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秦巖想到了仙姑給的腦中骨。

仙姑說過,腦中骨不但可以辟邪,還可以驅邪。

說不定這個腦中骨可以救王胖子一命。

我真不是學神 想到這裏,秦巖從兜裏面拿出腦中骨,按在了王胖子的大腿上。

“嘶嘶嘶!”

葉嫣掐着王胖子脖子的手立即冒起道道青煙,就像抓在了烙鐵上。

葉嫣震怒無比,立即縮回了手。

“砰”的一聲,王胖子從半空中掉下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王胖子剛剛喘了兩口氣,他跳起來就向宿舍外面跑去。

可是王胖子拉了好幾次門把手,門都沒有開。

“原來是腦中骨!難怪我無法對你附身!”葉嫣看到秦巖手中的腦中骨,眼睛當即眯成了一條細縫,眼中精光閃爍,十分駭人。

秦巖這時才明白,剛纔葉嫣不停地嚇唬他,可就是沒有對他出手,原來是因爲他有了腦中骨。

“不過,你知不知道腦中骨是一種邪物,它可以慢慢地吸走你的三魂七魄,將你變成殭屍!”葉嫣揚起嘴角冷笑起來,戲謔地看着秦巖。

“給你這邪物的人肯定是想把你煉化成殭屍!”

“只是我根本沒有看出你哪一點好,居然被人當成殭屍來養!”

說罷,葉嫣搖了搖頭,似乎根本不理解這樣的行爲。

秦巖根本就不相信仙姑會害他,手中攥着腦中骨,冷冷地看着葉嫣。

自從知道腦中骨能剋制葉嫣後,秦巖就不再怕葉嫣了。

葉嫣冷笑了一聲,轉過身消失在原地。

看到葉嫣走了,秦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額頭上的冷汗就像不要錢似得往下流。

剛纔秦巖雖然表現的很鎮定,其實他內心是悽苦的。

畢竟他不是黃仙姑那樣的道人。

不一會兒,王胖子和張迪反應過來,一個從被窩裏面探出頭,一個從門口轉過頭。

“她走了?”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問。

秦巖從地上爬起來,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經過這一頓折騰,王胖子和張迪再也不敢睡覺了,猶如驚弓之鳥一樣背靠着牆坐在牀上,睜着眼睛不停的在房間裏面掃視,生怕葉嫣再回來。

秦巖看着他們緊張的樣子,無語地說:“快睡吧!她如果不想讓你們看到她,你們是看不到她的!”

鬼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可以隱蔽自己的身形,讓普通人看不到。

也可以撤掉隱蔽,讓普通人看到。

不過當鬼撤掉隱蔽的時候,大部分就是害人的時候。

這就是爲什麼人被鬼害死的時候,都能看到鬼的樣子,並且會露出驚恐至極的樣子。 王胖子和張迪被嚇破了膽,根本不敢睡覺,緊緊地靠在一起。

嫁入高門的女人 秦巖實在乏困的厲害,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來,秦巖看到王胖子和張迪躺在牀上呼呼大睡,嘴角還流着口水,而且口水將牀單都打溼了。

秦巖搖了搖頭,轉過身離開宿舍去上課了。

晚上下了課,秦巖去了網吧。

最近秦巖迷上了英雄聯盟,每天不玩一會兒就手癢。

原本因爲葉嫣的事情,秦巖打死也不敢在晚上出去,不過當秦巖見識到腦中骨的威力後,他在瞬間充滿了自信。

打開電腦後,秦巖首先登上了qq,他剛準備上英雄聯盟的時候,qq軟件跳出一個彈窗。

彈窗上寫着一行非常吸引人的標題:無法忍受自己的肥胖,保市師範大學一名大三的學生跳樓自殺。

哎呦!因爲胖就跳樓,這心理素質也太差了吧!是誰這麼想不開啊!再胖能有我們宿舍的王胖子胖嗎?

王胖子雖然肥成了豬,可是人家該吃吃,該喝喝,該撩妹的時候撩妹。妹子不理他的時候就撩自己。

那小日子過得,簡直生活樂無邊。

這個跳樓的肯定是個女生!只有女孩纔會這麼敏感,這麼脆弱!

秦巖在心中嘀咕起來。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秦巖打開了彈窗新聞。

當秦巖看到新聞上面的照片後,驚訝無比的睜大了眼睛,跳樓的不是別人,居然是王胖子。

這怎麼可能?王胖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生活態度一直積極樂觀,怎麼可能跳樓?

秦巖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起來,王胖子摔在地上的姿勢和趙赫一模一樣,也是頭朝下。

王胖子的眼睛睜的比趙赫還大,眼神中充滿了驚恐。

就在這時,照片中的王胖子突然從地上爬起來,指着秦巖說:“這都是你害的,這都是你害的,還我的命來,還我的命來。”

秦巖雖然見過不少鬼,但是依舊被嚇得向後靠在了椅子上。

緊接着,一雙手從電腦裏面伸出來,抓住電腦屏幕,探出半個腦袋,對着秦巖嘿嘿的笑起來。

這個女鬼不是別人,正是葉嫣。

秦巖忍不住再次向後退去,可是他此刻已經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根本無法再向後退了。

秦巖靈機一動,從脖子上將腦中骨拿下來,向屏幕按去。

看到腦中骨,葉嫣突然消失不見了。

原本從照片中站起來的王胖子也又趴在了地上,就像電影鏡頭在倒放。

不過,王胖子的眼睛透過照片、透過電腦屏幕死死的盯着秦巖。

秦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頭皮一陣發麻,他想不到王胖子居然被葉嫣害死了。

凌天戰神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歡快的鈴聲在這時突然響起。

秦巖拿起手機,是唐小夢給他打來的電話。

“秦巖,你現在在哪裏?我是唐小夢,想找你瞭解一些事情。”

彼岸你在 聽到唐小夢的話,秦巖就知道唐小夢肯定是想問他關於王胖子的事情,因爲他和王胖子住在一個宿舍。

“我在網吧裏,你是不是想問我關於王啓明的事情?”

聽到秦巖這樣說,唐小夢沉默了片刻,詫異的問:“你怎麼知道王啓明死了?”

秦巖嘆了口氣:“他剛纔來找我了,還有之前的那個女鬼。我懷疑王啓明就是被葉嫣殺的。”

這時,王浩接過了唐小夢的電話:“秦巖,我們現在就在你的宿舍裏,你回來一趟。”

秦巖應了一聲,掛斷了手機。

原本以爲有了腦中骨,葉嫣不敢再對自己怎麼樣了,但是秦巖突然發現不是那麼回事,葉嫣正在對他身邊的人下手。

回到宿舍,秦巖看到王浩和唐小夢坐在他的牀上,校保衛科的科長以及張迪坐在另一張牀上。

張迪臉色煞白,似乎被嚇得不輕。

看到秦巖回來後,王浩和唐小夢站了起來。

王浩說:“呂科長,我們想帶秦巖和張迪回警隊一趟,不知道你這裏方不方便?”

呂科長趕快站起來,點了點頭說:“沒問題,你們去吧!”

上了車,王浩轉過頭問秦巖:“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嫣怎麼又找上王啓明瞭?”

秦巖嘆了口氣,將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王浩。

聽了秦巖的話,王浩不由呵斥秦巖:“你是怎麼搞的,你明明知道葉嫣不能惹,你爲什麼讓王啓明罵她?”

秦巖苦笑起來:“我也是被王胖子逼急了才逗他的,誰能想到會出這種事。”

其實王胖子死了,秦岩心裏面也特別難受。他也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

王浩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巖,冷冷的說:“以後不能再這樣了,你這樣屬於間接害人。”

秦巖點了點頭,並保證以後再也不這樣做了。

“王警官,我是不是也會被那個女鬼殺了?”張迪這時突然插進來一句話。

王浩轉過頭看着張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唐小夢想了想說:“王隊,咱們再去一趟仙姑那邊吧!看看仙姑能不能幫我們的忙?”

王浩點了點頭:“看來現在也只能這樣了,不過現在都晚上了,不知道仙姑會不會給我們開門?”

仙姑每天只給六個人算命驅邪,看完六個人後,即便你是達官顯貴,仙姑也不會接待。

王浩怕仙姑拒絕他們,畢竟像仙姑這種人都有怪癖。

不過爲了張迪,王浩決定去試一試。

秦巖發現王浩真是一個熱心腸的好警察,之前爲了自己去求過仙姑,這次爲了張迪也去求仙姑。

這樣的好人在現在可不多見了。

十幾分鍾後,他們一行人來到了仙姑所在的別墅門前。

別墅大門緊閉,院牆高築,就像一座與世隔絕的堡壘。

門前掛着兩盞藍色的燈籠,燈籠將鮮紅的大門照的詭異無比。

王浩走上前,拿起門上的鐵環,“砰砰砰”的扣了下去:“仙姑,仙姑,您在嗎?我是上次見您的小王。”

別墅裏面沒有任何人答應。

王浩不甘心,繼續“砰砰砰”的扣下鐵環。

可是接連扣了兩分鐘,別墅裏面也沒有人出來。

“奇怪,怎麼沒有人啊!”王浩一邊扣着鐵環,一邊自言自語的說。

唐小夢拍了拍王浩的肩膀:“王隊,別敲了,仙姑肯定不在家。我們明天再來吧!”

王浩點了點頭,只能作罷。

“對了,你們來我家喝口水吧!我家就在對面的樓房裏。”唐小夢指了指別墅對面的一棟樓房說。

王浩看了一眼別墅,又看了一眼唐小夢的家:“走,去你家坐一坐,我順便看看別墅裏面到底有沒有人。” 來到唐小夢的家,王浩站在了陽臺前面,隔着玻璃向別墅裏面看去。

由於距離太遠,王浩什麼也沒有看到,只看到別墅裏面的房樑上掛着四盞藍色的燈籠。

這四盞藍色的燈籠就像四隻鬼眼一樣,閃着幽幽的藍光。

王浩轉過頭問唐小夢:“你們家有望遠鏡嗎?”

唐小夢拍了一下手:“王隊,正好有,你稍等!”

不一會兒,唐小夢將望遠鏡拿過來了。

王浩對好焦距,向別墅裏面望去。

別墅院子裏面的場景頓時映入王浩的眼簾。

王浩看到院子裏面不但有人,而且還是四五個。

這些人臉色鐵青,雙目無光,動作呆板,正對着高高掛在半空的月亮吐納。

王浩詫異無比,不知道這些人在幹什麼。

“真是奇怪,仙姑家裏面怎麼有這麼多人!”王浩一邊觀察着這些人,一邊自言自語地說。

“是嗎?我看看!”唐小夢拿過望遠鏡,向別墅裏面看去。

看了一會兒,唐小夢放下望遠鏡說:“沒有啊!我一個人也沒有看到!”

“怎麼可能!”王浩拿過望遠鏡又向別墅裏面望去。

“有人啊!他們正在對着月亮吐納!”王浩邊看邊說。

唐小夢拿過望遠鏡向別墅裏面看去:“奇怪,我怎麼看不到!”

就在這時,王浩突然臉色大變,轉過頭對秦巖說:“秦巖,你過來看看!”

秦巖點了點頭,走過來接過望遠鏡向別墅裏面看去。

“秦巖,你是不是看到人了?”王浩問。

“沒錯,我看到四個人正對着月亮吐納。不過他們實在是太怪異了!”秦巖奇怪地說。

唐小夢疑惑無比,看了一眼秦巖,看了一眼王浩。

王浩拍了拍秦巖的肩膀:“你難道就沒有聯想到什麼嗎?”

秦巖先是搖了搖頭,緊接着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在瞬間變得慘白無比:“王隊,你的意思是說他們不是人?”

王浩點了點頭。

現在王浩和秦巖都被仙姑開了陰陽眼,他們可以看到鬼,但是唐小夢看不到。

這說明別墅裏面的人不是人,而是鬼。

爲了驗證這個結論,王浩又讓張迪看了看別墅。

張迪也是什麼都看不到。

王浩摸着下巴說:“奇怪,仙姑這樣的好人,她家裏面怎麼會有鬼!”

秦巖這時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葉嫣說過的話:“王隊,昨天葉嫣說腦中骨是邪物,可以吸收我的三魂七魄,最終把我變成殭屍!”

唐小夢撇了撇嘴:“秦巖,你腦子沒有壞掉吧!葉嫣那樣的壞女人怎麼可能說真話。她肯定是想讓你把腦中骨扔掉,然後對你下手。”

在唐小夢的心中,葉嫣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女人。

昨天晚上秦巖也是這樣想的,不過現在他卻覺得葉嫣說的話不一定是錯的。

有時候好人說出的話也有可能是假話,壞人說出的話也有可能是真話。

特別是當秦巖看到仙姑的別墅裏面有鬼後。

王浩搖了搖頭說:“也許葉嫣說的是真的!”

唐小夢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着王浩,想不到以正義爲化身的王浩居然會幫葉嫣說話。

想了一會兒,王浩臉色凝重地說:“不行,我們必須再找一個陰陽先生,我信不過這個仙姑!小夢,除了這個仙姑,你還知道其他仙姑或者先生嗎?”

唐小夢搖了搖頭。

王浩想了想說:“對了,咱們保市郊區不是有座七峯山嗎?我記得山上有個寺院!也許那些和尚有辦法!”

王浩屬於雷厲風行的人,剛剛想到這個地方,就要帶着秦巖等人去。

秦巖和張迪都同意,這畢竟是關係到他們生死的問題。

原本唐小夢不想去,可是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和王浩一起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