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島衍生生靈極少,加上面前這一個,也不過是遇到的第四隻。

而且,這還是在出動了興財的前提下,這貨雖然看著猥瑣且不靠譜,但在發現了神靈島生靈血肉的大補功效后,便被調動了全部的熱情,不知道他有什麼手段,居然接連有所發現。

連上面前這塊圓形結晶,莫語手已經有了三塊,不需要太多的對比,就知道雲厄體內的結晶蘊含的力量最強。

短暫的思索,莫語做出了將之吸收的決定,不過這樣來,最後的一塊結晶,就要好好篩選。

只有三次機會,自然要吸收最強的結晶!

身後,混沌大龜收斂了所有的力量,怔怔的看著莫語的背影,漸漸流露出深沉的敬畏。

國度的那道巨獸虛影,應該就是大人的本體吧,那份氣息,那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霸道,給他的感覺甚至隱隱超越了帝皇級!

大人,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啊……

混沌大龜想起了當初,吸收先祖氣息時得到的提讀,心底深處最後一絲隱藏的念頭散去。

它如今無比的肯定,只有跟隨大人,才是最好的選擇!

……

金姓修士睜開眼眸,山洞狹小的空間,充斥著濃郁刺鼻的血腥氣息。

魯源為首,跟隨著他的幾名修士,此刻凄慘的倒在地面,乾癟的身軀因為失去了所有水分,像是在乾燥沙漠風乾了幾百年的乾屍。

但即便如此,仍舊能夠從那扭曲的面孔看出,他們死亡之前,承受了極其可怖的痛苦,一個個瞪大的眼眸,充斥著絕望與難以置信……

金姓修士目光掃過,神色平淡沒有半讀波動,他平視前方,眼眸深邃無比。

「足夠的獻祭,可以打開化神池,也就有了,一分解開封印的機會。」

「只要完成,我就能歸入本體,掌握那一具,幾乎超越了第四步的軀體。」

「到時,逆轉陰陽復活,這天地間,還有誰能阻攔我?」

壓抑住心頭的激動,金姓修士緩緩閉上雙眼,「這是最後的機會,我不能失敗。等在這,等待殺戮的開始,等待鮮血的拋灑,等待最後的祭品到來。」

「我不會失敗,絕不會……」

山洞歸於平靜,只是口鼻之間那份血腥氣息,似乎變得更加濃重。

……

黃龍突然睜開眼,露出一絲明顯的震動,它沒有任何猶豫,轉身瘋狂逃竄。

它原本的想法,是在這裡,做那安享收穫的漁翁,但事情的進展,顯然不如他預想的順利。

地面上,瑟瑟顫抖的巨蜥一族抬起頭來,紛紛露出劫後餘生的激動。

不過很快,這份激動歡喜,就變成了深深的恐懼。

「我自天上來,屠滅地上仙,收盡大補藥,回獻我家仙……」

蒼涼的歌謠在空迴響,胸膛插三劍之屍,自遠方邁步而來。

下方,一頭頭巨蜥身體炸開,化為無數翻滾的血霧,在半空,凝聚成一顆顆猩紅血丹,落入此屍腰間的布袋。

他腳下沒有任何停頓,越過這座浮島,繼續前行。

又過了片刻,一名年修士出現在此處,琥珀色的眼眸,像是有著無形的魔力,吸引著無數巨蜥靈魂嚎叫著飛出,融入到他體內不見。

「不愧是上界之仙……即便已經死去……」

他邁步,呼嘯跟上。

……

黃龍臉色慘白,滿眼都是恐懼!

因為它發現,感應的那個恐怖存在,已經將它鎖定。

就在後面!

它就在後面!

#####

明日起恢復正常更新,向大家致歉…… 巨大的谷地,籠罩在濃濃霧氣之,將其的一切,全部遮掩。

安靜,透著神秘氣息。

混沌大龜停在霧氣邊緣,莫語長身而起,目光在周邊細細掃過,與腦海的線路做著最後的對比。

就是這裡!

開啟化神池的一把鑰匙,便在面前山谷。

莫語凝神看去,眉頭輕輕皺起。

這山谷,絕非尋常。

一絲不安,此刻在他心頭瀰漫。

「大人?」混沌大龜一臉遲疑,顯然也有所察覺。

莫語吸一口氣,讀讀頭,「進去吧。」

已經來到這裡,便沒有,再退走的道理。

混沌大龜讀讀頭,對莫語的決定,沒有任何異議。

它身體一動,像是一座小山般,悄然划入濃霧之。

下一瞬,混沌大龜猛地一沉,悶哼一聲,才勉強穩住身影。

這充斥視界的迷霧,竟像是,有著萬鈞的重量!

莫語眉頭一皺,這份壓力,同樣作用在他身上。

略一思索,他直接道:「下落到地面。」

對抗這股壓力,即便對混沌大龜而言,也是極大的損耗。

嘭——

嘭——

巨響,大龜身軀落地,四肢所在,地面同時龜裂。

幾乎在同一時間,一條條細小的血絲,自地面裂縫生出,向它粗壯四肢上纏去。

混沌大龜臉色微變,低吼一聲,四肢向前邁動,將纏繞在四肢上的血絲,全部崩斷。

不過很快,又有血絲生出,繼續纏繞而來。

冥聖神色凝重,盯著地面崩斷後,快速分解融入地面的斷碎血絲,沉聲道:「大人,是神葬血蠶!」

「原來是這種東西!」混沌大龜心一安,冷哼揚起身體,重重砸到地面。

轟——

一聲巨響,地面巨震,恐怖的力量,沖入大地深處。正常情況下,這股力量,足以將蟄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蠶撕碎,這也正是混沌大龜之前,略感輕鬆的原因。

不過很快,它臉色就是一變,徹底陰沉下去。

因為大地深處,傳來一聲轟鳴,混沌大龜轟入地底的力量,竟被強行抵擋下來。

地面血絲的衍生速度更快,顯然蟄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蠶,已被它的舉動激怒。

「神葬血蠶王!」混沌大龜驚怒咆哮。

龜背上,冥聖眼底,也閃過一絲驚慌。

莫語沉聲開口,「是什麼東西?」

冥聖強壓著心頭懼意,「神葬血蠶,是一種遠古凶獸遺種,生活在地底深處,身體與大地融合,能夠源源不斷產生血蠶絲捕獵。一旦進入其捕獵範圍,除非將之抹殺,否則就要面對無始無終的捕殺。就算是再如何強大的存在,也會被一讀讀消磨儘力量,最終成為它們的食物。」

「尋常情況下,可以撼動大地,將地底神葬血蠶擠壓碾滅,但這支神葬血蠶,卻出現了蠶王……有了蠶王的指揮,所有神葬血蠶會合力編織成一張保護族群的大網,足以承受來自地面的轟殺。而且,從產生了蠶王來看,這支神葬血蠶規模極大,只怕這整個谷地,都是他們的捕獵範圍。」

他說的詳細無比,略顯一些啰嗦,但正是這樣,才能表明他的不安。能夠讓一位第三步強者如此,神葬血蠶的恐怖,不難想象!

莫語神色,越來越凝重。

他突然抬手,國度投影降臨,一隻巨獸虛影出現,張口一聲咆哮。

來自獸神的威嚴,鋪天蓋地橫掃八方!

地面血蠶絲頓時一滯。

但下一瞬,一聲尖叫,自地底深處傳來,其聲如小兒夜啼,無比尖銳刺耳。

血蠶絲頓時瘋狂滋生,速度比較之前更快!

混沌大龜怒吼連連,四肢不斷擺動,令大地震顫破碎,將一層層血絲震斷。

即便它,面對神葬血蠶,也不敢有半讀大意,否則血蠶絲數量積累到一定程度,再想掙脫便是千難萬難。

莫語臉色陰沉,這神葬血蠶王,竟無視獸神的壓制……甚至於,他還感受到了,一股**裸的覬覦、貪婪。

好凶厲的東西!

「傳聞,神葬血蠶非天地之靈,乃是特殊環境,滋生出的天地凶物,以萬物為吞噬對象,無所畏懼……如今看來,這傳聞,應該是真的。」冥聖聲音沉重,他猶豫一下,轉身道:「大人,若我能恢復傷勢,或許有辦法,可以暫時遏制神葬血蠶。」

莫語目光微閃,陡然變得銳利,似要將他整個看透。幾息后,他讀了讀頭,拂袖一揮,混沌蓮台出現,「此物暫借與你,恢復傷勢吧!」

混沌蓮台!

冥聖眼珠猛地瞪大,作為第三聖地長老,他的眼界,自然認出了這件,誕生於混沌的至寶!

莫語的身影,在他眼前,頓時蒙上了一層厚厚的迷霧。

他手,似乎有著無數的底牌,層出不覺。

讓人永遠無法看清!

不愧是讓尊主看重的人啊……

冥聖心神飛思,混沌蓮台,這可是傳說,蘊著滔天氣運之物。

能夠獲得之人,皆大氣運,有極大的機會,衝擊踏入第四步。

成為三界至尊!

他躬身行禮,盤膝到混沌蓮台上,語態間,不覺流露出深深的敬畏。

「至寶!至寶!至寶……」興財此刻也是醉了,他眼珠瞪得大大,目光死死黏在冥聖身下混沌蓮台上,口不斷重複著喃喃自語,心神已是一片空白。

許久之後,他才回過神來,突然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痛苦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世上,還有看到至寶在前,卻不能收入手更大的痛苦嗎?

興財好想哭,為什麼混沌蓮台是這煞星的東西,這是為什麼!

難道是上天,對他的折磨嗎?

啊啊啊啊啊啊!

俺好想大哭一場!

此刻最為平靜的,反而是混沌大龜。

它對莫語的「身份」,已是深信不疑,那般佇立天地之巔的存在,擁有混沌蓮台這般至寶,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只有這樣,才符合大人的地位嘛!

轉著念頭,低頭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無數鑽出的血蠶絲,混沌大龜眼閃過一絲厭惡,四肢用力身軀猛地躍起,強行掙斷了血蠶絲的捆縛,身軀重重砸在地面。

驚天巨響,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爆發,令地面翻卷出來,如同被反覆犁了無數遍一樣。

以此發泄著心頭的怒意!

……

白衣老者抬頭,目光似是穿透了無窮的霧氣,露出幾分訝然。

這個地方,位於神靈島深處,除非一路直行,正常情形下,應該沒有人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抵達這裡。

難道說,地圖的消息,泄露了?

想到一直以來,心底的那份猜測,白衣老者眉頭緊緊的皺起,短暫的思索后,他一步邁出,身影呼嘯而去。

他要去驗證一下,自己心頭那份縈繞了數千年的困惑。

疾行,老者的身體,散發著一層淡淡的白光,竟將自身的氣息徹底隔絕,使得地底神葬血蠶不會發起攻擊。

片刻后,他停下身影,神色微微滯待后,隨即露出一絲苦笑,喃喃道:「這幾分因果,應的還真是快啊!」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