罵李輝不會辦事,但是此刻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鹿一凡很快就現,方莉被按在一個沙上,上衣已經被撕的稀爛,文胸已經露在了外邊,臉上梨花帶雨的。

鄭浩巡視了一圈,別說,還真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

那一幫混混的頭兒,跟鄭浩有過幾次接觸。

鄭浩立刻堆起討好的笑容,上前兩步道:「原來是海哥啊!誤會都是誤會!」

包廂里的燈光很暗,不過鹿一凡卻看的真切。

這個被鄭浩成為海哥的人,不就是火車站那幫混混的頭兒,被自己在鹿尼瑪時期廢掉修為的趙明海嘛!

趙明海顯然沒認出鹿一凡來,畢竟他年輕了這麼多。

雖然修為被廢掉了,但是畢竟是名氣還在那擺著,趙明海靠著自己那股狠勁,依然是火車站附近的老大。

看了一眼鄭浩,趙明海抽了一口煙,翹著二郎腿,一副冷酷拽拽的樣子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小子啊!怎麼,帶著一群b學生想來我這要人?」

鄭浩聞言,不禁雙腿一哆嗦,臉色的笑容卻更加燦爛道:「不敢,不敢。不過,海哥,她是我同學,您能不能給我個面子,就放她一馬。

這樣,我去找幾個漂亮的公主來陪哥幾個,今天就算我請客了如何?」

「哦,這樣啊?」趙明海笑了笑,「那行吧,這個面子老子就給你了。

不過你得讓她給哥幾個跳段艷舞,再陪哥幾個喝幾杯,今天這事就算了。」

鄭浩聞言忙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莉莉,快給幾位大哥敬酒!」

「敬個幾把!莉莉,你過來,我看今天誰敢在我面前動你!」鹿一凡此時終於按捺不住說話了。 鹿一凡此話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李輝、肥牛和周龍心中暗自嘀咕,大哥知道你厲害,但這可是實打實的道上混的,你好歹也等自己人來再裝逼吧!

而鄭浩、李亞萍等人更是慌的不行,暗罵鹿一凡腦子有病。

你沒看見人家這麼多人嗎?

桌子上還擺著刀子。

這要是把人家給惹怒了,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再把姑娘給糟蹋了可怎麼辦?

至於趙明海,則是微眯起了眼睛,臉色變得極為陰沉難看,看鹿一凡的眼神充滿了殺氣。

「一凡,這裡我處理就行,你快出去!」見趙明海馬上就要火,鄭浩趕緊沖著鹿一凡叫道。

「凡哥,咱還是出去吧,有鄭浩在,莉莉不會有事的。」肥牛見勢不妙,也跟著急忙上前拉了鹿一凡一下。

他們不是沒有血性,而是因為對方人太多了,你就是再有血性,也只能白白送死,最後人還救不出來。

人有時候就只能忍,光有血性有什麼用?

鹿一凡知道肥牛等人是為了自己好,也知道他們是想讓自己好漢不吃眼前虧,但鹿一凡看到方莉的衣服都被撕裂成那樣,還被人按在沙上,雪白的雙峰都露出了大半在外邊,樣子極其可憐。

手一甩,鹿一凡冷哼道:「海哥?就你也配在我面前稱哥?今天我倒想看看,就你們幾個小混混,能狂到哪兒去!」

言罷,鹿一凡大步的朝著方莉走去。

「麻痹的,你特么的找死啊!」一個小混混見鹿一凡朝著他們走來,抄起一把西瓜刀,直向鹿一凡身上砍去,眼看就要刀落血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