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在心中給對方豎起了大拇指,覺得對方不愧是一支鐵軍。

雙方很快就衝撞在一起,就像兩座巨山撞擊在一起,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廝殺聲,吶喊聲,咆哮聲,以及淒厲的慘叫聲。

緋聞女王 殘肢斷臂在瞬間飛到天上,落到地上,不過雙方的人馬沒有一個退縮。

看到自己這邊眨眼間就死掉了上百個人,秦巖和狐小仙都特別驚訝。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隻禁衛軍的實力如此強大。

驚華絕世之全能小廢柴 禁衛軍首領同樣也十分驚訝,他之前還以爲是一小股匪徒,窩藏在了荒漠之城。

誰能想到這些人的實力如此強悍,甚至是和他們都差不多。

荒島好男人 就在禁衛軍首領準備下令圍殲秦巖他們的時候,秦巖和狐小仙立即命令大軍後撤。

爲了減少損失,秦巖讓狐小仙在前面帶隊,他在後面斷後。

秦巖走在後面,幾乎是一夫當官,萬夫莫開,所有追他的人,全部在一招之內被殺掉。

禁衛軍頭領看到這裏,眯起了眼睛。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可以看到實力如此高強的高手,比他的實力還要強上好幾分。

其實他並不知道,秦巖已經隱藏了實力。

他怕對方發現他真正的實力後會嚇跑而不再追擊。

不一會兒,狐小仙帶領大家就衝到了二十多裏外,他們悄悄的潛伏起來,靜靜的等候時機,再進行騷擾。

禁衛軍統領看到秦巖他們走了,也鬆了口氣,他覺得沒有必要非要去追秦巖,他們只要將秦巖他們從這裏趕走就可以了。

天亮後,禁衛軍進入了荒漠之城,他們在荒漠之城住下來。

秦巖和狐小仙帶領五千大軍又殺了回來。

這次他們將事先準備好的一些引火之物,紛紛拋射進荒漠之城。

禁衛軍聽到房間外面的聲音,都特別好奇,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紛紛打開窗戶向外面看去。

當他們看到路面上堆滿了一捆捆木材後,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好啦,快跑,他們要燒死我們。”

禁衛軍紛紛嘶吼起來。

他們立即奪門而出。

不過,在跑出門的那一刻,他們被陽光曬傷了,皮膚上發出了“呲呲呲”的聲音。

這些人又趕快退回了房間裏,拿出一把把大傘撐開,再次衝出了房間。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支支火箭從四面八方向城裏面射了進來,立即燃起了熊熊大火,將整個荒漠之城都點燃了。

禁衛軍們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實力低的立即被大火燒死了,實力高的跟着禁衛軍頭領逃出了荒漠之城。

秦巖看到他們慌不擇路,立即帶着五千大軍,就像秋風掃落葉般殺了過來。

此時此刻,禁衛軍全都嚇破了膽,根本沒有心情抵抗,全部向四面八方跑去。

他們越是這樣,死的越快,被秦巖他們追上後,幾乎全部都是一刀兩斷,一刀兩斷。

追殺了幾個時辰後,禁衛軍只剩下了不到三千人。

他們瘋狂地向人王所在的城市逃去,不敢做任何停留,生怕秦巖他們再殺過去。

看着滿地的屍體,狐小仙笑着說:“秦巖,沒有想到你的誘敵深入計劃沒有成功。”

秦巖聳了聳肩:“誰能想到他們這麼傻,居然會跑進荒漠城裏面住着。”

一般情況下,像他們這種軍隊不應該進入荒漠之城。

荒漠之城沒有城牆,沒有防禦。再加上荒漠之城是敵方住過的地方,進去後極有可能會遇到反抗,很少有人在這個時候會進去。

誰能想到禁衛軍首領居然這麼愚蠢。

其實這也不能怪禁衛軍首領愚蠢,他看到秦巖只帶着五千多人,而且還全部都跑掉了,以爲荒漠之城就變成了一座空城,卻沒有想到秦巖他們在荒漠之城的很多角落裏都放上了易燃之物。

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秦巖會帶着五千大軍殺回來。

一般情況下,沒有人敢這麼做,因爲大家都明白,五千對三萬,這絕對是找死。

“不過他們雖然跑掉了,但是下次人王再派出軍隊,恐怕就是五萬,甚至十萬。”

秦巖一邊說,一邊向人王所在的地方望去。

“秦巖,我們這次來不是要帶領三才世界的人反抗兩儀世界嗎?你爲什麼要接二連三地殺掉三才世界的軍隊?”

狐小仙一直想問秦巖,因爲她不是特別明白這個道理。

秦巖笑了笑說:“如果現在有人闖到你的家裏,說要佔領你家,並且指揮你去和你的仇家打架,你願意嗎?”

狐小仙毫不猶豫的說:“當然不願意了,我的家憑什麼讓給他,他突然闖進來,和我的仇人不是一樣嗎?”

秦巖點了點頭:“就是這個道理,我們現在是外來者,只有將三才世界的人打怕了,打服了,他們纔會佩服我。到時候我們再跟兩儀世界的人對着幹,利用輿論,讓三才世界的人跟着我們。或者乾脆征服三才世界,讓他們跟我們一起對付兩儀世界。” 秦巖停頓了一下,接着說:“只有這樣,三才世界纔會聽命於我們,這個世界有時候講道理是行不通的,只能用拳頭說話,否則我們也不用這麼辛苦的修煉了。”

聽完秦巖的話,狐小仙覺得秦巖說得對。

在某些事情上,你和他講道理,他和你講拳頭,你和他講拳頭,他和你講更大的拳頭,所以拳頭大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你的拳頭大了才能讓人臣服,不管是不是全心全意的臣服,至少他會臣服。

“那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就要面對更多的軍隊了?”

“是的,你立即去通知,李天霸他們,讓他們馬上回來,我準備在這裏佈一個特別厲害的陣法,爭取將人王所有的禁衛軍都困在裏面,然後讓他們變成我們的人。”

“如果他們不聽呢?”

“不聽就殺掉,這沒有什麼可講的,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狐小仙點點頭,轉過身走了。

幾個時辰後,狐小媚他們帶着兩萬大軍回來了。

在秦巖的帶領下,三萬人在荒漠之城佈下了一個碩大的陣法。

不過陣法雖然佈下了,但是要運行陣法還需要引導天地靈氣以及日月精華。

就這樣,大家白天在陣法中操練,晚上在陣法中睡覺。

白天操練的時候,大家幫着陣法吸收天地靈氣,晚上休息的時候,大家再幫着陣法吸收日月精華。

經過三天的操練,陣法總算是具有了一定的攻擊性。

不過,想要困住禁衛軍十萬大軍,顯然是不可能的。

十天後,人王的禁衛軍又來了,不過並不是秦巖預想到五萬大軍,甚至是十萬大軍,依舊只有三萬。

這出乎了秦巖的預料,用這種陣法困住三萬大軍,實在是有點殺雞焉用牛刀。

“秦巖,我們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行嗎?”狐小仙問道。

“還是按照原計劃進行吧,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秦巖依舊準備用大陣困住禁衛軍。

禁衛軍根本就沒有發現秦巖的大陣,直接走進了裏面。

凡是進入大陣裏面的人在瞬間頭暈目眩,發現自己身邊的景物全都變了。

他們身邊一片白霧,除了自己什麼都看不見,這些禁衛軍驚恐無比,到處亂跑,卻根本找不到出口。

沒有進入陣法的禁衛軍,根本不知道陣法裏面發生了什麼,因爲他們眼前依舊是自己的同伴,依舊在前面昂首挺胸的行走。

當他們進入陣法後,才知道陷入了陣中。

一個時辰後,三萬大軍全部走入了陣法中。

禁衛軍首領驚恐極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落的如此田地。

“你們是誰?快點兒說話,否則等我出去了,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禁衛軍頭領在陣法裏面憤怒的咆哮着,但是沒有一個人理他。

與此同時,兩千米外,天王目睹了這一切。

原來人王派出軍隊的時候,天王就知道了。

天王派探馬一直跟蹤着人王的軍隊,最近幾次人王的軍隊被滅的情況,都被天王的探馬知道了。

他們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天王。

天王派來了特使,想要聯絡秦巖。

天門謠志 他想和秦巖聯合起來一起對付人王,吞掉人王的全部地盤。

然後再進行他的下一個計劃,吞掉地王的地盤,最後對抗兩儀世界。

天王的特使來到了陣法外,他舉起手中的令牌對着陣法大聲說:“陣法中的人聽着,我是天王的特使。天王想和你談一談合作的事情。”

秦巖在陣法裏聽到了,但是他沒有說話。

他特別好奇,天王的特使爲什麼會跑到這裏來。

據他所知,他們並沒有在四周遇到天王的人,這個天王的特使是怎麼來到這裏的。

這讓秦巖有一點點擔心。

他現在可不想同時對上三才世界的兩個王。

如果那樣的話會非常的被動。

畢竟他的軍隊太少了。

“裏面的人聽着,我是天王的特使,天王特地派我來和你們談合作的事情。”

等了一會兒,他發現並沒有人理自己,忍不住再次大聲叫起來。

李天霸轉過頭對秦巖說:“主人,讓我去找他們談判吧。如果有危險也不會對你造成威脅。”

聽到李天霸這樣說,秦岩心裏面十分感動。

這可是生死危機呀。

“還是我去吧。你去了有些事情做不了主。談判的時候情況瞬息萬變,我怕你無法把握。”

說罷,秦巖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看到秦巖後,特使心裏面顯示十分高興,畢竟人出來了。

緊接着他又有些惱怒,因爲秦巖沒有在他喊第一聲的時候出來,這讓他覺得自己的尊嚴被侵犯了。

他帶着斥責的口吻對秦巖說:“喂,小子,你是怎麼搞的。爲什麼這麼長時間纔出來?”

秦巖沒有說話,突然向特施展威壓。

這個時候秦巖必須給對方一個下馬威,讓對方知道,有些人必須要尊重。

收到秦巖的威壓後,特使心中駭然。

他發現自己就像被困在了一個鐵籠子中,雖然可以活動,可是四周完全被禁錮住了,他想離開這個能量罩卻不可能。

“小子,你想幹什麼?”

特使驚恐的大聲叫起來。

“如果天王讓你這樣和我說話,我們就沒有必要可談了。”

秦巖轉過身就走。

“等一等。”特使大聲的叫起來,“這位先生,對不起,是我魯莽了。我不該帶着有色眼鏡看你。”

特使看到他的任務要失敗,立即上前道歉。

他如果失敗了,天王肯定要懲罰他。

看到對方道歉了,秦巖點了點頭說:“這還差不多,以後記住了,做事情要學會尊重人。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被你呼來喝去。”

秦巖撤掉了困住特使的牢籠。

不過秦巖又釋放出了另外一種威壓。

這種威壓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了對方的後背上,令他寸步難行。

當秦巖從他的身邊走過後,特使才如釋重負。

特使驚恐的看着秦巖的後背。

他發現秦巖的實力居然不比天王差。這讓他難以相信。

他同時也在心中暗想,秦巖到底是什麼地方的人,又從哪裏來,實力爲什麼會這麼強。 與此同時,躲在暗處的天王也看到了這一切。

他也同樣特別驚訝,想不到秦巖的實力這麼強。

之前他雖然想和秦巖合作,不過他對秦巖並不重視,甚至是想收服秦巖。

但是現在他的想法變了,能弄出這麼厲害的陣法,實力又這麼高強。這說明秦巖絕對不會屈居人下。

所以說他要和秦巖合作,肯定要平等,而不是小弟要跟着老大。

這也讓天王有了一絲警覺,他如果和秦巖合作,以後收服了人王和地王以後,他和秦巖說不定會產生分歧,到時候就是他們兩個人的決戰。

不過這是以後的事情。

天王現在只想趕快打敗人王和帝王,儘快把三才世界歸爲一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