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荷想到這個孩子還是她特意換了葯才得來的,不由的笑道:「九哥,你放心,我有靈液,還有回魂丹,這些年,又鑽研了培元養神丹,有九成把握平安生產的。」

至於那最後一成,就得聽老天爺的,她已經做了十足的準備,不會拿自己的身體去開玩笑的。

「剩下的一成,由我來護。」燕九在她的額頭親了親,又問起了宮裏的事。

秦荷斂容正色,將皇后的話說了。

燕九輕拍着她的後背道:「不用怕,皇后在試探你,你的回答很好。」

「這事情我要是幫皇后做了,我的心裏,永遠是愧疚的,夜裏都睡不安穩,我不要這樣。」秦荷往他的懷裏窩著,汲着他溫暖的懷抱,覺得心安極了。

「只要你不願,誰也別想逼你。」燕九攬着她的腰,懷孕過後,她的腰肉眼可見的粗了,以前的細腰,現在……

「丫頭,我怎麼覺得這次的肚子,比之前大些?」

燕九在她的腰間摸著,之前懷孕的時候,似乎沒這麼明顯。

「好像是更大。」秦荷仰著頭,眨了眨眼睛,悄悄湊上前,貼着他的耳畔說:「我感覺,肚子裏是兩個。」

「兩個?」

燕九驚的差點沒從軟榻上摔下去。

「九哥,原來,你也這麼激動呢?」秦荷俏皮的笑着,她每日都會給自己把脈,愈發的覺得自己懷的是兩個孩子。

【作者有話說】

推薦好友林高歌的《醫妃種田養萌寶》簡介:本是古醫世家不受寵的嫡系,盡然糊裏糊塗魂穿到了架空的世界,成了寡婦,生了娃子,順帶着成了赫赫有名的神醫,還發家致富成了一方首富。

和她斷絕關係的婆家找上門想同享富貴,一哭二鬧三上吊?納尼?真以為她是麵糰捏的!

兩個小包子軟萌可愛,當她以為自己熬出頭的時候,死去的丈夫突然歸來,還成了赫赫有名的冷麵攝政王爺!

天啊!這是個什麼神仙安排!

。 「這也過於恐怖了,我們三人都是七星道祖巔峰,可為什麼在他們面前我一點也察覺不到自己是和他們修為齊平的跡象?」飛月仙王搖了搖頭苦笑。

「他們的勢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這是無關修為,純粹的是境界上的壓制,或許他們只差一步就能問鼎那個境界了吧!」冷焰仙王眯起眼睛嘆了口氣道。

於此同時,林天成再次化身殘影迅速降臨到獸人老者的身邊,單手托天,掌心似有氣旋涌動,「給我停下來!」

話落,恐怖的能量從林天成的手中暴涌而出,追著獸人老者不斷變換的身形追去。

「沒用的,你壓不住我!碎心一出,我自己也收不住!」

只見無數劍氣縱橫,瞬間將林天成發射出來的能量氣旋攪碎,呈合圍之勢將林天成封鎖其中。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就連冷焰仙王等人也只是剛剛才看見二人對拼一招然後飛射而出,緊接著林天成就被漫天的劍影團團包圍。

林天成原本幻化出來的殘影此時盡數歸一,所有的分身幻想都被劍氣無情攪碎。

畢竟老者的劍意實在是太強了,而且無窮盡一般漫天飛射,連林天成本尊躲閃起來都十分的困難,更不要說他製造出的幻想和分身。

「老人家,碎心一出你的攻擊強了不止一倍啊,不過……你現在壓箱底的技能都施展了,接下來你還拿什麼和我斗?」林天成微微笑著看向老者,彷彿沒有在意自己此時還深陷劍氣風暴之中。

「這就不饒你費心了,先破了我這招再說吧!」

只見無數的劍氣在空中交錯,林天成咬牙苦苦堅持著躲避對方的攻擊,而老者這時候也化身流光,超林天成再一次殺了過來。

「心劍無痕!」

老者冷喝一聲,一股神威天降,頓時自身的氣勢再次攀升一倍不止,緊接著揮出一劍。

這一劍斬出,老者似乎和獅心劍融為了一體,宛如極光一般直刺林天成的心口,這一劍要是刺中,林天成必死無疑。

見狀,在場的人頓時都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影響了這場大戰的走向。

林天成此時也是心中急躁不安,他的神識之內已經失去了老者的身形,對方彷彿真的和獅心劍融為一體,根本無法鎖定他的身形,更無法察覺這一劍的軌跡,這一劍他避無可避!

「道元碑,給我開!」林天成將自己的靈力盡數注入道元碑中準備最後一搏,這樣一來對方向斬他必須破開道元碑的防禦才行,有這個時間林天成也就能捕捉到對方的身形,從而擊中對方。

「神魔領域,神魔變!」這一次,林天成基本上將自己最強的招式盡數施展了出來,實力迅速攀升到了巔峰!

而對面這是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的獸人老者,一人一劍陣朝著他急速飛射而來。

「既然鎖定不了你,那我就無差別攻擊,我就不信打不中你!」

林天成調動體內的電量,雙拳連連轟出,頓時間將四周的空間統統覆蓋在自己的轟殺範圍之內,以此逼對方現身!

「沒用的,這種程度的攻擊是打不中我的!」

虛空中傳來了老者的聲音,上千道劍氣紛紛朝著林天成殺去。

無數的劍氣宛如劍雨一般朝著林天成齊射而來,「今天過後,我獸族將除去一心頭大患,我死也能瞑目了!」

「不會,天成,快逃!」洪紫瑩在遠處看的目眥欲裂,大聲疾呼。只是她距離交戰之處太遠,聲音根本無法穿過重重領域和空間傳入林天成的耳中。

此時林天成面對著面前劍氣和靈力已經融為一體的漫天劍影,心中雖驚無懼!

林天成清楚的明白,眼前這看似無窮無盡的劍氣充滿了殺機,但是對方真正的殺招應該只有那一劍!

那無形無跡的一劍,只要躲開了這一劍,老者也將油盡燈枯,不足為懼!

林天成在尋找對方蹤跡的時候,也在不斷的變換身位,數道分身朝著四方飛射以此來蒙蔽老者的判斷。

狂暴的劍氣已經將四周席捲一空,地面的建築已經被餘威摧毀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地狼藉和滿目千瘡百孔的大地裂縫。

「沒用的,你的分身再多也影響不到我,因為我會將他們全部斬碎!」老者緩緩出聲道。

話落,無數劍影就已經再次擊碎了林天成的一具分身,那數之不盡的劍氣依舊鍥而不捨的追著林天成的另外幾道分身殺去。

這一刻,林天成有一種束手無策的感覺,彷彿在對方的實力面前,自己的掙扎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為了躲避這些劍氣,林天成已經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再也沒有餘力躲開對方那暗藏的一劍。

果不其然,劍氣很快就再次追上了林天成的兩道身影,而老者卻出現在了林天成本尊的身後,一股無形的波動閃過,林天成宛如頑石的胸口徑直被刺穿。

就在眾人認為林天成已經落敗的時候,原本被劍氣快要追上的分身卻紛紛轉身朝著本尊殺了回去。

「不好意思,這具也是分身!」

數道林天成的分身齊聲笑道,紛紛出劍斬向獸人老者。

聞言,獸人老者臉上頓時失色,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就一直鎖定著對方的身形。

就在老者轉身應敵的時候,原本被刺中胸膛的林天成手中的神魔劍再次舉起朝著對方斬了過去。

誰也沒想到,林天成會用真身來接對方的一劍,然後再用言語蒙蔽對方之威斬出這一劍。

這種自損一千傷敵八百的招式是極為不明智的,一旦低估了對方的實力,很有可能就死在了這一劍之下。

三大仙王面面相覷,此時已經無法淡定了。「他是瘋子嗎?竟然敢用真身硬接對方這一劍,要知道這一劍就算他能斬殺對方,自己也必死無疑啊,他是怎麼想的?」

「真的是瘋子,這是正常人做的事情?用真身當分身用!」

「你可以說他是瘋子,也可以說他是天才,最起碼我們都沒想到這一點,也正是因為如此,獸人老仙王才會被他抓住這一瞬間的分身的機會!」

對此,三大仙王褒貶不一,在這種危機的關頭下還能有如此冷靜的頭腦做出如此極端的布局,甚至不惜重傷換取一次出售的機會,最主要的是,他竟然成功了!

這樣的敵人,如果換做他們,估計每天都將會一場噩夢。

「這小子太可怕了,幸好我之前是站在你這邊,不然那我擔心他日後找我算賬啊!」飛月仙王苦笑道。

要知道,一年多以前,此子不過是剛剛嶄露頭角,他也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而已。

而如今,對方竟然成長到了一個讓他征戰諸天戰場多年的仙王也要畏懼的存在!

獸人老者此時也驚呆了,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刺穿的第二個分身,竟然會是林天成的本體。判斷的失誤也就導致了他錯過了最佳擊殺林天成的機會,也導致了自己陷入被動的開端。

從他毀滅凌晨他的分身的時候就展現了自己大意的一面,這也就讓林天成很好的找到了機會反擊對方,獸人老者在毀滅林天成分身時候沒有將對方的分身徹底的粉碎,而是無傷大雅的刺穿完事。

正是因為這一點疏忽,才讓林天成加以利用了起來,不惜以身犯險讓對方重創自己肉身,以此來反擊。

然而,正因為林天成的膽大心細才為他爭取到了這次反擊的機會。

只見獸人老者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住身形,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息朝他湧來。

「你這是在玩火,吃了我一劍還不跑?」獸人老者掙脫不了吸力,索性翻身一件刺了過去。

林天成的肉身雖然是被重創了,但卻沒有到不能反擊的地步,當即連連出手鎮壓老者。

「你敗了!」林天成淡然一笑,手中悍然轟出破碎虛空這般強大的招式。

頓時間強大的力量瞬間摧毀了獸人老者布在體表的劍氣。

劍氣直接被破,獸人老者整個人從獅心劍內跌落出來,狂吐數口鮮血,癱倒在地上。獅心劍黯淡無光的跌落在地,原本眾多的劍氣此時也紛紛消散。

硬撼了林天成一計破碎虛空而不死,獸人老者的實力顯然超出了林天成的預計。「那要怎麼辦,要怎麼辦?」曾氏此時此刻一臉的懊惱。

難不成真的要把女兒嫁到其他地方去?

不,不行,這個絕對不可以。

「娘,你就聽爹的吧。」大哥那麼恨他們,沒有做專門針對他們的事,已經網開一面了,難道他們真的要把大哥給惹火了,把他們一網打盡嘛。

「不行,不可以。你放心,今年娘一定會把你嫁出去的。」別人都不愁嫁,就她的寶貝女兒,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她一定可以想到辦法的。

「娘,你能不能不……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16章暈倒在聽到林辰來的話后,也是抱手在胸前,沖着林辰來喊道:「你瞎說什麼,誰黑你了,這些葯就是這個價,叫老闆來也是這個價,你買不起就說我黑你,你要點臉不要!」

林辰來看着面前的小姑娘,聽到對方這麼說,心裏也是泛起了嘀咕:「難道是我弄錯了,可外面市場里的價格,要比著低了十倍不止啊!」

面對着小姑娘的指責,林辰來連忙開口辯解道:「我在外面也是問過了,這些葯全買的話,頂多也就三兩萬塊錢,怎麼到了你這就翻了這……

《逍遙小醫仙》第236章診斷玉姝此次前來,並沒打算威逼利誘。

她見兩人神色都不大好看,便沒再繼續說鐵礦的事,只是挑了些秦州和鄞京的八卦說了些。

鄞京的八卦說的最多!

什麼皇帝寵愛一個御前侍女啦,太子和皇后聯合朝臣逼政啦,還有鄞京百姓水深火熱啊……

……

《鳳臨朝》第539章荒唐!徐星劍輕咳幾聲,面上不說什麼,心中卻很是感激嵇修文的救場。

幾人再次圍着大炮車一頓操作,這才雖然有點偏,但和畫好的定點也沒差太遠,龐頂的臉色終於好看了許多。

徐星劍逐漸找到了感覺,便帶着嵇修文一起,邊試驗邊教其他士兵。

一時間,整個大營中,處……

《鳳臨朝》第1040章它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戲謔的笑聲不絕於耳,葬神臉上充滿了漠視,在他看來這一次楚帝必死無疑。

只需等到他靈氣耗盡,自己就可以坐享其成。

楚帝身上的一切都將屬於他一人。

異空間內。

楚帝放棄了抵抗,將掌中太虛古劍和虎魄刀收入靈戒內,盤膝而坐,體內帝宙碑飛了出來。

這一刻。

在他臉上泛起一抹淡然的笑意,雖然身處於異空間內,但他卻沒有絲毫的畏懼。

隨着帝宙碑出現,一個帝字出現,萬丈金光迸射,形成一團巨大的漩渦。

下一秒。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帝宙碑漩渦出現之後,反而開始吞噬異空間,一時間,整個空間輕顫不息,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破碎一般。

空間通靈,好像非常畏懼帝宙碑。

楚帝靜靜的坐在空間內,看着四周索繞的氣息一點點減弱,揚眉淡笑道:「想用這座空間束縛朕,你真是想的太多了。」

隨着聲音落下。

異空間已有三分之二被帝宙碑吞噬,空間外,葬神看到這一幕,驚駭欲絕,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楚帝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居然將他的異空間吞噬。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雖然心下萬般不願意相信,可這一切卻真是的發生,他知道再有一刻鐘,異空間將會被徹底吞噬一空。

殊不知。

楚帝並沒有將這座異空間吞噬,而是將它封印在帝宙碑第三層,葬神可以用這座異空間束縛他,同樣的道理,他一樣可以用異空間去封印別人。

唰。

整個異空間全部被帝宙碑吞噬,帝宙碑第三層瞬間成了一座異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