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你坐上這個位置後根本不缺錢,可以說,半個錦海市都是你的天下,幾百幾千萬手到擒來而已,你想用喜愛畫像蒙逼我倒有可以讓常人相信的依據,不過我倒不相信。”

“我說的難道和前面有什麼矛盾?”

我點點頭點上一支菸繼續不緊不慢的說:“我還沒有見到菲菲的母親,當然,你也可以說我這是憑空的猜想,你現在房間裏面也沒有結婚照,而唯一最有可能的就是蒙娜麗莎根本就不是你最喜歡的,那副畫根本就在你的家裏,而菲菲的母親……”

我不是偵探,我不會推理,但是內心深處告訴我,絕對不會那麼簡單,爲什麼,就是因爲他太有自信了。

這點就是破綻,再說家裏的佈置,防鬼的倒不少,檯面八卦鏡,避鬼,後看雕塑倒有幾個紋印,而且我明顯注意到了,李白易的脖子處有紋身,像梵文。 “說的不錯,畫在當年已經收容在我這裏了,當然,不是什麼正經的手段,我知道你和驚魂院有一些瓜葛,這個事情你肯定能幫我處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提到這些事情他彷彿一下子老了幾歲。

“她是我的摯愛,爲了她,我的一切都可以放棄,包括生命,我不能失去她。”

“到底發生什麼了?”我不解。

“很久了,我去過精神病院,我和我夫人去的,她迷戀上那一幅畫了,結果,她被吸收進去了,我高價買了那畫,結果發現那是真品,蒙娜麗莎,不過,那是一副魔畫,我確定我夫人還活着,她說她很痛苦,每日都在像恩哭訴,但是我進不去。”

“所以你找了我?”對於什麼的驚魂院,我是一丟丟都不瞭解。

“那你怎麼確定我可以進去的?”

“因爲我找人檢測了,你的身體和我們不一樣,你會產生共鳴的!”說着他就拿出了一張巨大的壁畫放在桌子上面。

我睜眼一看,不錯,這是真的,無論材質,着色看起來那都是一流的,只不過經過歲月的侵蝕有了一絲不同凡響。

“呵呵,就是這個了,你看!”他剛要伸出手我就看到畫裏的女人突然有些憤怒,微笑的憤怒,十分的詭異。

那一刻,黑氣環繞上來在我的身邊,他也連忙抓住我的胳膊。

“十年了,我來了,蘭蘭,等我!”

隨後面前一片的混沌,而後睜開眼睛就看到滿地的屍體。

李白易好像還很高興,他看着四周的屍體好像已經看到了寶藏一樣。

“哎,小寒,這就是蒙娜麗莎裏面?”

“研究顯示,麗莎於1542年在佛羅倫薩去世,葬於當地一座名爲“聖奧爾索拉”的女修道院的墓園裏。經過幾百年的歲月,該修道院早已不復存在,後來這片場地上建起了一家菸草廠和一所大學的教學大樓,在上世紀80年代又成爲意大利警察的宿舍區。

意大利藝術史專家朱塞佩·帕蘭蒂日前宣佈,經過長達數十年對歷史檔案和資料的研究,他發現30年前開發商在那片地區修建地下停車場時,將當地的墓園連同地基一起挖走,而麗莎的遺骸混同着石塊被當成建築垃圾傾倒在了佛羅倫薩市郊的一個大型垃圾場,如今那裏已是一座高達30米的垃圾山。”李白易好像又講起了故事一般。

帕蘭蒂著有《蒙娜麗莎揭祕:達·芬奇模特的真實身份》一書,他接受採訪時表示:“可惜的是,麗莎的墓穴已被毀掉,當時人們不知道里面埋的是什麼人,他們也沒有認識到保護古蹟的重要性,他們只想給警察修宿舍。”

以考古學家希爾瓦諾·文塞蒂爲首的意大利考古隊早在2011年就開始了對“蒙娜麗莎”遺骨的搜尋工作。當時,聖厄休拉修道院早已被廢棄,意政府準備將該地區改建成軍事駐地。考古隊員不得不爭分奪秒地搜尋,最終在修道院地下5英尺處發現一座地窖,並在其中找到一名女性的頭骨。

然而,由於資金短缺,進一步的挖掘工作暫被擱淺,。令人驚喜的是,本週他們在這個地窖中找到一具完整的人類骨骼。

報道稱,考古隊員面臨的工作就是認證這具骨架和之前發現的女性頭骨是否匹配。如匹配成功,他們將進一步提取骨骼中的DNA,同格拉迪尼孩子的遺骨進行比對。

英媒體稱,若能確認這具骸骨就是格拉迪尼本人,科學家將還原“蒙娜麗莎”本人的面貌,此舉有望解開困擾人們數百年的“蒙娜麗莎微笑之謎”。

2013年8月,意大利城市佛羅倫薩的科學家打開一座古墓提取DNA,希望籍此解開達芬奇筆下《蒙娜麗莎》畫中人的身份之謎。

這座古墓內埋葬的是絲綢商人喬貢多之妻麗莎·蓋拉爾迪尼的家人。據信,她曾經爲達芬奇作模特。

科學家希望,此次提取的DNA能夠幫助鑑別之前從附近聖厄爾索拉修道院中發現的三位女性遺骨。

幾百年來,“蒙娜麗莎”原型的身份和她的微笑一樣一直是一個解不開的謎。爲了獲取DNA,科學家在教堂石地板上切割一個圓孔,地下是佛羅倫薩絲綢商人弗朗切斯科·喬貢多的家族墓穴。

研究人員將把獲取的DNA與從修道院中發現的遺骨DNA加以對比。麗莎·蓋拉爾迪尼在1542年死於修道院內。

研究人員希望,此次打開的古墓內遺骨中至少包括她的一位血親,比如,她的兒子皮耶羅。

研究人員說,如果DNA匹配,“就等於找到了蒙娜麗莎。”此後,研究人員將可以通過頭骨塑造出麗莎·蓋拉爾迪尼的原貌,並與名畫《蒙娜麗莎》加以比較。

幾百年來,有關畫中女子真實身份的論證從未停止過。

德國海德堡大學專家在圖書館的歷史文件書頁旁註筆記中獲得最新線索,揭開了蒙娜麗莎的身世之謎。

海德堡大學專家宣稱,通過分析圖書館內一本約500年曆史的藏書頁空白處潦草的筆記,他們可以確認,這位有着神祕微笑的女子閨名麗莎·蓋拉爾迪尼,是意大利佛羅倫薩布商弗朗切斯科·德焦孔多的妻子。

這份文件由大學筆跡部負責人阿邁恩·施勒希特博士兩年半前發現。文件原所有者阿戈斯蒂諾·韋斯普奇與達·芬奇熟識,是當時佛羅倫薩政府官員。

他文件空白處所留筆記中,把達·芬奇比做古希臘藝術家阿佩萊斯,說達·芬奇正同時創作3幅作品,其中之一便是麗莎·德焦孔多的畫像。文件標註日期爲1503年10月,與專家判斷作品完成的大致時間1503至1506年間剛好吻合。

“你說這麼多想告訴我什麼?”我有些不耐煩,拍拍身上的塵土。

“我想告訴你,這個女人就是那個女人,她並沒有死,而我的夫人和她一模一樣,這就是爲什麼我夫人喜歡那畫。” “我很想知道你還有什麼隱瞞着我!”我看着遠處全部的屍體一地的鮮血嘿嘿一笑而後踩着屍體走到李白易面前。

“很神奇,這是一個我們從未接觸到的空間,世界上好像從未有這樣的地方,這到底是哪裏。”李白易興奮的口氣不亞於發現新大陸一般。

“這到底還是一個非常無法想像的,現在,你準備好了麼?”他背後拿出一把匕首丟給我。

“準備好什麼?”

“你接觸驚魂院無非就是想擁有,現在,一個機會擺在你的面前,別誤會,我只是想我們都爲自己的目標考慮!”他嘿嘿笑着又從口袋裏面拿出一把匕首來。

“你來過這裏!”

“恩,很聰明,不過可惜你遺失了記憶,三次了,你居然都沒有發現我是一直在陪伴着你,現在,我覺得我該亮出真面目了,而且我想說,你的廢話真多!”他的臉上一層黑色的霧氣消散,而後露出的是一張傾國傾城的臉頰。

我好像有點熟悉,我好像認識她,但是說不出是哪裏。

“我編造這麼大的謊言出來,無非就是想讓你別查下去,這個世界不是你認知的世界,放手吧!”她拿着匕首已經對準我,我也舉起匕首,但總有些不知所措。

“等一下,你是哪個,你爲什麼要欺騙我,爲什麼要把我帶進這個地方,依你的能力殺了我應該是可以的吧,爲什麼費盡心思編造那些?”我不太理解,更多的是無奈。

“好,我讓你死的明白,我叫文娜,我記得你以前最喜歡和我呆在一起,所謂龍澤,鬼王,煉獄惡魔,蘇星,蘇澤,凌晨,他們本就是一些螻蟻,更大的世界在等待,爲什麼一定要去解開未知,如果不是這個,你就不會失去我們,我們被他們抓走後進行慘無人道的實驗,現在我們有了黑氣本源,我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去了哪裏?恩?莫寒,哦,我該叫你噬,真的莫寒恐怕現在已經在煉獄盤中了吧!”文娜一邊在我身邊渡步一邊嘲笑着我。

此時此刻,世界的另一邊一個叫莫寒的少年正在一個未知的空間裏面,四周都是烈火把他牢牢圍住,他的四周是屍體。

他手中拿着一把已經砍的頓了的刀面對着四周的惡魔。

“世界都將重新洗牌,你們忙什麼呢?”一個身穿黑色禮服的少年站在這還煉獄盤的最高處看着下面的少年他臉上除了冷漠,還有一絲的不解。

“哎,我只不過是想知道,這麼做對你們有什麼好處?”莫寒問。

“好處?並沒有,我們既不想做這個世界的主宰也不想牽扯進來,只是你們太過於強大,無形中就促使了我們的存在!”黑色禮服起身手中拿着一根龍頭柺杖,他的臉十分俊俏,好似一個女生一般,那輪廓簡直巧奪天工。

如果可以誇大的說,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我們只不過是在捍衛我們自主的一些正義,如果牽扯到你們,那不好意思!”莫寒轉身把刀砍在一個怪物的頭頂。

“好了,戲我也看夠了,接下來,你會體驗到力量被抽走的感覺,再一次感受恐懼吧,那會讓你上癮,而最好的課本就是你們的鮮血!”少年輕輕揮手時天空忽然毫無徵兆的劈下一道閃電,正好對着煉獄盤,不過是一個瞬間莫寒便躺在地上,他沒有閃躲,因爲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他已經看到了。

“可惜了,我倒希望不是你們,你們曾經做過很多,不過,冥界,靈界,地獄和人間的平衡需要我們掌握,只能暫時把你們歸置了。”少年微笑着跳下來一把抓住莫寒的身體消失在烏雲中。

一天後……

“這是哪裏?”我睜開眼睛,還想着剛剛自己正在食堂吃飯,怎麼下一秒就出現在這裏。

一個死寂般的小島,至少在我眼前是這樣的,到處都是石頭雜草,而我就躺在河邊。

我望了望四周,什麼都沒有,除了石頭,雜草,樹木和山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不會吧,我穿越了?”我有些懵了,剛剛我不是應該正在食堂約着校花李菲菲去吃飯,怎麼一眨眼時間就出現在這裏?

綁架,瞬移?傳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搞不懂,但是眼前的卻是真實的。

“哎,你也是被送上來的?”遠處一個穿着打扮破破爛爛的少年,臉上還有幾道傷痕,他朝着我笑了笑後走過來。

“你是誰?這是哪裏?”我警惕的看着他並不敢讓他靠近。

“別擔心,我也是被送上這裏的,這個島叫做死神島,三天前我無緣無故的來到這裏,呃……認識一下,我叫莫寒!”他伸出手來,我總覺得可以在他臉上找到一種熟悉的感覺。

就好像上個輩子就認識一樣。

“呃……我叫噬,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死神島,漫畫?我們穿越了?”

“不,我熟悉了這麼長時間才發現一個定理,我們是被人無緣無故快速的送了上來,可以說一秒跨越千里萬里,甚至這個地方不會有太陽,你現在看到的光不過是白晝,每次有人來到時候這裏就會變成白晝,會維持一個小時,而這個小時裏面那些怪物無可奈何,甚至只能四處躲藏。”

莫寒越是說我越是不明白,什麼白晝?怪物?

“怪物?這個島上有什麼?熊?還是野獸?”

“不,比他們還要恐怖的多!”他看着四周繼續說:“這一個小時過去以後馬上會迎接無盡的黑暗,到時候那些怪物將再次出來。”

“我現在很混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倒沒有什麼時間去考慮,不過好像在這個島上一定有危險,那麼,活下去吧,看看到底是因爲什麼我們來到這裏。”

我們兩個好不容易是生起了一堆篝火,在這裏雖然溫度一直是暖和的,但是火更讓人有那麼一絲的安全感。

經過了解,我知道,這個人叫莫寒,和其他的人一樣,莫名其妙就來到了這裏,遇到了許多類似牛鬼蛇神的東西,就像生存島那樣。 這個島上一切都是未知,天上沒有太陽,月亮甚至星辰,只有黑暗和白晝,其實前兩天也有人陸續上來,但是都死在了這裏。

大約搞明白了,死神島,我們是被關在這個地方了。

“白晝馬上就要來臨了,準備好,把火滅了!”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擡頭看到天上慢慢蔓延出黑色烏雲來,像即將要下雨一樣。

我連忙把火撲滅,雖然不知道即將會出現什麼。

但是下一刻我就看到遠處幾個紅色的眼睛看了過來。

白晝結束,真真正正的變爲了黑暗,只能看見微亮的火星。

我聽到耳邊有咆哮聲,好像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就有什麼東西對我們虎視眈眈。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最好拿上這個!”他從石頭堆裏面拿出一把生鏽的斧頭遞給我。

“這……你怎麼會有斧頭,而且,這個好像放了很久吧?”我接過斧頭看着,雖然只能還是一片漆黑,但是依稀可以見到斧頭上面的鐵柄上鏽跡斑斑的。

“快跑,現在開始衝刺到一千米左邊的一個帳篷,那是一個我用過的營地,我們在那邊集合!”說着莫寒便消失在我的黑暗中。

我特別害怕,但是這個時候可不能退縮,那些聞到我的氣味的怪物馬上就要追上來。

我握緊斧頭靠着感覺往左邊的山上跑。

“殺……殺……殺!”後面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個什麼東西就砸到了我的腳邊,四周黑暗,加上還是我一個人,很快我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可能因爲驚嚇和害怕我有些拿不穩斧頭,逐漸的有些無力,亂石路讓我的腳已經磨的有些受不了。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我轉過身什麼也沒有看到,好像那些東西一下子都消失了一樣。

“不行,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什麼也看不到,這樣既會迷失方向還會到不了目擊地!”我連忙停下看着四周的情況,現在我面過去的方向是左邊沒有錯,一千米可以看到營地,但是恐怕那個地方也是黑暗吧,雖然他那麼說,但是我還是不能完全相信他。

“你覺得,這到底行麼?”我不知不覺說出這麼一句話,到底還是不知道給誰說的,但是清清楚楚的可以看到在我不遠的地方有一點點微弱的光亮和呼喊。

墨染梨香 入骨暖婚:老婆大人有點萌 “救命啊……救命啊……”隨之一連串的求救聲響了起來。

我連忙朝着那聲音跟去,那是離我不遠的山上。

我拿着斧頭當走過去纔看到一個少年正拿着燃燒棒在抵禦一個狼形的猛獸。

怪物張大嘴巴朝着那少年大吼少年已經快哭了,燃燒棒照亮了這一切,我估計會有更多的怪物衝過來。

少年已經哭了,滿臉都是委屈和害怕。

“哎,救我啊!”他看到我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大喊着。

“你不要慌,我……我來了!”我拿着斧頭衝過去正要對着那狼人砍下的時候那狼人突然轉過身朝着我就是一拳,幸好我拿着斧子去抵擋,我突然承受這麼大的力氣猛地退後,我有些站不穩腳,那少年倒也機靈,拿着燃燒棒對準狼人的頭部。

“啊!”狼人慘叫一聲連連後退,接着打掉了少年手中的燃燒棒。

他惡狠狠的瞪着我們兩個一邊低聲嗚咽着好像就差一會撲上來蓄勢待發。

“哎,兄弟,這是什麼地方?”他問。

“先不說這個了,看來今天我們有可能要死在這裏了……”我捏緊斧頭已經準備隨時砸過去,我已經準備好隨時和他對陣。

這個時候燃燒棒突然熄滅,怪物猛地撲上來,我們什麼都看不清楚,就一個瞬間,我已經閉上了眼睛準備迎接死亡,但是一秒,兩秒。

三秒……

五秒……

並沒有發生什麼,而睜開眼睛只是一具狼人的屍體躺在地上。

除了屍體和鮮血,只有蹲在地上抱着頭的我們兩個,我可以感覺到有人救了我們。

“哎哎哎……你剛剛看到沒有?”

“什麼?”他看着屍體發起了愣。

“大難不死,大難不死!”他倒四處張望了起來,最後把目光定格在我的身上。

極品辣媽萌寶寶 “別看我,不是我做的。”我連忙搖搖頭,但是看地上的斧頭,隱隱約約中好像有人把我斧頭搶過去殺了那東西。

“好了,繼續走着,那個人肯定沒有走遠。”我站起身來走過去把他拉起來拿着斧頭繼續走着,我甚至摸的到,斧頭的鐵柄握着的地方已經凹陷進去,可見那人用了多大的力氣,但是我的手正好可以握進去,我沒有告訴他。

這個地方對於我們來說太過神祕了,我們不能太沖動。

有人在跟着我們,我有預感,而且現在這裏離莫寒那邊也不太遠,而且我們兩個完全可以做別的打算,我把事情告訴了他,他雖然不相信但是隻能慢慢的去接受。

“我叫王子,可不是童話裏的王子,哈哈哈,哎,噬你也是剛剛到這裏的?”

“是啊,我正在吃飯,不知道怎麼就……不說這個了,當務之急是趕緊回去。”

“是啊,但是這個島嶼怎麼出去,沒有船,我們靠遊,我們哪裏去不了。”

王子說的非常對,若是沒有船我們哪裏也去不了,而雖然這上面也是有材料但是一直有怪物出現,我們需要很多很多東西。

好像只能期盼下一次的白晝出現,一個小時的時間,只要不斷有新人出現的話我們就有足夠的時間造好那些東西。

打定主意我是沒有告訴王子,因爲沒有必要告訴他,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信任我,這個島真的是很詭異的。

我們繼續前進,剛剛的地方估計已經很多怪物了。

“不過我以前總想會以什麼方法死去,但是,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我以爲我會爲心愛的人死去!”

“你是情種?”

“或許吧!”

“等一會前面有個營地,我們過去,那邊有人在等着我們。”

“是你的夥伴?”他問,手中已經拿出一盒煙。

“抽一根吧。”他遞給我而後幫我點上。 “喲,不錯,還有煙!”我連忙抽了兩口而後一臉享受的樣子。

不過以後還有木有人來我就不知道了,要等白晝,必然是很重要的時刻。

這個島能夠滋生多少惡靈怪物我也不知道,對它我一概不知。

終於,在我們兩個走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鐘終於看到一個有光亮的地方。

我疑心那就是莫寒的營地,當我走過去的時候卻是沒有發現什麼人,倒地上留下了一堆的東西。

一包煙,一瓶威士忌,剩下一把匕首和一堆火,其他的東西什麼都沒有。

這所謂的營地只不過是一個帳篷和這些東西,我看他有些困的打哈切連忙關切的說:“王子,你先睡一會吧!”

王子意識到不對立馬問:“不是說你朋友在這邊麼?”

“不知道去哪裏了,這裏倒不像是打鬥過,我們在這裏等等吧。”我拿起那瓶威士忌又點上一根菸坐在火堆旁邊,這裏的確還是安全的,旁邊都是大樹圍繞,加上前面的幾塊巨石一般根本看不到這微弱的火苗。

“那我睡一會,麻煩你~”

“恩!”我仰起頭喝起了酒。

他進入帳篷躺下睡了起來,不一會我就能聽到鼾聲如雷。

不過還好這裏不會傳音出去,要不然我們早就成爲那些野獸怪物的口糧了。

我在想爲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剛剛可是見到一個活生生的狼人在我的面前,狼人,這個存在於電影和小說裏面的產物,就那麼出現在我的面前。

狼人,是西方民間傳說的一種獸人,其形象被廣泛的應用於各種科幻題材之中。

“即便一個心地純潔的人,一個不忘在夜間祈禱的人,也難免在烏頭草盛開的月圓之夜變身爲狼。”關於狼人的傳說自古以來絡繹不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