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龍探出赤金龍爪。撕碎了骷髏頭。然後張口吞吐,大量的混沌氣息凝聚成一道白色的羽箭射出。

“媽的,身體幼體而已,境界怎麼增長得如此快速?”

鬼滅也只是剛剛步入僞聖境界,看到白色羽箭襲來,他立即祭出聖器抵擋。一個白色骷髏頭出現,懸浮在鬼滅身前。

這件聖器,是以一位人族聖人的頭蓋骨製作而成。並且凝絕了那位人族聖人的元神之威。

鏘……

白色的混沌羽箭打在白色骷髏頭之上,發出耀眼的火花。雖然沒有令白色骷髏頭破裂。但是將它擊飛。

嗖……

神龍吐出了第二道白色混沌羽箭。

“你怎麼還能發出最強一擊?你哪來來的修爲?”

鬼滅驚恐問道。可惜他不知道風靈兒體內有一顆大成神龍的龍珠,對此時境界的風靈兒而言,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量來源。而且每一擊。可以發出僞聖境界全力最強一擊。

聖器已然來不及喚回,鬼滅散開了全部修爲。

“魑魅魍魎訣。”

砰……

鬼滅的身體忽然間爆破,然後化作了十幾個鬼滅,一個個散發黑色鬼氣。這些鬼滅朝着古戰場出口逃去。

鬼滅雖然不知道神龍爲何可以展現兩次僞聖全力一擊。但是而今化作了十幾個分身。他難道還能施展十幾次僞聖境界全力一擊?

絕不可能,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天空之中。響起了連續的砰砰砰之聲。

二十幾道白色混沌羽箭從神龍口中噴出。二十幾道白色混沌羽箭對上十幾個分身,綽綽有餘。

“這……爲什麼會這樣……不……”

鬼滅發出最後一聲吼叫。然後古戰場之內響起了十幾道爆破之聲,宛如煙花綻放。不過這是純黑色的煙花。

噬血鼎目光獨到,率先找到了鬼滅的真身,吸收其精血。隨後鼎壁之上,又多了一道僞聖境界的圖案。

大戰結束,四人並沒有立刻出去。神龍仍舊適應龍珠的龍氣,慢慢吸收融合。林楓幾人則升火,以噬血鼎煮蛇羹,朱厭羹。

大火熊熊燃燒,靠着噬血鼎的恐怖神威,大約一個時辰過後。黑水靈蛇和朱厭的肉和骨頭燉爛。

衆人開吃。

林楓舀出一碗湯道:“我第一次真正和大師兄見面的時候,他就是在用這個鼎煮湯。那可是一口都沒有分給我,讓我嘴饞的。”

“給了你,你敢喝嗎?”林妙妙笑道,她可不願意喝湯。

僞聖境界的強者肉湯啊,這簡直駭人聽聞,誰可以享受。林楓喝了一口之後,恐怖的靈力折磨之下,修爲嗖嗖嗖上升到了宗師境界。

“媽呀,一口湯就到了宗師境界?”林楓吃驚道。

“這可是僞聖境界的大補湯。”

關大家道,她比林楓更需要這場造化,放下女人的矜持和不適開吃。 這些湯基本都被關大家喝下。林楓境界不足,無福消受太多。最終,林楓的境界突破到了傳奇境界。而關大家達到了傳奇境界巔峯,半隻腳踏入了僞聖境界。

吱吱吱……

小天跑了出來,看着古鼎之內的湯和肉所剩不多。它朝着林楓呲牙咧嘴地叫着,一臉不樂意。

“怎麼把小天給忘記了,還好有一隻老鬼在。”

林楓說着把鬼滅的肉身給了小天,讓他痛痛快快吃一場。

又過去一個時辰,大家鞏固了境界之後,這才走出了古戰場。

“出來了。”一人道,頗爲急切。

“到底誰贏了?”衆人紛紛圍觀上去。

林楓拿着噬血鼎,大聲吆喝:“喝聖人湯了。朱厭靈獸和黑水靈蛇一鍋燉,大補。”

“什麼?靈蛇真的被斬殺了?”

“而且還神墟的人燉湯了?”

瑤池居衆人露出了震驚之色。這神墟子弟未免太……膽大了吧。

林楓拿着噬血鼎走到李靖和火脈身前,問道:“最後一點湯底了,喝不喝?”

“真的是聖人湯啊?”李靖難以置信。

“你們真的喝了?”火脈同樣震驚。

林楓道:“大家都是真正的人族子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喝吧,聖人藥。”

“嘿嘿,那就喝吧。”

李靖和活埋將剩下的湯底喝掉之後。身體起了巨大變化。它們兩人都是早已處在傳奇巔峯的強者。只要捕捉到一點聖人境界的氣機,就有希望步入僞聖境界。

他們兩人吸收煉化了聖人湯之後。天地元氣滾滾而來,瘋狂地涌入了自己的洞天之內。洞天巨大變化。逐漸演變成真正的大道。

而後,他們兩人觸摸到了聖人境界的門,半隻腳踏入了僞聖境界。今生步入僞聖境界有望。

李靖看着林楓,由衷感激道:“林兄弟,今日多謝你。”

“林兄弟。我這就回山門修煉去了。等我達到了僞聖境界,但凡林兄弟一聲令下,我無所不從。”火脈更是直接道。

“好說好說。火老哥慢走。”林楓笑道。

然後李靖也是拜別離去。而今有望步入僞聖境界,他們欣喜若狂。恨不得沒日沒夜地修煉。若是真正修煉成了僞聖,那門派的底蘊提升一大截。

隨着李靖和火脈離去之後。其他掌教修爲的人物圍攏過來,露出討好笑意道:“林兄弟,這湯還有嗎?”

“沒有了。喝光了。”林楓說着將噬血鼎倒翻過來。

當……

雲麓仙宗的鐘聲忽然響起,又有重要級別的人物到場。很快,幾尊高大的身影慢慢步入瑤池居。他們散發出來的氣勢極爲濃烈,宛如揹負山脈前行,壓塌了此處洞天的虛空。

他們一個接一個步入,看起來十分蒼老。共計八人。全部都是僞聖境界的存在。是鬼宗和魔宗,以及古獸一族聯手,出動了所有的底蘊。

足足八位僞聖境界的強者,走在一起。大地顫抖,虛空也跟着下沉。他們每行一步,都散發着大道之音。每一人掌握一種天地大道。擁有獨有的聖威。

看着七位僞聖登臨,所有人開始替神墟子弟感到擔憂起來。神墟子弟目前的實力看,勉強可以擊殺兩位僞聖境界強者。而今卻出現了八尊。

此時,瑤池居一片安靜,大家甚至因爲震驚而屏住了呼吸。

墨憑欄親自出迎這些貴客。八尊僞聖登臨之後,瞥了神墟子弟一眼。並未立即動手。也沒有走入瑤池居內入席。

他們傲然而立,寡言霸氣。讓人望而生畏。

墨憑欄微微一愣,道:“幾位前輩請入座。”

當中一位老者道:“蟠桃大會就要開始了嗎?人族好似並沒有人有資格與我們同坐。一些小魚小蝦還是趕出去爲好。”

獨孤破一臉冷靜,緩緩開口:“魔宗,鬼宗,還有沉靜千年的古獸族底蘊盡出,是爲了末世嗎?”

那位老者看向獨孤破,一臉輕蔑道:“神墟的人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弱小代表?神墟應該跌下神壇,成爲普通門派。有什麼資格成爲四大祕地之一呢?”

林楓聽着惱火道:“老雜毛,有沒有資格是你說的算嗎?人多,一定力量大?”

“人多當然力量大。本來讓你們這些螻蟻多喘幾口氣,現在看來你們自己不想活。”

老者話畢當即出手。上來便是帶着自己的洞天大道規則出擊,展現最強神通。

砰……

獨孤破出手抵擋,關大家立即跟上配合。雙方的拳頭撞擊在一起,各自後退一步。

“論人多嗎?再來一個。”

又一位僞聖加上,兩人同時出手。林楓和林妙妙修爲打開,開啓小師叔陣法迎敵。雙方大戰,神墟子弟佔下風。

神龍出手,瞬間流轉戰局。

“一些小輩,也敢猖狂,來。”

“還有我。”

這一次,他們直接補上兩位僞聖。一共四位僞聖對戰神墟子弟。神墟子弟顯然不敵。

砰……

破天之聲傳來。林楓幾人遭受重擊,全部倒飛出去,不斷咳血。若非聖甲和噬血鼎護身,他們幾人此時形神俱滅。

林楓幾人落地之後,覺得骨頭全部斷裂了一般,起身都有些艱難。

“這幾個後輩,殺不殺?”一位老者冷然道。

“殺,留着何用?”

“殺人的事情交給我了。都是一些新鮮的血肉,一定美味可口。”

砰……

忽然大地一聲顫抖,整個雲麓仙宗之地震動。一個身影慢步走來。他身着長衫,頭髮短而直立。看起像一個教書先生。面色微黃,好似患有疾病。

人族,一位聖人到場。

夕陽西沉,他披着晚霞而來,散發着超凡脫俗的氣息。每行一步,都有一股濃烈的氣息涌來,讓諸位僞聖心驚。

“這是何人?又來了一位僞聖,該不會還是魔宗鬼宗的人吧?”

“放你孃的狗屁,這分明就是神墟大先生。”

林楓幾人忽然感覺如沐春風,體內的傷勢以極快的速度恢復。林楓起身看着來人,看着這個多年不見的男子,眼裏涌出了熱淚。

林楓走到今日,可以說此人有太大的關係。就是他領着自己進入修行頂尖強者的門。若非是他,自己在並非任何神體情況之下,不可能達到今日的修爲。而今成爲了傳奇。

“大先生……”因爲激動,林楓的聲音有些顫抖。

獨孤破和關大家齊齊起身,開口道:“師兄。”

“大先生來了。”

“神墟大師兄來了。”

大先生的到來引來極大的騷動。大先生在九州之地,聲名不顯。他沒有如獨孤破,關大家,林楓一般拿過九州薈萃大會的榜首。甚至不曾聽聞他出手過。

而今,從他的強大氣息,以及作爲神墟的大師兄。他承載了大家所有的期望。

八位僞聖看着大先生,紛紛露出了異色。他們眼裏閃現精光。想要看清大先生的修爲。好像是僞聖境界,卻又有些虛無縹緲。

一位老者冷然開口:“神墟大先生嗎?這就是人族最後的底蘊了?”

大先生並未回答,而是來到了神龍前方。他伸出手撫摸着籠嘴,也不知道他使出了什麼手段。神龍消失,變作了一個絕色少女,正是風靈兒。

風靈兒對着大先生彎腰行禮道:“多謝大先生相助。”

“靈兒不必客氣。你們的事情,我都有聽說。”大先生輕笑道。

林楓也來到了大先生身前,行大禮道:“拜見大師兄。”

大先生雙手扶起林楓,頗爲滿意地看着林楓:“不錯,神墟有望。”

獨孤破開口道:“師兄,你的事情都忙完了嗎?”

大先生回道:“還差點。不過天機前輩幫我完成剩下的事情。我急着趕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了,你們都下去休息吧。”

“好的。”

獨孤破回道,帶着林楓幾人回到原先的座位之上。

一位老者一直盯着大先生,冷漠的眼神之中藏着一絲疑惑,他道:“同爲僞聖境界,爲何你散發出來的氣息和我們有些不一樣?”

大先生靜靜道:“道不同罷了。”

“那你是如何證道的?爲什麼氣息如此強大?”又一位老者追問。

“而今的時代不同。越來越難出一位聖人。但是但凡出世,必將震古爍今。”

大先生語氣淡淡,卻是散發着莫大的自信和傲然。這些老者都是早已修煉成了僞聖,被封印起來,直到此時現世。

時代不同,造就出來的強者自然更加不同。

“我倒是想領教一番,你們這個時代的強者又有什麼不同。”

“請。”大先生乾脆道。

一位古獸族的靈獸分入了古戰場。真身顯化,勝過山嶽,背後忽閃着六對羽翼。大先生不急不慢進入,仍舊氣色如常。

靈獸身形一動,六對羽翼閃動之下,身法快到了極致,讓人根本無法看清楚他的動作。靈獸張口一吐,一道古聖劍飛出,融入了他的大道法則,刺向大先生。

這一擊,便是靈獸的全力。聖人境界,代表着修行界的巔峯實力。任何花招都顯得多餘,大戰便是靠着自身的絕對聖威。 大先生微微擡起雙手,一震波動宛如無形的潮汐在涌動。他全身散發着微光,不易察覺。他依舊平凡,像極了一位教書先生。

大先生並未祭出任何法寶,只是簡簡單單伸出了兩根手指。

嗡……

古靈獸的聖劍被大先生的兩根手指夾住。聖劍劇烈顫抖,想要逃脫,發出了轟鳴之聲。然後大先生手腕抖動。

鏘……

一聲清脆聲響,聖劍應聲而斷。

兩根手指,折斷了一把聖劍。大先生恐怖的實力讓所有人感到震驚。

“很強。”

一位鬼族老者開口,直接散開所有修爲攻上去。其餘六人也是毫不猶豫地出手。八人對戰一人,真正的驚天大戰拉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