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馬調集更多的兵馬朝秦天一群人而來。

「原來是一尊聖王,難怪敢對本座的人出手!」

聖王將領冷冷盯著秦天,帶著幾分獰笑。

「死!」

秦天懶得廢話,踏步而出,接近那尊聖王將領,抬手間,就將對方給打的炸裂開來。 看到這一幕,一干叛軍都陷入了獃滯當中,他們的將軍可是聖王初期的強者,現在,卻被人一巴掌給打爆了,豈不是說眼前這人至少是聖王中期或者後期的高手。

「快,組成戰陣,絞殺他!」

有將領反應過來,厲聲吼道。

可惜,叛軍的素質比起正規軍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反應難免慢了許多。

「刷!刷!刷!」

人影閃爍間,宋夢、古婕以及敖紫君、暮雨四人分別沖入大軍之中展開屠殺。

這些叛軍,人數較多,除了那個被秦天打爆的聖王將領,其他將領也就聖者圓滿,更別提士兵,整體素質還比不過城衛軍。

所以,在面對四女的屠殺,他們根本就無法抵擋。

隨著死去的人越來越多,大軍陷入崩潰,四散而逃。

「完了!」

一幹將領看到這一幕,都露出了絕望之色,依靠二十萬大軍組成的戰陣,他們還能聖王抵擋一二,但現在,完全沒有機會了。

「都死吧!」

秦天雙眼一眯,寒光閃爍,抬手間將那些將領給擊斃。

暗中,女帝靈梓和大丞相一直暗中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這人雖然只是聖王初期,但他的實力怕是不弱於一般的聖王後期了吧?」女帝看了眼秦天,頗為欣賞的道。

「不錯!」

大丞相點點頭:「如果沒有料錯,此人還有很大的隱藏,之前,我還以為他是某個宗門的高手,現在看來,他和那些叛軍背後的宗門應該不是一路的,如果陛下有意,不妨將他招攬到麾下!」

聞言,女帝有些心動,但馬上,她眼神就是一黯:「還是算了,如今的我已經是自身難保,招攬他,豈不是害了他!」

如果女帝知曉眼前這位就是造成鳳靈帝國崩潰的罪魁禍首,恐怕她又是另外一種想法了。

叛軍潰不成軍,暮雪也帶著濁、天荒等人加入,對叛軍進行屠殺。

兩個時辰后,戰鬥結束。

二十萬大軍,被秦天一行人屠掉了五六萬,其餘的都逃了。

「走吧,離開這裡!」

秦天道。

這座郡城內有兩個不知身份的女聖帝,而且,這邊的事情肯定會傳入這股叛軍耳中,派出更多的人過來,所以,已經變成是非之地。

其實,他對叛軍動手,他也有試探那兩位女聖帝的意思。

如今看來,她們應該不是叛軍一方的。

也應該不是鳳靈帝國一方的,不然,她們應該不會坐視郡城被打破。

應該也不是六王派來的人,否則,她們早就出手抓人了。

數個時辰后。

秦天小心翼翼的釋放出神殿空間與現實空間完成疊合,並沒有發現那兩尊女聖帝,也就是說,她們的並不是為他而來,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微微猶豫,秦天決定繼續深入鳳靈帝國,找個安穩點的城池定居,把修為給提上去。

如今,各路叛軍都在攻城略地,而叛軍做事也不講究,容易被他們打擾。

一月零九天後。

秦天一行人來到了一座與叛軍隔著數十個州的郡城,一時半會,叛軍應該打不到這裡來。

如今,鳳靈帝國內鳳幣崩潰,唯一流通的貨幣變成了聖晶。

不過,聖晶緊缺,這也導致各種物品價格降低不少。

至於府邸的價格更是降得嚇人,秦天僅僅花了一百聖晶,就租下一座大型府邸十年。

之前,秦天從六王那裡獲得不少聖王級的丹藥。

神殿也汲取了不少時間法則,足夠讓秦天一口氣將修為提升到聖王後期,甚至聖王圓滿。

開啟神殿時間流速。

閉關開始!

盤坐在神殿內,秦天取出一枚丹藥服下,就化為滾滾藥力在體內爆發開來,隨著功法的運轉,這些藥力迅速轉化為他的修為。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在秦天閉關的二百零二年,他體內的能量發生蛻變,向更高的層次進階。

數日後,能量蛻變完成,秦天也順利踏入了聖王中期。

「能戰聖皇嗎?」

秦天暗道。

然後,他招來暮家的三長老暮朽。

一番酣暢淋漓的大戰,秦天對自己的戰力也多了個清晰的認識,在他不動用神殿的情況下,他得動用所有的底牌,才能比一般的聖皇初期強上那麼一點。

比起暮朽這樣的老牌聖皇初期還是有那麼半籌的差距。

六王提供的丹藥還比較多。

所以,花費了數年時間打磨能量后,秦天再次踏入嗑藥提升修為的過程中。

三百零九年後。

秦天終於踏入了聖王後期。

「來!」

他直接將暮朽挪移而來,毫不客氣的發動攻擊。

「轟轟轟!」

能量炸裂,虛空震蕩,兩道身影在神殿虛空中迅速交戰。

半個時辰后。

伴隨一陣沉悶的聲音,暮朽從半空中倒砸而下,重重摔落在地面,驚起漫天的飛塵。

「恭喜公子,修為再進一步!」

暮朽表情複雜的道,秦天的進步實在太大,三百多年前,對方還比他弱上半籌,但現在,他的實力已經超過他一籌。

關鍵是,對方還只是一尊聖王。

修為越高,越級戰鬥就越難。

他雖然見識不凡,但還沒有見過聖王後期能擊敗老牌聖皇初期的。

秦天揮揮手,沒有將暮朽的恭維放在心上,再次打磨能量。

數年後,秦天估算了下剩下的丹藥,卻是難以讓他達到聖王圓滿。

但他依舊繼續修鍊。

四百二十五年後,丹藥消耗一空。

但秦天的修為離聖王圓滿還有半步之遙,他取出了聖晶,繼續修鍊。

沒有了丹藥,利用聖晶修行,慢了數十倍。

因此,當神殿的時間流速耗盡,秦天依舊沒有走完那半步,不過,他預感如果有足夠的丹藥,不超過十年,他就能跨入聖王圓滿。

可惜,聖王級的丹藥太過珍貴,即使各大勢力也不會拿來出售,在市面上想要購買到這個層次的丹藥,實在太難。

他在神殿內修行了一千多年,但在外面也僅僅過去一日。

心念一動,秦天讓神殿空間與現實空間疊合了起來。

「咦!」

忽然,秦天發出一聲輕呼,因為他發現,那兩尊女帝也來到了這座城池,此刻正在某座酒樓上吃東西。

不過,她們倒沒有發現他們。

他的修為提升兩個小境界,對神殿的掌控更強,空間疊合時,就算聖帝中期都無法發現。

當然,要提取他們的記憶還做不到,應該將修為提升到聖王圓滿,就能提取聖帝初期的記憶了。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

他現在身上有不少的聖晶,可想要買到提升聖王修為的丹藥很難。

但眼前卻有兩尊聖帝,說不定她們身上有這個層次的丹藥。

心念一動。

秦天跨出了院落。

直奔兩尊聖帝所在的酒樓。

神醫毒妃:王妃要和離 二女並沒有在包廂,而是在大廳就餐。

「兩位姑娘,在下田秦,有禮了!」

來到她們桌前,秦天微微欠身行禮道。

「居然是你!」

再次看到秦天,女帝也有些意外,而且她震驚的發現,短短一個多月不見,此人的修為已經從聖王初期達到了聖王後期。

難道他當初隱藏了修為?

可憑藉她的感知力怎麼會出錯,她好歹也是一尊聖帝中期,居然無法看穿一尊聖王?

如果不是隱藏修為,那麼,就是說此人在短短一個多月,就從聖王初期達到了聖王後期。

「是啊,一個月零十日前,我們曾在某座郡城內的酒樓有個一面之緣!」秦天笑道:「不知兩位姑娘如何稱呼?」

他之所以報假名,而是他擔心六王將他在鳳靈帝國做的事泄露出去,他是導致鳳幣崩潰的罪魁禍首,一旦這個消息被女帝知曉,恐怕會迎來她的瘋狂追殺。

「我叫靈梓,他叫陳香!」

女帝輕笑道,現在的她對眼前的男子生出了幾分興趣,說話間,她指了指凳子,示意他落座。

但聽到對方的名字,秦天內心卻是一凜,一般的人或許不知道靈梓是誰,但六王卻給了他許多關於鳳靈帝國的情報,所以,他知道女帝就叫靈梓。

至於會不會撞名?

他不覺得事情會那麼巧,女帝是聖帝中期,這個靈梓也是,而且名字還一模一樣,所以,他已經敢肯定,眼前就是鳳靈帝國的女帝。

至於那個叫陳香的白衣女子,多半就是鳳靈帝國的大丞相蒼雪,因為陳香二字的諧音不就是丞相嗎?

如今鳳靈帝國內亂成一團,身為女帝和大丞相的她們居然還有心思四處閑逛,這倒是讓他有些奇怪和意外。

同時,秦天也有些慶幸,幸好他留了個心眼,報的假名,否則,女帝知曉做空鳳幣導致鳳幣崩潰的就是他,還不得殺了他啊。

他心中雖然震驚,但臉上卻不動聲色的朝二女寒暄了幾句,方才落座。

「不知田公子找上我們二人有何事?」

女帝饒有興趣的道。

秦天笑道:「我打算和二位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秦天再道:「我缺少提升聖王修為的丹藥,二位姑娘修為高深,如果二位姑娘身上有這樣的丹藥,二位姑娘又願意的話,我們就能進行交易!」

大丞相玩味道:「提升聖王修為的丹藥極為珍貴,又怎麼會輕易拿來交易!」

「只要兩位姑娘願意,我自然能拿出令你們滿意的交換品!」

秦天頗為自通道。

「大言不慚!」大丞相撇撇嘴,她們二人不提自身修為,就拿她們的身份來說,這世間能打通她們的東西還真不多。

秦天笑笑,沒有與大丞相爭辯。

倒是女帝來了興趣:「不瞞你說,在我身上的確有提升聖王修為的丹藥,就算提升聖皇修為的都有,只要你拿出的東西能令我心動,與你交換又如何?」

聞言,秦天雙眼一亮,笑道:「以二位姑娘的修為,聖晶對你們來說,肯定是無用之物,那我就不拿聖晶購買了,不知二位對九品聖技感不感興趣,如果二位感興趣,他可以拿出一部九品聖技來交換!」

聽到秦天身上居然有九品聖技,女帝和大丞相都頗為意外。

九品聖技即使對她們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

但女帝卻搖搖頭:「九品聖技對我來說,卻沒有多大的作用,畢竟一部九品聖技並不容易修成,得耗費大量時間,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

「敢問姑娘,你地風水火道可有圓滿的?」

秦天再問。

微微猶豫,女帝道:「我的風火道皆大成!」

秦天心中一喜:「我的風之道已經圓滿,我可把我感悟風之道的經驗傳授給你,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