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絲這兩天就是忙這個事情了,雖然不能正大光明進去看,但她買通了一個在附近看守的黑巫位置。

讓這個看守回家休息,讓陸觀頂替其作為護衛,這樣陸觀就能站著看錶演了。

碧絲安排好了,陸觀也答應碧絲幫忙。

於是乎,碧絲安排的私奔戲碼在祭祀節前夜上演。

班王也這兩日也陪同蒼羽族的幾個高層,一直都在參觀祭祀節的一些風俗。

蘭斯洛特在家氣的跺腳,他一直打聽陸觀的消息,發現這個傢伙吃的好喝的好,日子賽神仙。

不過,自己父親嚴厲讓自己在家待著,他也無可奈何。

「對了,夫人呢?你們今天沒有看到她么?」

蘭斯洛特想到明天就是黑巫的祭祀節,節日上會有蒼羽族的高層蒞臨,他作為班王的兒子,自然要攜自己夫人一起參加,歡迎蒼羽族的高手。

僕人顫聲道:「夫人,夫人一早似乎就不在了。」

「怎麼回事?又回伊萊家了?」

蘭斯洛特皺眉,很是不滿的問道。

「好像不是,夫人,夫人似乎跟一個男人,男人走了。」

「什麼?什麼男人?」

蘭斯洛特心中怒火中燒,站起來對僕人問道。

僕人急忙給蘭斯洛特描述這個男人的樣子,說著說著,就不敢繼續往下說。

「繼續說,都給我說出來。」

「那個男人似乎是夫人以前的,以前的…」(未完待續。) 「以前的什麼?」

「以前的未婚夫,後來是伊萊家悔婚,夫人才嫁給的您…」

僕人說完,撲通一聲跪在蘭斯洛特面前。「老爺,我,我也是不確定,不確定,直到現在夫人沒回來,我才敢…」

「這對狗男女!」

蘭斯洛特怒吼一聲,「帶上家裡的私兵,給我去追!」

幾乎跟陸觀預料的一模一樣,蘭斯洛特帶上人馬和能夠分辨氣味的魔獸,傾巢而出。

等蘭斯洛特出動之後,陸觀悠哉悠哉,大搖大擺的進入了班王的府邸。

反正班王正在陪同蒼羽族的人。

至於班王府邸內的神術防禦,簡直就跟沒有一樣,在陸觀重塑了自己成為真微境界,可以說出入自由。

這貨果然沒有那麼好心,碧絲就好像個誘餌,將蘭斯洛特等人誘拐出去。

而陸觀這貨趁虛而入。

越過花園,水池,還有假山等景觀之後,陸觀進入到了班王主卧。

「咦,一個人也沒有,也沒啥金銀財寶啥的。」

陸觀翻了半天,沒翻到任何的東西。

「這貨窮的一逼啊!」

就在陸觀叮鈴咣啷翻東西的時候,忽然有一道柔軟的聲音傳了過來:「是誰在裡面?」

「額,這貨是誰?」

陸觀也不躲也不藏,等對方打開班王卧室的門之後,定睛一看。竟然是個兩耳尖尖,樣貌可人的女子。

「半妖精半人類…」

陸觀瞬間明白了這個傢伙的身份。

班王娶的半人妖精,也是蘭斯洛特的後母,可惜班王跟此女不可能生出來自己的孩子。

「夫人,您好啊。」

「你是誰?」

半妖精見到陸觀,頓時嚇了一跳,因為這不是府邸里的人。

「我叫陸觀。對了,我是您的話,就會放棄抵抗。當然,您可以大叫,不過這個聲音能不能傳出去,那就不關我的事情了。」

陸觀笑著說道。

「你,你就是陸觀?」

半妖精一個踉蹌,跌坐在地面上,她聽說過太多陸觀的事情。陸觀,幾乎變成了班王的噩夢。或者說變成了這對父子的噩夢。

「不過說來奇怪,你是個半妖精,但卻實力很差。又不是類人精靈,精靈的血脈和人類的血脈充分融合,你體內的血脈兩者竟然有著互斥的性質,你根本不可能活過五百年…奇怪奇怪。」

按道理來講,這個半妖精跟著班王至少也有六,七百年了。

班王難道利用什麼手段讓這個半妖精活到現在?

美麗的半妖精搖著頭,對陸觀說道:「不要過來。放過,放過我吧!要不然,他不會放過你的。」

陸觀裂開嘴,冷笑道:「你覺得這種情況下。我還會放過這對父子么?嘛,算了,將你抓回去,研究研究。」

陸觀二話不說。直接將這個漂亮到爆的半妖精先塞入達哈卡內,然後抬起頭來算算時間,嘟囔道:「那邊也應該差不多了。該老子出場了。」

提前預設好的神術,陸觀直接離開了班王的府邸,然後傳送到遭到了蘭斯洛特包圍的碧絲等人。

蘭斯洛特怒火中燒地盯著碧絲,還有碧絲身邊一名瘦弱的男性黑巫。

「碧絲,你敢背叛我?」

碧絲左看右看,就是等不來陸觀。不過,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她站出來,面對自己嫁給的人,大聲回答道:「蘭斯洛特,我從來就不是你的,更被說背叛。」

「你嫁給我了!」

蘭斯洛特咬著牙,怒吼道。

「是你強娶的我,是你在伊萊家看上了我,然後仗著你父親的權勢,強行佔有的我。」

碧絲不甘示弱,盯著蘭斯洛特大喊道:「本來,本來我已經有了自己心愛的人,你是這個混蛋,拆散了我們。」

「好好好,你竟然這麼執迷不悟…」

蘭斯洛特對自己手下的野狼兵團的人吩咐道:「給我將這對狗男女射成馬蜂窩!」

碧絲看向自己的愛人,抱歉道:「對不起,沒想到那傢伙竟然耍了我。」

男子一把抱住碧絲,輕聲說道:「沒什麼,這本來就一直是我想做的事情。能確定你的心,我已經很開心了。」

蘭斯洛特見到兩人竟然不怕死,更加是氣的差點沒有吐血。

「殺了,殺了他們!」

啪啪啪!

就在蘭斯洛特動手之際,忽然陸觀的掌聲從後方傳了過來。陸觀笑眯眯的說道:「不錯啊,這一場生離死別的戲碼,我是百看不厭。」

蘭斯洛特臉色狂變,盯著陸觀道:「陸觀,你來這裡幹什麼?」

「我?」

陸觀看向碧絲和自己的情人,然後笑著回答:「當然是讓悲劇變喜劇,有情人終成眷屬啦。」

碧絲對陸觀的惡趣味無法形容,她哭笑不得的問道:「你藏了半天,就為了看我們?」

「對啊,萬一臨死關頭,你的情人到底為了你甘願赴死,還是舉手投降,想要苟活,這不正好是一場試金石的考驗么?」

陸觀理所當然地回答。

碧絲跟自己的愛人對視一眼,他們對這個惡趣味的男人真無法說什麼。

說陸觀是好人,可陸觀總會時不時噁心你一下。

說陸觀是壞人,但關鍵時刻,他還真的出現幫助了你。

「記住了,當初商議的事情,你們最好遠離這種漩渦地帶。過上安靜的日子,當然,你們也可以去聯軍找你們的露西·摩根公主。她估計發愁怎麼復國呢。」

說完,陸觀看向蘭斯洛特,朗聲道:「蘭斯洛特,今日我以卡美洛親王的身份,將你這個叛徒就地處決,你沒有意義吧?」

蘭斯洛特臉色微變,大吼道:「這裡是黑巫的地界,有神王監督,你敢動手?」

「是,神王監督下,我確實不能幹什麼大事,但殺你一個螻蟻,我想他老人家也不會在意吧?」

說著,陸觀打了個響指。

瞬間,野狼兵團所有人挨個倒下,整個人力氣全無,身體的表層浮現出一道道暗紅色的絲線,這些絲線不斷侵蝕他們的身體和神性。

蘭斯洛特也發現自己身體的力量似乎被無形的力量抽走,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神性在不斷崩潰,瓦解。(未完待續。) 「救,救命…」

蘭斯洛特乞求般望著陸觀。

陸觀裂開嘴,又打了個響指,只聽一聲沉悶的爆鳴聲后,蘭斯洛特整個人化為血雨,淋淋洒洒散落在周圍。

「放心吧,班王要找也是找我。」

陸觀背對碧絲說道。

「那,那多謝您了。」

碧絲跟自己的愛人給陸觀叩了個頭,兩人匆匆離開。

至於陸觀?

大搖大擺的回到了城內,他發現個有趣的現象,他這次已經走到了城外的郊野,幾乎馬上就要出城了。

對方依舊沒有什麼反應。

這個神王到底在沒在監控這座神城?

陸觀對此抱有疑問。

他更加好奇的是,對方對他能做事情的底線容忍度,到底在哪裡?

陸觀這邊可是爽了,班王卻差點崩潰。

回到自己府邸,發現連個鬼影都沒有,他就感覺到不對勁。隨後,他發現自己兒子不見了,還有那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半妖精半人也消失了。

頓時,班王怒火中燒。

怒氣沖衝來到了伊萊府邸,直接闖入正在沐浴之中陸觀的房間,沖著陸觀大吼道:「交出來,將我兒子和我的愛人交出來!」

「班王閣下,您在說什麼呢?我聽得不是很明白。」

陸觀穿上衣服,在女僕的伺候下,換了身禮服,走了出來微笑著回答道。

班王瞬息間來到陸觀的面前,雙手拎住陸觀禮服的領子,惡狠狠地說道:「你不要跟我玩這種把戲,我告訴你,交出我兒子和我的愛人,要不然我現在就捏死你!」

「哦?你確定你有這個能力么?」

陸觀冷笑著說道。

「你想試試?」

班王凝視著陸觀,神力領域轟然爆發。將整個房間瞬間崩飛,強大的神力領域下,不但排斥任何非本人的神力,而且任何實物也都會被高密度的神力領域擠壓成齏粉。

咔嚓!

班王感覺到自己胸口一陣刺痛,頓時嚇的將陸觀拋飛,自己急忙後撤。

低頭一看,胸口處已經凝結出了一塊冰晶,這塊冰晶上的神力,他竟然驅散不掉。

「你…」

「神威術!足以無視你的神力領域。再說,神力領域說白了就是以中國延伸到外界的高質量高密度神力。而如果我神體擁有高質量高密度的神力保護,自然不會受到你的領域影響。」

陸觀若無其事的破開班王的神力領域,一步步走近到班王的面前,低聲說道:「跟我戰鬥過一次,你難道還沒有明白這個道理么?你在我面前,就是個垃圾。」

「你…你你你,可惡,你等著!」

班王連連後退,他可不敢嘗試接一下神威術。陸觀的神術連聖騎士羅格都唯恐避之不及,何況是他?

班王確實有長進,這次神力領域忽然暴漲,將周圍一切事物彈開。可惜了。陸觀的長進比他還強。

在達哈卡充足的高質量神力下,再加上先祖之卵和神體兩大作用疊加下,陸觀的身體不但能夠進行曲率移動,而且可以承受高質量神力的護佑。

這讓陸觀本體就宛若一塊千斤重的巨石。而班王的神力領域就好像波濤。

也許大浪能夠將房屋摧毀,將有限空間內的空氣排擠出去,但從來沒有見過誰能將瓶子里的石塊也排擠出去。

哪怕水再多。多餘流出去的依舊是水,而不是瓶內沉在最底部的石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