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上,就早早的上了保姆車,參加劇組的開機儀式。

女主和男主站在導演的身邊,唐沐晴的站位和輕衣近一些,輕衣牽着唐沐晴的手,「真好,最後的宸貴妃還是你。」 紅色的飛行車一馬當先驟然拔高,故意從過街天橋的上方掠過。

飛行車的尾翼雖然沒有太過貼近橋面,但超速飛行時凜冽的氣流依舊將那台小吃車掀翻在地。

「啊——!」

而晚歸的夫妻兩個人的體重更輕,更是險些被強勁的氣流從過街天橋上直接吹飛出去,幸虧齊齊抓住護欄才幸免於難。

但也嚇得直接癱軟在地,被甩落的油鹽醬醋灑滿了全身,狼狽至極。

銀色飛車則緊隨其後,又來了一次。

飛車中響起的嬉笑聲,配上天橋上的一片狼藉,在肖恩和鮑爾這兩位警員聽來顯得格外刺耳。

被警察追擊的時候還故意做這種險些釀成大禍的危險動作,分明就是沒有把他們兩位當盤菜,更沒有把別人的性命放在心上。

「這些混蛋!」

此時。

他們這種行為的性質已經不僅僅是超速飆車那麼簡單,而是足以判定為一級「危險駕駛罪」,最高甚至可以判處一年刑期。

不需要再猶豫,今天哥兒倆打定主意一定要抓到這些混蛋不可。

甚至,肖恩的腦海中在一瞬間還劃過了先前玩虛擬遊戲時的畫面。

如果真的能創造一個真實的虛擬世界,就把這些不知道敬畏為何物的垃圾人通通放逐進去,沙漠、極地、孤島…專挑各種惡劣的環境輪番伺候。

讓他們切身體會一下,什麼才叫生命的卑微。

至於這幫人可能的不凡身份,早就被兩人拋到了腦後。

咻!咻!咻!

兩車在前,一車在後,三輛解除了【限制器】的飛車,在空蕩蕩的奧爾巴尼市郊區縱橫馳騁。

建築、橋樑、燈柱、雕塑、指示牌、只能在夜場播放的廉價全息廣告等等,全都向著身後飛速退去。

雖然兩輛豪華飛行車的配置,明顯要遠超肖恩駕駛的雜牌警車。

但在高速行駛中,通過阿爾法【交通子系統】確定對方的飛行軌跡后,肖恩的精神漸漸高度集中起來。

「呼-吸——」

之前操縱槍械時,那種與之融合為一的奇妙感覺再次浮上心頭。

身下這台重達兩噸半的飛行車好像變成了肖恩身體的一部分,漸漸呼吸一體!

【矢量噴射器】的光焰越發熾烈,加速、過彎、再加速…

一輛只能在低空飛行的交通工具,幾乎硬生生被肖恩開出了戰鬥機的感覺。

就連腦後那一輪半成品的殘缺【星環】,也不由自主浮現出來,讓他的專註力再次提升。

在這個過程中,警車和前方兩輛豪車的距離開始快速拉近。

不過,麻煩的是,眼看著前面不遠處就要徹底脫離市區。

如果沒有建築物的阻擋,失去技巧的加持,警車就算是拍馬也絕對追不上兩輛豪車。

於是。

就在即將離開市區之前的最後一個轉角處。

肖恩面色不變,一腳將電門踩到底。

在鮑爾的失聲驚叫聲中,警車化作了一道藍色的閃電,竟然做出堪比特技的極限漂移。

在即將撞到高大建築外牆上的瞬間。

哧——!

側翼的【輔助矢量噴口】轟然點火,讓警車險險擦著外牆完美過彎。

在完成了這個高難度動作之後,警車終於趁著兩輛豪車減速過彎的間隙,追到了他們的一千米之內。

間不容息。

肖恩猛然按下了方向盤上的一個激發按鈕,警車車頂一根好像天線一樣的裝置光芒一閃,便將一道無形的波動發射出去。

這是警局巡邏車專門配備的【飛行車反制槍】,能夠在一千米之內讓特定飛行車強制降落,在此時一擊建功。

看著兩輛豪車在干擾電波的影響下,不得不啟動應急程序緩緩落在市區的界限之外。

「哈哈哈,乾的漂亮,肖恩!」

不等肖恩將車停穩,鮑爾已經一躍從車裡跳了出去,拎著手銬直奔那輛最囂張的紅色幻影。

沒想到。

還沒等鮑爾拿出警員的威懾力好好教訓一下這群無法無天的飆車黨。

啪!

一個身材高大卻帶著滿身酒氣的年輕人走下車,揮手就給了他一個耳光,直接就把這位經驗豐富的老警員給打蒙當場。

「你!」

熊熊的怒火還不等從鮑爾的心底燃起,就被年輕人醉醺醺的一句話直接澆滅。

「嗝,瞎了你們眼!我爺爺是詹姆斯·羅德!」

同時,鮑爾和肖恩的視網膜上,也同步蹦出了【執法模塊】調閱的一連串案底以及他的人際關係。

毫無疑問,這個名字屬於是一位經常能在各種媒體頭版看到的大人物。

「合金齒輪重工集團」的理事會會長,和眾多國會議員們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無可爭議的特權階級一員。

合金齒輪重工本身更是警務系統、大型私人安保公司、太空探索公司(環形世界除政府之外的第二大股東)等等的供貨商、「環形世界」最大的建設承包商。

父親約克·羅德是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姐姐阿曼達·羅德是集團南半球事務總裁,叔叔是中城區稅務系統的二把手拜倫·羅德。

每一個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

羅德家族雖然不算聯合體權力金字塔的頂峰,卻也是屬於第一梯隊的豪門。

而這位醉醺醺的飆車黨則是約克·羅德的小兒子休伯特·羅德,雖然是一個不求上進,只知道吃喝嫖賭的二世祖。

卻是權貴家的二世祖。

從【執法模塊】中調出的交通肇事、損壞公共財物、鬥毆、違法人與人連結、干擾司法…等等案底顯示,他從沒有輸過一場官司,就可見其中的能量。

看到這裡的時候,鮑爾的心就已經涼了一半,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你…」

這個擁有中央AI阿爾法,看似已經實現永久和平的世界,實際上遠遠沒有「傀儡師」描繪的那麼完美。

在面對正常公民的時候,法律當然是公正無比的。

但是在面對擁有強大能量的統治階級時,便會以社會影響力廣泛為由,啟動另一套并行的司法系統,將案件移交給人類法官。

聯合體的司法系統依舊被人類完全主導,包括各種形式的自由裁量權,以及秘書長的特赦權都得到了完整的保留。

總之,根本原則就是人工智慧絕對不能凌駕於人類,特別是統治階級的利益之上。

其中自然還有一套複雜而獨特的政治生態。

以羅德家族的能量,就算休伯特因為危險駕駛罪被羈押,也能在當天就被無罪釋放,而他們兩個卻會在之後面對無休無止的麻煩。

看到鮑爾的樣子,這孫子笑的越發得意。

「警察又怎麼樣?你抓我啊!

知道合金齒輪一年給警務系統撥款多少錢嗎?你們就是我們財團養的一條狗!」

伸手推搡著鮑爾的胸口讓他一步步後退,但出於小人物的明哲保身之道,後者雖然臉色難看至極,卻也不敢對這個孫子怎麼樣。

接著兩輛豪華飛車上一群,即使在這個時代也算是打扮前衛的「妖魔鬼怪」,也紛紛走了下來,加入對鮑爾的戲弄行列。

甚至還有人將半瓶酒潑到了這位警員的頭上,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然而。

這個時候,卻見肖恩下車後腳步不停,拎著一根警棍徑直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踏踏踏…

怪不得就算是「覺醒會」在宣傳的時候,還要在「吏治清明」後面加上一個「至少表面上」的後綴。

公平法制一直都是在一定限度之內才有效。

當上升到一定級別:統治階層的內部傾軋、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利益爭端時,最終遵循的都不是所謂的「法制」,而是赤裸裸的叢林法則。

這就是人類,無論是哪個時代都從來沒有改變過。

上輩子,肖恩在警校就讀的時候,為了心中篤信的公理,仗著出類拔萃的拳腳功夫打了該打卻不能打的人,代價就是被警校勸退。

現在就算再來一次,自然更不可能退縮。

不過,在抬手之前,肖恩再次確認了內網中一條只有B級許可權才能查閱的內部訊息,臉上露出一個冰冷的笑容。

砰!

掄起手中的警棍,從身後狠狠敲在這孫子的腿彎上。

「小子,你敢襲警?!給我跪下!」 李峰想替程慕凡反駁,程慕凡伸手制止:「沒錯,這就是我的威風,我身為會長,他們團結一致守護我的安全,這不是我的威風,難道還是你的不成?」

程慕凡臉上全是得意。

「呵….說得好聽,實則,你這個會長根本就沒有能力,全都是靠着手下維護而已,要是沒了他們,你連個屁都不是。」

縱使幾人很生氣,惡語相向,不過程慕凡卻不以為然。

「那你們想怎麼樣?單挑嗎?」

「單挑就單挑,難道還會怕你?」手持流珠的男人不服氣。

程慕凡一個箭步上前,流珠男迅速的後退幾步。

「臭小子,敢陰我。」流珠男名為羅顯,是一個小肚雞腸,斤斤計較的小人。

被程慕凡這麼一驚,羅顯也不訓色,將流珠掛在手上就朝着程慕凡打去,流珠打出的激光使得在場的眾人驚嘆不已。

程慕凡也因躲閃不急被一道激光打中,他後退兩步,眼神凌厲:「道家流珠果然名不虛傳,的確是件不錯的法器。」

「哼!那是自然,知道我們的厲害,你要是現在投降的話,我們可以饒你一命,不然可就別怪我下死手了,到時候你能不能活命都還是一個謎。」羅顯得意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