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的眼睛突然間張開,一道如若實質的寒光突兀地射出,嚇得巨樹下面的小型魔獸吱的躥起,跑得無影無蹤,

「呼, 錯嫁豪門總裁 ,」秦凡略微欣喜的從地上站起來,吐出一口濁氣道,

武煉大陸,武者修鍊到了八重煉帝境界之後,每進一小階,都需要極大的努力與機緣才行,

蠻虛帝國數以億計的武者,修鍊到八重煉帝巔峰境界的武者寥寥無幾,而且,修鍊到九重煉帝境界的武者,更是少的可憐,

然而,秦凡不到二十歲,就修鍊到了八重煉帝巔峰境界,在外界這絕對是一件轟動之事,



秦凡運轉著體內的源氣,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暗忖道:「嗯,八重煉帝顛覆境界,距離煉尊境界又近了一步,希望我能夠在二十歲之前,修鍊到煉尊境界去,能夠成為縱橫一方的強者,」

秦凡的靜演雖然修鍊到了第四重的巔峰境界,但是秦凡並沒有將突破的希望放在靜演上面,

靜演的突破需要機緣乃是不可強求之事,秦凡身上雖然有著靜演之力和龍族能量,卻也不敢說自己能夠憑著這兩種能量突破到煉尊境界去,主要的目標還是應該放在源氣的修為上,

因此,秦凡早已經打定注意,他要一步一步的提升源氣修為,將修為提升到九重煉帝境界,再提升到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直至煉尊境界,

秦凡突破到八重煉帝巔峰境界僅用了幾天時間,這時候離麒麟宗開啟的時間,距龍老的推算還有十多天的時間,

秦凡此時打算利用這十多天的時間好好鞏固一下修為,不過先放鬆一下也好似有必要的,而且,秦凡心中一直有個疑問沒有解決,

旋即,秦凡來到不遠處的一個巨石平台之上,

秋莫言與名楚正在上面說著什麼,見到秦凡的到來,他們兩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秦凡的身上,兩股龐大的氣勢猛然對著秦凡撲來,

秦凡的實力雖然強悍,但是與煉尊強者相比,還有有些差別的,

此時,秦凡被兩個煉尊境界武者的氣勢壓制著,全身上下變沉重了許多的,這兩人並不像東方天雲那般是靠死亡之力傷人的,他們都是實打實的煉尊之力,

可是,秦凡的肉體防禦強度早已經進入到了煉尊境界,再加上體內的諸多能量,秦凡一點不不懼怕,反而一步步走向他們,一道道玄妙的波動從秦凡的身上散發出來,抵擋著秦凡前進著,

秦凡臉上神色不變,心裡卻是微微一驚:「嗯,這真正靠著煉尊之力的煉尊境界額武者果然強悍,我恐怕都不是他們任何一人的對手,不過逃跑應該問題不大,」

然而,就在秦凡暗暗思考的時候,他們兩人的氣勢,頓時就收了回去,

很顯然,秋莫言和名楚見自己二人的合力的氣勢威壓都無法壓住秦凡,只好放棄了,

「哈哈,」

秋莫言的聲音響了起來,大笑道:「秦凡師弟,你的實力進步很快啊,難怪你能夠擊殺同輩青年了,甚至東方家族長老東方不遠的首席大弟子東方天雲,還有東方不遠座下的七煞殺將,也被你擊殺了,」

秦凡聽到秋莫言的語氣之中的羨慕之音,微微笑道:「秋師兄客氣了,這些人都要擊殺於我,我也是拚命才將他們擊殺的,」

此時,在見到秦凡無奈的樣子,他們二人均是相視一笑,

頓了頓,緊接著秋莫言出聲說道:「好了,好了,殺了也就殺了,我們天靈谷不會畏懼任何人,但是暗地裡你要小心了,這次麒麟宗之行,你要格外小心,」

然而,就這時候,只聽到秋莫言再次道:「對了,秦凡師弟,現在你已經調息好了,就和你說一下麒麟宗的事情,龍老說了你這次進入麒麟宗,我們天靈谷將會全力的支持你,」

聞言,秦凡嗯了聲:「嗯,全力支持,」

饒是秦凡一向淡定,聽到了這個承諾,臉上也不由的露出了疑問之色,

畢竟,秦凡一直很冷靜,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秋莫言和名楚二人代表天靈谷許下這個承諾,肯定會有著什麼條件和要求,

秦凡想到了這裡,沉聲說道:「嗯,兩位師兄,天上不會無緣無故的掉下餡餅來,龍老對我一直如此厚愛,不知到底是何原因,」 然而,在見到秦凡如此冷靜,秋莫言和名楚兩人都是微微點了點頭,目光中露出了一絲讚許之色,

天靈谷許下了如此大的好處,即便是一個煉尊境界的武者,一時間也無法淡定下來,

秦凡的年紀不大,閱歷還淺,但是依舊如此冷靜,顯示出了強大的意志力,讓秋莫言和名楚兩人都暗暗驚訝,

秋莫言這時候淡淡的說道:「秦凡你說得很好,天上不會無緣無故的掉下餡餅來,我們天靈谷給你情報和保護,是想讓你給我們收集幾樣東西,」

聞言,秦凡有些糊塗了:「收集幾樣東西,」

不過,秦凡知道秋莫言自然會解釋清楚的,當下也不多問,只是靜靜的聽著,

果然,只聽得秋莫言悠悠的說道:「秦凡你可知道這片土地乃是一位上古強者,雙掌下拍形成的,這位上古強者雙掌拍到了地面之上,形成了兩個巨大無比的手掌印,這兩個巨大的手掌印,正好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陣法,鎮壓了一方的虛空,封鎖住了空間裂縫,」

雖然,當時成功的將空間裂縫封鎖住了,但是,各種靈脈和靈泉也在一拍之下變得粉碎,天地靈力混亂,

再后來,古時的中州,為了改變這種情況,於是就聯合起來,他們施展出莫大的神通,在這片大地裡面,開闢出一個小世界來,

這個小世界里,不但天地靈力濃郁非常,而且,有著各種各樣的珍稀天材地寶,

……

秦凡聽到了這裡,心裡微微一動,眼睛亮了起來,說道:「莫非,這麒麟宗就是那靈力充足的空間,」

聞言,秋莫言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古時的中州開闢出這個小世界,目的就是保存住一些珍稀藥材和異獸,用來培養青年人,」

頓了頓,秋莫言嘆息道:「唉,可惜后來被麒麟宗這個強者眾多的宗派霸佔了,不過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麒麟宗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間消失了,即便是那麒麟宗擁有九重巔峰煉聖境界的強者,也消失了,」

緊接著,秋莫言又道:「再后來,這片空間也隨之被人設置了種種神妙的禁制,也只有二十歲以下的人,才能夠進入,其他人即便煉聖境界的武者也進不去,

此時,秦凡恍然心裡暗忖道:「嗯,這麒麟宗需要的東西,肯定只要小世界裡面才有,否則以他們的能力,他們根本不用求到我頭上來,可是他們自己不會進去麽,」

想了想,秦凡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既然你們需要的東西在這片空間里,為何你們不派人進去取,」

聞言,秋莫言說道:「唉,一則裡面很危險,二則天材地寶自古有緣者得之,我們天靈谷在上次開啟之時就已經派人進去過,可是死了不少人卻什麼也沒得到,」

頓了頓,秋莫言再次說道:「秦凡,裡面很危險,站在我的立場上,我建議你實力再強一點再進去,只是不知道這麒麟宗下次開啟是什麼時候了,」


秦凡此時更加疑惑了,隨之問道:「有緣,你們怎知我和那些天材地寶有緣呢,」

緊接著,秋莫言再次開口解釋道:「我們也不知道,當時龍老說你身上有種大氣運,你肯定能找到的,我覺得有機會你還是下次再進去吧,」

聞言,秦凡開口說道:「不了,我要進去,我道要看看我到底有什麼氣運,」

然而,秦凡的心中卻暗暗念道:「哼,就算沒有氣運,裡面的煉聖墓府我都要闖上一闖,」

秋莫言見得自己的話秦凡沒有放在心上,眼神中更是一片堅定,無奈的輕輕搖了搖頭,

緊接著,秋莫言說道:「秦凡既然你選擇進入麒麟宗,現在我就給你說一下裡面的情況吧,」

然而,還未等秋莫言開口,秦凡目光一閃,緩緩的說道:「對了,在那空間裡面,能不能出手搶奪別人的天材地寶和藥材,還有就是殺了人外面的人能不能知道,」

聞言,秋莫言大有深意的看了秦凡一眼,

隨之,秋莫言說道:「可以,那個小世界與外界是隔絕的,只有從特殊的傳送陣才能出來,裡面發生什麼事情,外面前不會知道的,即使有靈魂命牌也無法查看……」

旋即,秋莫言再次盯著秦凡說道:「秦凡,我勸告你,進去之後最好以自保為主,盡量避免和人交戰,因為一旦你表現的太過強勢,這樣會被人圍攻的,你要注意了,歷屆進去之後大開殺戒的人,沒有幾個走出來的,」

秦凡此時微微一笑道:「呵呵,謝謝秋師兄提醒,我明白,」


秦凡的嘴角微微露出一絲冷笑,

按照,秋莫言所說,那麼,進入到小世界里的青年強者,將可以肆無居憚的出手搶奪他人的東西,乃至殺人,

唉,

看來麒麟宗之行絕對是異常殘酷的挑戰,即便是壓制實力的煉尊境界的武者,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活著回來,

此時,秋莫言又介紹了一下這個小世界的情況,

主要是介紹了一下,小世界裡面的各種危險,當然那只是上次安全回來的天靈谷的人口中所說,未探測的地點恐怕更加危險,此外還介紹了各種厲害的異獸,

秋莫言重點介紹的異獸才僅僅六隻而已,

然而,排在第一名的:乃是一隻幽冥鷹,這隻幽冥鷹已經進階到八級魔獸了,戰鬥力堪比真正的高級煉尊境界的武者,只不過這裡依然壓制著他的實力,真實實力和剛剛邁入煉尊境界的強者相當,而且它的速度又是快到極點,如果被它給耵上了,想逃跑也做不到,

然而,排在第二名的:乃是一隻墨貂,這隻墨貂動作快如閃電,善於隱藏蹤跡,力大無窮而又刀槍不入,在小世界里它的實力僅次於幽冥鷹,即便是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碰上它也是死路一條,

然而,排名在第三的:乃是一隻噬金鼠,這隻噬金鼠只才一個拳頭般大小,腦袋尖硬如鋼針,擅長的是地下行走,行動神出鬼沒,如果被它盯上了,那就再也不能在地面上行走了,否見它隨時都才可能從地下冒出來殺人,

然而,排名第四的:乃是一條麒麟鱷翼,這隻麒麟鱷翼喜歡潛伏在水底下攻擊,擁有一絲麒麟聖獸族的血脈,力大無窮而又快如閃電,麒麟鱷翼不但能夠在外底下襲擊,還能爬到地面上,更厲害的是,它還能在天空中飛行,實力比壓制實力的煉尊境界的武者都要強橫得多,

然而,排名第五的:乃是一種危險的異獸,就是血甲蜂,更可怕的是,它們往往成群結隊飛行,飛行能時候就像是一朵雲,聲勢十分的可怕,血甲蜂全身劇毒無比,即便是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被蜇到,也無法吃得消,

然而,排名第六的:乃是一條青龍,其實力更加強橫,不過它很少現身,因此,青龍排名在第六位,

說完,秋莫言再次開口說道:「秦凡,若是遇到這幾種異獸,立即就給我逃,不要試圖抵擋,逃命為主,」

秋莫言盯著眼神堅定的秦凡微微勸說道:「當然,裡面還有其他的危險和機遇,這都是靠你自己闖了,上次進去的人帶回來的消息只有這些了,」

頓了頓,秋莫言又道:」對了,那位師兄說,還有裡面有個龐大的宮殿,可是宮殿外面擁有很強的威壓,他覺得很危險就沒有進去了,你進去也要小心,若是感覺到危險就不要進去,至於,龍老說的煉聖墓府,你有機會就去看看吧,說不定,還能得到煉聖的傳承,當然,危險的話還是不要參與了,畢竟你還年輕,」

秋莫言介紹完小世界里的種種兇險之後,手微微一揚,扔給了秦凡一個厚厚的獸皮卷,

旋即,秋莫言說道:「秦凡,這是我們天靈谷靈藥峰現在急需一批藥物,這些藥物只才小世界里,才能找得到,這個獸皮卷裡面,詳細記錄了那些藥物的資料……」

秦凡接過獸皮卷,翻看了一下之後,沉聲說道:「嗯,靈藥峰難道就是龍老住的地方麽,你們給我的任務,就是讓我在小世界里,找到這些藥物並來,」

聞言,秋莫言呵呵一笑道:「呵呵,對的,龍老他老人家就住在那裡,那裡都是高山和流水,天地靈力充沛,靈藥甚多,因此,聞名宗內,你如果能夠找齊全這些藥物,龍老將會盡量滿足你提出來的要求,甚至,我們可以給你煉製一顆晉級煉尊境界的破尊丹,增加的晉級煉尊境界的機率,」

「晉級煉尊境界的破尊丹,」秦凡聞言不禁怦然心動,

破尊丹,秦凡也聽說過,不同於煉尊丹,它乃是一種傳說的丹藥,武者服用了破尊丹之後,體內的源氣會慢慢轉化先天煉尊之力,

如果資質與悟性足夠,就可以借著藥力晉級煉尊之境,成為縱橫一方的強者,


而且,還是擁有大量先天煉尊之力的武者, 然而,對於破尊丹這種東西,即便是秦凡也是心動不已,可是秦凡也知道想收集這些天材地寶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畢竟,進去的人肯定有很多,實力高強的也恐怕不少,

「呼,」秦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我會盡量收集各種藥物的,現在離開啟還有一段時間,我想到再次修鍊一番,爭取將實力提升上去,」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又道:「當然,既然你們說了全力支持我,我現在就希望能夠得到一件防禦性鎧甲,一瓶極品解毒丹,兩瓶極品活血煉體丹,兩瓶極品源氣丹……」

秋莫言靜靜的聽完,大手一揮說道:「好,我們都答應了,龍老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聞言,秦凡點了點頭,大步走向了之前修鍊的巨石,

此時,待得秦凡行出幾百丈后,

「唉,」名楚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希望秦凡能夠成功的取回這些藥物吧,這幾十多年來,師傅的修為被困在九重煉尊巔峰境界了,想取得哪怕一絲進展都難,」

秋莫言也是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嗯,只要得到這些藥物,師傅才能夠煉成破尊丹,將修為提升上去,而且,我們的年齡都不小了,若不及時服用,恐怕否則我這一輩子,都無法突破到煉聖境界了,」

頓了頓,秋莫言再次緩緩的說道:「秦凡的修為雖然才達到了八重煉帝巔峰境界,但是我隱約感覺到他的體內有數股恐怖的能量,隱隱還能感覺到他身上的劍意,我估計他的實際戰鬥力比壓制實力的煉尊境界都不弱,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他應該能夠將這些藥物取回來……」

「呵呵,」聞言,名楚這時候苦笑說道:「以秦凡實力, 末日矩陣 ,壓制實力之下,只怕也不會落在下風,現在我擔心的,是那些老傢伙在玩小手段……」

「嗯,」秋莫言微微嘆氣,說道:「唉,那些小手段肯定是有了,這些年來,幾大家族除了王家其他的老傢伙,都四處探證著上古蹤跡,聽說獲得了好幾柄上古武器,如他們手裡有上古武器的話,他們肯定會交給弟子使用的,希望秦凡能夠應付得了吧,」

名楚這時候也開口,說道:「唉,哪裡有這麼容易,據說這次幾個大家族都不派年輕一輩最強者進去,看來是抱著有去無回的態度了,」

「是啊,」秋莫言微微嘆息道:「唉,他們都被當成探路者了,希望秦凡不要和他們硬拼吧,師傅和我們的希望都在他的身上,」

此時,向巨型石台後方,走著的秦凡,

突然間,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儘力吧,」

然而,此時的中州越家大殿,一個白衣青年人正站立在大殿的中心,在大殿的上座,端坐著一個長須垂空的老者,這個長須垂空的老者這時候,正緩緩的取出一柄三寸來長的短劍,交給了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接過那柄短劍,說道:「嗯,這是什麼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