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浪捏著紅牛的小手,笑眯眯道:「諾,這是我的老婆,叫紅牛,怎麼樣?漂不漂亮?」

「哈哈,弟妹生的果然是國色天香,勝過神女。」

鎮元子極為的給面子,極力的稱讚著,接著對秦浪豎起了大拇指,道:「老弟果然厲害,以一屆凡人之軀,可以娶一頭女牛王,真不愧是牛人!」

「牛人?」秦浪怔了一怔,大笑起來,他嘿嘿笑道:「老哥,這次我來的目的,你應該知道吧?」

鎮元子揮了揮手,三人瞬間出現在了一片奇異的果園之中,果香四溢、泯人心脾,秦浪不由的連連吸了幾口,這種香味實在是令人垂涎欲滴,恨不得大吃一通。

就如方才,在大雷音寺,秦浪聞到了龍肉鳳髓的香味后,沒有絲毫猶豫的大口享用,主要還是這種神物。其美味勝過凡間萬種……

「你這個混蛋,來我這兒應該就是為了我的人蔘果。」

鎮壓子捻著鬍子,哼哼的看著秦浪,指著四周的果樹道:「這些果子雖不得人蔘果。可也差不了多少,你們儘管吃吧。」

秦浪不滿道:「老哥,你也太小氣了吧,我億萬里迢迢來這兒,我容易嗎我,你怎麼也得讓我吃上幾個吧?」

此行,秦浪的目標就是人蔘果,怎麼可能輕易罷休呢?

「人蔘果的味道雖好,可也不算什麼了。」

鎮元子搖了搖頭,一臉鬱悶道:「這人蔘果雖是十大先天靈根之一。主要的特點還是味道好。它可是要三千年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才熟,再等一萬年才可以吃。可一萬年,只能結三十個。聞一下。就能活三百六十歲;吃一個,活四萬七千年~

「簡而言之,這人蔘果的作用不怎麼強,對我和對你們都沒什麼大的效用。不過它的味道確實不錯,似乎蘊含有千萬種異果……」

「……」

秦浪的臉一下子黑了下來,叫道:「老哥,廢話少說,交出人蔘果來!」

鎮元子避而不答,笑咪咪道:「你知道先天十大靈根么?」

關於先天十大靈根,秦浪還是知道的。他有段時間對洪荒類的小說極為的感興趣,特別是有幾種,他十分的嚮往:

秦浪認為最為珍貴的,應該是青蓮,也既是混沌青蓮。乃奪天地之造化,是為異數。開天之時,遭道之遣,化作先天法寶無數,二十四瓣蓮花化成二十四片造化玉牒,上面記載著大道三千,後為鴻鈞所得,並籍此悟道。混沌青蓮的五片葉子化成了十大先天靈寶為五色五方旗(中央戊己杏黃旗、西方青蓮寶色旗、南方離地焰光旗、東方素色雲界旗、北方玄元控水旗)、乾坤鼎、十二品蓮台、山河社稷圖、河圖洛書、天書(封神榜)、地書、冥書(生死薄)、紅繡球,蓮莖化為弒神槍。

可以說,混沌青蓮是一個逆天的存在,稱得上是萬物之根源、奪鴻蒙亘古之造化。也正因如此,它才會遭到『道』的譴殺,化為了無數的先天靈寶。

混沌青蓮可謂是十大靈根中,當之無愧的老大,甚至可以說比其餘的都要高好幾個級別。其餘的九大靈根,根本無法與混沌青蓮相提並論了。

就比如蟠桃。生於蟠桃園中有三千六百株桃樹。分三個級別,作用呢,就是什麼成仙之類的,簡單來說,就是增加壽命的。

人蔘果也與蟠桃差不多,加壽的。

還有黃中李,也不過與蟠桃、人蔘果無大的差別。

至於綠柳,乃是化形為了「楊眉大仙」這個牛叉的生靈,揚眉大仙法力深不可測,和鴻鈞打鬥,收光了鴻鈞的法寶,說道:「我本體乃空心楊柳,得道還早與你數百年,只是不善爭鬥,故無名矣。」——看來,這綠柳也算是個異種了。

還有苦竹,貌似被接引道人取走,煉為了六根清凈竹,可封人六感,乃先天靈寶——這苦竹是根本無法和綠柳比了。

對了,不得不提的是,還有那個生於不周山的葫蘆,分赤橙黃綠青藍紫,各一個。為女媧,三清,陸壓,紅雲,等人所得,赤色為九九散魂葫蘆(紅雲),橙色為招妖葫(女媧),黃色為斬仙飛刀(陸壓),綠色(原始),青色(通天),藍色[(鴻鈞)延續香火],紫色為紫金葫蘆(老子);葫蘆藤為女媧所得用於造人,化作功德至寶——這金剛葫蘆娃的前身,可真牛爆了。

剩下的還有仙杏,生於終南山玉柱洞。一生就只結了兩個果子,都被雷震子吃掉了,化作風雷二翅——這個仙杏,還真配不上先天靈根之名呢。一次性的產品,而且效果也不咋地。雷震子這貨,充其量也就個二流的傢伙。

太陽星的扶桑,也算是十大靈根,乃是遠古時代,妖皇帝俊的十個兒子棲身的地方——這個嘛,不好作評價。

有陰就有陽,太陰星中也有一棵靈根,與太陰靈脈相連,受到損傷便會立刻復原。嫦娥奔月之後住於太陰星廣寒宮中,而那傳說中的大巫后羿追上來后。因為見不到那嫦娥,導致那神魂受損,是以化身吳剛伐桂——這兒,吳剛伐的月桂樹自然就是十大靈根了。這月桂樹不可謂不是奇葩,命夠硬的,被吳剛砍了多少年?還沒有死~

秦浪心中回味了一番,看向了鎮元子:「老哥,你別告訴我,你除了人蔘果,還有其它的先天靈根?」

「哈哈,答對了,人蔘果還要百年才能成熟,所以暫時吃不了。我們就先吃點兒別的……比人蔘果還好吃~」

鎮元子點頭輕笑。他緩緩的伸出一隻手。一道奇異的光華閃爍,秦浪瞪大眼睛,緊張不已。不知道鎮元子要拿出什麼來?

「究竟是什麼,比人蔘果還好吃?」

鎮元子那如嬰兒般潔白的手掌之上,出現了一張絲帕,上面有一個橢圓形的果子,暗淡無光,卻是透著一股泯人心脾的果香。

「這……是什麼?」

秦浪連忙問著,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實在是這顆果子中散發出的香味太誘人了。

紅牛也是一眼也不眨的盯著這顆平淡無奇的果子,口中嘀咕:「真是不可思議,這果子中似蘊有驚人的力量。」

而小雞則是躍躍欲試。一對雞眼冒出了激光,死死的瞪眼望著那顆果子。

「先讓本雞嘗一口。」

小雞竟忍不住了,它大叫了一聲后,一下子便向著那顆果子衝刺而去,速度快的駭人。

甚至連鎮元子都未能阻止,小雞便一口狠狠的啄在了果子上,卻是傳來了『砰』的一聲金鐵交擊的脆響聲。

這一聲脆響極為的悅耳與動聽,可苦了小雞,它那尖尖的嘴巴一陣的顫抖著。

只有秦浪能聽的懂的話,從小雞的口中發出:

「丫的,真他么的不爽,本雞第一次看中了一道美味,卻是能看吃不了。」

秦浪聞言嘴角抽搐,瞪眼看著小雞,心中斥道:「誰叫你這個傢伙,這麼的嘴饞,連我都沒有出手,你倒是自作主張,先動口了。」

不過話是這麼說,秦浪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果子的味道具體如何,他還真不清楚,可就憑現在的果子外表散發出的香味,就令人口水橫流、難以自控了。

「剛才,這個小雞還真勇敢呢?這果子可是無比堅硬的呢。」鎮元子驚異的望著秦浪肩上的小雞,對此作出了評價。

秦浪皺眉道:「老哥,恕我直言,這果子究竟是什麼,為何如此的堅硬?」

他心中很清楚,小雞的攻擊力便體現在了它的嘴巴上,可卻無法令果子受到半點兒的傷害、甚至連痕迹都沒有,這可是極為的不正常。

鎮元子笑道:「這是一顆蓮子,乃是混沌青蓮生出的唯一一顆蓮子,它吸收了其餘所有蓮子的精華,其中蘊含了可怖的力量。」

「……」

秦浪驚愕不已,怎麼也沒想到這鎮元子的手中的蓮子,來頭這麼的大?

混沌青蓮,這可是逆天的存在,是萬物之根源,奪亘古鴻蒙之造化。因此,而遭到『道』的譴殺,才最終化為了無數的先天靈寶。

混沌青蓮有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自然是蓮子,這是精華,只是蓮子的下落無人知曉……

第二個部分自然是花瓣,共計有二十四瓣蓮花,後來化成二十四片造化玉牒,上面記載著大道三千,被鴻鈞道人所得,並籍此悟道——這足矣說明了混沌青蓮的可怖,僅僅是它的花瓣,便令洪荒道人成為了聖人之師,能以身合天道。

第三個部分自然是葉子,僅有五片葉子,分別化為了十大先天靈寶:五色五方旗(中央戊己杏黃旗、西方青蓮寶色旗、南方離地焰光旗、東方素色雲界旗、北方玄元控水旗)、乾坤鼎、十二品蓮台、山河社稷圖、河圖洛書、天書(封神榜)、地書、冥書(生死薄)、紅繡球——五片葉子化為的十大先天靈寶,沒有一個是默默無名的,這十大先天靈寶都是威懾一方之物、大放異彩,甚至有幾件不知下落,成為傳說中的靈寶。

第四個部分,則是蓮莖,化為了弒神槍——這貌似是殺伐至寶。單論攻擊,可媲美誅仙劍陣的存在!是洪荒為數不多的大殺器之一!

「老哥,你在開玩笑吧?這是混沌青蓮的蓮子?」

秦浪有些不相信,甚至是無法接受。這混沌青蓮的蓮子可是最神秘的存在,無人知曉其下落,可毫無疑問的,這才是混沌青蓮的精華。

「不,這的確是混沌青蓮的蓮子。」

鎮元子肯定的回答,笑道:「很久以前,我化形后便有大機緣,得到了人蔘果樹和地書,這顆蓮子便紮根在地書之中,似乎想重新的誕生~

「無盡歲月以來。這顆蓮子都以失敗告終。一股冥冥中的力量扼制了它的『新生』。令它無法再萌芽。」

「原來如此……」秦浪驚異莫名,沒想到這混沌青蓮的蓮子還不死心,打算藉助地書之力。重新化為又一個混沌青蓮,這簡直是在與道相抗。

混沌青蓮確實可怕,它的目標可不是什麼眾生和天道,而是真正的『道』!堪稱無法形容的存在。

真正的『道』,有著浩瀚偉力、可磨滅一切、碎滅萬千大道,混沌青蓮終究難逃厄運,寄託『新生』希望的蓮子,再也無法萌芽——真正的『道,將混沌青蓮的生機徹底滅絕,扼殺於胚胎之中。

秦浪感嘆不已。目光閃亮的望著鎮元子手中的混沌青蓮的蓮子,希翼道:「這顆蓮子……我咬的動么?」

「呃,不好意思,我認為你咬不動。」鎮元子笑眯眯的回答。

「……」

秦浪一陣的無言,這一次,他總算是體驗到了和小雞一般的感覺:……真他么的不爽,老子第一次看中了一道美味,卻是能看吃不了。

說起來,對於人蔘果,秦浪並不怎麼在意。

他清楚自己的力量,直達聖人,人蔘果想吃的話,絕對有機會吃。

最初,秦浪就有了一個念頭,如果自己到了五庄觀,鎮元子不給自己人蔘果吃,自己就使用武力來威脅對方。

簡而言之,人蔘果對於秦浪來說,要得到的難度,是微乎其微的。

可這混沌青蓮的蓮子就不同了,鎮元大仙都明言了,你想吃的話,我不反對,就怕你沒那個本事,咬不動,將自己的牙給崩掉了,那可是怪不了我了。

「嘿嘿,小老弟,這顆蓮子,我拿著也沒什麼用,想吃也吃不了,怎麼也感應不了其中的任何波動和靈氣,所以,我就送給你了,哈哈,給你留個紀念吧,就當老哥送你的見面禮了,怎麼樣,這份見面禮,夠爽快吧?」

鎮元子依舊笑眯眯的,將這顆蓮子送給了秦浪,他的表情怎麼看,都令秦浪萬分的不爽:

「俄草!這莫非是亘古第一雞肋!混沌青蓮的蓮子,除了當紀念品外,還有什麼用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混沌青蓮奪亘古之造化,遭無上之道的譴滅。卻不甘心,餘下一顆蓮子,紮根入地書之中,欲再度萌芽……奈何,無上之道威不可侵,將這顆蓮子的生機徹底扼殺。

秦浪唏噓不已,接過了這顆混沌青蓮蓮子,它與普通蓮子無異,只是卻要大許多,幾乎有鵝蛋一般。

原本,秦浪想一口生吞了這顆蓮子,可現在也辦不到了,自己無論怎樣也吞不下一個鵝蛋。

可秦浪不死心,自己的力量已近聖人,神力更是玄妙萬千,立時的使用神力,模擬了傳說中的『法天象地』,整個人一下變身為了十丈高。

他發現自己很輕鬆就辦到了這點,看來雅典娜的神力支撐神話世界中的法術,還是很簡單的。

秦浪見自己成功的化為了十丈巨人,立時的低頭看向混沌青蓮的蓮子,在他看來,自己變大為十丈巨人,吃一顆鵝蛋應該沒問題。

可事實,卻令秦浪呆住了,因為手中的混沌青蓮的蓮子也變大了,在自己眼中,依舊如鵝蛋大小。

「百丈巨人——」

秦浪不甘,再次的變身,卻發現依舊如此,混沌青蓮的蓮子,似是恆定的一般,可隨自己變大而變大——它的大小,在秦浪眼中,始終如鵝蛋。

一旁的鎮元子笑道:「小老弟,你就白費力氣了。這顆蓮子儘管無法再萌芽,可依舊是妙處多多,無法盡窺。」

「……」

秦浪皺起的眉舒展開來,同時恢復了正常人身。想來也是,這顆蓮子在鎮元大仙手中不知道多少年,可依舊沒有被鎮元大仙挖掘出真正的力量和秘密,自己一時半會兒又如何可以呢?

儘管自己暫時奈何不了這顆青蓮蓮子,可秦浪還是很感謝鎮元子。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講?這顆混沌青蓮的蓮子是很珍貴的,其價值和意義,都是極高的,不可簡單的去衡量——鎮元子之所以送給自己,估計也是希望自己可以解開其中的秘密。

秦浪心中思忖,不由的暗自嘀咕:「這麼說來。鎮元子老哥還是很看得起我嘛。竟然願意賭一賭。」

就在這時。秦浪手中鵝蛋大小的混沌青蓮的蓮子突然散發出了一圈光暈,並且慢慢的顯眼和強烈了起來。

三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了青蓮蓮子之上,眼神中皆是透著驚異與莫名。尤其是鎮元子,激動的連嘴唇都顫動了起來。

不知多少年了,這顆混沌青蓮的蓮子,在自己的手中一直沒有半點兒的反應——這顆混沌青蓮的蓮子,其外貌如同普通的蓮子一般,卻是亘古不朽、萬法不侵。

鎮元大仙一度技窮無奈,只好將它忽略,可沒想到在今日,自己心血來潮,將它送給了新認識的朋友。這顆蓮子即刻便有了反應。

「怎、怎麼可能?」鎮元子一陣的難以置信,目光中透著各種複雜的情緒。

秦浪也有些不敢相信,這可是混沌青蓮的蓮子,在鎮元子手中無盡歲月,都沒有任何變化,為何一碰到自己,就有了感應呢?

混沌青蓮的蓮子散發的光芒愈發強烈,整顆蓮子變的晶瑩剔透,如上等的寶石、璀璨生輝,一股醉人的果香瀰漫,令秦浪有一種生吞下去的衝動。

可接下來,詭異的事兒發生,呃,這對於秦浪來說,或許是件糟糕的事兒……

那顆混沌青蓮的蓮子剔透無塵、灼灼生輝,如亘古寶玉,似無上道果,卻突兀的飛向秦浪的嘴巴。

這一剎那,混沌青蓮的蓮子似縮小了一些,成功的進入了秦浪的口中。

秦浪愕然,不明所以,這顆混沌青蓮蓮子要幹嘛?真的想讓自己吞掉么?

可是,很不幸的,儘管混沌青蓮的蓮子縮小了點兒,秦浪依舊吞不下,同時有一股莫名而又恐怖的氣機作用在混沌青蓮蓮子之上。

混沌青蓮似乎想融入秦浪的身體中,可一股無形中的偉力卻在阻止。

「媽的,別扯上老子呀,跟我沒任何關係呀~」

夾在中間的秦浪頓感無窮壓力,這股恐怖的壓力似海般浩瀚、如天穹般寬廣,無邊無際、無窮無盡……

「啊——」

秦浪大吼一聲,在強大的壓力下,他變身為了賽亞神狀態,整個人登時輕鬆了許多。

可旋即的,那股無形的壓力陡然倍增,似乎是將秦浪的變身視作了挑釁,要將他生生鎮壓一般。

「該死的,一定是那顆蓮子……」

此刻的秦浪,戰力直達准聖巔峰,可依舊是感覺痛苦無比,可怖的壓力如三十三重天重疊壓落下來,要將秦浪碾壓為肉泥。

「轟隆隆——」

一聲聲震蕩巨響中,以秦浪為中心,方圓萬里的地面塌陷下去,整片空間都臨近崩潰。

鎮元子面色大變,在千鈞一髮之際,揮動衣袖,使用『袖裡乾坤』大神通,將自己道觀中的眾多生靈收起,並祭出地書來,守護這一片地域。

「唔……」紅牛則是悶哼一聲,她拒絕進入鎮元子的衣袖中,而是祭出了玉如意,懸浮在她頭頂,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將周身籠罩,令她不受外物之侵。

秦浪儘管萬分痛楚,受到的壓力不斷遞增,可外界的一切,他都能見到。

「不好,再這麼下去,一定會傷及到鎮元子和紅兒。」

「瞬間移動——」

咬了咬牙,秦浪使用了瞬間移動,整個人剎那出現在了三十三重天外的八景宮中,這兒正是太清聖人老子所居之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