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烈眼睛陡然張開,瞳孔射出兩道攝人的神光!

「呆會你們拒險而守,照顧好自己,安全第一,殺敵其次,知道嗎?」

秦烈緩緩道,身上湧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凜然氣勢,彷彿一頭沉睡多年的凶獸,突然蘇醒過來。

又好像是一柄泥封已久的神器,突然間開光,要大開殺戒。

「秦老大,放開手腳去殺吧,我們不會拖你的後退!」秦炎和羅峰斬釘截鐵道,受到秦烈那股氣勢的感染,整個人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戰意高漲。

「發射!」

谷天塹大喝道,發出進攻的指令。

「殺光他們,斬草除根!」

「幹掉秦烈,踏平藏茗山!」

蓄勢待發的七玄山武者,厲聲吼叫道,三人一組,從各個方向殺向秦烈,秦炎,羅峰所在的山頭。

他們都是七玄山的精英武者,深知秦烈的厲害之處,己方除了谷天塹,任何一個人都不是秦烈的對手。

「錚錚錚……」

谷天琴十指如電,劃過琴弦,彈出滾滾雷音,無窮殺氣。

琴音振奮人心,瀰漫天地,擁有一股特別的魔力,瘋狂提升己方武者的士氣,同時壓制敵方武者,不管在什麼地方,只有琴音出現,就能輕鬆把戰場變成自己的主場。

音律蘊含著一種奇異的節奏,匯聚成千軍萬馬,直接踐踏敵人的靈魂。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秦烈還好,這種程度的精神攻擊,就如隔靴搔癢,毫無作用。

可是秦炎和羅峰,則受到了較為明顯的影響,眼神渙散,面色茫然,動作遲鈍,遇到敵人殺來,十成功夫能夠發揮出五成就不錯了。

「醒來!」

秦烈嘴巴微張,聲音不大,可是聽到秦炎和羅峰耳中,無異於獅子吼。

兩人激靈靈一個冷戰,頓時清醒過來,滿頭大汗。

「嗖嗖嗖!」

諸葛玄神弩發射,每台弩機發出連珠七箭,三七二十一支,千里鎖魂箭,集中掃射秦烈。

只要幹掉秦烈,秦炎和羅峰不在話下。

谷天塹一馬當先,比離弦之箭更快,手中金剛霜玄棍向前猛砸。

「轟!」

金剛霜玄棍迎風暴漲,瞬間化作一道通天棍影,彷彿咆哮的金色巨龍,狠狠撲向秦烈。

此龍身軀矯健,無限延長,彷彿沒有盡頭,恆更在虛空,每一塊金鱗,都噴射出白蒙蒙的寒氣。

對於決定高手來說,單純的千里鎖魂箭,不難對付。

單純的抵擋金剛霜玄棍,也不是很難。

但是二者結合在一起,卻威力暴增。

「牙呔,來得好!」

秦烈大吼一聲,手中魔火刀螺旋斬出。

十幾道長達數丈的刀芒,彷彿一條條猩紅色的火舌,瘋狂吞吐。

刀鋒掠過,二十一支能夠自動修正飛行軌跡的千里鎖魂箭,同時被斬斷,一分為二。

既然難以閃避,那就乾脆不躲,這就是秦烈的應對辦法。 弩箭以精鋼為體,添加多種靈材,複合打造而成,具有極佳的剛性和韌性,利於變軌飛行,快速突破。

可是魔火刀乃極品靈器,級別高出太多。

秦烈狂猛一刀,立即化解了諸葛玄神弩的威脅。

谷天塹微微吃驚,但是隨即冷笑,通天棍影轟隆隆砸下來。

此時的金剛霜玄棍,大勢已成,化作一條凌空飛行的山脈,綿延千萬里,足以粉碎前面的任何障礙,擋無可擋。

就算是真元九重天的武者,面對如此情形,也難以抵抗。

谷天塹眼中閃爍著殘忍的微笑,彷彿看到了秦烈被砸成肉餅。

谷天琴人在遠處,全力主攻。

琴音跨越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瀰漫虛空。

音律調動天地元氣,凝聚出三條巨大的元氣觸手,抓住秦烈的身體,讓他無法動彈。

黃天安和程天水這兩個真元四重天的武者,左右散開,盯住秦烈,萬一他僥倖擋住谷天塹的雷霆一擊,立即發動瘋狂進攻。

另有十名武者,散在外圍各處,封死了秦烈逃走的每一個方向。

三台諸葛玄神弩發出「喀喀喀」的聲音,第二輪三七二十一支千里鎖魂箭壓入盒中,鎖定秦烈,隨時可以射擊。

老婆再嫁我一次 七玄山集中了九成以上的力量,對付秦烈一個人。

吳天山和花天雲則負責對付秦炎和羅峰,四人捉對廝殺,展開激戰。

羅峰手中的虎煞刀寒芒大盛,主動沖向吳天山,全是進攻的招數,和敵人瘋狂纏鬥,居高臨下,竟然佔據上風,逼得真元四重天的吳天山節節後退。

秦炎長槍揮舞,槍芒如電,槍尖破空,響起刺耳的嘯聲,依靠地利優勢,同樣佔據上風,殺得花天雲節節敗退。

不過他們都知道自己的優勢,只能維持片刻,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一旦敵人適應了羅峰和秦炎的節奏,局勢必將逆轉。

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秦烈那種變態,可以越階殺敵。

對絕大多數武者來說,包括秦炎和羅峰在內,修為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秦炎和羅峰拚命進攻,無非是拖延片刻時間,關鍵還是要靠秦烈的表現。

秦烈從來不讓兄弟失望,這一次也不例外。

體內的天極真元,九幽漩渦,大日真火同時震蕩,產生恐怖的巨響,好似滾滾雷霆轟鳴,狠狠壓過九剎玄琴的聲音,打亂它的節奏。

剛剛出現的空氣觸手,尚未徹底成形,突然崩潰。

秦烈掙脫束縛,頓時猶如龍歸大海,虎嘯蒼穹,身體原地加速,瞬即從靜止提升到難以想象的高速,化作劃過虛空的流光,一閃而逝。

他不去抵擋兇猛砸下來的金剛霜玄棍,也不是後退,而是沖向谷天塹。

秦烈的速度快到了極點,抓住間不容髮的空隙,沒有破綻製造破綻,在金剛霜玄棍落下之前的一剎那,來到谷天塹身前。

如此快的速度,空氣阻力出人意料的巨大,但是秦烈強悍無比的肉身,完全能夠抗住。

然後,秦烈射出了傷心小錐。

「該死!」

谷天塹氣急敗壞道,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恐懼,神色驚恐不安。

一股神秘的力量趁虛而入,無限放大了谷天塹的恐懼,讓他更加驚慌,正是七情天火目的力量。

早在大戰開始之前,秦烈就放出了七隻火目,隱匿在日光之中,無人發現。

從秦烈第一次飛退躲避諸葛玄神弩的時候,七情天火就已經不聲不響的影響眾人的心緒,潤物細無聲。

隨著傷心小錐的出現,七情天火的力量極限釋放,七隻火目全部對準谷天塹,瘋狂催化他的七情六慾。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七玄山的人,都懂得集中攻擊秦烈,他自然明白集中力量的道理。

秦烈若死,秦炎和羅峰必死無疑。

反過來也是同樣的道理,谷天塹是七玄山的核心人物,幹掉他之後,其餘眾人對秦烈來說,沒有任何危險。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執行力,卻各不相同。

很明顯,秦烈更勝一籌,敵人的謀划盡在眼中,自己的謀划,敵人卻懵懂未知。

等到谷天塹感受到危險的時候,死亡已經不可避免。

谷天塹瘋狂後退,金剛霜玄棍急劇縮小,回到他手上,引發一連串的虛空塌陷,空間一片混亂。

「金剛棍影!」

谷天塹大吼道,掄出億萬道棍影,形成一層層防禦,密不透風,水潑不進,企圖以此擋住秦烈的進攻。

傷心小錐快如閃電,強勢突擊,一往無前,破開重重棍影,直指谷天塹的心房。

「到底是什麼武器,怎會有如此恐怖的殺氣,我退!」

谷天塹驚心道,一退再退,身體一晃百丈。

秦烈速度更快,局面大優的情況下,即使沒有傷心小錐這個致命殺器,也穩勝不敗。

更何況傷心小錐鎖定谷天塹的靈魂,千里追殺。

戰鬥中,秦烈還驚訝的發現悲火天目的另一個妙用,它似乎可以為傷心小錐提供額外的指引,像一隻高懸天際的偵測衛星,把敵人逃跑的信息,實時傳送給傷心小錐。

必要的時候,秦烈還可以分出一縷神念,親自指引傷心小錐的方向。

除此之外,秦烈從諸葛玄神弩發射的千里鎖魂箭受到啟發,給傷心小錐加裝一個氣機感應模塊,追蹤敵人。

遇到強大的對手,氣機感應模塊還是一種偽裝,讓敵人自以為擺脫了傷心小錐的追殺,但實際上對傷心小錐沒有絲毫影響。

有了這四重鎖定,敵人縱有千般神通,萬種秘法,也無法逃脫傷心小錐的追殺。

谷天塹後退的速度極快,無奈傷心小錐如影隨形,好似附骨之疽,速度更快。

「轟!」

數息之後,傷心小錐追上谷天塹。

金剛霜玄棍恰好擋住錐尖,谷天塹免於一死。

猛烈的撞擊,驚天動地,四周的元氣瘋狂爆發,在空中幻化出種種異像,有蒼龍,白鶴,黑鷹,金鳥……

錐尖釋放出恐怖的巨力,谷天塹感覺自己被一座連綿數十萬里的大山砸中,身體狂噴鮮血倒飛出去,像一隻斷線的風箏。

但這還沒完,傷心小錐雖然被金剛霜玄棍擋住,卻有一個十字星形幻化而出,越過金剛霜玄棍,飛向谷天塹。

十字星的准心正好對準谷天塹的心臟。

傷心小錐的另外三個錐尖,同時光芒一閃,射出一道灰濛濛的光芒,在空中匯聚成一道灰色的箭矢形光柱,快速穿過十字準星,射入谷天塹體內。

「啊啊啊!」

伴隨著胸口劇痛,谷天塹心中湧起一股絕望,無盡的悲哀,潮水般湧來,神志迷糊。

「死吧!」

秦烈暴喝道,身體電閃而至,左手九幽劍會出一道驚人的黑色長虹,斬下谷天塹的腦袋。

汪洋大海般的力量,夾雜著谷天塹臨死前強烈的不甘心,順著九幽劍,傳入秦烈體內。

谷天塹乃真元六重天巔峰的境界,修為遠勝文沛。

秦烈體內的九幽漩渦,當即擴大一倍,轟隆隆運轉。

氣息外放,在秦烈的身體四周,出現一個詭異的黑色漩渦,吞噬一切。

所有人大吃一驚,沒想到威風凜凜的谷天塹,竟然連一招都擋不住,就被秒殺,士氣瞬間崩潰,紛紛轉身就逃。

谷天塹都死了,而且是在局面看似大優的情況之下。

其餘人對上秦烈,更加沒有任何希望。

就連逃走,能否活下,也還得靠運氣,希望秦烈去追殺別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來投,你們既然想殺我,就要被我殺死的覺悟!」秦烈怒吼道,突然仰天長嘯。

轟!

吼吼!

轟隆隆!

秦烈的嘯聲,使用了虎嘯蒼穹訣的力量,猶如雷霆轟鳴,浩浩蕩蕩。

又好像猛虎咆哮,震懾人心,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

他領悟了一絲虎嘯蒼穹訣的奧義,此功最厲害的地方不是聲音,而是營造一股大勢。

大勢一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帝王威壓天下,萬眾臣服,衝冠一怒,血流成河,屍骨成山。

但是帝王本身很可能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個人。

他的身體素質,也許比不上一個山野村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