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感覺,我便是覺得來到了國產的貧民窟。

“趙老四,這怎麼找人?”

葉老看到這情況有些心煩了起來。

就看到趙爺眼前一亮,“跟我來!” 趙爺竟是直接走到了土坯房最靠邊的一間破房子去。

我目光一閃,在這房子的上面瞅到了一個喇叭。

門口坐着一個穿着背心的老漢,見到我們幾個生人頓時打起了精神。

“老夥計,喊個話可以不?”

那老漢似乎早看出了我們的意圖,露出快掉光的大黃牙,嘿嘿一笑,一撮手指頭,道:“一塊。”

趙爺笑了笑看向了我,他們這種人出門從來不帶錢的。

我摸摸口袋,掏出來一張整的,那老漢眼睛立馬冒出了金光,“俺可沒有零錢。”

“拿着不用找了。”

趙爺直接塞給了老漢,趁我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鑽進了屋子裏。

“同志們!!!”

前後十幾秒的功夫,外面的喇叭就聽到了趙爺的聲音。

“請一位叫穆小青的同志來這裏,我們有事找她。”

趙爺一連喊了三遍,生怕這裏的人聽不到。

我和葉老站在外面,等着穆小青出現,可等來的確實來湊熱鬧的居民。

“看到沒,這一定是上面的人,來抓走那個妖精的!”

“趕緊把她帶走吧,我們家虎子就是因爲她,現在連家門都不敢出了。”

“噓,小點聲,那妖精過來了。”

居民聲音停下之後,我便看到人羣自然散開的中央位置,一道嬌小的身形,有些怯弱的走了過來。

許是看到了我這幅生面孔,這看上去也就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小聲地對我問道:“請問這裏有人找我嗎?”

女孩也就到我胸口的身高,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青澀,但面容之中卻又帶着一絲的憔悴和不易察覺的戒備。

當我接觸到她地目光時,分明從她眼睛裏看到一絲驚訝,還有恐懼。

“你身上……”

女孩伸手一指,指向的地方竟然就是綠蛋所在的地方。

我也是被驚到了,早知道這綠蛋我就是擺在趙爺和葉老的面前,他們都看不見的。

“呦呦!瞧見沒,這妖精又發功了!”

“肯定又會說你身上有不乾淨的東西!”

周圍的人見狀,頓時議論了起來。

“對不起,如果沒人找我的話,我就走了…”

女孩聽到周圍人羣的議論,臉色莫名的慘白了一下,隨即竟是要離開。

我哪裏會放她走,經過剛纔的事,我完全確定了她的身份。

“你進來吧,我們不是壞人。”

穆小青猶豫了下,終究還是邁步跟着我進來了。

“趙爺,人來了。”

趙爺一眼就看到了穆小青,眯着眼打量了一番之後,突然皺起了眉頭,“你果然不一樣……”

“您是在說我麼?”

穆小青彷彿是得到了認可一樣,有些期許地看向了趙爺。

“沒錯,從你記事起,你是不是總能夠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死去的人?”

趙爺的話,如重錘一般,穆小青的小臉上瞬間變得慘白了起來。

“這……這您是怎麼知道的!?”

“唉,陰陽眼出現在一個女娃娃身上,真是造孽啊!”

趙爺得到穆小青的肯定,不由感嘆了一聲。

“孩子,趙爺來了,以後不會再讓別人欺負你了。”

趙爺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穆小青臉上已經佈滿了淚痕。

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在我身旁哭,就是太小了,完全是妹妹的年齡。

“你在這裏有家人嗎,帶我們去看看他們吧。”

趙爺突然開口,穆小青乖巧地點了點頭,便帶我們走向了貧民窟的深處。

一路走來,周圍那些人指指點點,我這個局外人都忍不住了,葉老的拳頭已經捏地嘎吱嘎吱響了。

我想要是打人不犯法,他現在已經把這羣路人給打的閉嘴了。

“領導!你要給我做主啊!”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位婦人,撲在趙爺面前,看她一臉急切的樣子,似乎是把趙爺當成了上面來的大官了。

而那婦人出現的時候,穆小青臉色一變,欲言又止。

趙爺伸手扶起來了那名村婦,她一抹鼻涕和淚,便是指着穆小青,大聲說了起來:“就是這個妖女把我家虎子害的,現在連門都不敢出了,我們家那口子也受了牽連,我一個女人怎麼過啊!”

“嬸兒……不……不是這樣的……”

穆小青站出來,極力辯解道,臉上充滿了急切。

“你閉嘴!”

誰知那婦人竟然一把推倒了穆小青,坐在地上的穆小青,垂着頭,無比可憐的抽泣着。

“放肆!”

一聲洪亮的怒吼聲,使得衆人一聲驚嚇,我扭頭一看,出聲的正是葉老。

“多大個人了,怎麼就欺負一個孩子!”

那婦人被葉老的氣勢頓時壓住了,半天沒蹦出一個字來。

我趕忙扶起了穆小青。

“你說說怎麼回事吧?”

趙爺卻對婦人的事情有了興趣,隨即我們便是瞭解到,穆小青從出生以後,便是沒人願意跟她玩,因爲她這人太古怪。

而且她口不擇言,竟然在別人的葬禮上,會指着一個地方說是看到死去的人。

剛開始,長輩們都會告誡她不要亂講,一直到了後來,她這個情況愈演愈烈。

這裏的居民,甚至在半夜會看到穆小青一個人在街上,發出奇怪的聲音,誰要是過去叫她,就會被她指着,說你身後有東西。

久而久之,這裏的居民對穆小青也就開始懼而遠之。

而那婦人的所說的虎子,就是被穆小青“詛咒”過的孩子。

聽到了其中緣由之後,趙爺臉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他先是擡頭看了一眼天色,隨即便是對婦人道:“帶我去你家。”

那婦人,自然沒看出趙爺的本職,只以爲他是個領導,二話不說,屁顛屁顛地就在前面帶路。

“小青,你跟趙爺說,那天你在虎子身上看到了什麼東西?”

“一隻……黑貓……”

穆小青聲音很弱,很多時候她說出來的話,根本不會有人相信,從來不像今天,趙爺對她的話堅信不疑,還有人會爲她出頭。

“那隻黑貓是在虎子的左肩還是右肩呢?” 趙爺既然這麼問,自是有他的目的,穆小青思考了片刻,便是開口道:“左肩。”

“那就沒錯了,放心吧,虎子不會有事的。”

趙爺安慰了下穆小青,接着我們便是來到了婦人的屋子,只能夠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這座屋子了。

一間大廳,一間臥室,臥室在裏面,光線十分的昏暗,似乎是故意把窗簾拉上了。

當我前後腳踏進屋子的時候,頓時覺得這臥室的氣氛不對勁起來。

“喵嗚~”

陡然地一聲貓叫,將衆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

我看到在陰暗的角落,牀腳的位置,正有一個孩童模樣的影子,四肢着地,匍匐着身子,乍一看就像是個動物一樣。

“虎子,別怕啊,是娘!”

這婦人趕忙走了上去,而這邊趙爺看着屋子的情況已經皺起了眉頭。

“嘿嘿,嘿嘿嘿!”

這個時候,屋子裏有響起了十分突兀的笑聲,聲音是男聲。

“在牀底下!”

我隨即便是尋出了發聲的位置。

“那是我家那口子,他從那天晚上抱着虎子出去招魂,就變成了如今樣子。”

所謂招魂,便是民間的一種說法,一旦有孩童半夜發癔症,說胡話,長輩就會以爲他被髒東西勾走了魂,然後就要在子時抱着孩童出去,在野外大喊孩童名字,來把魂魄召回來。

“既然讓你男人出去招魂,那你不是也相信了小青的話?”

趙爺一句反問,讓夫人愣了老半天,“我不管,就是這妖精害得!”

見狀,趙爺只是搖了搖頭,“今晚子時,我會來救他們的。”

說完,便是掉頭要離開,那婦人終於是看出了貓膩,“你是半仙?”

趙爺沒理他,葉老強忍着沒笑,我轉過頭,瞪了那婦人一眼。

這才從這屋子裏離開。

“小青,我們現在去你家吧。”

趙爺對小青的語氣極爲的溫柔,就像在跟自己的孫女說話一樣。

當我們來到小青家的時候,不由地愣在了原地。

如果說之前那婦人的房子家徒四壁的話,那小青家的屋子,只能用破瓦殘垣來形容了。

“我家窮,父母身上都有舊疾,根本沒有經濟來源。”

小青走在前面,輕聲說道。

當我們進了屋子之後,看到了是兩位佝僂的身影,正圍坐在一張圓桌前,桌子上擺着一沓白紙和漿糊。

而我在看到那兩位身影的相貌之後,第一感覺就是他們不是小青的親生父母。

閃閃惹人婚 “小青,回來了,怎麼還帶了外人?”

那滿頭銀髮的男子,看上去三四十歲的樣貌,身子卻像七八十歲的老頭。

“爹,他們是……”

“我們是來扶貧的,你們家是我們第一個目標。”

趙爺說完,朝我一使眼色,我急忙把兜裏的零錢遞了上去。

那男人見狀,接錢的手不住地顫抖。

“同志,我們還要去幫其他居民扶貧,就先告辭了,小青給我們帶帶路,晚上會回來的。”

那男人點點頭,沒任何懷疑。

“小青啊,帶他們去虎子媽那裏看看,她家比咱們家不容易。”

一直未開口的婦人喊道,卻讓我心頭一顫。

“哎,我知道了。”

說着,我們便是離開了這裏。



“你知道自己親生父母的身份嗎?”

趙爺在路上突然對小青問道,他已然肯定了小青不是那兩慈善的老人所生。

“記事的時候,我就在這裏了,她們也把我當女兒的養,只說我是他們撿的,具體的就不跟我說了……”

趙爺點了點頭,我卻明白了一點,關於小青的身世,這兩位老人一定是知道祕密的。

看着天色也才下午的四五點,距離天黑還很早。

趙爺便讓我在附近不遠的地方,租了房子,一共三間,我和趙爺,葉老,小青。

小青說她晚上不回去也沒事的,因爲從她大了之後,兩個老人很少管她。

租了房子,趙爺直接進屋睡覺去了,說是到了十一點再叫他。

葉老無聊,就也去睡了。

“你以後叫我李哥就行,我比你大不了幾歲。”

我跟小青坐在外面的長凳上,天色已經慢慢黑了下來。

“能讓我看看你身上那東西嗎,我總感覺它不併不壞……”

小青對綠蛋產生了興趣,我沒任何猶豫,直接伸手把綠蛋給拿了出去。

她是第一個能夠看到綠蛋的人,我有些好奇,她會不會知道這綠蛋的來頭。

“我可以摸摸它嗎。”

我點了點頭,只是小青的手卻直接穿過了綠蛋,碰到了我手心。

“咦!”

小青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這東西好像就認我一人。”

小青點點頭,“我能感覺到,這裏面有東西在,但好像不是活的。”

小青的話,讓我心裏一顫,隨即我想到這東西可能是鎮界碑裏面跑出來的東西,便收回了心驚。

“李哥,你能夠看到街上那些身影嗎?”

小青眼神詭異地盯着空無一人的街道,幽幽地說道。

我不知道她又看到了什麼,只覺得她現在的眼神極爲的古怪,兩個眼睛此刻一左一右呈現出了黑板分明的感覺。

這就是爺爺所說的陰陽眼吧。

“李哥,他們在看着我,跟我笑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