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青衫烈烈,黑髮飛揚,那雙寒眸綻放出嗜血、森冷的光芒。

唪!

但見他雙腳八字一分,負手大喝,一道紫光沖天而起,氣場瞬間爆發!

原本清瘦的身形暴漲與路西法奇高,紫色龍袍加身,玉帶王冕垂面,腰配誅天神劍,手執王者幽冥大印,雙目睥睨如電,雄獅天下,氣吞寰宇,正是十八層地獄幽冥北方大鬼帥,秦武候!

“侯爺!”

黑三一見秦羿王者金身,大驚失聲,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秦羿當初用法印收服他,並未現過本體,黑三也算是跟的稀裏糊塗。

然而此刻,見了金身法相,他才知道這位王者,雖然自稱爲候,實則是一方鬼王之尊!

莫說是他,便是他夜叉一族的夜叉王,見了也得叩首三拜。

一道道紫色的氣勁,透體而出,秦羿光芒萬丈,瞬間壓制了路西法的氣勢。

東西方,兩大實力戰神法相對峙,強烈的氣勁碰撞,如千萬神刀彼此交割,以兩人爲圓心,無數道氣浪如蜘蛛網般延伸,四周草木盡皆枯萎!

MY GOD!

“這是什麼?”

“好強的能量啊。”

伊麗莎白手中的巫杖承受不了這股巨大的能量,應聲而碎,同時遭到巨力反噬,當場吐血。

“是東方的神,地獄王神!”

“我曾見在裁判所見過東方地獄圖,他是神,他是神啊。”

羅森舉着手臂,惶恐大叫。

他無法想象這世上怎麼會有真身出現在世間的神?

人、神有別,除了當年的光明耶穌,沒有人能化作人,在世間行走!

愛德華也是驚的啞口無言,這就是他想壓一頭,瞧不上的東方人嗎?

太強大,太強大了!

不過,他已經沒機會多想了。

由於修爲太低,他瞬間爲紫色氣浪震傷,跪地吐血不止。

神威之下,人如草芥!

四周的特工、士兵直接被強大的神光給碾成了灰燼,只有詹姆斯匍匐在地上強撐着!

尼古拉則是召喚了無數的蝙蝠,把自己包裹成了一個大肉糉子,抵擋着這無上氣勁。

“啊!”

“教授,我,我好難受!”

唐華只覺全身就像是千刀萬剮一般疼痛,頭部、胸腔正在急速膨脹,渾身肌膚開裂,鮮血狂涌,已是到了自爆邊緣。

鄧普緊緊的抱着妻子與岳母,三人跪抱成一團,口鼻流血,承受着高壓,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不好!”

“光明啊,我以上帝的名義,祈求你賜予我無上聖母慈光,抵禦這世間所有的痛苦、邪惡吧!”

鬼物老公萌萌噠 月神雙手放在胸前,平視蒼穹,發出莊嚴的祈禱。

一道柔和月光穿透陰雲,如佛光普照,照在鄧普等人身上。

這是月神的本命聖光,乃是來自聖母瑪利亞之力,是當今光明力量中,最純正的治癒之光。

聖光一落下,幾人頓時好受了許多,總算是從爆體之危中解脫了出來。

“路西法,就是你真身見了我,也得敬畏七分,區區一道靈魂豈敢放肆!”

“今日便要廢你一道殘魂!”

秦羿大印一揚,印如方天,神威大作,紫色幽冥之光直照路西法殘像。

秦羿雖然使出的金身,但幽冥大印卻是真真實實的!

神印一出,紫光如狂衝之拳,頓時把路西法的黑暗之光,層層碾壓、破碎,最後黯然無光。

“來自東方的神王,這是個誤會,我以墮落天使首領的身份,向你表示最真誠的歉意!”

“乞求能得到您的寬恕與仁慈。”

路西法被秦羿壓的節節後退,一改狂傲之態,笑着賠禮道歉。

步步女配 東西方地獄由於文化、地域、種族的不一樣,雙方有着不可逾越的結界,在西方地獄,撒旦一如華夏陰間的至尊鬼王秦廣王!

路西法是撒旦的兒子們之外,墮落天使軍團長,相當於廣王麾下的禁軍統領。

而秦羿作爲第十八層地獄的第一鬼帥,各大諸侯俯首,實則已是鬼王級別,只差一個名頭罷了,平素儀仗、配帶,皆是一方鬼王之威。

論地位,可與分管西方地獄各大領域的撒旦之子相當。

他與路西法真身實力高低暫不論,但要比身份,着着實實要高上一個級別的。

路西法曾代表撒旦去東方引渡過一些亡在華夏的外國墮落厲鬼,所以對東方地獄略有些瞭解。

此時,一見秦羿這威嚴架勢,便知他的來頭不小,心下已經慫了幾分。

畢竟他來的只是一道靈魂,十分之一法力,只有一兩分之力,而對方可是本身加金身俱在,實力相差懸殊,當下唯有求饒!

“跪下!”

秦羿雙目如電,氣場鎖死路西法,冷喝道。

噗通!

路西法經受不住這股強大的威壓,單膝跪在了秦羿腳下。

“路西法大人!”

“你怎可……”

伊麗莎白驚叫道。

這可是地獄的墮落天使統領,黑暗力量戰鬥之神啊! “還未請問閣下是東方哪一殿的神王?日後,我定當前往拜會!”

路西法強忍住內心的恥辱,咬牙切齒的問道。

“你聽好了,我是十八層地獄,北方幽冥大統帥秦武候!”

秦羿金身顧盼蒼穹,連個正眼都沒給路西法,如同腳下跪着的是一隻螻蟻,無足在心,彈指可殺。

“秦武候,我記下了。”

“我可以走了嗎?”

路西法低下高昂的頭顱,乞求問道。

“看來你果真不瞭解我啊!”

“敢犯本侯者,殺……無……赦!”

秦羿森然一笑,臉上浮起一絲邪笑,手中大印一翻,照着路西法頭上扣了下去。

轟隆!

幽冥大印如五指山當空而落!

面對如此浩瀚之力,路西法連躲閃的慾望都難以興起,他要是本身在這,完全有力與這位東方鬼王一戰。

但現在區區一成念身殘影,如何能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大印落下。

“你敢滅我殘魂,我可是墮落天使長啊!”

“我一定會興三萬天使,蕩平你十八層地獄的!”

路西法絕望的大叫。

“廢話真多!”

秦羿手腕一翻,大印重重砸在了路西法頭頂!

如此大印,鬼王之力,路西法在慘叫聲中,頓時被砸成了灰燼,只留下一顆黑色透亮的菱形珠子。

“好強大的精神力!”

“路西法,你可真是大手筆啊。”

秦羿森然一笑,拾起珠子,觸手冰涼,一股強大的黑暗精神能量若隱若現,隱約還可以看到路西法的一絲靈魂在其中撲騰詛咒!

秦羿神念往其中一注,已對此物有了瞭解。

這顆珠子叫魂核。

路西法本體擁有十道靈魂,十顆魂核組成的神核,可謂是不死之身!

一般西方禱告祈求力量,路西法以及其麾下的墮落天使,會爲信徒出頭,本體除非有暗王、法皇之中級別,打開空間之門,才能下界。

所以,他下界都是利用大神通,以殘影隨着召喚師的信念而現。

這些殘魂有千千萬萬,甚至可以同時在世界很多個角落被召喚,力量是有限的,多半是借名頭唬人。

由於月神的存在,光明力量的吸引,以及伊麗莎白的二次召喚,路西法特意派了自己一道帶有魂核的靈魂來,擁有本體的十分之一實力。

原本,他想現身捕捉、吞噬月神的純正光明之力。

哪曾想遇到了秦羿,偷雞不成蝕把米,月神沒抓到,還搭進去了一道靈魂,一顆魂核,損失了十分之一的修爲,可謂是慘痛至極。

事實上,連路西法自己也沒想到,秦羿會不顧地獄秩序,在西方世界對他痛下殺手,這才釀成了如此慘劇。

“籲!”

秦羿眉心一顫,收回了金身與大印。

“侯爺,了不得,了不得,這顆魂核的巨大力量,一旦煉化,足夠進入神煉初期境界了。”

“這個險真是冒的值了!”

大印中,東方白大喜道。

“何止神煉初期,它的力量不是用境界來衡量的。”

秦羿神念笑道。

他短時間還不好判斷這顆魂核的具體上限,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路西法與他在地獄時的修爲應該是有得一拼的。

哪怕是十分之一,也是極其可怕的!

所以,當他發現路西法現出的是魂身,冒着爆體、魂裂的危險,在東方白的幫助下,使出了金身之力。

實際上這道金身存在的時間不超過一分鐘,關鍵的作用,還是那方大印。

金身之力可真正發揮出大印的神通,這才滅了路西法的一道靈魂。

否則秦羿就是神煉境界,也不夠路西法玩的。

要知道,那可是地獄第一戰鬥天使,可與他當年在地獄一斗的恐怖存在啊!

當然,此刻,秦羿要做的事是趕快抽身!

通過魂力召喚金身,幾乎耗幹了了他的所有精氣神,他現在連踩死一隻螞蟻都費勁,實在不宜久留。

“爾等小輩,還要放肆嗎?”

“黑三,送他們去見路西法!”

秦羿打了個手勢。

“別,別!”

“侯爺在上,尼古拉願誓死追隨,還請侯爺饒我等不死啊。”

“伊麗莎白願成爲您的奴僕!”

尼古拉與伊麗莎白早已被嚇破了膽,哪裏敢說半個不字,連忙跪地求饒。

“你呢?”

秦羿目光落在了詹姆斯身上。

詹姆斯稍微猶豫了一下,黑三不耐煩了,鐵拳一揮,砸碎了他的腦袋。

奇怪的是,詹姆斯頭顱的斷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重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詹姆斯一晃脖子,又活了過來。

“嘿嘿,你們殺不死我的!”

詹姆斯得意道。

“我去你先人個板的!”

黑三大怒,揪起詹姆斯猛地一通狂錘,近乎砸成了肉泥。

然而,肉泥如沸水翻騰一般,迅速重生!

“這是基因分子記憶重組,單純的物理力量,是無法消滅的!”

鄧普提醒道。

“嗖!”

秦羿強提一口氣,眼中一點幽冥火飛出,紫火落在肉泥之中,瞬間燃燒成灰燼!

詹姆斯就這麼徹底的從人世間消失了!

“我的火可滅人體魄,滅人靈魂、殘念,什麼分子、基因,神火之下,盡皆虛無!”

秦羿負手傲然笑道。

最後一絲氣力使出了幽冥火,此刻他實乃苦苦支撐。

但強大的意志,讓他看起來沒有絲毫的變化!

“神王!”

“偉大的神王!”

羅森父子也是被折服的五體投地。

“既然你們原作我的僕從,服下這顆藥丸!”秦羿拂袖一甩,兩顆天火蛇心丹,落在尼古拉二人跟前。

沒辦法,他現在實在沒辦法使用血咒契約,只能使用毒丹這種低級控制手段了。

二人連想都沒想,生怕晚了,被旁邊的牛頭鬼怪取走了性命,麻溜吞下了丹藥,跪地表忠心。

“起來吧,此丹只有我可解,一旦你們心生不軌之心,便會遭受噬心之痛,直至五臟六腑化爲灰燼!”秦羿叮囑道。

“此生爲神王所用,絕不敢有二心!”

尼古拉恭敬拜道。

“去吧,隨時聽候我神念差遣!”

秦羿揮了揮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