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見葯林薇這麼堅持,只能夠答應道。

沒辦法,人長得帥,註定出去吃飯都是美女買單。

「好!那就晚上七點,在天水雅居酒店吃飯!」

葯林薇想了想說道。

「好!那晚上七點,不見不散!」

秦穆然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一旁,不知道什麼時候韋武出現在了自己的身旁,此時,他正用一臉怪異的神色看著秦穆然。

「老大,你這是有活動啊!帶我一個啊!」

韋武如同跟屁蟲一般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帶你大爺!給我去訓練!」

秦穆然白了韋武一眼說道。

「老大,我都已經一流高手巔峰了,還要訓練啊!」

韋武臉色有些苦逼地說道。

「一流高手巔峰怎麼了!不還是被李浩然給吊打了!你一天不踏入宗師,一天別給我吹牛逼!」

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啊!宗師啊!老大啊,這個也太狠了吧!」

韋武臉苦的跟苦瓜色一般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狠嗎?你知道為什麼這麼久以來,你才只是在一流高手巔峰嗎?」

秦穆然看著韋武,認真地說道。

「為什麼啊?」

韋武一臉好奇地看著。

「就是因為你懶!以你的天賦,只要刻苦一些,想要踏入宗師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你以為我不知道?葉老的劍意對我來說沒有多大的用處,但是對你來說,那可就是至寶!葉老的劍意,你才只是初次領悟,還沒有融會貫通,若是你能夠沉下心來,融會貫通,便能夠剎那踏入宗師!」

秦穆然打量著韋武說道。

別人或許看不出韋武的情況,但是不代表秦穆然看不出來,在葉老指點過韋武劍意以後,韋武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再加上他本身就擁有寶劍游龍劍!

這等加持下,劍意若是再不進步,再不能踏入宗師之境,秦穆然還就真的懷疑韋武的腦子裡到底裝的都是些什麼了!

而且,老道士可是指點過他了,要是不進入宗師之境,秦穆然有種感覺,自己的屁股絕對要開花!

畢竟當初是自己讓老道士指點韋武的,韋武不進入宗師之境,這不是說明老道士無能嗎?這是有損老道士威望的,所以老道士知道的話一定不會放過他! 但現在來說這一些,無非也是感慨當時的自己,當時李肅他自己,他自己沒有經歷過,沒有經驗,不然的話,也是不會死那麼多任務參與者的,但這些,其實也不能怪李肅他,其他參與任務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也有責任。

他們也有責任去找尋生路啊,又不是說只有李肅一個人想活下去,當然,在李肅的心裏是從來都沒有在意這一些。

現在,是輪到朱子清他來投票了,不知道他想投給誰,又或者是,他也和蘇姍、劉堅一樣,選擇棄票呢,這個,暫時還不知道,朱子清他心裏是怎麼想的,這個只有他自己知道,別人誰也不知道,但願他不要亂投,要麼。

要麼就不投,要麼就要投對,但如果說,一定要投對的話,那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現在暫時不投,其實也沒關係的,但最後到底朱子清他投還是不投,投給誰,這都是他的選擇,是他的決定,別人也不能阻止他。

“我投給離瀟,你們不要問我爲什麼要投給他,反正我就是看他像鬼魂,所以,我要投給他”,直覺,是直覺嗎,還是說,離瀟他真的有可能就是鬼魂嗎,他之前沒有說棄票,也沒有投給任何人,他到底是怎麼想的,難道。

難道,其實他就是那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嗎,然後他還想假扮成是活人任務參與者,讓其他人,讓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以爲他是活人任務參與者,而不是鬼魂,他,離瀟他的想法果然是好啊,不過,他的運氣不是很好。

聽到朱子清說投給自己,離瀟他只是看了朱子清一眼,但並沒有說任何話,也許,離瀟他是認命了,他是不想活了,反正活着也沒有什麼意思,看淡一切的眼神在此刻,替換了他之前那個犀利的眼神,來吧,死就死吧。

離瀟他也不是一個怕死的人,死有什麼好怕的,真正可怕的,其實是活着,活在這任務世界裏,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就無緣無故的死了,死,它有時候來得很快,讓人根本沒有時間做好心理準備,唯有小心翼翼和儘快找到生路。

纔是唯一活下去的辦法,被魔王選中,這本來就不是一件什麼開心的事情,甚至還可以說是,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相信凡是被魔王給選中的人,沒一個是可以笑着離開的,在任務世界裏,悲痛永遠大於快樂,悲痛永遠大過。

永遠大過快樂,也許,在任務世界裏用“快樂”這兩個字會有點不合適,因爲,任務世界裏,它就沒有快樂二字可言,它有的僅僅只是緊張、恐懼、悲痛、傷心以及害怕和危險,還有隨時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會死,會怎樣。

會怎樣死,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還是離瀟他,他到底是不是鬼魂,他會是鬼魂嗎,會是那兩隻鬼魂中的其中一隻嗎,如果他是,那他之前所做的事,以及他的眼神,也就能夠說得明白了,但好像總感覺他是,又好像不是。

看來,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鬼魂,只有等之後再進一步瞭解,才能知道他到底是活人還是鬼魂。

朱子清投完票之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馬上又說道:“現在,請任務參與者空無物開始投票”,終於,輪到空無物他來投票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知道空無物他是會選擇棄票,還是要給誰投票呢,如果他是選擇投票的。

選擇投票的話,那他又會投給誰呢,空無物他平時就是一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典型例子,估計他棄票的可能性會比較大,但這個東西,這個事情,誰又能百分百可以肯定呢,票是在他的手上,他投也可以,不投也可以。

“我要投給朱子清,嗎的,老子早就看他不慣了,估計他這個傢伙就是鬼魂”,空無物狠狠的說道,時不時看看朱子清,時不時看看大家,“喂,你投就投,你不要罵人行不行”,朱子清總的來說,還算是比較冷靜了。

至少他沒有馬上暴起去和空無物打架,這樣也好,也省得大家去勸他們二人了,要不然,到時候如果場面無法控制的話,不知道它會不會強行直接抹殺掉空無物和朱子清他們二人,這種情況,也不是說,就一定不會發生。

不能發生,也許,惹毛它了,直接讓參與這一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們團滅,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只要有人破壞了“遊戲”規則,它就一定會生氣,然後將那個破壞“遊戲”規則的任務參與者直接抹殺掉,它不會心慈手軟。

也許是看到朱子清他並沒有生氣,所以,空無物被他的大度所感動了,之後他也便不再說話了,也有可能是,他這時也意識到了這是在任務世界裏,凡事還是小心一點爲好,儘量的不要和其他的人發生爭執,發生不友好的事情。

現在離瀟和朱子清二人是一人一票,接下來也就只有唐一匹他還沒有投過票了,他現在的那一票是至關重要的一票,他的那一票可以決定一個任務參與者的生死,但也有可能會殺死一隻鬼魂,所以,接下來就要看他如何。

就要看他如何去做選擇了,“到底離瀟他會是鬼魂呢,還是朱子清他會是鬼魂,離瀟他看起來有點像是女孩子,但他爲什麼又要穿男生的衣服呢,這是不是一種暗示,暗示他看上去是一個活人任務參與者的樣子,但其實。”

“但其實,他就是鬼魂,就好像他看起來是個女生,但其實他是一個男的一樣,到底會是這樣嗎,誰可以告訴我一下呢,離瀟他的這個衣服是不是就是在暗示着他是鬼魂,等等,好像又不對,如果說,他真的是鬼魂的話。”

“那他爲什麼還要弄得這麼明顯幹嘛,難道他就不怕別人誤會他是鬼魂嗎,還是說,他根本就不怕別人誤會他是鬼魂,因爲,他本身就是真正的鬼魂,他有什麼好怕的,他故意弄得這麼明顯,也許就是因爲,他這樣做反而不怕。” 韋武挨了秦穆然一頓訓以後,已經是羞愧難當,見過打擊人的,可也沒有見到過這麼打擊人的。

雖然說韋武自認為自己的天賦是不錯,可是跟秦穆然這樣的超級大變態比起來,這都哪裡跟哪裡啊!

韋武在一流高手的時候,秦穆然也不過也才宗師之境,但是現在呢?五年過去了,韋武踏入一流高手巔峰了,可是秦穆然已經從宗師之境所在的現武,跨越到了古武之列。

這根本就是翻天覆地的跨越啊!

「大哥,我跟你能比嗎?你就是一個妖孽,這麼多年,我受你的打擊還少嗎?」

韋武很是無奈地說道。

「怎麼了?我很妖孽嗎?我從不覺得我天賦很高,從小到大,老道士都說我很笨,所以我只能夠靠自己的勤奮來彌補。勤能補拙,笨鳥先飛,這個道理不用我再給你講了吧!」

秦穆然看著韋武一臉認真地說道。

韋武看著秦穆然這樣子,還就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一對妖孽的師徒,這兩個人都是變態!

這是此時韋武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

「你是大哥,你說的都對,我現在去訓練行了吧!」

韋武算是徹底服了,他感覺若是自己再待在這裡,秦穆然能夠說他幾個小時,當即認慫地逃跑了。

「小樣,還跟哥斗!還是太年輕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笑了笑道。

不過他說的也是真的,老道士從小打擊他的次數是真的多,哪怕現在他已經是天驕榜第一了,可是在老道士的眼中依舊很菜。

這邊葯林薇掛斷了電話,整個人都開心地忍不住跳了起來,恰巧被正在家中的葯岐看到了。

葯岐還從來沒有見到葯林薇這個樣子,頓時有些嚴肅地問道:「林薇,你這是做什麼呢?什麼事情將你開心成這樣!」

「啊,爺爺,不好意思,我下次注意!」

葯林薇吐了吐舌頭,俏皮地說道。

被葯岐這麼一提醒,葯林薇才發現自己的失態,立刻抱歉地說道。

「到底什麼事情開心成這樣!」

「沒什麼!就是晚上有飯局。」

「晚上還有飯局?你奶奶可是給你做了好吃的啊!你這就出去了?」

葯岐沒有想到葯林薇會這麼說,立刻問道。

「不用了!跟我奶奶說聲對不起嘛!爺爺你最好了!」

葯林薇撒著嬌說道。

「和誰出去吃飯啊!開心成這樣?」

葯岐看著葯林薇問道。

「我有事要詢問秦大哥,就約他出去吃飯了!爺爺,你也知道,我最近手上的那個項目有些困難,我想趁機請教下秦大哥!」葯林薇裝的一臉嚴肅地對著葯岐說道。

「你約了秦穆然?」

葯岐沒有想到葯林薇飯局的對象竟然是秦穆然,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

「怎麼了?」

葯林薇看到葯岐這個表情,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約了秦穆然就不要在家裡吃了!好孫女,你可得多有機會和秦穆然出去約會,年輕人,多走動,總是有好處的!對不對!」

葯岐聽到是秦穆然以後立刻便是改變了一個態度。

原本他就打算撮合自己的孫女和秦穆然,不過自己的孫女什麼樣,他是知道的,一直眼光都好高,京城裡面的年輕才俊不少,可是真正能夠入的了她的眼中的還是真的沒有幾個。

秦穆然是很優秀,可是那也能讓自己的孫女喜歡啊!

只是沒有想到,這邊葯岐還在想著怎麼撮合秦穆然和葯林薇呢,這邊葯林薇竟然都主動地約秦穆然一起出去約會吃飯了!

看秦穆然答應了的樣子,肯定是對葯林薇也有不錯的好感!

這就是葯岐心中想的。

向秦穆然這麼優秀的孩子,葯岐那是打心底一百個喜歡!

作為長輩,哪一個不希望自己的孫女婿會像秦穆然那樣的優秀,現在看著這個趨勢,他們兩個沒準還就真的能成!

若是真的能成了,那麼葯岐可就真的能夠在一群老友的面前嘚瑟了!

想到這裡,葯岐心裡也很是愉悅。

葯林薇也沒有想到葯岐的態度會轉變的這麼快,不禁對自己這個爺爺也有些無語了,不過看葯岐的態度,好像並不反對自己多接觸秦穆然,那麼對於她來說也是不錯的消息。

「那爺爺,我先回房間準備下了!一會兒就要吃飯去了!」

葯林薇說著便是找了個借口開溜。

「好好!好好打扮,女孩子家的可不得美美的出去見人嘛!」

葯岐臉上笑的皺紋都要堆積在一起,撫了撫花白的鬍子笑道。

轉眼,便是到了晚上。

秦穆然換了一身衣服以後,便是開著韋武的車向著天水雅居酒店去了。至於韋武,被秦穆然剝奪了汽車,他也只能夠苦逼地在基地繼續訓練著。

一方面是被秦穆然給打擊了,而且秦穆然說了,要是這個月踏入不了宗師之境,他就要好好「指點」指點自己,他的「指點」韋武怎麼會不知道,百分之九十就是狂虐自己一頓,韋武可不傻,他可不想白白的挨虐。

另一方面,這一次挑戰李浩然,他真的感受到自己與他們的差距,李浩然能夠秒殺自己,哪怕自己已經使出了最強的劍式,一劍開陰陽都沒有辦法撼動李浩然半分,這讓韋武足夠受到了刺激。

怎麼說現在的自己也是受到了邋遢老者葉老和老道士指點的人,若是還不能進步,那就跟扶不起的阿斗沒有什麼區別了!

晚上七點,秦穆然按時開著車,來到了與葯林薇事先約定好的天水雅居大酒店。

來到十五層,秦穆然剛剛走進去,便是有服務員很是禮貌地走上前來,對著秦穆然說道:「這位先生,請問有預訂嗎?」

「有,我找葯林薇小姐。」

葯林薇事先跟他說過,來了只要報她的名字就好。

「原來是葯小姐的貴客,葯小姐吩咐了,您來直接進就可以了,這邊請!」

服務員知道是葯林薇的貴客后,也是熱情地給秦穆然領路道。

「謝謝。」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便是跟著服務員向著葯林薇訂好的位子走了過去。 唐一匹這個人,還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能考慮到這麼多,李肅現在都是不去考慮了,當然,那是因爲李肅已經知道答案了,但就只有他一個人知道,那是沒有用的,要大家都知道了,那才。

那纔有用,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去了,大家才能夠全部都知道,也許,到那時候,所剩的人應該也不多了吧。

“現在,請任務參與者唐一匹開始投票”,就在唐一匹他還在思考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決定不再給唐一匹多餘的時間來思考、考慮了,最後,最後還給他十秒鐘的時間吧,最後的選擇,就要。

就要看他自己的了,他想投給誰,那是他的選擇,任何人都無權插手,他認爲誰最有可能會是鬼魂,那麼他就有可能會投給那一個任務參與者,也就是說,他覺得離瀟和朱子清二人,誰最有可能會是鬼魂,誰最像是鬼魂,那麼。

那麼,唐一匹他就會在最後考慮清楚了之後,投給他(它),“到底他是不是就是因爲是這樣,所以,他纔敢弄得這麼明顯呢,還是說,是自己想多了,他有可能根本就不是鬼魂,就只是一個普通的活人任務參與者。”

“朱子清,他爲什麼要投給離瀟呢,他是,他到底是爲什麼,他還要大家不要問他是爲什麼,那麼,到底是不是他已經知道了離瀟就是鬼魂,還是,其實他自身是鬼魂,他這只是在找替身鬼而已,到底是朱子清還是離瀟。”

唐一匹一直在心裏分析着,絲毫沒有想到時間已經過去了十秒鐘,時間已經到了,唐一匹他現在已經不能投票了。

“時間到,自動視任務參與者唐一匹爲棄票”,這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向衆人說道,衆人聽見之後,也沒有什麼很大的心理波動,因爲,其實唐一匹他棄票,大家的心裏還能接受一點,要是他真的投票了,要是他真的。

他真的將票投給離瀟和朱子清二人之中的任意一人,恐怕大家的心裏還不能接受一點,這個結果,大家已經是很滿意了,至少離瀟他和朱子清二人,是一人一票,大家也想知道,到底一人一票是怎樣算的,是兩個人都被抹殺,還是。

還是兩個人都不被抹殺呢,結果到底會是怎樣,答案也沒有讓大家等多久,隨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說道:“任務參與者離瀟、任務參與者朱子清,一人一票,平票,無任務參與者死亡,接下來,所有的任務參與者。”

“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各自回到各自的小木屋裏,之後,所有的任務參與者聽任務提示繼續進行任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才慢慢的把眼睛睜開,李肅他雖然說是閉着眼睛的,但他的耳朵還是一直在仔細認真的。

一直在仔細認真的觀察着這整個場面,由於他是早就已經知道鬼魂是哪兩名任務參與者了,所以,一個是李肅他不能說話,再一個就是李肅他不能以任何的方式告訴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李肅他爲了不違反“遊戲”的規則。

他也只好是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問,什麼也不看,這個看,李肅他主要還是擔心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會從他的眼睛裏看到真相,所以說啊,李肅他也是不得不把眼睛閉上啊,一切,一切的一切,主要也還是爲了遵守“遊戲”的。

“遊戲”的規則,李肅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了,真的,沒有一點點辦法,說他是盡力了呢,他又還一點力都沒出,說他不出力呢,他又不是真的不想出力,他也只是,他現在也是愛莫能助啊,無能爲力啊,但他絕不會袖手旁觀。

但現在恰恰的就是,他現在就是在“袖手旁觀”,看到任務參與者,看到其他的活人任務參與者將在接下來之後,又要死去一個,但他,但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他現在又鬥不過魔王,雖然說,他可以很輕鬆的就將那兩隻鬼魂。

將那兩隻鬼魂滅掉,使其不能再害人,那又怎麼樣呢,自己到時候還不是會和它們一樣,被魔王直接抹殺掉,當然,這也不是說李肅他怕死,死,李肅他並不是很怕,但他希望的是,能夠在死之前將魔王它徹底的消滅掉。

難道說,李肅他有這個想法是錯誤的嗎,不是,相信大家應該也有點了解李肅他的爲人了,他是真的怕,怕自己死掉之後,就沒人能夠再有能力將魔王它徹底的消滅掉了,魔王它一天沒有被消滅掉,李肅他就一天都不會放棄。

魔王不滅,誓不放棄,其實,早在之前,李肅他就已經有了這種想法,哪怕是自己完成了十次任務,能夠活着離開這個任務世界了,但自己還是一定要將魔王它徹底消滅掉,李肅他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魔王它繼續害人,繼續殺人。

這是李肅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哪怕是,就算是,自己死了,最壞的結果是,自己死了,而魔王還是沒有徹底的被消滅,或者說,還有就是,甚至是自己死了,而魔王卻沒有受到一點點的傷害,那自己也要去試一試。

因爲,除了自己,誰還有能力去對付得了魔王呢,當然,自己也不一定就能夠對付得了魔王,但自己至少還可以去試一試,賭一把,也許成功了呢,如果能成功,那是最好不過了,但要是不能成功的話,那自己也認命了。

那自己也盡力了,真的盡力了,也可以說是死無遺憾了,李肅在心裏曾多次是這樣想的,是這樣的想法,盡力就好,盡力就行,不管最後的結果到底會怎樣,會是什麼,但至少自己是心安理得了,問心無愧了,一個人,他。

一個人,他活在這個世間上,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也許有人會說,一個人他活在這個世間上,最重要的是:有錢、有地位,沒錯,也許大部分的人,都是這麼回答的,但事實上,在李肅他的心裏,他是這樣認爲的,他認爲。 秦穆然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向著葯林薇訂好的位子走了過去,此時葯林薇已經早早的到來,坐在位置上等待著秦穆然,今天的葯林薇很明顯經過一番精心的打扮,一襲長發披肩,身著淡藍色的長裙,很是修身,看起來尊貴優雅,脖子上戴著一串藍寶石的項鏈,將她淑女的氣質提升到了另外一個層次。

「葯小姐,抱歉,遲到了!」

秦穆然來到葯林薇的面前,抱歉地說道。

「秦大哥,我也剛來沒多久,再說了,現在不才剛剛七點嗎?」

葯林薇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微微一笑道。

「還有,秦大哥,我們也算熟人了,你就不用叫我葯小姐的,太生疏了,你就叫我林薇就好了!」

葯林薇笑了笑說道。

「好,林薇。」

秦穆然微微一笑,道。

「秦大哥,咱們先點吃的吧!我不知道你愛吃什麼,你看看。」

說著,葯林薇便是將手中的菜單遞到了秦穆然的手中。

秦穆然接過菜單,便是點了幾個菜。

「就這麼多吧!你看看你要吃什麼。」

秦穆然遞給葯林薇道。

葯林薇隨便點了幾個以後,便是交給了服務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