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院烏龍事件發生之後,羅楓在凱琳娜面前就收斂了許多,盡量避免見面,在學院中偶爾碰到的話,也是偷偷地走遠,像老鼠躲貓那樣地逃避著。

不過,互助社團這邊要是有什麼活動的話,他就無法逃避得了,除非脫離社團。

不過,羅楓覺得這個社團實在不錯,至少社員們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即使是傲世聯邦的社員,也都不盛氣凌人,在阿法利亞學院內難得能夠找到這麼一個和諧的團體了,且社長拉塞也很好,很照顧自己,比起班級來,互助社團甚至讓他覺得更有歸屬感,羅楓實在不捨得脫離,於是就只能硬著頭皮呆下去了,只望時間能將這件事漸漸沖淡。

社團幾乎每周都會舉辦活動,除了公益行之外,閑暇時間的內部活動也不少。

「作為弱者,要挺起腰板做人,不僅僅是需要夥伴的幫助,更重要的是,自身變得更為強大!」在周末的社團活動中,拉薩社長大聲地道:「我們是一個團結的,有凝聚力的集體,社員之間應該相互監督,相互激勵,一起提高,這樣才能夠完全擺脫別人的白眼和受欺凌的命運,為此,我希望各位社員能夠積極和別人進行交流,尤其是那些優秀的,強大的社員,能夠分享自己寶貴的學習經驗,讓其他的社員能夠從中受益!」

在這個團體交流活動之中,最受歡迎的,不用說就是斯嘉麗,凱琳娜和潔西卡三位女生了,不僅因為她們都是漂亮,還因為她們是社團中最強的三人,說起來這也有點悲哀,互助社團陰盛陽衰了。

不少人都向三位校花討教的同時也藉機親近,羅楓可不想見凱琳娜和潔西卡,以免到時尷尬,而斯嘉麗也被幾個社員給纏住了,一時間看來也不能和她探討什麼,於是羅楓就只能像平時般地和阿奇爾進行交流了。

無意間看到遠處的羅楓,凱琳娜心中一動,有了個主意。

找到了拉塞,她道:「社長,我有個請求。」

「凱琳娜,你太客氣了,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能夠幫得到的話,我一定會儘力。」

「我想……和羅楓私下進行一些交流。」

凱琳娜的話讓拉塞吃了一驚,因為上次福利院活動回來之後,他發現羅楓和凱琳娜的關係似乎並沒有得到改善,反而愈加的惡化了,兩人甚至都很不願見到見面的樣子,現在凱琳娜卻是提出了這個請求,就讓人很是費解了。

拉塞試探性地問道:「這個,凱琳娜,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唯獨要選擇和羅楓進行私下交流呢?」

凱琳娜呵呵一笑:「你也知道的,我們之間曾經存在一些誤會,可是,我覺得,現在既然我們已經是同一個社團的人了,過去的不愉快就應該放下,相互幫助才對,不然每次在社團活動中見面都會很尷尬。所以,我想通過交流和羅楓多些接觸,讓之前的誤會冰消雲散。」

「很好啊!」對於凱琳娜態度的轉變,拉塞很是高興,但他又旋即問道:「你可以直接找羅楓啊,為什麼要請求我呢?」

凱琳娜嘆了一口氣:「因為我們現在的關係還不是太好,所以,由你做中間人引導一下會更好。」

「原來是這樣啊,」拉塞恍然:「好吧,這也不是多難的事,我現在就去和羅楓說說,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言罷,拉塞就走到了羅楓的身邊,道明來意。

「什麼,凱琳娜想和我私下交流?」羅楓聽了他的話之後,不由得大吃一驚:「社長,你沒搞錯吧?」

凱琳娜顯然還是很討厭自己,怎麼會突然間那麼熱心地提出這個請求?

「她親口對我說的,怎麼會搞錯?」拉塞勸道:「別人女孩子都拉下面子了,你也要大度一點,我不管你們曾經發生了些什麼事,那些全都過去了,應該向前看,和社員團結,互助,友愛,不是嗎?」

羅楓猶豫了下,點頭道:「好吧!」

「太好了,」拉塞笑道:「我想凱琳娜肯定也會很高興的。」

當他將羅楓的回應轉告凱琳娜的時候,凱琳娜看上去確實很高興的樣子,她笑了,只不過笑得有點狡猾。

「來,潔西卡,我帶你去看場好戲!」將被幾個社員纏住的潔西卡拖了出來,把方才的事告訴了她。

潔西卡驚訝道:「什麼,和羅楓,還是你主動要求的,喂,凱琳娜,我說你今天不是吃錯藥了吧,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羅楓的嗎?」

「去,我像是吃錯藥的樣子嗎?」凱琳娜道:「總之,跟著我來就好!」

找了個一個遠離集體的練習場,頓時安靜了許多。

但是,現在的羅楓,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凱琳娜和潔西卡,尤其是只有三人,氣氛就變得有些異樣起來,一時間也不知說什麼才好。

倒是凱琳娜很顯得落落大方地先開口了,主動和他交流起武技技巧的事,這熱情的態度讓羅楓很是不習慣,但也對凱琳娜有了很大的改觀。

看樣子,這潑……凱琳娜的脾氣的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暴躁呢,有時還是不錯的。

聊上了一會,凱琳娜忽然道:「光說不練也沒意思,羅楓,不如我們來對練一下吧,通過實戰,才能提高得更快啊。」

羅楓也不疑有他:「好啊。」

聽到他的回答,凱琳娜臉上立刻又露出了那狐狸般狡猾的笑容。

羅楓啊羅楓,這次我看你還不上當!

潔西卡對凱琳娜很是了解,一直都覺得她找羅楓私下交流是別有用心的,此時終於明白了她的意圖。

凱琳娜,原來你想這麼做啊,不過,會不會太狠了點呢?

當凱琳娜開啟了炎系鬥氣,兇狠地進行猛攻時,讓羅楓不住地嘗到了烈焰焚身的滋味,而且她半點都不留情時,就算再笨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女人並非主動求和,她是不安好心的,就是想借著交流練習的機會合法虐待自己來解恨。

燒了羅楓幾記之後,凱琳娜本來以為羅楓就會舉白旗投降放棄練習,然後她可以好好地用言語諷刺他幾句,這事就這麼算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羅楓很是頑強,硬是沒有認輸。

要知道,炎鬥氣的灼燒,會讓人極為痛苦,很少有人在這種並非生死之戰又或者重大競技賽中明知不敵對手,還會願意堅持下去的。

可是,挨了凱琳娜多記炎勁的羅楓,硬是咬著牙,始終沒有低頭。

雖然羅楓也不弱,聚靈之核升級之後實力更上一層樓,但在凱琳娜的面前,還是要遜色了不少,除非開啟了暴走,否則的話是不可能打得過她的,不過雖然和和女人有些恩冤,羅楓還不至於到了開暴走的地步,更何況暴走一開,聚靈之核就需要些時間才能夠重新凝結。

凱琳娜明白,他是用這種方式,來向自己做無聲的抗爭。

她自然是不願拉下面子主動結束這場戰鬥,哼,臭色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夠撐得到什麼時候。

於是,凱琳娜也無情地繼續地發動炎勁,練習場頓時如同烤爐,即使是身處遠處的潔西卡仍然熱汗流了下來,而羅楓就更是不用說了。

這場戰鬥,持續了將近二十分鐘,羅楓已是相當狼狽,遍體鱗傷,即使凱琳娜沒有攻擊要害,但裸露在外的肌膚很多都被灼得通紅,有些甚至起了水泡,看上去很慘,如果不是穿著防火的武服的話,現在估計連內褲都不剩下了,但羅楓還是很倔強地沒有認輸。

最後潔西卡實在是看不過眼了,飛身擋在兩人面前:「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其實凱琳娜也不想打下去了,現在得了台階下,也就立刻收了手。

深深地看了凱琳娜一眼,沒有說話,羅楓走出了練習場,剛才的一切,他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媽的,老子被這女人給虐了,她根本就沒有忘記以前的衝突!

見到羅楓蹣跚著離開,潔西卡有些於心不忍:「凱琳娜,你做得會不會太過分了點?」

凱琳娜嘴硬道:「我本來想燒他三幾下就算了的,誰知道他會那麼倔,所以我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潔西卡嘆了一口氣:「唉,你這脾氣真的要改一下才好,畢竟羅楓和我們沒有深仇大恨,而且現在還是同一個社團的。」

凱琳娜不滿了:「喂,潔西卡,你怎麼老是幫他說話,不要忘了,他可是闖進了更衣室,也看到了你的身體,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做點什麼來解恨嗎?」

潔西卡道:「福利院的工作人員都已經證明了,那只是一場誤會而已,雖然有點吃虧,但這也不是羅楓的錯,再說了,我們當時又不是赤……什麼都沒穿,沒必要那麼斤斤計較吧?」

凱琳娜大聲道:「總之,我看他不爽就是了,除了福利院的那件事,他仍然是個不知廉恥的色狼!」

潔西卡搖了搖頭,她知道凱琳娜的性子,要她認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這次練習之後,她和羅楓的恩怨,也應該一筆勾銷了,我也不用理會太多,就順其自然吧! 當羅楓回到宿舍,傑克見到他的樣子之時,不由得嚇了一大跳:「不是吧,你幹什麼,想**嗎?」

羅楓沒有理會他,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痛得呲牙裂齒,灼傷不比其他屬性傷害,在被烈焰焚燒過後的恢復期,仍然是非常痛苦的。

只見身上滿是觸目驚心的灼傷痕迹,一塊塊地分佈在體表。

「傑克,麻煩幫我抹點葯!」將一個白色的小瓶子丟了過去,這是露西婭給的傷葯。

「靠,你究竟做了些什麼?」傑克拿過瓶子,就幫他抹了起來,才抹了一下,就皺起眉頭:「是凱琳娜,對不對?」

通過殘留在羅楓身上的炎勁氣息,他就可以知道,這不是一般的炎,而是凱琳娜家族特有的爆炎!

傑克和凱琳娜都是夢幻城的人,早就認識了,之前還曾經切磋過一次,對這炎勁自是不陌生。

爆炎的溫度更高,而且對其傷害性也更大,即使是沾上了一點,也能讓人痛得欲生欲死,是一種相當可怕的炎。

傑克也被凱琳娜的爆炎燒過,他當然明白那種滋味有多麼的難忘,當時很快就結束戰鬥,不願和凱琳娜再打了,現在羅楓的灼傷竟然遍布全身,有多痛可想而知。

羅楓沒回答,但傑克已經知道了答案,不由大怒:「可惡,你也沒對她做什麼,你個臭女人竟然下這樣的狠手!」

之後羅楓和凱琳娜的幾次衝突傑克並不知情,只道是因為上次羅楓附和了自己的幾句話,就讓凱琳娜懷恨在心,很是為室友不平,雖然平時他不願意惹凱琳娜,但現在卻是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去找她理論去!」

「別,傑克!」羅楓喊柱了他:「只是我們互助社團舉辦的一次練習練習而已。」

「這是正常的交流練習嗎,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傑克指著羅楓身上的傷痕:「這tmd分明就是sm,哦,對了,既然是練習,你為什麼不認輸,她也就沒有借口再繼續虐你了!」

羅楓道:「我不會認輸的,只要站到了場上,我就會認真戰鬥,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

這個理由讓傑克大暈:「我服了,你還真是死腦筋,好吧,被虐了也是活該!」

話雖如此,傑克還是繼續給羅楓塗藥,而且也把自己的傷葯拿了出來,可見他還是很在意的。

幾天之後,學院聚能之塔的靜室中。

羅楓身上的鬥氣,猶如流水般緩慢地流淌著,從毛孔中滲入,他的體表,也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奇異的熒光。

一層薄薄的死痂,從他的身上脫落,就像是蛇蛻皮般,死痂脫落後,原先的肌膚恢復了紅潤,之前那些觸目驚心的灼傷傷痕,竟然已經全數消失。

炎的灼傷,是一種不易恢復的創傷,儘管只是點皮外傷,也有些麻煩。

就算露西婭的傷葯很好,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讓傷處結痂脫落,但羅楓竟然痊癒了。

這是因為,他使用了老瘋子中的聖療至尊教給自己的一種治療方法。

這種方法非常有效,尤其是配合太古逆天決的鬥氣,能夠讓身體迅速再生,如果羅楓的水系覺醒的話,甚至在一天之內就足以讓受到的灼傷恢復,但現在他的水系屬性還沒有覺醒,所以多花了些時間。

這時,羅楓也睜開了眼睛。

聖療武神的法門,果然是很有用呢,沒想到能這麼快治好傷。

凱琳娜,既然你這麼喜歡虐人,我就讓你虐到夠吧!

很快又到了社團活動的時間,羅楓又再找到了凱琳娜:「如果可以的話,今天繼續練習怎麼樣?」

凱琳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羅楓重複了一遍,凱琳娜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但她卻是有些暈。

這個臭色︶狼,不是瘋了吧,上次吃的苦頭還不夠多嗎,現在還要和我練習,是不是想找死啊?

潔西卡好心勸道:「羅楓,你沒多久之前剛剛被燒傷了,我看就暫時不要練習了吧,免得傷上加傷。」

羅楓挽起袖子,笑道:「看,我已經沒事了呢。」

之前他的手臂也是被灼燒過的,但現在卻是非常乾淨,沒有半點的傷痕。

兩女都不由得有些奇異,畢竟灼傷是需要一定時間恢復的,現在羅楓卻是痊癒得那麼快。

如果他是水系武者,能夠利用水系屬性的治療也就算了,但他的魔氣卻是無屬性的,恢復速度卻是那麼驚人,這可很不尋常。

見到羅楓態度堅決,凱琳娜也是怒從心起。

哼,想在我面前示威,為以為我不敢繼續虐你嗎,那我就成全你吧!

想到這裡,她沉下了臉:「好,沒問題!」

當然,現在的羅楓還不是她的對手,這次練習自然又是一頓暴虐。

然而,羅楓就像是被虐上癮了般,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的社團交流活動,都積極地找上凱琳娜,要求和她練習。

如果說虐羅楓第一次還有些解恨的話,那第二次,第三次就沒什麼感覺了,到了後面,凱琳娜開始厭倦,畢竟她不是虐待狂。

到了第五次的時候,凱琳娜已經想吐了。

當羅楓第六次提出要求,凱琳娜終於是無法忍受了:「喂,你這人是怎麼搞的,我說,你不會是受虐狂吧?」

聽說,有些男性就好被女**,甚至不惜被用皮鞭抽,高跟鞋踩,滾燙的的蠟燭滴,這個臭色︶狼,莫不會就好那口吧?

說不定,她在被自己用爆炎燒烤的時候,半點都不覺得痛苦,而且還覺得很爽很刺激,心底不知想著什麼齷齪的畫面呢。

一念到此,凱琳娜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羅楓愣了下,然後搖頭道:「我才沒有那麼變︶態呢。」

這笑容在凱琳娜看來是分外的齷齪,凱琳娜大叫了起來:「你還敢說沒有,哪有人被我這麼燒還能笑得出來的,肯定有問題!」

羅楓剛開始確實有些賭氣,才會一次次地找凱琳娜,但後來他發現,能夠偶爾和這潑辣的女人過過招倒也是不錯的事。

以前在維多利亞城時,有更強的露西婭當陪練,但是到了夢幻城,卻是沒有陪練了,凱琳娜的出現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而且凱琳娜對自己沒有好感,下手狠,對於羅楓挑戰性更大,所以他才會樂此不疲。

現在被凱琳娜誤會,羅楓也只好坦白道:「呵呵,我喜歡和更強的人交手,以此來激勵自己,所以才喜歡找你練習,沒有其他的意思。」

凱琳娜半信半疑:「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

「真的,我發誓!」羅楓很認真地道:「請繼續賜教吧,不用擔心,我不會因此而記恨你的。」

「不行了,不管你是怎麼想的,我已經受不了,我又不是虐待狂!」凱琳娜將潔西卡推了過去:「讓她來吧,我已經失去了和你練習的興趣!」

然後,凱琳娜就一溜煙地跑走了。

潔西卡不由大暈,如果說凱琳娜不是虐待狂,她就更不是喜歡以強欺弱的人了。

凱琳娜,給自己丟了一個燙手的熱山薯呢……

雖然是出自羅楓的請求,不好拒絕,但是潔西卡的個性顯然比起凱琳娜要溫順得多,哪裡忍心對羅楓下狠手。不過,從凱琳娜虐羅楓的那段時間,她也發現,羅楓可不是個易與的弱者,他的鬥氣雖然沒有屬性,然而爆發力卻是極強,耐力更是超長,不用上真本事的話,還真的應付不了。

這使得潔西卡不得不使用了更強的力量,她是水屬性的,然而有著特殊體質——極冰體質的她也掌握了水的更高形態,攻擊形態冰鬥氣。

有時潔西卡也會把羅楓推回給凱琳娜,兩女輪番上陣,讓羅楓享受了下冰火二重天雙飛的「快感」,得到屬性和戰鬥風格不同的靚女陪練,羅楓只覺自己的戰鬥經驗提高得很快。

而通過這些戰鬥,凱琳娜和潔西卡也發現,羅楓能夠擊敗皮魯,絕對不是偶然,這個魔氣無屬性的男生擁有著非常特別的力量,他相當全面,除了屬性之外,鬥氣各方面的素質都是超人一等的,而更為可怕的是,他有著相當強悍的學習能力,極為饑渴地吸取著任何對自己有用的東西,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消化,慢慢地適應了和自己的戰鬥,每次交手過後,下次見面,羅楓就會變得更為難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