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冷靜一些之後,顧不凡心中驚駭也是逐漸褪去,對方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沒有選擇滅殺自己和公開,顯然暫時對自己的性命還沒有興趣。

這一刻,顧不凡也是明白了,這巫族之行,早已不是自己決定能不能來的了!

若是自己在鍛紅城想要逃跑,可能自己現在已經是成了一具屍體了!

“巫族天魔的大巫祭,你到底是什麼人?”

顧不凡眼神飄忽地看着屋頂,被這等大能盯上,不管自己如何掙扎應該都是無用功了,即便是被戮仙劍掌控身體,想來也根本逃脫不了,如今的自己,只能等待那位神祕大巫祭的召喚了。

……

而另一邊,莊園之中的紫晶天魔一族居住地之中,一名面容老態的紫晶天魔正於房中握書慢讀,他便是此行紫衫三人的護衛者,紫城,紫晶天魔一族中一名實力強勁的飛昇境圓滿的魔主!

“此書倒是有些精妙,老夫還真去看看那身處五州大陸中的作書者!”

紫城讀到書中精彩處,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絲滿意之色。

魔界之中,雖是生活習性與五州大陸那邊相差無幾,但唯獨這著書寫文一事,卻是遠遠比不上那邊,這讓他們這些對書籍感興趣的人時常有些不適。

紫城正要翻頁之時,卻是突然有些皺眉,放下了手中書籍。

因爲感知之中,門外已是出現了一個極其慌亂的步伐。

“吱吖!”

下一刻,房門被人推開,望着表情慌亂的族內子弟,紫城眉頭更是一皺,開口呵斥道:

“身爲紫晶天魔,何事令你如此慌張?”

那名弟子聞言,渾身更是浸出了一身汗水,結結巴巴地將剛纔自己在院門之處所見之事說了出來。

當他說完之後,心神忐忑等了片刻也是沒有得到迴應,擡頭一看,紫城的身影卻是不知何時早已不見! 片刻之後,紫晶天魔居住之地,紫城面色激動地跨出大門,直奔顧不凡所在之處而去。

紫城沒有想到,上次紫衫回族之後提到的那個紫凡居然有着這等實力。

能夠擊敗紫衫的妖孽,一個擁有着無比恐怖劍意的妖孽,這是天要興他紫晶天魔一族,紫城在紫晶天魔一族中,並沒有站隊任何一名候選者,因此此次巫族一行纔會派他前來當護衛者,且紫城也是紫晶天魔一族中兩名劍道大能中的其中一名。

可想而知,當紫城剛纔從紫荊那得知顧不凡先前戰績之時,他是有多麼的激動!

這僅僅是一個支脈弟子,卻能做到如此逆天地步,若是他一直在主脈,享受着紫衫等人享受的資源,那他現在,該到達何種地步?

這是紫城所不敢想之事,那紫凡,不管是何脈,他一定要將他收入麾下,他要將紫凡培育城這個聖界,不,是兩個世界第一的劍修!

即便是四聖王,未來的紫凡也未必不能撼動其位,甚至在那未知的將來,聖界之中將出現一位新王!

想到此處,紫城腳步更快,若非這是在巫族族地,需要顧忌巫族面子,巫城早就瞬行至顧不凡身旁了。

片刻之後,當紫城來到顧不凡所在小院之後,卻是隻看到了在院門前收拾的一名巫族族人。

那巫族族人看到這名來勢洶洶的魔主,立馬行了一禮,開口問好:

“紫城魔主!”

紫城並未在院中感知到顧不凡所在,心中一蹬,皺着眉頭問道:

“我紫晶天魔一族的紫凡呢?爲何沒在院中?”

“紫凡先前已被巫杏公主派人前來接走了!他……”

那巫族族人話未說完,紫城的身影便是已經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

“巫族天魔難道看到紫凡的妖孽之處,要搶我族人?”

紫城猜測之際,也是來到了巫杏所住之處。

“巫薩,你怎麼會在此處?”

紫城到達院門之時,卻是見到了巫薩,這讓他心中更加不定,難道巫族天魔真要搶人?但紫凡乃是紫晶天魔,巫族天魔又有什麼理由爭搶?難道僅憑一個與紫凡有些關係的地牛魔族少年?

巫薩看着紫城面容,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輕輕笑道:

“紫城魔主何必對我有如此敵意,紫凡此刻應該是已經到了大巫祭面前了,不過你放心,我巫族天魔還不至於要搶你族族人!”

紫城聞言,卻是心中一驚,是大巫祭要見紫凡?

沉默片刻之後,紫城開口回到:

“希望如你所說,不然即便是大巫祭,我紫晶天魔一族也要討個說法!”

紫城說完,便是進了院內,尋了一個坐處,顯然他要在此等着顧不凡回來了!

巫薩見狀,也不動怒,也是笑着進了院中來到紫城旁邊坐下,衣袖一揮,一套茶具出現在了石桌之上,這品茶之事,也是從那五州大陸傳來,在這魔界,普通魔族可是沒有機會品嚐這些東西。

……

巫族古城之中,一處稍顯幽暗的宮殿之內,顧不凡此刻正靜靜站立在此處。

在顧不凡剛準備療傷之時,巫杏便是派人前來尋他,而後在巫杏住處,顧不凡先後經過了三個傳送陣法,這纔來到了此處宮殿。

巫族天魔不愧是魔界之中最爲古老和神祕的一族,傳送陣法在如今這個世界,已經算是失傳之法,但在這巫族古城,卻是有着不少,而顧不凡也是第一次看到傳送陣法。

大殿之中,顧不凡環首一圈,宮殿四處,站立着十二座缺少了頭顱的巨大雕像,每座雕像之上,顧不凡皆是感受到了一股令他心驚的莫明氣息。

即便是缺少了頭顱,但顧不凡身處雕像之中,卻仍是感覺自己好似被十二雙眼睛緊緊盯着,這讓他感覺到十分地不適。

“你來了?”

片刻以後,就在顧不凡實在是有些忍受不住大殿之中的詭異氣氛之時,一道聲音又是傳到了他的耳邊,正是在那演武場中出現在他心湖中的聲音。

“你是誰?巫族大巫祭?你知道我的身份?爲何不抹殺我或者將我的身份揭露而出?”

顧不凡尋着聲音看去,卻是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出聲開口問道。

顧不凡發問之後,大殿之中又是陷入了片刻安靜之後,那道聲音再次開口:

“呵呵,不要着急,你的問題我會一個一個回答,它在你體內已經穩定下來了嗎?你們倒是重新契合的不錯!”

顧不凡聞言,如同一隻被驚到的猛獸一般瞬間倒退數尺,靈臺之中,神魂小人的雙手也是迅速放在了戮仙劍之上。

顧不凡的全身,瞬間被冷汗打溼,此人,竟然知道自己最大的祕密,自戮仙劍在顧不凡體內以來,除非顧不凡主動顯出,即便是那仙人境的神丹閣老祖都沒能看出自己擁有戮仙劍,而這巫族大巫祭,卻是知道戮仙劍在體內,他雖是沒有明說,但顧不凡知道,這大巫祭所指正是戮仙劍。

“呵呵,不必如此緊張!”


大殿之中,聲音再次出現,而這次顧不凡也是看到了那個聲音的主人。

那是一團,散發着微光的光團?

顧不凡看着那終於顯出真身的大巫祭,卻是驀然一愣,巫族大巫祭,是個光團?

但片刻之後,那光團驀然起了變化,一陣光芒閃過,一面相普通,卻是帶着一絲和藹之色的白衣老者出現在了顧不凡面前。

而當顧不凡看到那老者面容之時,卻是瞬間呆愣在原地,他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陣溫熱之感,顧不凡下意識伸手摸去,卻是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的臉上已是掛上了兩行熱淚。

那老者面容,不正是自己在夢境中多次見到之人嗎,無論是一開始被雲霧遮繞的傳道老者,還是那持劍沖天,一往無前的白衣仙人,亦或是最後一次夢境那無境山上的和藹老者,都是眼前這名老人。

而顧不凡每次見到這名老者,都是感覺心中會有一陣無法言語的絞痛之感,眼中淚水也是會在不知不覺之中緩緩流出。

“呵呵,你還是和從前一樣,喜歡哭鼻子啊!”

老者看着顧不凡模樣,身體輕飄,來到了顧不凡身前,伸出了他那有些虛幻的雙手輕撫着顧不凡腦袋。

顧不凡被那白衣老者近身,卻是絲毫沒有躲避的打算,任由那老者撫摸着自己的腦袋,那手掌之中,傳來的是一種令顧不凡無法抵擋的溫柔之感,靈臺之中,戮仙劍輕輕顫鳴,好似也在感受着那份溫柔。

“沒想到,最後你還是未能逃出宿命的輪迴,這便是你不變的選擇嗎,你大可不必如此辛苦的,孩子。”


在那白衣老者的撫摸之下,顧不凡瞬間感覺一陣睏意襲來,到最後,顧不凡已是聽不清老者在說些什麼了,他的雙眼,慢慢閉合,在這大殿之中,顧不凡便這樣沉沉地睡了過去。

“睡吧,孩子,好好睡一覺,當你醒來之後,還會有着更大的挑戰等着你,既然你選擇了回來,那你的命運便只能由你自己掌握了,這一次,我也會站在你的身後的!經歷了無數輪迴的事,也該有個了結了!”

白衣老者看着睡倒在自己懷中的顧不凡,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隨後老者擡頭望向了大殿之中的十二座無頭雕像,眼中又是出現了一絲哀色。

“唉!”

幽暗的大殿之中,一聲哀嘆響起,嘆聲過後,這座被巫族天魔視爲族中禁地的大殿又是恢復到了安靜之中。 邊緣之地,斷魔城中。

百層黑石高塔第十五層之中,一個隔間之內,柳月兒閉目盤坐在一個散發着青色光芒的蒲團之上。

柳月兒身周,數個靈氣氣旋緩緩轉動,在其身前,一個小型陣法之中擺放着數千極品品秩的靈石,此刻,那這些靈石正以一個極快的速度不斷消散。

隨着靈石的不斷消耗,柳月兒身體之中的波動也是越來越大,終於,當那最後一塊靈石消散之時,柳月兒一雙鳳女子也是陡然睜開,精光閃過,一股強悍氣息自柳月兒體內爆發而出。

“噗!”

但驀然之間,柳月兒胸口一悶,一口鮮紅血液自她口中飛射而出。

“失敗了!”

柳月兒眼中一黯,沉默片刻以後,伸手擦去了嘴角鮮血,一張小臉因爲氣息不穩的緣故也是顯出了些許蒼白,她首次嘗試衝擊窺道境,以失敗告終了。

“但也並非全無收穫!”


稍微調息之後,柳月兒那略顯黯淡的雙眸又是重新明亮起來,靈臺之中,神魂小人之上,相比以前卻是多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氣韻。

柳月兒知道,那是道韻的雛形,雖然柳月兒此次強行衝擊窺道境失敗了,但她如今也是一隻腳踏入了窺道境,只要接下來好生溫養感悟那絲氣韻,那她晉升窺道境也不過只是時間問題。

但在柳月兒心中,對此她卻沒有一絲滿意的感覺出現,因爲她知道,顧不凡一定還在某個地方等着她,她一步也不能停留,必須加快速度地提升自己的境界!

柳月兒打開房門,房門之外,兩道人影早早等在了此處,一人自然便是江慎,而另一人,卻是青光宗前任宗主,林楠,柳月兒的師尊。

林楠見柳月兒狀態,自然是知道她沒有成功,此次柳月兒衝擊窺道境,本就是強行爲之,她不過是稍微有所感悟,便是想要一蹴而就,成功的機率自然不大。

林楠眼眶微紅,輕聲道:

“月兒,你又何必如此勉強自己呢?”

對於自己這個看似溫軟,實則在自己面前從來都是執拗到不行的徒兒,林的心中也是疼惜不已。

面對林楠的勸慰,柳月兒也是鼻尖微酸,在青光宗裏,顧不凡與林楠便是她心中最爲軟弱的地方。

“師尊,對不起,月兒讓您擔心了!”

林楠見柳月兒這般模樣,心中也是更加酸楚,隨即又想到了自己的處境,自己與月兒,如今又是有何不同呢?

“沒事,沒事,月兒乖,師尊在!”

一時之間,這兩個女子竟是抱在一起,輕輕啜泣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江慎看着這一幕,臉上也是有着些許傷感,但他還得爲這兩人把好風。

所幸現在這十五層中並沒有什麼人,若是讓旁人見了這一幕,怕是都要仔細擦擦自己的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斷魔城中有名的兩個女強人,居然也會也有着這般小女兒的模樣。

片刻之後,柳月兒與林楠似乎也是意識到了這還是在黑塔之中,兩人都是收起了情緒,隨後一起看了江慎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