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接着猛地轉過身來。

“你……你是什麼時候出現在我的身後的?爲何我毫無察覺?”

“呵呵……你不過一個人仙之境的小娃娃,我都已經是地仙之境嘍。若是被你察覺到,那我這幾百年可算是白白修行了。”

地仙之境?這老頭兒的修爲竟然在地仙之境。他到底是什麼人?他爲何會出現在這兒呢? 下午六七點的時候,秦叔再次來到了別墅,和之前一樣,他帶了打包好的飯菜過來。

秦叔在重新整理過的別墅巡視了一番,似乎是在驗收保潔做得怎麼樣,發現沒有紕漏之後,和大小姐搭訕了幾句話,但她也都是愛理不理,於是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

楚洛洛吃的晚餐還是挺豐富的,晚上送過來的依然有四個菜,一份香菇魚丸雞蛋羹,一份茶香海參,一份豆角炒肉,還有一盤餃子。

楚洛洛的胃口似乎並不怎麼大,只是吃了幾個餃子,然後那雞蛋羹吃了一半,至於其他的兩個菜只是簡單的嘗了幾下,似乎並不合胃口一般。看著桌上滿滿的一大桌菜,女孩吃的可能只不到三分之一,沈飛大感浪費。於是本著節約光榮的思想,所以在楚洛洛洛全程震驚的眼神中,將剩下的菜全部吃完了。

沈飛這段時間在家中都是一個人住,所以弄飯之類的,全是自己一個人弄,而對於吃的沈飛並不挑剔,而且因為一個人在家,所以一切從簡,每次就簡單的抄上一個菜就OK了。雖然沈飛自認為自己炒的菜可是挺好吃的,然而今天在女孩家吃了這麼豐盛而且還這麼美味的食物,沈飛頓時感覺之前自己在家過的日子是多麼的寒磣了。面對這麼美味的食物,沈飛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俗話說得好,暴飲暴食,傷精害神。沈飛圖一時之口欲。將楚洛洛沒吃完的菜全部吃完了,雖然今天是讓自己的味蕾徹底的滿足了,但這代價也隨之而來了。

看著自己肚子鼓得像只懷胎的母貓,沈飛真的感覺欲哭無淚,整整過了一個小時,沈飛漲著的肚子都還有些難受。

而沈飛的窘態,似乎也被楚洛洛察覺了出來,每當楚洛洛看著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白貓,她都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天色黑了下來,夜晚也已臨近,沈飛難受的肚子,這時總算不再像之前那般漲得難受了,他開始在房間中到處走動了起來。

「昨晚這個時候,似乎自己正在被那三隻流氓貓追趕吧。」沈飛無奈的想到:「沒想到都過了一天了,時間過得也真快。」

沈飛似乎不知不覺得已經適應了自己是貓這麼一種認知,即使過了一天都還沒有變回本體,但他竟然沒有多大的危機感。「難道是因為自己變成貓的這期間和女孩的愉快的相處讓自己感覺,即使變成貓,也是一種不錯的體驗?」沈飛搖了搖頭,滿臉苦笑。

說沈飛一點都不擔心自己,那是不可能的,昨天沈飛變成了鳥,可是當晚上睡了一覺之後,第二天便成功的變回了人的模樣。但這次自己變成了貓,經過了一晚上之後,現在還是一隻貓,而且看著窗外已經是一片漆黑的天空:「如果過了今晚,還沒變回人類,那就是第二天了。」沈飛皺著眉,心情也隨著黑夜變得沉重了起來。

楚洛洛從剛才吃了飯之後就趴在那張桌子上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干著什麼,沈飛每次好奇的跳上桌子想去看上一眼,結果都被她警惕的防備著,沈飛只看見在她雙臂按藏之下,似乎是一本書,沈飛不禁在心中猥瑣的思忖:「難道這小妮子,是春心蕩漾,溫飽思**,飯後偷看小黃書!」

楚洛洛依舊神秘的在桌上不停的搗鼓著什麼,沈飛閑得無聊,只得在楚洛洛對面的沙發上盤趟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了。楚洛洛終於不再神秘的倒弄她的『小秘密』,她來到了沈飛的身邊,輕聲的說道:「小白龍,時間不早了,我要準備睡覺了……」

沈飛倒是驚訝於楚洛洛這麼好的作息時間,對於現在的年輕人來說,能夠在晚上十二點準時睡覺,那都叫按時睡覺了,很不幸的是,沈飛這幾個月中,每天按時在十二點以前睡覺的次數,一隻手都能夠數過來,幾乎每天都是玩手機玩到一兩點,直到困意襲來,才會扔下手機好好睡覺。

沈飛看著面前的女孩,她依然穿著之前洗澡換下來的那件粉紅色的睡衣,烏黑的秀髮隨意的披散於兩肩,因為沒有戴眼鏡,一雙迷人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自己,勾人心魄。只是沈飛敏銳的在他眼中,似乎發現了隱隱的不安。

楚洛洛似乎並不是單純的想來給自己道個晚安,應該還有著心事,只是他似乎又是欲言又止,所以沈飛假裝不經意的向她說道:「好的,晚安!」

楚洛洛躊蹴了一下,並未著急的離開,繼續說道:「那個——,今天我睡樓上,你就睡昨天那屋吧。」楚洛洛用手指了指在一樓,昨晚一人一貓待過的房間。

「哦,好的。」沈飛有些小小的遺憾,因為這樣一來,似乎自己就不能享受和美女大被同眠的美好時光了。不過隨即他的臉上瞬間浮現了聖潔的光輝:「也是,作為一個正人君子,怎麼可以以貓之身去乘人之危呢!」當然……,之前以貓之便去偷看女孩裙底這事,此時已經被他忘得乾乾淨淨了。

本以為楚洛洛說完就要離開了,但這時楚洛洛卻開始互相搓弄起了自己的手指。沈飛見她露出這個樣子自然知道她還有事要說,假意隨口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我……,我……。」楚洛洛變得猶豫起來,好似不知道如何開口一般。

楚洛洛的反應反而激起了沈飛的好奇心,他不禁也好奇的看向了楚洛洛問道:「怎麼啦?」

似乎終於下定了勇氣,楚洛洛的重重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細弱蚊聲的說道:「我……,我醒來之後還會看見你嗎,我害怕你會在晚上偷偷離開!」

沈飛怔了一下,隨即微笑的開口安慰到:「放心啦,我不會偷偷離開的。」

得到了小白龍肯定的回答,楚洛洛高興得就像一個考了一百分的小朋友,她激動的抱起白貓,在他的額頭上狠狠的親了兩口,這次才一蹦一跳的上了樓,去睡覺了。 地仙之境的高手,童言其實也見過,吳家老祖宗的修爲其實就達到了地仙之境。 但是在這海妖族的老巢邊上卻見到了一位地仙級別的高手,這實在讓人驚訝萬分。

只見這老頭兒頭髮花白,頭髮梳成個髮髻,用一根樹枝削成的木簪子固定着,身上穿着的是灰色的破舊道袍,下身的褲子只到腳脖子,而那一雙”慘不忍睹”的布鞋更是連腳指頭都露了出來。

不過他的面色卻是很好,臉上雖然沒什麼肉,但看不到幾條皺紋,一雙眼睛更是炯炯有神,那一雙長眉配上一對大耳垂的耳朵,一看就不像是壞人。

有言道,相由心生。童言的直覺告訴他,這位老者絕非海妖族的同夥,很可能跟自己一樣,是來探探這海妖族老巢的虛實的。

老頭兒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不俗,能在童言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現在童言的身後,這可不是尋常人能夠做到的。

童言心裏清楚,這老頭兒的修爲絕對在地仙之境,而且很可能是地仙之境的頂峯。看來這江湖上的確是臥虎藏龍,真正的高手還一直都不曾露面呢。

他稍稍楞了一下神兒,隨即有禮的躬身道:“晚輩童言,見過前輩。 神級至尊奶爸 不知前輩如何稱呼?爲何會在這海神殿的附近呢?”

老頭兒聽此,呵呵一笑道:“我的名字已經很少提起了,你就叫我老叫花子吧。在拜師仙門之前,我就是個小叫花子。 日常系男神 現在歲數大了,可不就變成老叫花子了嗎?呵呵……”

童言聽此,略顯尷尬的道:“前輩,我……我這實在沒法叫。畢竟你是前輩高人,我一個後生晚輩,總不能太過無禮吧。要不,要不我就叫你花爺爺吧。你看如何?”

“花爺爺?隨便吧!反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我不在乎這個。倒是小兄弟,你爲何來這兒啊?該不會也是爲了那條青龍吧?”

老叫花子的話讓童言一愣,什麼叫也呢?難道除了童言之外,還有別人也來營救青冥了?

想到這裏,童言立刻問道:“花爺爺,難不成除了我之外,還有人也來這小島了?”

老叫花子點頭笑道:“你說的話對了一半兒,是也有爲青龍而來的,但那傢伙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什麼?”

老叫花子神祕一笑道:“我不便於透露他的身份,不過你若是感興趣,我可以帶你去見見他。怎麼樣?想去嗎?”

其實這也無謂於想與不想,童言只是好奇而已。

“花爺爺,我想還是算了。畢竟說到底,我與人家素味平生,這麼貿然去見,實在有點兒唐突不是。倒是爺爺你,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爲什麼會在這兒呢?”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這裏其實原本就是我的隱修之地,我在這兒,沒什麼不對的。不過嘛,我現在可不敢住在這兒了。那些海妖可不好對付啊,有幾個厲害的海妖,就算是我,都不是對手啊。至於我爲何回來,其實是爲了拿點兒東西。東西我已經拿到了,一會兒我就走了。”

童言聽此,輕哦了一聲,然後說道:“花爺爺,我等下也得走了。明天我決定帶人來此硬闖,無論如何,我都要救出我的兄長。”

老叫花子聞此,微微笑道:“你說的兄長就是那條青龍吧?既然你也是爲救青龍,那傢伙也是爲救青龍。你們二人何不聯手呢?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但是多了幾個厲害的幫手,那結果可就大大不同了。小兄弟,我覺得,你最好還是跟我去見見那傢伙。不然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

他都把話說到了這份兒上,童言要是再聽不進去,那可真是夠蠢的了。

老叫花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童言前往,這裏面肯定另有用意。

童言覺得這老叫花子不像壞人,所以應該不會坑害自己。

心裏有了主意,他終於點頭答應道:“好吧,既然花爺爺你盛情難卻,那我就跟你一起去會會那位兄臺吧。可是花爺爺,這幾具海妖的屍體怎麼處理爲好?丟到海里嗎?”

老叫花子聽此,呵呵笑道:“丟了多可惜啊,這都是成了精的海魚。那肉質可比普通的海魚香多了,不吃掉它們,那不是暴殄天物嗎?你不用管了,交給我吧!”

說着,他直接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帶補丁的小袋子,然後直接走向了那幾具海妖的屍體。

緊接着,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老叫花子把手中的袋子袋口打開,空出一手捏了個法決,隨即輕喝道:“收!”

這“收”字一出,好傢伙,帶補丁的小袋子裏竟射出了幾束金光。金光席捲了地上的海妖屍體之後,那些海妖屍體竟然……竟然就這樣憑空的消失了。

老叫花子將袋子的袋口繫上,這才笑着說道:“走吧,它們都被我裝進袋子裏了。晚一點兒,咱們就有的吃嘍。哈哈……”

童言此刻可謂是瞠目結舌,他怎麼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巴掌大的破袋子,竟然是件堪比仙器一般的寶貝。

他曾在太子爺那裏見識過乾坤袋,那袋子可比這老叫花子手裏的袋子好太多了,但兩者的作用確實相差無幾,都是內有乾坤,可裝下不少東西。

說實在話,這樣的寶貝誰不想有一個啊。那簡直比機器貓的口袋還要神奇,收放自如,多方便啊。

只可惜,這樣的寶貝又豈是說得就能得到的?看樣子童言只能繼續挎着自己布包了。

“還愣着做什麼?跟我走吧!”

童言聽此,這纔回過神兒來,接着又道:“花爺爺,我的朋友還在島外等我。可否把他一同帶上?”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沒問題,我老人家就好客。已經好久沒客人來嘍。走吧!”

和老叫花子一起,他們二人很快就來到了岸邊。

老叫花子四周看了看,然後向童言問道:“你朋友呢?在哪兒呢?在水裏嗎?”

童言微微一笑道:“他在天上,我這就叫他過來!”

話聲剛落,他直接從腰間抽出鳳凰天劍,立刻向空中打去。

鳳凰天劍在空中僅僅是金光一閃,便被焦急等候的小黑髮現,並循着鳳凰天劍飛了過來。

老叫花子一看小黑所化的冰龍飛來,頓時瞪大了雙眼。

“我滴個乖乖!這是冰龍?我老叫花子今天真是開了眼了,先是遇到了四方神獸,現在又看到了冰龍。有趣,真是有趣啊!”

童言聽此,立刻疑惑不解起來。什麼叫先是遇到了四方神獸?青冥雖然是四方神獸之一,可他不是已經被抓住了嗎?難道……難道老叫花子說的另一個想要搭救青冥的傢伙,也是四方神獸之一?

若是如此,那傢伙又會是四方神獸之中哪一個呢? 看著在樓道消失不見的女孩,沈飛的表情這才變得無奈起來,其實沈飛真的就是準備今晚悄悄的離開女孩回到家的。雖然在自己家中也只是自己一個人,並不會有人惦記自己為什麼沒有回家,不過有些問題還是等待著沈飛要去解決的。他看了看自己布滿毛髮的身子,就比如『如何變回人類』,這便是自己急切需要去解決的事情。

現在的自己對於如何變回人類之身一籌莫展,雖然現在自己以貓之身待在女孩的身邊並沒有什麼危險,不過對於沈飛來說,還是人類之身有安全感一些,至少不會差點被流浪貓給強姦了吧……。自己唯一一次從動物變回人類,就是發生在自己家中的,所以沈飛這才想今晚回到家,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如何變回人類的線索。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沈飛今天總算是知道了女孩家的地方到底是哪了。

還記得今天沈飛掉下懸崖的事么,說實在,今天還真把沈飛嚇了一大跳,即使現在想起來他的心裡都還暗暗的心悸。從斷崖上掉落,沈飛緩過來之後,就看見了下面的水面,當時看見,沈飛就覺得這個地方有些眼熟。後來楚洛洛也下來了,沈飛問她下面的湖面是什麼地方,當時楚洛洛告訴沈飛,這是就是雷澤湖。

雷澤湖,沈飛知道這個湖的位置,因為這個湖就在離自己家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如果沈飛沒有猜錯,楚洛洛家的位置,就是位於與自己家僅僅相隔一條馬路的華府御苑——就是讓沈飛十分羨慕,最少價值五百萬以上的別墅區。

別看兩個小區僅僅相隔只有一條馬路,但就是這麼一條馬路將兩端分為了富人區與平民區。富人區,有山有湖,風景優美,空氣清新。平民區,樓高人雜,吵鬧喧囂,就如沈飛家隔壁每天都能吵得沈飛不堪忍受的裝修聲。

既然知道了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自家的方位,所以沈飛本就準備今晚悄悄的離開女孩回到自己的家裡去。但是經過楚洛洛剛才這麼一說,沈飛的內心開始動搖了。

說實話,沈飛真的有些放心不下這個女孩,因為他發現楚洛洛似乎非常容易鑽牛角尖,比如昨晚他先是打算吃安眠藥,然後又是割腕。這也就是沈飛為什麼待到晚上才想回家,不然他早就離開尋找回家的路了。他只是想多陪一下這個可憐的女孩,讓她多開心一下,不至於沉浸在自己的悲觀世界中。

但是剛才經過女孩這麼一問,沈飛一時心軟答應了女孩。沈飛還是比較重信諾的,所以既然答應了她,那麼沈飛還是打算要做到,至少,今晚沈飛是不會離開的。

一邊是如何重回人身,一邊是答應了女孩的承諾,沈飛的腦袋不經又開始頭大了。好在沈飛足夠的樂觀:「對啊,即使今晚自己回到了家,但也並不能保證自己就一定能變會人類之身了吧。雖然現在自己屈就於白貓之身,待在了女孩的家中,但好歹吃住不愁,有人送飯,有人陪伴,若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萬一不能變回人類,那還有可能會被餓死的啊!」

想通了這一點,沈飛頓時覺得,暫時不回家反而是一個明智之選呢。

夜已經慢慢深了,既然答應了女孩不會離開,所以沈飛便來到了一樓的那間卧室,跳到了床上打算睡覺了。

卧室經過今天保潔的整理,已經變得乾淨整潔多了,完全不復昨晚的凌亂。沈飛鑽進了床頭的一個枕頭之下,閉眼苦想著這幾天的經過,重重離奇的際遇,對未來的迷茫,不知不覺間,沈飛也沉沉的睡了過去。

只是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沈飛忽然感覺自己睡的床好像晃動了一下,但沈飛實在是太困了,困得他都不想睜眼,於是他便沒有管這些異象,悶頭繼續大睡著。

沈飛這一覺睡得睡得十分的香甜,朦朧中睜開眼,似乎天色早已大亮了。

「這是什麼?」透過朦朧的眼色,沈飛感覺自己的面前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他猛然見睜看眼,發現那幾乎貼在自己面前的正是一張盯著自己入神了的大臉。

沈飛嚇了一跳,立馬從床上站了起來,神情戒備的看著面前的這張『巨臉』。待自己有些混沌的神經恢復了過來一些之後,他才發現這張『巨臉』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楚洛洛。

見沈飛醒來,楚洛洛臉帶微笑,露出她兩邊可愛的小酒窩:「小白龍,おはよう(哦哈喲,早安之意。)」

沈飛因為『學術交流』看過一些島國的影片,所以對這些島國簡單的語句還是了解的,只是現在因為才醒來,而且醒來之時還被嚇了一跳,一時間感覺有些獃獃的:「早,早啊……」

看著沈飛好像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楚洛洛輕掩著嘴笑了起來:「小白龍,你好懶呀,現在都十點半,太陽都曬屁股了,你才醒來!」

一大早就被美女數落,沈飛頓時尷尬無比,看著已經從窗外射進來的眼光,這……還真的是太陽都曬屁股了。

然而沈飛怎甘心被美女數落,短暫的錯愕之後,看著女孩似乎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而且還在自己的被窩之中,沈飛不禁疑惑了起來:「你怎麼在我床上?你啥時候上來的?」

白貓的反問,令楚洛洛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上來:「這——,這——,那個,秦叔已經送過飯來了,你餓了就趕快起來吃。」楚洛洛說完,逃也似的從被窩中站了起來,然後離開房間了。

沈飛愣愣的看著楚洛洛的反應,聯想到自己昨晚感覺到的床板的晃動,定然是楚洛洛昨晚偷偷摸摸的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裡:「卧槽!這女流氓,叫自己不能和她一起睡,居然半夜偷偷摸摸的爬進了自己的被窩……」

昨晚,還真是楚洛洛半夜偷偷摸摸的跑進了沈飛的被窩中的,楚洛洛雖然早早的就睡了,但她躺在床上卻是翻來覆去都睡不著,總感覺心中空落落的。雖然白貓說過不會離開的,可就算如此,楚洛洛依然覺得白貓可能會半夜離開,眼見時間已經到了深夜兩三點了,楚洛洛卻一點睡意也沒有。心中一直患得患失,終於,她忍受不了這種讓人無比折磨的感受,她決定起床下樓去一探究竟。

當看見白貓安穩的睡在枕頭之下時,楚洛洛就感覺自己一下子從海浪中搖曳的小舟,回到了堅實的大地,看見它,就無比的安心。於是,楚洛洛便決定,不再回到樓上,而是就在這裡和白貓一起安睡,說來也奇怪,有白貓在身邊,楚洛洛竟然很快就睡著了。 童言並沒有開口詢問,因爲等會兒就能見到那個神祕的傢伙了,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小黑急速飛來,童言和老叫花子立刻高高躍起,幾乎是同時落在了小黑的背上。

“小黑,這是我剛剛結識的花爺爺。你先帶我們飛離這裏,最好不要被海妖族發現了。”

小黑聽此,開口應是,趕忙載着衆人向遠處飛去。

老叫花子看了一眼龍背上的那個海妖,當即冷冷的道:“真是膽大包天,竟敢附身在人的身上。真是該死!”

童言見老叫花子發怒,立刻勸解道:“花爺爺,他雖然是附身在這位阿公的身上。可阿公已死,還是就讓他以阿公的身份繼續活着吧。如此,也好讓阿公的妻子可以平穩的度過晚年。”

老叫花子聽此,輕嘆一聲道:“你說的也對,那就這麼着吧。爲了放置這孽障害人,等到了我哪兒,我直接抹去他的記憶。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如正常人一般,好好活着了。”

童言聞此,當即謝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勞爺爺了!”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你一口一個爺爺的叫我,我爲你做點事兒也是應該的。冰龍啊,往西南方向飛。我的新家,就在不遠處。”

小黑聽此,立刻依言向着西南方向飛去。

不過多時,一個看上去只有巴掌大的小島進入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隨着越飛越近,那小島才漸漸的大了起來。可直到大家平安着陸,這小島的面積還是不夠讓人滿意。露出海面上的面積不到一千平方,這樣的地方雖然被稱之爲島,可只要一漲潮,整個島也就完全的被大海吞沒了。

老叫花子本想多看幾眼小黑,可小黑卻不給面子的直接化爲人形。

老叫花子見此,嘿嘿一笑道:“冰龍小兄弟,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變成冰龍的嗎?該不是天生的吧?那你又是在哪裏出生的?可是在極寒之地?”

面對老叫花子連續發問,小黑有些不知所措,立刻向童言投以求助的目光。

童言會意之後,開口解答道:“我這兄弟本不是冰龍,而是蛟龍。後來因爲種種奇遇,才變成了現在這樣。”

老叫花子輕哦了一聲,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爲是我老人家才疏學淺呢,原來是後天養成的。瞧瞧我,只想着問這冰龍的情況了,竟忘記請你們到我的洞府之中坐上一坐了。多有怠慢,你們可不要見怪啊!”

童言搖頭笑道:“怎麼會呢,我們唐突到此,倒是多有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跟我來,我帶你們進我的洞府!”

說着,老叫花子擡腿走到了這小島的中央,也是最高處。

就看他伸手按在地上,隨即輕喝一聲道:“開!”

開字剛落,好傢伙,他腳下的地面竟如同裂開了一般,竟緩緩的向兩側分開了。與此同時,一條向下的階梯隨即顯現出來。

“別愣着了,跟我來吧。我的洞府就在裏面!”

不一會兒工夫,衆人就沿着有些狹窄的階梯緩步向下了。而隨着他們越走越深,裏面非但沒有繼續變暗,反而越發的明亮起來。

等大家來到階梯的盡頭時,一個寬敞明亮的房間完整的進入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而在這個房間的當央,童言看見了一個正盤膝而坐,小口品茶的年輕人。

只見這年輕人身着黑色鱗狀鎧甲,背上披着一厚厚斗篷,一頭黑髮梳得十分仔細,隨意的披在腦後,他長得倒是白白淨淨,眼睛漆黑如墨,一張面容也稱得上英俊二字,可他的嘴角卻露出了兩顆鋒利的虎牙,這卻是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再加上他就那麼盤膝坐着,臉上冷若冰霜,實在讓人不想靠近。

年輕人身前的案几上擺着一個火爐,火爐裏也不知道燒得什麼東西,不僅能始終保持上面水壺的熱度,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案几的兩側都鋪有毯子,一面被那年輕人整個佔了。童言他們到此,反而不知道該坐哪兒了。

老叫花子見那年輕人不理不睬,趕忙開口笑道:“少君,我這茶水味道如何?”

年輕人聽此,淡淡的道:“普通!”就這普通二字,多一個字都沒有。

老叫花子稍顯尷尬,隨即再次笑道:“我這兒的茶自然比不上你玄冥殿的茶水,少君就將就將就吧。哎呦,瞧我。忘記給你們互相介紹一下了。少君,這位是童言小兄弟,這位是冰龍。你們年輕人好好聊聊,日後說不定能成爲朋友呢。”

童言總不能讓老叫花子繼續尷尬,於是開口笑道:“在下童言,這位是我兄弟小黑,初次見面,還請兄臺多多關照。”

可惜童言這彬彬有禮,那年輕人卻只是聽着,仍舊毫不理睬。

被人如此怠慢,童言倒也沒有放在心上,可小黑卻有點兒不樂意了。

“喂,那位朋友,我大哥跟你說話呢,你難道沒聽到嗎?還是說,你耳朵有問題?聾了?”

老叫花子一聽,趕忙勸慰道:“小黑兄弟不要動怒,少君很少在人間走動。若有失禮之處,還望兩位小友多多包涵。來,別愣着了,坐吧!你們先聊着,我去給你們準備吃的。等會兒咱們好好的喝上幾杯,我這兒可藏着美酒吶。哈哈……”

說着,他轉身直接向一旁的石壁走去。就看他伸手一推,那石壁便整個反轉過去,遂才發現,原來那石壁之後,還有一個房間。

眼見老叫花子去準備吃喝的東西去了,童言和小黑總不能一直乾站着。那一同進來的海妖倒是無關緊要,可他們二人又不是來受氣的,沒什麼不能坐的。

童言和小黑相視一眼,隨即走到那案几的一側,就在這年輕人的對面坐了下來。

年輕人仍舊自顧自的品着熱茶,房間裏的氣氛實在有些沉悶。

一路奔波,童言其實也有些渴了。於是伸手就要去拿泡了茶的水壺,豈料就在這時,對面的年輕人卻搶先一步將茶壺拿起,然後給他自己滿了一杯。

等童言再去拿水壺之時,方纔發現,裏面已經沒有水了。

童言有些無語,只能轉頭看向小****:“小黑,你已經變成冰龍,應該能凝結一些冰塊兒吧?這水壺裏已經沒水了,你放些冰塊兒進去,我也好喝點兒熱水解解渴。”

小黑聽此,立刻點了點頭。只見他將壺蓋打開,伸出一根手指,那手指之上頓時寒氣外散,僅僅一會兒工夫,一根冰柱便在他的手指上凝結而成。

而正當他打算將這冰柱放入水壺中時,那不願開口的年輕人卻開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