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碰硬,肯定不可取,唯一能做的就是佔據有利地形。只是他們人太少,還涉及缺少武器彈藥的問題。

回去後,土匪已經把樣彈屋子裏的彈藥都整理了出來。趙半括迅速查看了一番,發現那些彈藥和武器的數量基本屬於一支日軍小隊的火力配置。三八步槍佔了很大的 一部分,手榴彈和子彈則佔了彈藥數量的一大半。五把狙擊型九九步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四挺仿捷克zb——26型的九九式輕機槍則讓他驚喜。擲彈筒倒是不多, 只有兩架,除此之外還有兩門70毫米步兵迫擊炮和一箱子亂七八糟的“王八盒子”。

趙半括用腳踢翻了那兩架迫擊炮,這東西好是好,可惜他們人太少,完全伺候不起。他只把目光盯在了那四架輕機槍上。對抗戰鬥,這種輕機槍絕對是主力,火力大不說,還通用步槍子彈。

他想四把九九加上土匪手裏的那一架勃朗寧,組成一個前後縱向的交叉火力網肯定沒什麼問題,再加上山地的優勢,頂住兩支小隊的鬼子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摸着那些輕機槍,趙半括感覺心裏有了一些底。

土匪和阮靈兩個人這時都坐在地上壓着輕機槍的子彈,動作沒有一絲停滯,這讓趙半括有些動容,戰爭在所難免,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拋卻一切雜念,凝聚在一起。

老j也跟大家一起構築陣地,他們在討論了一番後,選擇基地大門附近作爲他們堅守的陣地。

那裏視野良好,背靠基地厚重的牆壁,並且離轉山口的位置不到三百米,正在輕機槍的射程內,再加上山道口的狹窄地勢,對面的人幾乎沒有躲避的機會。萬一情況真的特別糟糕,被敵人衝擊到近距離,還可以撤退到門裏堅守,可以說是兼顧了攻和守兩個方面。

忙碌的時間過得很快,不到兩個鐘頭,陣地已經成了形,以大門爲界,分成三塊,四挺九九輕機槍分列在左右兩邊的塊狀陣地裏,形成兩角對夾態勢,中間那塊陣地緊靠大門,勃朗寧輕機槍就被安置在這裏,利於做遊動攻擊。

天色已經隱隱露出亮光,彈藥還沒有全部運完,但鬼子的先頭部隊已經在對面的山道上露了頭,趙半括等人立即停止工作,把槍口對到了山道那邊。

六個人目不轉睛地盯着不遠處的火光,不知道爲什麼鬼子並沒有熄滅火把,或許是仗着他們人多?慢慢地火光由十幾個擴展到幾十個,往他們的位置緩慢移動過來,嘰裏咕嚕的人聲隔空傳了過來。

趙半括低聲吩咐隊員們子彈上膛,等到火光轉過山道,來到下面的一處平地,他立即大吼一聲:“打!”

五挺輕機槍,外加一架擲彈筒同時衝遠處的鬼子開了火,子彈加上擲彈一高一低衝到了日軍的隊伍裏,立即響起一陣撕裂般的爆炸。本來聚集在一起的火光頓時亂 了,一些鬼子退回了山道,一些鬼子號叫着伏倒在地。先開槍的趙半括等人佔到了便宜,但對面的鬼子亂了一陣後,步槍和輕機槍的還擊聲就開始響起來。

對射開始,攻守兩方的子彈好像野獸的利齒,無情地在空中來回膠着。趙半括這邊有陣地和厚重的基地作爲遮擋依靠,對面日軍的攻擊幾乎沒法對他們造成傷害,但四散的跳彈卻也讓他們打一會兒低頭躲避一會兒。

阮靈操縱的擲彈筒比輕機槍要省事,她窩在了掩體裏,往那面山道拉動扳機皮帶。鬼子的部隊全都集結在山道附近,那裏地勢狹小,一發擲彈飛過去,炸開後的殺傷 力可想而知。趙半括看到阮靈的第二發擲彈在調整好位置後,迅速在對面的火光羣裏爆炸,幾個鬼子兵馬上慘叫着被崩到了懸崖下。

地勢讓戰鬥在開始幾分鐘後就高下立判,趙半括他們的防守雖然微弱,但四挺輕機槍輪換着射擊,形成的掃射面網全都潑灑到了那片不大的坡地上。那裏的鬼子幾乎沒有躲藏的區域,幾分鐘的優先攻擊下來,最早直立着的火把就躺了一地。

但這種優勢隨着鬼子兵的增多被慢慢剝奪,鬼子的兇悍被挑了起來,一些人開始倚靠在山道後衝他們射擊,趙半括這邊的五個人第一次感到了子彈的密集攻勢,他們的射擊一時間被中斷。

聽到頭頂的子彈嗖嗖亂飛,身後的陣地掩體也被打得噼啪亂響,趙半括只能大叫道:“擲彈筒呢,別他媽停!”

阮靈和老j在中間的掩體裏大聲回着話,他們的兩把武器在這時候成了唯一的反擊武器。但趙半括擡頭看對面,發現日本人也已經有了防備,大部分人員撤到了山道上,兩發拋射出去的擲彈飛到山體上發生爆炸,碎片雖然傷到了人,但效果明顯沒有最早好了。

趙半括心說這樣不行,打不到鬼子還浪費彈藥,念頭一轉就大吼道:“先停火,收一下,等小鬼子過來再打。”

幾個人一聽就明白了,立即放棄了攻擊。鬼子對這基地是志在必得,他們不會因爲有人阻擋就停下,所以,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誘敵近身。

果然這邊一停,對面的山道上很快出現了一堆人。趙半括看得很清楚,那幫人一邊放槍,一邊低着身子往這邊猛衝,身後還有兩挺輕機槍突突地不停射擊,分明是想用速度和子彈的掩護來衝破這邊的防線。

趙半括吩咐大家不要動,從攻擊的人數上看,這幫鬼子不下五十個,應該是那兩支小隊中的第一支。他給輕機槍換上一個滿彈夾,暗道真正的對峙考驗馬上就要到了。

深呼吸了一下,側耳聽着身後不足兩百米的喊殺聲,身邊的小刀子不停地報着日本人的衝擊距離。

“一百八十米,一百五十米。”

趙半括冷着臉叫道:“別急,放到一百米。”

他一邊吼一邊咬牙擰開幾顆手榴彈的拉環,集體扣到手指上,然後看向小刀子,很快,小刀子點頭吼道:“一百米。”

“走!”趙半括大吼一聲,胳膊一翻,五顆手榴彈就使勁甩了出去,其他人也跟着照做。鬼子的衝擊速度很快,六個人的十幾顆手榴彈被扔到五六十米的位置爆炸開來,鬼子也正好衝到這個位置。

一陣煙霧瀰漫,衝在最前的鬼子被炸飛,後邊的人又被絆倒不少,前進的速度頓時受到了阻礙,遠處掩護的子彈也在那一刻頓了一頓。

趙半括等人抓住機會就勢擡起了輕機槍,對着陣地前方開始無障礙掃射。

交叉射擊顯現了威力,百十米的坡地距離,幾十個鬼子的身體幾乎像活靶子一樣,子彈編織出的火網一瞬間就把衝在前邊的鬼子掃翻在地,隨後跟上的鬼子也在火網中顫抖着倒下。

子彈衝擊着地面和人體,在陣地前的那一片區域裏,爆起一團又一團紅白摻雜的血霧。

趙半括連續扣動扳機,三十發輕機槍子彈很快打光,但鬼子的人衝得太急,來不及換彈夾的他順手操起身邊的衝鋒槍對了上去,幾個離他不到十幾米遠的鬼子一下被打得倒飛了出去。但鬼子不要命一樣,前邊的人剛倒下,後邊的立即補上,弄得趙半括幾個應對不及,最後全都用上了衝鋒槍。

血已經撲了趙半括滿臉,大吼中,他打完了手中輕機槍的一梭子子彈,眼前卻突然竄上了一個鬼子兵,兇悍的臉伴隨着刺刀和槍口衝他撲了過來。

趙半括一個激靈,翻身就要後退,但眼看刺刀就要刺到他的脖子,他心裏一寒,雖然知道躲避已經來不及,但還是本能地繼續後退。突然一個連環槍聲響起,那個鬼 子身子一抖撲倒在地,跟着小刀子從一邊竄過來,用肩膀一頂就把那鬼子的屍體從掩體上抵了下去,回頭大叫道:“快換子彈!” 小刀子的喊叫聲過後,趙半括已經條件反射地把彈夾換上,正好土匪那邊的掩體撲上來一個鬼子,他順勢掉轉槍口突突了過去。火光閃動中,鬼子的身體顫抖着倒在掩體裏,那邊的土匪罵了一聲,一腳踢開鬼子的屍體,轉手換上輕機槍的彈夾,叫罵着把槍管架到掩體上又扣動了扳機。

趙半括換了槍接着往外猛掃,依靠湯普森衝鋒槍的射速,瞬間就把幾米外的三個鬼子掃倒,這讓其他人稍微得了點空,子彈也都漸漸續上。

鬼子的人數畢竟有限,打到這個時候,在趙半括他們的自動武器下出現了一面倒的形勢。衝在前邊的鬼子全都被潑雨般的子彈幹倒,有幾個好不容易接近了掩體,結果也都被打成了蜂窩。一時間,百十米的坡地前躺滿了屍體。

後邊的鬼子看到前邊死人太多,衝擊已經形成不了規模,一些人開始大叫着撤退,先頭的鬼子早就被打得喪失了士氣,一看有了回頭客,也跟着往後撤。但戰場實在太空曠了,這撥先頭的鬼子沒跑兩步就被輕機槍子彈撂倒,最後能跑回山道的寥寥無幾。

戰鬥到這個時候算是結束了,基地前的坡地一片狼藉,屍體和爆炸坑隨處可見。因爲溫度太低,熱血噴灑出來沒多久就被凍住,人血和白雪混成的冰團散成了一片,有些甚至滾成小雪疙瘩,立在雪地裏詭異得要命。

剩餘的鬼子退到山道後不再進攻,硝煙瀰漫中,趙半括他們扔掉機槍,滑坐在地,喘息着暗暗慶祝這暫時的勝利。歇了沒多久,大家各自報告着傷勢,結果全都掛了彩,小刀子的胳膊被彈片劃了很多道,算是傷勢最重的,但好在不影響開槍。

趙半括命令隊員抓緊時間包紮,自己去清點彈藥。這一點才發現,他們弄出來的機槍子彈幾乎打光了!手榴彈也只剩下一箱。戰況的猛烈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連環武器太損耗彈藥了!

數着“家當”,趙半括有些後怕,如果鬼子不撤退,再堅持着衝幾分鐘,他們恐怕連貼身的衝鋒槍子彈也要打光。

再一想,這幫鬼子數雖然不少,但沒有大火力的武器,小隊必備的擲彈筒和迫擊炮什麼的都沒有,應該是臨時被徵調到這裏的,不然不會這麼不經打。

他出去把情況跟大家一說,土匪就試探着擡頭看了一下,對面山道的鬼子馬上一槍打了過來,因爲射程太遠沒打到人。土匪罵罵咧咧地縮回了頭,拿起一把鬼子扔下的三八大蓋還了一槍,這下對面沒再有聲音,不知道是被幹掉了還是不屑於再打。

趙半括抹了把臉對土匪擺手道:“別浪費力氣了,趕緊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如果以後還是這樣的打法,等山下的第二撥鬼子再聚起來,咱們很可能就堅持不到救兵來了。”

幾個人陷入到緊張的思索中,王思耄把眼鏡摘下來在袖子上擦着,一邊的老j突然說道:“趙,咱們還是進到基地裏,實在不行就把門關上,死等救援的人來。”

土匪馬上搖搖頭道:“j長官,別說我找事兒,我反正寧願在外邊拼命,也不想縮到裏頭跟那個要命的樣彈一塊兒待着。”

趙半括也覺得不妥,因爲縮在基地裏抗敵的話,被敵人包窩的危險太大了,更重要的是最裏面的樣彈,那麼狹窄的地方,萬一在對抗的時候被子彈引爆,後果就難料了。

趙半括擺擺手示意自己不同意,然後讓一幫人趕緊給彈夾裝子彈,忙活了一陣,小刀子突然擡起頭說道:“也許,咱們可以利用一下高處。”

他走了兩步,指着眼前那片坡地對他說道:“如果能從這邊上去,在那裏搞一次爆破,也許可以弄一場雪崩出來,把那幫鬼子擋在外邊。”

一時間大家都有些驚訝,沒等趙半括說什麼,小刀子哼了一聲,轉身走進基地,沒一會兒拿出兩枚迫擊炮炮彈和一捆導火索背在身上,說道:“不信是吧,我直接去,你們看着。”

幾個人都沒話了。用爆炸製造雪崩很出乎意料,但再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行。他們的目的是堅守,只要能達到目的,用什麼手段都不過分。小刀子的辦法雖然瘋狂,但這種時候,需要的也許就是這種瘋狂。

看到小刀子要自己去,趙半括一把拉住他,問道:“刀子,你現在爬得了山嗎?”

小刀子站住了,硬氣地就要擡胳膊,但手動了動,竟然沒舉起來,不過他還是梗着脖子說道:“我還有腳。”

趙半括搖頭,伸手摁住小刀子,道:“夠了,刀子,這事應該我這個隊長去。”

說完他不由分說就把迫擊炮炮彈換到了自己肩膀上,然後對還要開口的土匪和老j堅定地道:“都別爭了,這裏我說了算。”

趙半括的態度很堅決,小刀子嘆了口氣抽出匕首遞給他:“爬山的時候,用得着。”

趙半括接過來,重重地拍了小刀子一把,然後轉身往一邊的山道低身摸了過去。

鬼子還在繼續集結,時間緊迫,所以他不能耽誤,也不能多說什麼,一切感情都被戰爭的殘酷替代,唯一留存的是那點求勝心。

只有勝利,才能換來親人和這幫兄弟的安全。

向上的一路非常光滑,而且非常陡峭,趙半括髮現單靠手腳根本借不上力,想了想,就拿出兩把匕首,一點一點艱難地往基地上頭的山頂攀爬。這麼着謹慎爬行了十多分鐘,還是沒爬到一半。

鬼子到他們的基地只有三四百米的地面距離,但在傾斜的滿是積雪的山坡上爬的話,卻比在下邊直線跑要費力得多,而且爲了不讓底下的鬼子察覺,還需要爬到一定 的高度。繼續往上走,已經完全失去了時間感,接近山頂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從山上朝下看,逐漸亮起來的晨曦中,鬼子的身影好像一個個黃色的小蟲,那些小蟲 的數量像是比他上來時要多了一倍,他不由得罵了一聲。

擔心鬼子的第二次攻擊很快就會開始,趙半括立即把迫擊炮炮彈和幾顆手榴彈捆綁在了一起,然後纏上導火索,埋到了一個雪坑下,然後一邊後退一邊放導線。爲了他的安全,導火線必須放得很長。

底下的鬼子聚集速度超出了他的意料,他的導線還沒放完,山下就傳來了槍聲。再低頭看時,那些鬼子兵竟然已經開始進攻,時間不等人,趙半括立即拉開了預設的延時導火索,轉身就走斜線往山下跑。

山下的槍聲從單調開始轉爲密集,黃色的鬼子兵個個像瘋狂活動的棋子一樣,向基地前的幾個灰色人影衝去。灰色人影前衝出來的子彈火光急速閃動着,亮黃色的彈道像一條條帶着長線的針頭,不停地穿引着那些黃色的身體,讓那些本來就沒有規律的人羣更加的狂亂。

這些情形看得趙半括幾乎發狂,他已經開始用翻滾代替腳步,這時候的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儘快回到那幫兄弟身邊,即使死,也要跟他們在一起。

思維和腳步同時混亂着,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後傳來一陣不大不小的悶響,趙半括心神猛地一震,知道那是什麼,繼續翻滾着往山下猛跑,但緊接着,山頂上傳來的巨大震動就讓他不得不回頭去看個究竟。

雪崩開始了!

平坦的雪山在那一刻分崩離析,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先開始,微小的雪坡上出現了一片震動般的裂痕,接着瞬間又變爲巨大的裂縫。猛然間,幾百甚至上千平方米的亂雪像是決堤一樣往山下狂瀉而去,帶動起的震撼聲響就像萬炮齊發,趙半括感覺自己的耳膜都要震壞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轉頭狂奔,山下的日本人停止了衝鋒,繼而四散逃竄,但雪崩的速度實在太快,轉眼就衝到了山道上,留在那裏的日本人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趙半括終於回到了弟兄們中間,他看到基地裏的五個人藉着巨大雪崩的到來,用機槍麻利地收割着那些驚慌的鬼子兵。

雪崩來得快,去得也快,忙亂過後倖存下來的鬼子發現後路被堵,像是收到指令一樣,往基地裏猛撲,戰鬥瞬間又進入白熱化。趙半括遠心裏亂成了一團火,立刻投入到瘋狂的攻防戰鬥中,過了不到五分鐘,一切結束了。

他看到五個人幾乎都成了血人,掩體前全是鬼子的屍體,土匪這時高興地叫道:“炸得好啊,隊長,沒你那一下子,兄弟們多半這會兒要去見老草包了。”

其餘四個人無力地擡手揮了揮表示謝意。雪崩使得那條山道完全被掩埋,日本人即使想過來,也需要好幾天的時間才能挖通,他們暫時安全了。

趙半括苦笑了一下,心裏的感受很複雜,但還是問道:“弟兄們都沒事吧?”

老j從地上撐起身子道:“趙,我還好,還吃得了牛排!”

趙半括笑了,走過去把他扶起來,幫他看傷,小刀子也從地上站了起來,拿起槍衝陣地外的鬼子兵補槍,王思耄替阮靈包紮着,土匪被扔在一邊,叫道:“他孃的,怎麼沒人看看我,老子打死的鬼子可是最多的。”

阮靈冷着臉,扔了一包繃帶過去,土匪直接大笑出聲,摸着光頭好像要說話,小刀子突然回頭叫了一聲:“小心!”

“砰砰砰!”

一陣槍響跟在小刀子身後響了起來,一幫人扭頭就看到小刀子像彈簧一樣翻滾回來,趙半括心裏暗叫不好,立刻拿起槍,卻看見天空中飛過來幾顆黑色的東西。

手榴彈!他下意識就往一邊撲倒,爆炸接踵而來,幸好他們的掩體很高,手榴彈只是在掩體外圍炸開。但跟着阮靈驚叫了一聲,陣地上一片煙霧瀰漫,混亂中槍聲又密集起來,小刀子的聲音夾在其中傳了過來:“後山道上有鬼子。”

趙半括驚呆了,但老兵的本能讓他直接把槍口往基地後邊的山道上對了過去,那邊的子彈已經開始呼嘯,竟然都是連發的。這種距離下,他立即感到胳膊一震,痛感隨即傳了過來,毫無疑問是掛彩了,他大叫道:“都快撤到門後去!”

混亂中他也不知道別人聽見沒有,只看見小刀子扯着阮靈從煙霧中跑過來,阮靈一臉灰土,臉上滿是血痕,不知道是不是被炸到了。他根本沒有時間問,一邊往山道上開槍,一邊迅速壓着老j的身體退入了大門裏。

“關門!”老j在他身後大吼,但已經來不及,幾顆手榴彈又被扔到了陣地前,這次距離更近,他們只能往門後躲。爆波憑空炸起,一幫人都被震了一個趔趄,趙半括馬上站直了,槍口對到了門外。

這時他終於看清了,山道上下來的竟然是一幫端着衝鋒槍的鬼子兵,人數不下二十個,速度很快,幾乎已經到了門口,子彈把大門打得砰砰作響。

五個人躲在門後,還沒能組織起反擊,幾顆手榴彈又被扔了進來,小刀子抓住一個迅速扔了回去,趙半括和王思耄也都照做。一時間,被扔進來的三顆手榴彈全都被扔了回去。

爆炸聲接連傳來,趙半括知道這裏不能待了,大門開得太寬,根本不能用來防守。

想到這裏,他推着老j往一邊的屋子躲,那裏地勢狹窄,守住一個門,就算是暫時安全了。

小刀子跟在後頭一副非常憤怒的模樣,架着阮靈一邊罵一邊跑,趙半括再一看,人堆裏竟然沒有土匪,不由得問道:“光頭呢?”

“死了。”阮靈哭着沒有開口,反倒是小刀子冷冷地說出了這句話。趙半括渾身一顫,立即明白了土匪的狀況。剛纔肯定是那傢伙在爆炸的那一瞬間撲到阮靈身上保護了她。

這個狗日的渾蛋!

趙半括咬緊了牙,對着剩下的人吼道:“土匪死了,鬼子還沒死!給老子精神點!” 外邊的鬼子已經衝進了大門裏,嘰裏咕嚕的聲音清晰地傳了過來,趙半括已經沒時間悲痛土匪的死,吼完立即往外掃了一梭子。老j和王思耄馬上也掃了一通。狹窄的空間裏槍聲大作,喊叫聲和子彈掃射的共鳴直接讓大家進入了瘋魔狀態,阮靈抹了把眼淚,端起衝鋒槍也對了過去。

他們這通集體掃射很兇猛,門口的鬼子立即被幹倒了六七個,剩下的還在叫囂,一些躲到牆角,一些退出了門外。

趙半括一見得了這個勢,叫了聲:“手榴彈。”

小刀子和王思耄馬上擰開手榴彈扔了出去,轟隆兩聲,門外的叫嚷聲瞬間啞掉了。

趙半括借這機會迅速探出頭去,發現原本擠在大門外的鬼子全都不見了,只有幾頂露出來又縮回去的鋼盔在遠處晃動。

他咒罵着把槍口對準那幾個鋼盔,又是兩顆手榴彈衝他們的位置飛了過來,趙半括一驚,馬上縮回頭吼道:“快走!”

他們現在待的屋子空間太小,手榴彈的碎片很容易濺起來傷到人,老j等人迅速往最裏的通道退了回去,但幾個人剛退到盡頭,屋裏就響起了一陣碎片彈擊牆壁的噼啪聲。

一股猛烈的彈風撲了過來,趙半括後背一涼,下意識撲倒在地,小刀子一把抓住他往後扯,翻了好幾滾後,兩個人才在通道里端站定了身子,叫了聲好險。但一口氣沒喘完,鬼子連環的子彈就狂風一樣掃了進來,打在堅實的牆壁上噼啪直響,勢頭兇猛至極。

趙半括被這通攻擊打得擡不起頭,一幫老兵都明白這時候如果被壓住勢就完了,沒人命令,幾個人就冒着被流彈擊中的危險,把衝鋒槍口伸向通道外面開始盲射。

一時間,兩方的衝鋒槍就在狹長的通道兩頭對射開來,糾結的子彈來回飛跳,二十多米長的通道瞬間就被混亂的火器對攻削成了麻子臉。不過兩幫人都是盲射,幹打不露頭,打了一陣倒也沒人受傷,但時間一長,趙半括這邊卻吃不消了。

他們的彈藥已經不多了,局面立刻被動起來。往後退,不行,身後是樣彈所在的大房間,那裏絕對不能用來作戰;出去,更行不通,外面的鬼子相比他們,兩個對一個還富裕,硬衝絕對是找死。

趙半括一下見了汗,他知道這麼堅守下去不是長久之計,一邊射擊,一邊急促地道:“不能在這裏打,必須把這幫鬼子壓到外邊。”

“怎麼壓?趙,通道太長了。”老j捱到他身邊,又打了一個連發,大聲問道。

這條通往樣彈房間的道路有二十多米長,中間雖然隔着幾個房間,但房門都被他們掃蕩過後關死了。基地裏所有屋子的大門都是幾十釐米厚的金屬門,只要關上就像牆一樣堅固。本來這種結構對他們來說是不錯的防守,但現在卻成了一條不能前進的死亡通道。

好像是知道他們的彈藥不多了,對面的鬼子攻擊得更加瘋狂,連着幾波都是往裏掃射,手榴彈隔一陣就扔一兩個。趙半括這邊壓力驟然吃緊,因爲每一次爆炸後都可能伴隨着鬼子突入,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歇地掃射過去。

“怎麼辦?”趙半括一邊打一邊問自己。人數,彈藥,他們都不佔優勢,後退不了,又不能前進,這讓他差點崩潰,前前後後想了一通後還是沒有任何可行的辦法。地勢和彈藥都是死的,別說是換了廖國仁,就是大羅神仙也沒招。

正在心急如焚間,阮靈卻叫了一聲,趙半括剛回頭就感覺一個人從他的肩膀上踩了一下,跟着小刀子的聲音在高處響起:“隊長,我一開打,你們就衝出去。”

小刀子竟然踩着趙半括的肩膀往通道的兩邊蹬了上去,速度非常快,說話間已經蹬着牆壁竄到了三米多高的位置。

趙半括一看小刀子的動作,立即明白了他想做什麼。這條通道上下封頂,但兩面牆壁之間距離很近,小刀子是想靠自己的手腳力量從高處蹬踏靠近門口。如果成功, 小刀子完全可以在衝到前頭用衝鋒槍和手榴彈給鬼子來上一通,他們趁那個機會跟上,絕對可以藉助那一瞬間的攻擊優勢奪回大門的控制權。

不過如果失敗……趙半括想都不願意想,小刀子肯定也知道這種事不能多考慮,所以沒跟他們商量就直接上了。他這時已經蹬到了最高處,正在往前迅速移動,趙半括即使不同意也已經沒法讓他回來。

不得已,剩下的四個人只能不停頓地傾瀉着子彈,以掩護小刀子不被發現。

三米,五米。

小刀子的身影在通道高處艱難地移動,還好,那裏光線很弱,除了子彈曳光閃動可能會看到他的兩條腿外,幾乎看不到他的其他部位。

十米,十五米。

眼看小刀子已經到了門口,速度突然慢了,最後竟然在二十米處停了下來。趙半括心裏一凜,不知道小刀子出了什麼狀況,但又不能時刻盯在外頭,又焦慮地把身子縮了回來。

再探頭去看時,小刀子又開始了移動,不過他的動作卻變了,趙半括看到他竟然是用雙腳頂着一側的牆壁,另一邊用肩膀和頭使勁壓住牆壁,就這麼蹭着往前。

乍一看小刀子這樣,趙半括有點奇怪,轉頭就想起小刀子的胳膊剛被打傷了還沒包紮,他現在肯定是胳膊頂不上勁了,纔會換成用肩膀和頭來當支撐。趙半括心裏一顫,不敢想象刀子是怎麼忍受着巨大的疼痛,直到最後才換了更難受的姿勢繼續前進。

小刀子慢慢在高處移動,看得出非常吃力,趙半括恨不得把他替下換成自己疼。但他也只能這麼看着,終於看到小刀子移到了大門上方,而他身後的牆上留下了一道鮮紅的血痕。

趙半括更難受了,幾乎要喊出聲,王思耄拉了拉他,對他搖了搖頭。趙半括心酸得要命,又探頭去看,就見小刀子直接用肩膀抵住牆,身子微微左傾,動了一下胳膊,用牙咬開手榴彈的拉環,往門外甩了出去。

幾乎只過了兩秒鐘,手榴彈剛被扔出去就爆炸開來,外面瞬間亂成了一團。而小刀子像是因爲用力過猛,突然在手榴彈的火光映照下跌落在地。趙半括頭皮一炸,整個人瘋了一樣喊着刀子往通道里撲過去。二十幾米的距離,在震天的喧囂中不到兩秒就衝完了。

趙半括撲到小刀子身邊時,看到小刀子竟然還撐起槍口往外掃射,身上血流如注,明顯是被手榴彈的碎片咬到了。

趙半括紅着眼叫了聲刀子,卻換來他的一撞:“別他娘管我,快衝!

趙半括愣了一下,小刀子又大吼了一句:“走啊!快衝!”刀子的話就像一根鋼針,尖利地刺進了趙半括的神經,他瞬間就忘記了死亡,忘記了恐懼,怒吼着衝了出 去。跟在他身後的,是同樣激憤的老j和王思耄,幾個人瘋狂的火力組成了一團不停跳動的火網,憤怒地絞殺着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生命。

門外的鬼子被這陣瘋狂的攻擊打得不知所措,十來個鬼子瞬間被打成了蜂窩,剩下的鬼子好像也喪失了鬥志,紛紛撤退。但趙半括他們已經殺紅了眼,跟着衝出去緊咬不放,對峙局勢在瘋狂追擊下立即演變成了一場追殺,門前的空間當即變成了一片血肉橫飛的屠戮場。

等他回到門口,小刀子正靠在牆上看着外頭,表情很平靜,趙半括甚至覺得刀子衝他笑了笑,頓時心裏放鬆不少。他走到跟前要把刀子攙起來。但手一碰到刀子立刻意識到了不對,這一攙竟然沒攙起來,手上重得要命。

趙半括有些慌了,嘴裏喊着刀子刀子,再發力一抱,就看見刀子身下是一大攤血,再叫刀子也是沒有反應,一摸脈搏,已經什麼都感受不到了。

趙半括立即就傻了,當時就感到胸口像被鐵錘猛力連撞幾下,痛苦得一下失了聲,抱着小刀子什麼也說不出來。

跟進來的人也都愣住了,阮靈一下眼睛紅了,別過了臉。老j在胸口划着十字架,嘴裏唸唸有詞。只有王思耄走上來,把槍往地上用力一放,蹲在小刀子邊上,咬牙看着,停了很久很久。

時間在那一刻像是凝固了,所有人都停頓在那裏,突然王思耄一聲不吭地站起來,堅毅地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他橫抱着土匪,一步一頓地走進來,把土匪放到小 刀子身邊,接着低身對這兩個人的屍身拜了一拜,啞着聲音說道:“沒空埋你們了,別怨!等我們出去了,到時給你們置辦雙料大棺材!”

趙半括看着這一切,被激得渾身一哆嗦,看着兩個先走一步的兄弟,心裏無法言說地痛。他黯然地從口袋裏摸出兩支被壓扁了的煙,捋直了點上,放在了他們身旁。

青煙嫋嫋中,他的眼淚流了下來。 事情演變到現在,剩下的四個人已經沒有力氣再說什麼。他們不知道下一撥的攻擊會在什麼時候到來,也不知道所謂的美軍支援什麼時候兌現,一幫人相對無言地坐在門口休整,無聲地往彈夾裏壓着子彈。

把最後的彈夾都裝滿後,趙半括拿出望遠鏡往山下看,鬼子還在繼續集結,雪崩雖然暫時把他們阻隔在了山道那邊,但積雪並不能阻擋他們進攻的腳步。可能是一天,可能是兩天,戰鬥還會繼續。

四個人都明白這道理,所以不敢有一刻鬆懈,各自作着準備。趙半括在基地周圍繞了一圈,想再觀察一下地形,走上側面山道制高點的一個機槍位時,發現從這個位置看下去,是一條視野開闊的直道。

這條道路貼着山壁,一眼望去沒有什麼阻擋,可以直接看到盡頭的雪坡。那裏閃動着一些黑點,看來鬼子又集起了一堆人,看這種態勢,過不了多久,新的一輪攻擊就會到來。

趙半括心道不好,這裏必須派人看守,否則鬼子從這裏上來的話,他們很可能面臨前後夾擊的情況。

趙半括快步回到基地,路上想着接下來的作戰部署,進門後就看到王思耄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一個子彈箱,正低頭撬着木板。隨着木板的起開,狹長的子彈整齊地露了出來,一看就是狙擊步槍的子彈,趙半括不由得咦了一聲,心裏一動。

他把王思耄招呼了進去,和阮靈、老j圍在一起,先把側面山道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王思耄一下就道:“隊長,你從上往下看到的日本人,離你的距離有多遠?”

四眼的話一下就問到了關鍵,趙半括點頭說道:“大概三千米。那條道很窄,用上狙擊槍應該能壓制住一段時間,到時候那裏我來守。”

阮靈看了趙半括一眼,說道:“太危險了,我和你一起去。”

趙半括搖搖頭,站起身:“你和四眼、老j一起守住門,我頂得住。”說完往裏走去,打算把鬼子的幾把九九狙擊步槍全都扛出來。

在那個位置利用狙擊槍攔截鬼子是沒有問題的,在這種長視距範圍裏,架上狙擊步槍,可以很容易點掉那些攀爬雪坡的鬼子。這樣的威懾力將使得鬼子很難抱團衝 鋒,雪地裏行進速度快不起來,對趙半括而言那段距離就是最有利的緩衝。而且日軍既然要分散攻擊,那麼只要守好那裏,正面大門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但問題是,方案成立的前提,是這個狙擊手一定要很強,這種局勢下別說要以一當十,以一當百都不夠。這樣素質的狙擊能力趙半括自問是達不到的,他是槍械師, 雖然能操作大部分武器,但狙擊槍根本不是他的強項。一個優秀的狙擊手一定經過了許多嚴苛訓練,但這種時刻,趙半括知道,自己作爲隊長,不管行不行,必須硬 着頭皮頂上去。

而他剛剛走了一步,胳膊被一把扯住了。回頭一看,是王思耄。

趙半括眉頭一挑,疑惑地看着他,王思耄淡淡地笑了笑,說道:“那裏還是我來。”說完快步走到臨時堆放武器的地方,挑出狙擊槍走了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