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之前見識過那巨大如同蟻后一樣的「母聖」,那東西既然是永恆天輪盤的次級生命體,那麼也就意味著永恆天輪盤可能有自身意志,或者說這永恆晶壁可能會有自身的意志,那麼秦朗向它們求助也並無不可,至少如果永恆晶壁自身有意志的話,它肯定不願意瓦解和崩塌,它肯定想要變得更強。

於是,秦朗嘗試著溝通永恆天輪盤和永恆晶壁的意志,哪怕他根本無法確定這兩者是否真的有意志存在。

這個時候金焱也感應到了秦朗的意志,不過他沒有打攪秦朗,而是在心頭暗道:「這小子竟然想要溝通永恆天輪盤的意志,不過只怕不可能成功,因為我溝通了無數次,也沒有成功過。不過,我就不體型他了,讓他試試也好。」

溝通無果。

秦朗的意志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無論死永恆天輪盤還是永恆晶壁,都沒有給秦朗任何的回應。

吼!吼!吼!吼!吼!~

這時候,秦朗忽地怒吼一聲,這怒吼之中包含了秦朗的憤怒,他不想永恆天輪盤竟然完全不給他任何回應,或許依然是覺得他太渺小了?不屑一顧?

但是,秦朗來到這永恆天輪盤之中,可不是完全為了自己,他來修復永恆晶壁,同樣也是有利於永恆天輪盤的運轉不是?但是為何秦朗的意志卻不能得到回應,還是不配得到其回應?

砰!~

憤怒之下,秦朗忽地全力一拳打在永恆晶壁上面。

秦朗陡然出了這一拳,就算是金焱也被震驚了,他沒想到秦朗竟然憤怒到這樣的地步,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這永恆晶壁已經存在了缺陷和問題,但秦朗竟然還要對其進行破壞不成?

好在金焱認為秦朗這全力一擊也未必能夠摧毀永恆晶壁,這上面的法則力量如此強大,就算是秦朗和金焱聯手一擊,也不能撼動。

或許,秦朗也只是發泄?

金焱如此心想道。

但是,隨後金焱就知道秦朗並非是在發泄,秦朗這樣做還是有目的,他這是在向永恆晶壁乃至是永恆天輪盤展示他的存在!既然用意志無法進行交流和溝通,那麼就只能用拳頭來表現他存在了。

「不是一切呼籲都沒有迴響!不是一切死亡,都應該覆蓋在弱者的頭上!」當秦朗的拳頭撞擊在永恆晶壁上面的時候,這拳頭上面似乎也宣洩出了他憤怒的意志,這個時候秦朗似乎想到了曾經古老的華夏世界中的一類特別的人——詩人,一類沒有強大肉身,卻擁有強大的意志的人。

這個時候,秦朗只是想要得到永恆晶壁的回應,哪怕他的確很弱,根本不足以撼動這永恆晶壁,但秦朗還是打出了這一拳。

轟隆!~

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忽地從永恆晶壁上面迸發出來,秦朗一口鮮血噴出,竟然直接被這一股力量震飛了!

很久了!

秦朗一拳就被震飛,被擊傷的時候實在是相隔太久了,隨著秦朗的修為境界越來越強,可以一擊就讓他受傷的存在已經不多了,但是這一次這永恆晶壁只是釋放出反震的力量就讓秦朗受傷吐血,這足以證明永恆晶壁本身的強大。

但是,詭異的是秦朗雖然受傷吐血,但是卻不驚、不懼、不退,甚至居然連憤怒都消失了,因為秦朗感應到了永恆晶壁的回應,雖然這種回應的方式有些暴力,但誰讓秦朗的溝通方式也同樣暴力呢。

「哈哈哈哈!~你終於還是回應我了!」秦朗這個時候忽然大笑了起來,因為他感應到了永恆晶壁意志的存在,他得到了想要的回應。 ?溝通和交流,就是解決一切問題的基礎,如果這永恆晶壁完全不給秦朗任何回應的話,秦朗就算是在這裡苦苦感悟和思索萬年,也未必能夠有任何的收穫,但是現在得到了永恆晶壁的回應,那麼秦朗也就有可能解決這問題了。

這個時候,秦朗被永恆晶壁反震的力量震得吐血不說,身體五臟六腑和經脈也出現了損傷,就算是體內的微宇宙都遭遇了震動,但是秦朗體內的三百六十個微宇宙彼此都是相互聯繫的,彼此牽引,十分牢固,因此秦朗的根基並未動搖,吐血受傷雖然不輕,但是恢復起來應該也是比較容易的。

對於自身的傷勢,秦朗一點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永恆晶壁終於回應他了,秦朗將手掌放在永恆晶壁上面,果然感應到了永恆晶壁的意志,並且秦朗感應到身上的傷勢迅速地彌合、修復,這是永恆晶壁的意志在幫助秦朗恢復傷勢。

「嘿嘿……秦朗道友,想不到你竟然得到了永恆晶壁意志的回應,這可真是太難得了。」這個時候金焱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算是真心為秦朗感到高興。金焱自稱是永恆天輪盤的僕人,為了領悟永恆泡沫的孵化過程,他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時間和心血,所以他並不想秦朗也經歷同樣的過程,而且料想秦朗也沒有這樣的時間和心血耗費在這裡。而能夠跟永恆晶壁的意志取得感應,那才是真正重要的。

「永恆晶壁的意志,你終於回應我了!」秦朗將自身的意志釋放出去,試圖跟永恆晶壁的意志進行交流,「難道說,我就這樣弱小,不值得你關注和回應?不過,如果你真能夠解決自己的問題,那麼我也不會繼續留在這裡浪費時間。」

「秦朗,我不回應你,那是因為你的修為境界還是太弱了,你可能無法解決我的問題。」這永恆晶壁的意志回應得十分理智,「我希望得到更強大的存在來解決這裡的問題。」

言下之意,秦朗的實力還是太弱了,所以永恆晶壁的意志認為秦朗根本無法解決這裡的問題,而事實上秦朗也的確是實力有些弱,之前那一拳已經足以說明問題,哪怕是秦朗的全力一擊,也無法撼動這永恆晶壁一分一毫,所以秦朗說是要來為永恆晶壁解決問題,的確是有些誇海口的感覺。但是,雖然明知道這一點,秦朗也不可能就這樣離開,反而秦朗以十分自信而鎮定的語氣回應道:「如果你還有別的選擇的話,那麼你可以不跟我交流,但是我恐怕你沒有別的選擇了。現在高位面宇宙生物不斷地侵蝕永恆晶壁,不知道你還能支撐多久呢?」

「唔……你竟然如此狂妄?不過你認為這事如此簡單?就以你目前的修為境界,想要修復這永恆晶壁上面的問題,那只是痴人說夢罷了。」永恆晶壁的意志完全不給秦朗面子,不過大概事實也是如此,秦朗的實力擺在這裡,跟永恆晶壁的力量的確不是一個層次,說什麼要修復永恆晶壁上面的缺陷,那還真是有一些難度的。

「在低位面宇宙中,強者越來越少了,我不知道你眼中的強者是什麼程度的,但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如今低位面宇宙中比我強的存在不會很多了。」秦朗繼續說道,他的話得到了金焱的認同,雖然金焱也知道秦朗的實力相對於永恆晶壁的確差距很大,但是比低位面宇宙的其他紀元霸主來說,秦朗的實力還是很強很強的。

簡而言之,永恆晶壁如果真的想要解決問題,那麼跟秦朗合作交流一下,應該是沒錯的,畢竟永恆晶壁這樣的東西不是誰都能碰的,也不是誰都能修復的。如果這永恆晶壁的意志還有別的選擇,自然是另當別論,但如今不只有秦朗這個唯一的選擇么,那麼這永恆晶壁的意志還能有什麼挑剔?就算是秦朗的實力還不夠,但是也可以培養不是,而且無論如何秦朗至少不是要跟永恆晶壁和永恆天輪盤為敵,至少是站在同一陣營的,那麼永恆晶壁為何就不能選擇跟秦朗合作?

「唔……想不到如今低位面宇宙誕生出來的強者越來越弱了。」永恆晶壁的意志繼續向秦朗說道,「之前沒有回應你,是因為我的意志全力在注意永恆晶壁另外一面的情況,無暇顧及你的想法。不過,既然你一心想要幫助我修復這永恆晶壁上面的問題,那麼我自然也會考慮給你一些回應——那麼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準備如何修復這永恆晶壁?」

「如何修復?」秦朗繼續回應道,「我要知道永恆晶壁的秘密和法則力量,先了解,再談修復。」

聽了秦朗這話,金焱都覺得有些古怪,因為金焱認為永恆晶壁肯定不可能答應秦朗的要求,如果秦朗得到永恆晶壁的秘密和上面的法則力量,一旦秦朗自身盜取了永恆晶壁的力量,或者是奪取了其中的精華,那麼永恆晶壁可能遭遇最強烈的打擊,甚至可以說是遭遇重創,整個永恆天輪盤的運轉也可以受到影響的。

說白了,永恆天輪盤和永恆晶壁現在對秦朗談不上任何的信任,至少無法跟金焱想必,畢竟金焱自稱是永恆天輪盤的僕人,而且已經在永恆天輪盤中呆了如此漫長的時間,一直都在為永恆泡沫的運轉而服務,可謂是兢兢業業,如果從忠心程度來考慮的話,那麼金焱對於永恆天輪盤的忠誠度顯然是比秦朗高很多的,永恆晶壁的意志如果要「傳授」什麼驚人的秘法或者是法則力量,也應該選擇金焱不是?當然,這並非是金焱嫉妒秦朗,只是覺得秦朗直接提出這樣的要求,顯然不太可能得到永恆晶壁的認同。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卻是讓金焱大跌眼鏡:

永恆晶壁的意志居然答應秦朗了!而且十分乾脆地答應! ?「你說得對,你需要了解永恆晶壁的構造和法則,才可能幫助我修復永恆晶壁的缺陷和薄弱之處,現在我就將永恆晶壁的構造和法則力量告訴你,但不知道你可以從中領悟多少,如果你不能領悟的話,那麼對我也沒有任何用處,更談不上幫助我修復永恆晶壁了。」永恆晶壁的意志竟然真的將永恆晶壁的秘密完全分享給了秦朗。

「這永恆晶壁的秘密,竟然都給他了?」金焱直接就傻眼了,作為永恆天輪盤的僕人,他沒想到永恆晶壁竟然如此信任秦朗,讓他這個永恆天輪盤的忠僕情何以堪呢?

這個時候秦朗卻沒有心情去理會金焱的玻璃心,這永恆晶壁的意志果然是十分乾脆,直接就將永恆晶壁的諸多秘密和一切法則玄妙都交給了秦朗,這是一股無法描述甚至無法想象的海量信息,在頃刻間秦朗甚至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都遭遇了一股恐怖的「信息潮」,這一股巨大的信息潮甚至讓秦朗覺得自身的精神世界都要崩潰一樣。

不過秦朗的精神力修為一向都是天賦異稟,而且還修成了雙生精神世界,因此面對這一股強大無比的信息潮,秦朗還是支撐住了,同時秦朗艱難調動自身的精神力,開始出力這海量的信息,希望可以儘快地了解和感悟永恆晶壁上面的法則力量,尋找到永恆晶壁的薄弱之處,這樣就可以儘快地了解這永恆晶壁,達到秦朗此行的目的。

將永恆晶壁的諸多信息一股腦兒丟給秦朗之後,這永恆晶壁的意志就陷入了沉默,或許是因為永恆晶壁的意志知道秦朗在短時間之內根本沒有辦法真正領悟這永恆晶壁的奧秘,而且永恆晶壁的意志必然還需要不斷地留意晶壁另外一面的動靜,尤其是要注意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的動靜,這些傢伙隨時都可能給永恆晶壁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煩,甚至可能給永恆晶壁帶來難以想象的破壞,所以永恆晶壁的意志不得不全力留意晶壁那一面的動靜,免得出了紕漏。

雖然永恆晶壁的意志沒有給秦朗太多的點撥和指導,這讓秦朗很難明白永恆晶壁究竟是什麼東西,也很難領悟其中的秘密,但是秦朗已經十分滿足了,因為永恆晶壁已經將他想要的東西都給他了,至於能否理解,那就是秦朗自己的問題,要是真的不能理解,那麼秦朗也只能認命了。

不能理解,不能領悟,那就是天賦的問題,如果秦朗的天賦真的不夠,那麼說什麼都沒有用,就算是永恆晶壁的意志耗費時間來指點秦朗,那也未必就能收效的。修為境界越高,對於修士天賦的要求也就越高,這就好像是到了博士或者以上的層次,拼的就不是什麼刻苦用功了,純粹就是天賦和智商的較量。

對於修士而言,修成了紀元霸主之後,比拼的就不是單純的修為高深、力量強大了,想要更進一步,想要鶴立雞群的話,就必須有更加深刻、更加深度的領悟,還需要更多的機緣。

秦朗現在,已經有了機緣,這個機緣就是永恆晶壁的意志給的,永恆晶壁給秦朗的這一股「信息潮」,其中包含了很多很多的奧秘,這些奧秘完全超過了秦朗的想象和想象,要知道這些信息可是來自永恆晶壁,來自這永恆天輪盤,這可是在諸多世界、諸多宇宙中可能都無法獲取的。

永恆天輪盤中的任何一點領悟,任何一樣東西,都可能成為無價之寶,擁有無法衡量的潛力,這一點毋庸置疑的。任何一個修士,都知道永恆天輪盤意味著什麼,但是無數的修士,甚至無數的紀元霸主,都根本無法進入永恆天輪盤之中,甚至連如何進入永恆天輪盤都不知道,更不要說妄想知道永恆天輪盤中的秘密。還有不少的紀元霸主,剛進入永恆天輪盤中,就被禁錮在永恆泡沫中,連永恆天輪盤的秘密都沒有窺探到,就已經直接嗝屁了,那些紀元霸主自身的修為和法則力量都被永恆泡沫給吸收掉了,哪有什麼機會得到永恆天輪盤中的法則力量和強大力量呢?

無論如何,秦朗現在是有了這個機緣,只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在短時間之內領悟這些法則力量,搞明白永恆晶壁的構造,然後幫助修復永恆晶壁的缺陷,為秦朗自身和低位面宇宙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但也有一些好消息,秦朗根據永恆晶壁的意志,推測出如今永恆晶壁雖然出了一些問題,但是問題應該不是很嚴重,也就是永恆晶壁的意志還能控制狀況,收割者也好,其餘的高位面宇宙生物也好,在短時間之內還是很難突破永恆晶壁這一道壁障的。

這個時候,金焱向秦朗說道:「秦朗道友……這個,有個事情,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金焱這傢伙,其實是想要從秦朗這裡分享一些關於永恆晶壁的秘密,畢竟金焱號稱是永恆天輪盤的僕人,但是金焱卻並未得到永恆晶壁的意志認同,這一點讓金焱有些惱火,甚至覺得有些折了面子,所以才打算轉而求助於秦朗,希望可以從秦朗這裡獲取到永恆晶壁的信息,但是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永恆晶壁的信息,一定是包含了很多內容,蘊藏著強大無比的力量,金焱擔心秦朗對他有別的看法。

但是讓金焱沒想到的是,秦朗十分乾脆,完全沒有任何地猶豫,直接就將永恆晶壁的信息潮傳遞給了金焱,這讓金焱有些汗顏,覺得自己有些小看了秦朗。不過下一刻,金焱卻連汗顏的念頭都沒有了,因為秦朗給他送過來的這一股信息潮實在是太恐怖了!這簡直就是難以想象啊,金焱感覺自身的精神世界都要被撐破了,慌忙讓秦朗趕緊停止:「秦朗道友……行了!這樣就行了,我已經無福消受了!」

金焱知道自身只能接受這樣多的信息了,再多的話,他的精神世界就會被摧毀了,這個時候他開始暗暗慶幸之前永恆晶壁的意志並未選擇他作為傳遞信息的目標,否則的話,金焱覺得自己可能直接就歇菜了。 ?好一陣子之後,金焱才穩住了自身的精神世界,然後向秦朗說:「秦朗道友,我算是知道為何永恆晶壁的意志會選擇你來傳遞信息了——它不想我死得太快啊!」

對於金焱來說,這絕對算是痛苦的領悟,雖然並未得到全部的信息潮,但是秦朗已經十分滿足了,因為他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他已經知道了永恆泡沫的運轉之謎,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如今再加上這永恆晶壁的部分信息,金焱的修為境界必然可以再度提升,這一點毋庸置疑,所以他已經相當滿足了。

跟秦朗不一樣,金焱沒有時間上的緊迫感,他認為有足夠的時間來領悟和理解永恆晶壁中傳遞出來的這些信息,這就如同當初金焱感悟永恆泡沫運轉的整個過程。

但秦朗可不這麼想,縱然這永恆晶壁似乎暫時無憂,但是對於秦朗來說,他也必須全力以赴,爭取用最少的時間來參悟永恆晶壁中蘊藏的秘密,因為在永恆晶壁的另外一面,收割者等一些強橫無比的高等生物正準備著滲透永恆晶壁,隨時都可能降臨低位面宇宙。

對於秦朗,所謂的時間充足只是一種錯覺,而且雖然永恆晶壁的意志很強大,永恆晶壁本身更是堅固無比,但是秦朗不可能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永恆晶壁和永恆天輪盤上面。更何況,縱然永恆晶壁堅固無比,但是一些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意志或者分身已經滲透過來了,這一點秦朗可是非常清楚的,這些意志分身、投影分身雖然遠遠不及本體強大,但是數量卻不少,而且它們在諸多宇宙都布下了棋子,誰知道它們究竟有多少棋子?誰知道它們擁有怎樣的棋局呢?

秦朗自身已經開始推動黃泉霸業計劃,如今不過才布下了兩枚棋子,但是已經收穫不小了,如果秦朗有足夠的時間,布置成百上千枚棋子的話,那麼不管是秦朗自身還是黃泉九獄,都將得到難以估量的好處。

而那些高位面宇宙的強者,已經謀劃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在低位面宇宙中布了多少棋子,縱然這些傢伙只是留下了意志分身,但是積少成多,在低位面宇宙中必然也擁有非常龐大的勢力,如果它們完全發動這一股力量的話,那必然是驚天動地!十分驚人!

永恆晶壁的意志,一直都在留意著晶壁另外一面的動靜,但是它未必就留意到了高等生物們在低位面宇宙中的棋子,這一枚一枚的棋子一旦完全利用起來,那必然會形成恐怖的危局。

永恆晶壁的意志沒有留意到,或者沒有在意,但是秦朗可是留意到的,所以他完全沒有金焱那麼樂觀,他可是用盡辦法儘快領悟從永恆晶壁意志那裡得到的信息潮。

縱然是秦朗的見識和認知,要理解永恆晶壁傳來的信息潮,那也是非常地困難,這種感覺就如同一個高一學生自學大學的教程一樣痛苦,但即便如此秦朗也只能硬著頭皮去感悟和理解。而且永恆晶壁意志傳遞來的信息雖然是玄奧無比,但並非是完全無法理解,其中總是有一些東西,是秦朗可以理解的。

但有些詭異的是,這一股龐大的信息潮裡面,隱藏著一些明明像是來自低位面宇宙,但是卻超過了秦朗認知和理解範疇的信息,這讓秦朗十分疑惑:

既然是來自低位面宇宙的法則力量,為何他竟然如此陌生?

要知道,秦朗在血色虛空之中,不知道跟多少掠食者交過手,各種層面宇宙的強者,秦朗都是見識過的,但是居然完全沒有觸碰到永恆晶壁意志傳給秦朗的這些信息,這似乎不太合理啊。

難道說,低位面宇宙中,有一些重要的信息已經完全消失了?一些古老而強大的法則力量,已經徹底消失蹤跡,不再被人感知到?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實在太詭異了!亦或者,這其中似乎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在秦朗看來,應該是陰謀居多了,低位面宇宙的古老法則和信息不斷地缺失,自然就會造成低位面宇宙生物不斷地變弱,能夠誕生出來的強者自然也就越來越少了。

難怪永恆晶壁的意志有些瞧不起秦朗的修為,那是因為它曾經見識過很多來自低位面宇宙但是比秦朗強大的修士,或許是它認為低位面宇宙中應該誕生出比秦朗更強的存在。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如今的秦朗雖然未必就是低位面宇宙中最強的存在,但已經算是頂端之一,所以這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變故,秦朗可能並未經歷過,但卻可能已經發生的變故。

想到這裡,秦朗忽然有一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難道這也是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在低位面宇宙的布局之一么?

不斷地讓低位面宇宙的強**則力量消失,不斷地削弱低位面宇宙生物的晉陞空間,這些傢伙的布局實在太狠毒、太陰森了!而且,如果不是秦朗今天接受到了來自永恆晶壁意志的信息潮,只怕他也無法推算到這一層。

說起來,秦朗早就想過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一定是在低位面宇宙中留下了後手,但是卻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後手——封鎖低位面宇宙中一些古老而強大的法則力量,這樣直接就扼殺了低位面宇宙生物的上升空間,那麼從低位面宇宙中誕生出來的紀元霸主們實力也就越來越弱了。同樣,永恆泡沫孵化出來的新生宇宙,必然也會越來越弱,到最後低位面宇宙中的紀元霸主們跟高位面宇宙生物的實力差距就越來越大,最終連一點點抗衡之力都沒有。

當真是層次越高、視野越高的上位者,其手段就越是狠辣、越是驚人,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當真是害死人不償命。只是,它們對於低位面生物為何要如此狠毒地打壓,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單純地要將低位面宇宙的生物都變成糧食、豬狗一樣? ?雖然低位面宇宙中一些古老的法則已經被高位面宇宙生物給悄然「抹除」了,但如今秦朗可是再一次見到了這些古老而強大的法則力量,這讓秦朗心頭再度燃起了強大的信心——

低位面宇宙,其結構層次雖然較為簡單,各種法則力量的運用也不算太複雜,但是低位面宇宙的法則力量畢竟是諸多層次宇宙的構建基礎。萬丈高樓平地起,一切任何複雜的宇宙,必然都是用一道一道基本的法則力量構建起來的,比如時間法則、空間法則還有能量法則等等,都是構建一個宇宙最基本的法則之一,只要是從第二層次宇宙之上,似乎這些基本法則都是完全一樣的,這個也是必然的事情,如果基本的法則力量都不同的話,那麼諸多層次的宇宙根本無法協調統一,那麼自然也會出問題的。

低位面宇宙世界的法則力量就是基礎,秦朗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這一點,但是秦朗卻萬萬沒想到低位面的宇宙法則已經不完全,包括秦朗自身曾經領悟到的法則力量,很可能都是殘缺不全的,或者錯過了一些關鍵強大的法則。

「難怪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跟它們戰鬥的時候,這些傢伙居然可以輕鬆地打破低位面宇宙的『絕對極限』,可以在力量和速度方面佔據絕對的上風,這必然是跟法則力量有關。」秦朗這個時候猛然明白,為何之前他遇到的那些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竟然如此強橫,面對任何低位面宇宙的紀元霸主都可以輕易佔據上風,不僅僅是人家的視野更高、更廣,而且這些傢伙竟然將低位面宇宙中的一些強大的法則力量隱藏了、吞噬了,或者是直接抹去了。

這就好比如果要構建一座房屋,最初的設計師採用的是十六根柱頭的設計方式作為基本構架,但是某個精明的傢伙卻暗中更改為八根柱頭的設計方式建造房屋。八根柱頭雖然同樣可以建造出一座房屋,但毫無疑問因為根基和基礎變弱了,那麼這一座房屋的堅固程度必然會受到影響的,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也就是說,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在低位面宇宙中進行了偷梁換柱的勾當,全面封鎖了低位面宇宙中的一些強大的法則力量,這自然就造成了低位面宇宙中那些紀元霸主的實力逐漸地減弱,這樣高等位面生物的意志,就能夠更加輕鬆地對低位面宇宙進行掌控了。

高明!狠辣!陰險!

秦朗只能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算計,這些傢伙的手段可真是層出不窮,這是要將低位面宇宙生物徹底搞殘的徵兆。

秦朗原本以為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意志出現在低位面宇宙中,只是簡單地掠奪低位面宇宙的元氣和資源,並且忽悠一些信徒而已,但是現在看起來秦朗還是太天真了一些,事情遠遠比他想的更加複雜,並且那些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手段也更加地恐怖。

心緒有些煩亂,這讓秦朗一時間無法理解永恆晶壁意志傳達過來的那些信息潮,秦朗覺得問題有些嚴重,他以一人之力可能無法解決低位面宇宙面臨的困境——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高位面宇宙的強者已經布局很久了,可謂是勝券在握,而秦朗現在剛開始布局,車馬還未擺開,卻已經進入對方的殺局之中,如何才能破局呢?

其實,之前秦朗就感覺形勢有些不對勁,但是他並不知道具體在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只是簡單地以為收割者會想他發動報復,但是秦朗並不知道高位面宇宙生物竟然如此「深謀遠慮」,竟然將低位面宇宙算計得死死的,只要這永恆晶壁一旦被破,低位面宇宙的生物將完全失去抵禦的能力,不可能出現任何意外的結果!

縱然這永恆晶壁不會破,低位面宇宙的生物也死定了,隨著低位面的宇宙法則力量越來越弱,誕生出來的生物和修士也就越來越弱,最終必然徹底被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掌控。其實,如今已經有這個趨勢了,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通過什麼仙道、佛道、魔、神道等等教義和信仰間接地掌管了諸多的宇宙,不僅掠奪這些宇宙的元氣和資源,而且連這些宇宙的修士的靈魂和信仰都一併吞噬掉了。

至於永恆晶壁,雖然永恆晶壁的意志判斷如今這一面晶壁並無大礙,但秦朗並不怎麼放心:既然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如此深謀遠慮,如此布局高遠,又怎麼可能只是滿足於讓它們的意志分身間接照管低位面宇宙,它們必然會用盡一切辦法破開永恆晶壁,打破這一道最後的防線。

換位思考,如果秦朗是一個高位面宇宙的生物,他肯定也不想進食的時候還要經過一道很難突破的防禦牆,只要打破了永恆晶壁這一道防禦牆,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就可以自由地進行獵食和進食,何樂而不為?

「秦朗道友,你好像在擔心什麼?」這個時候金焱問了秦朗一句,這大概是金焱看出了秦朗滿臉的擔憂。

「我在擔心——我們可能已經輸了。」秦朗嘆息了一聲。

「輸?為什麼?這永恆晶壁不是完好么,雖然有一些缺陷,但是只要彌補了這缺陷,那不就萬事大吉了么,怎麼可能會輸?」金焱十分不解。

「或許,我們已經輸了。」秦朗嘆道,如果這是棋局對壘的話,對方的連環馬、雙重炮都已經擺好了,縱然他棋藝高明,卻又如何力挽狂瀾呢?

更不要說那些強橫的高位面宇宙生物已經對低位面宇宙的法則力量動了手腳,這就好像是直接在下棋中進行破壞規矩的「作弊」,在這樣的情況下秦朗如果還能翻身,那可真是見鬼了呢。

「什麼已經輸了?還沒有交鋒呢,怎麼就已經輸了?」金焱顯得更加不解了。

「早已經開始了,你還沒看出來?」秦朗說道。

「開始又怎麼樣?那些高位面宇宙的生物,不是還在永恆晶壁的另外一邊么?」金焱覺得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棋局已經形成,殺招隨時都會祭出,我們已經沒有任何勝算了!它們雖然還在永恆晶壁的另外一面,但是你我都已經被它們騙了,永恆晶壁的意志也被騙了!」秦朗的語氣顯得十分悲觀。 ?秦朗錯了,金焱也錯了,他們都以為個高位面宇宙生物交戰的戰場是在這永恆晶壁之上,但事實並非如此,而且秦朗的判斷大錯特錯了。高位面宇宙生物不斷地在永恆晶壁這裡進行滲透,只不過是做出一個攻擊的姿態而已,實際上真正的棋局已經布下,而且已經快要到了收官的時候了——

低位面宇宙的法則力量已經被那些高等生物不斷地壓制、吞噬甚至直接抹除了,所以如今的低位面宇宙已經是「先天不全」,一點一點失去了跟高位面宇宙生物抗衡的最後一點本錢,縱然是剩下了永恆晶壁這麼一道堅固屏障,那又如何呢?低位面宇宙已經沒有可以跟高位面生物抗衡的「戰士」,縱然有萬里長城,那也只是苟延殘喘,等待的只是覆滅的命運。

國力衰弱、軍中無可戰之兵,縱然有雄關高牆,如何抵禦外敵入侵?這是最基本的兵法謀略,以秦朗如今的修為,怎麼會看不明白呢?

至於金焱,他這純粹是當局者迷,所以沒有想到局面竟然已經惡化到了這樣的程度,但是聽秦朗這麼一解釋,金焱頓時也就傻眼了:秦朗說的都是真的,分析得更是相當靠譜,那麼或許事實也就會如此發展,低位面宇宙和全部的生物都將走向終結或者是成為高位面宇宙生物的盤中餐。

那時候,就算是金焱和秦朗都無法例外!他們兩人雖然是紀元霸主,雖然是低位面宇宙生物中的佼佼者,但是跟高位面宇宙的強者比起來,依然是差距很大,所以根本無法改變局勢。

「秦朗道友,難道我們就註定只能悲觀下去了?」金焱有些不甘心地說。

「我不知道悲觀為何物,但局勢的確已經註定了,除非——」秦朗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因為他不知道「除非」這兩個字之後還能繼續說什麼,因為秦朗看不到任何的例外結果!

哪怕秦朗曾經擊敗托無極大帝和詹凈天的分身,擊敗過天佛意志,擊敗過收割者的傀儡、投影分身,但是就目前秦朗得到的信息來看,他已經無計可施了,無法改變整個格局。

這就如同兩軍對壘,縱然贏了幾場小戰,但是如果輸了大戰役,那麼也是完全無濟於事的,而秦朗之前贏的戰鬥,其實都只能算是小戰而已。

所以,沒有除非,沒有例外!

這不是悲觀,而是客觀!

這就好像一群螻蟻在面對一個玩弄它們的熊孩子一樣,不管是悲觀還是客觀,都無法改變戰爭的勝負。

金焱作為紀元霸主,擁有很高的見識和智慧,只要他不當局者迷的話,那麼自然可以輕易地看清楚現在的局面,隨後金焱也就真正地悲觀下來了,因為他覺得秦朗分析得太對了,而且事實也是如此。高位面宇宙生物布下如此棋局,根本就是無解的!

兩國交戰,一方國力衰弱,國人身體虛弱,縱然有長城可以堅守一時,但如果不能改變國力、國人之根本,那麼下場必然只有一個:

慘敗!

這個時候,就算有幾個有志之士不斷地修補防禦的長城,可以支撐更長的時間,但也根本無法改變整個戰爭的結果。

所以,秦朗想不到任何「除非」。

「我不相信!」金焱氣得一拳打了出去,他這一拳本想打在永恆晶壁上面,但是想到秦朗之前被震得倒飛吐血的場面,金焱的這一拳最終只是打在了虛空中,然後他非常不關心地怒吼道,「為什麼!為什麼我要知道這些!為什麼我們一定會輸!憑什麼!難道就只是因為我們都是低等生物不成?」

能夠讓金焱這樣的一個紀元霸主、絕世強者悲觀到這樣的程度,可見這形勢有多麼地糟糕了,而且這也說明金焱知道了事態嚴重之後,也認同了秦朗的判斷。

憤怒發泄之後,金焱才接著說:「現在,我們都明白了事情的悲觀結果,難道你就要讓我平靜地接受這樣的結果,什麼都不做?」

「當然不是。」秦朗向金焱說,「我之前說過,我不是悲觀,我只是客觀而已。哪怕明知道會輸,我也一定會戰到最後的,這個念頭我不會改變的——要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

「秦朗道友,你這一份戰意倒是讓我佩服。不過,如果不能改變結局的話,死戰也是毫無意義的。」金焱說道,「我真正想要知道的是你是否能夠扭轉局面?」

「如果我可以扭轉局面的話,何必讓你這樣悲觀。」秦朗現在的確是無計可施了,他也不想欺騙金焱,事實就是這樣。

「難道說,永恆晶壁的意志給了你這些信息,就是讓你知道一切都已經於事無補,一切都已經無可挽回了?」金焱鬱悶地說。

「或許是——」這話秦朗說了半就停下了,金焱這話也是有道理的,難道說永恆晶壁的意志向秦朗傳達了那麼多的信息,就只是為了讓秦朗失去鬥志,只是為了告訴秦朗低位面宇宙必然會輸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