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飛聲音冷酷,他對這個女人沒有半點好感。

謝思思語氣糾結,故作嬌羞狀。

“那晚要不是您,我可能就遭那個變態欺負了,我心裏一直念着您的救命之恩。”

秦飛毫不猶豫的說道:“那大可不必,我那時沒想救你,只不過剛好和陸家那小子有仇罷了。”

“我知道的,思源哥他們都跟我說了,不過就算只是順帶救我,也是救了我。”


嘖,不過來了幾天,該知道不該知道的就都清清楚楚了。

這女人,屬實厲害。

“夠了,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言盛景,敘你深情 ,心中冷笑,他倒要看看這女人想幹什麼。 謝思思這才說出自己的意圖。

“其實我就是想請您吃頓飯,表達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不過您放心,不是什麼特別貴的,只是路邊攤。”

“不過,雖然是路邊攤,卻是很好吃的路邊攤,您也知道我經濟實力嘿嘿……”

謝思思說至一半,秦飛毫不猶豫打斷他道。

“那抱歉了,我從來不吃路邊攤,不是五星級以下的餐廳我看都不會看一眼。”

“你這報恩報的如此潦草,也就不必跟我提了。”

此言一出,把謝思思哽住了半晌開不了口。

怎麼回事,跟說好的劇情不一樣啊喂。

李思源他們不是說這個秦總很接地氣對下屬很好嗎。

怎麼對她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而且她現在的身份是窮困大學生,窮困大學生喂。

讓一個窮困大學生請你吃五星級餐廳,你咋不上天呢。

謝思思嘴皮子抽動半天,硬是想不出什麼話來回秦飛。

講真她不是請不起,只是爲了裝得更像一點,她現在還真沒錢。

“還有事嗎?沒事就下去吧。”

秦飛毫不猶豫的下了逐客令,再過半個小時他就要下班了。

雨晨還等着他去接她,哪有空跟這個意圖不明的女人瞎掰扯。

謝思思尷尬笑笑,退出了辦公室。

快下班的時候,謝思思突然接到一條短信。

她眸光一閃,這可是絕佳的機會,錯過這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不行,她一定要想辦法帶秦飛去那裏才行。

想到這,她發了一條短信,未知聯繫人,短信內容是。

“打五萬塊錢給我,立刻,馬上,我有急用。”

對面沒回,不過不消三秒,謝思思這邊就收到了到賬通知。

六點半準時下班,這兩天公司不是很忙,一切都運行在正軌上。

所以大家下班都很準時,李思遠剛想問謝思思要不要一起走。

謝思思見秦飛出了辦公室,毫不猶豫的抓起包就跟着秦飛。

李思源的手尷尬的擡了半天,然後又放下。

地下車庫,謝思思追上了秦飛,攔在他面前氣喘吁吁道。

“秦總,我一定要報恩,我請你吃五星級餐廳。”

秦飛皺眉,浪費他的時間,又讓雨晨多等了幾秒。

“讓開……”

剛想繞開謝思思,他就接到了林雨晨的電話。

幾乎是立刻,秦飛的語氣就變得溫柔了起來。

“怎麼了?”

謝思思目瞪口呆,這個男人是學川劇變臉的嗎?

林雨辰在電話那邊說道:“秦飛你先回家吧,不用來接我了,我今晚有點公事要談,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別累着自己,忙完了打電話給我,我再來接你。”

秦飛掛了電話,一聲嘆息。

早知道不把陳嵐派去做其他事情了,搞得雨晨現在天天這麼忙,都沒時間和他約會。

謝思思再次焦急的說道。“秦總,您就給我一個報恩的機會吧。”

“怎麼,你有請我吃五星級酒店的錢了。”

秦飛因爲不能和林雨辰約會的怨念,全部撒到了謝思思身上。

謝思思突然感覺周身有點冷,但還是堅定的點點頭。

“嗯,我有錢了。”

有點意思,那他倒要看看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那行,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秦飛打開自己的車門,謝思思剛想打開副駕駛。

秦飛就吼道:“誰準你坐副駕駛的,坐後面去!”

“對不起,對不起。”

謝思思心裏一陣咬牙切齒,但還是乖乖打開了後座的門。

“秦總,我們去蘭亭雅居吧,我在那裏訂了位置。”

“雖然不是正統的五星級餐廳,不過那裏的菜可一點不比五星級餐廳的差。”

她滔滔不絕的介紹,秦飛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

“你懂得還不少。”

謝思思嘿嘿一笑,絲毫不慌。

“要報恩當然得做攻略了,我可是很認真的。”

秦飛沒再說什麼,二人一路來到蘭亭雅居。

總裁的頭號佳妻 ,氛圍滿滿的國風氣息。

小型別致的假山景觀,亭臺水榭,流水潺潺,飯菜也是別具一格。

總之在這裏無論是吃飯還是欣賞美景,都是一種享受。

服務生引導兩人到謝思思之前定好的位置。

不知是無意還是刻意,謝思思選沒有選擇包間。

“不好意思啊,秦總,我的錢只夠訂外面的位置,不夠定包間。”

“不過這個位置雅緻也沒什麼人注意得到,和包間差不多,您擔待點。”

“無妨。”

秦飛淡淡點頭坐下,服務生立馬遞上菜單,笑意盈盈道。

“兩位是第一次來吧,我們這裏的特色菜都很不錯哦。”

謝思思看着菜單上雅緻的名字,略顯驚奇的問服務員道。

“你們這迎來送往,春山玉露是什麼菜?”

服務員微微一笑,故作神祕回答道。

“這個我們是不能夠提前透露的呦,您點了等上菜後您就知道了。”

“嗯,好吧,那我就要這兩個,還要一個霧山皚皚。”

這三個菜都不是特別貴,她能承受。

謝思思點頭合上菜單,又問秦飛道:“秦總,您要吃什麼?”

秦飛毫不猶豫的點了菜單上三個最貴的菜。還點了一瓶最貴的叫做高山流水的酒,這才合上菜單。

“好了就這些吧。”

謝思思看了看菜單,默默計算了一下價格,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三萬八,這頓飯足足要花她三萬八。

秦飛這王八蛋,花錢竟然如此大手大腳,當真是不是他請客就不心疼。

不過,一想到待會要發生的事情,謝思思就覺得她這錢花的特別值。

等菜期間,謝思思一直東張西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她從來沒有見過酒店裏還有這麼美的美景。

突然,謝思思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指着某個方向,朝着秦飛激動道。

“秦總你看,你知道那是誰嗎?”

秦飛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在他們斜對面的地方。

赫然坐着林雨晨和一個面容清俊的男人。

秦飛皺眉,不動聲色的問道:“你認識她。”

“那當然了,雨晨學姐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學校裏到現在還流傳着她的傳說呢。” 秦飛了然,他怎麼忘了雨晨也是封城大學畢業的。

按理來說,謝思思認識她也不算奇怪。

原來這就是謝思思的目的麼,秦飛索性雙手交叉。

裝作不認識林雨晨的樣子,淡定的看着謝思思表演。

“秦總您知道嗎,雨晨學姐可是我的偶像,沒想到她都有男朋友了,男朋友還這麼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