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渡雲飛的屍體摔倒在了地上,一個號稱天才的少年隕落了,而另一個不被人重視的少年卻崛起了。

“雲飛!”

一旁的渡雲霄此刻是肝膽欲碎,就算他心中有着沖天的仇恨和憤怒,甚至還帶着極大的恐懼,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爲他的命運已經被決定了…….

在葉千鋒步步摧心的踩着小碎步提着血龍牙冷笑着接近渡雲霄之後不久,渡雲霄的屍體也留在了天外迴廊之中…….

“快去找那小跟班,雖然我不怕渡雲霄之流,可是要是真的被他們的長老得知的話,那我們就只能等着被追殺致死的份了!”

剛剛結束戰鬥之後,落天驕顧不上稍微的休整就急着說道。

“真是煩人,居然走了一個,快追吧!”

葉千鋒真的是想休整一會了,畢竟比自己高了一個大品的渡雲飛戰鬥,他元力的消耗也甚是巨大。

雖然兩個傢伙消耗甚大,不過爲了抹除可能出現的困境,兩個殺人越貨的傢伙還是在半個時辰之後追上了那唯一的跟班,繼而將其毀屍滅跡…….

“糟糕,忘記將先前那五個傢伙的屍體處理掉了,你說會不會被他們發現是我們乾的?”

終於搞定一切的葉千鋒剛一喘着粗氣躺在地上,就有些擔心的問道。

“應該不會吧!”

落天驕同樣喘着粗氣說道。

“你將人家都砸成肉餅了,要不我們回去看看吧!”

葉千鋒還是有些不放心。

“安心吧,就算他們認出那是重錘搞出來的事情,試想天下使用重錘的修者何其之多,總不可能什麼都往我身上想吧!”

落天驕不以爲然的說道。

“好像是這樣一回事,如此就可以安心休息了!”

葉千鋒說完,稍作休息之後就和落天驕回到了那固定的山洞之中,繼而拿出從渡雲霄和渡雲飛那裏得到的玉開始恢復體力和元力來!

正如事前落天驕所猜想一般,渡雲霄,渡雲飛兩兄弟的納戒之中還真的有不少的好東西,雖然說不上是極品,不過靈玉也有幾顆,一般的玉更是有上千顆,還有一些一二品的靈藥以及一些沒有多大用處的武器金幣等,看來此次的打劫也算是完美了!

幾個時辰之後,兩個傢伙終於恢復到了巔峯狀態。


“你說我們是不是可以在天外迴廊之中多呆上一段時日,畢竟來這裏尋寶和試煉的修者很多!”

因爲剛纔一票嚐到了甜頭的葉千鋒猥(瑣)的說道。

“殺人越貨之事是不錯,可是不能多幹,要不然總有一天會遇到硬茬子的,不過殺幾個和我們落家有世仇的家族弟子還是不錯的!”

落天驕磨刀赫赫的說道。

“那還等什麼?再去轉轉吧!”

葉千鋒說完,率先邁出了大步,而落天驕也不甘落後的扛起重錘就走出了山洞。

於是乎,新一輪的殺人越貨開始了! 在天外迴廊遊蕩了幾個時辰了的葉千鋒和落天驕終於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對勁,貌似這裏比平時多了很多的修者,其中不光有修爲較弱的少年們,甚至還有修爲在地武境的修者們。

“莫非有大事發生不成?”


在暗處的落天驕盯着一羣江家的修者說道,那江家人最起碼也有上百人,其中光是下位長老就有兩個,而那個喜歡寒靈雨的江志成赫然也在其列。

“好啊,我就喜歡人多,人越多說明這裏就越是有好事發生,就算不會像之前出現宮殿那等詭異的大事,最起碼也是有好東西現世了!”

葉千鋒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雙眼發光的說道。

“你想幹什麼?”

落天驕覺得葉千鋒很不友好。

“沒什麼,反正江家和你們落家的關係也並不怎麼樣,不如我們就跟着他們看看,要是有落單的就順手收拾了!”

葉千鋒非常淡定的說道。

“我靠,人家有上百人,並且小部分的修爲還在我們之上!”

落天驕差點尖叫了起來。

“怕什麼?人多了不起啊,我們在暗處他們在明處,你害怕什麼?”

葉千鋒不以爲然的說道。

“好吧,跟着他們就跟着他們吧!”

落天驕沉思了片刻之後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估計這些長老們是在給那些少年弟子們尋找適合的妖獸封印成獸魂或者將其煉化,又或者是聽到了一些有不錯寶貝出世的謠傳!”

葉千鋒大膽的猜測到。

“這一次要是能給我出一把重量級的神器就好了,這錘子雖然重量也算可以,不過要是遇到神兵利刃的話,可是禁不起摧殘!”

落天驕有些遺憾的說道。

“放心,跟着我你害怕搞不到好東西嗎?就算弄不到神器,最起碼也給你弄到一件靈器!”

葉千鋒自信滿滿的說道。

兵器,一般分爲五個大類,一般的兵器,極品兵器,靈器,聖器,神器,此刻落天驕手中的重錘不過只能算得上是極品兵器了,而極品兵器之上的靈器等就比較稀少了,神器更是極其的罕見,恐怕十大家族也沒有幾件,至於葉千鋒手中的血龍牙,大腿骨,佛珠,葉千鋒自己也不知道它們到底屬於哪個等級,只是隱約覺得肯定不會差。

“你就吹吧,還不快跟上,你沒發現人家急匆匆的走了嗎?”

落天驕露出了一個鄙視的神色,繼而催促葉千鋒跟上那的確有些匆忙就離開駐地的江家人了。

“江野長老,聽說落家有人發現了一個古墓,此刻落家所有的人都將那裏包圍了起來!”

一個江家的弟子氣喘吁吁的對着這次江家帶隊的地武境下位長老說道。

“他們有多少人?”

江野聞言問道。

“人數不多,最多隻有七八十人!”

那弟子老實的說道。

“好啊,誰都只有強大的修者纔敢在天外迴廊這個神祕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墳墓,看來這一次落家爲我們找到了一個可能出現重寶的好地方!”

江野興奮的說道。

“大哥,那我們現在就過去殺了他們,以免其他家族知道了之後搶先動手!”

同時下位長老的江野的親弟弟江河急忙說道。

“那就吩咐下去,提高速度,爭取搶在其他家族的前面!”

尾隨着江野等人來到那一片有着一個古墓的地方的時候,落天驕都不知道江野等人已經將他們落家的弟子當成了獵物,直到他在目的地看到了自己家族的弟子。

“戰狂,莫非江家的人在打你們落家的主意?”

遠遠的看着江家人和落家的人對峙了起來的葉千鋒帶着複雜的眼神看着落天驕。

“看來是了!”

落天驕神情同樣非常複雜的說道。

“你說等會他們打起來之後,我們是幫還是不幫?”

葉千鋒小心的問道。

“那帶隊的兩人屬於我父親的陣營,不管怎麼樣,要是他們出現危險的話,我們必須出手相助,就算別人不將我當成落家的弟子,可是我身上流着的畢竟是落家的血!”

落天驕嘆息了一聲之後說道。

“好吧,就算我們起到的作用不大,不過你既然決定了,做兄弟的就不會袖手旁觀!”

葉千鋒豪氣而又仗義的說道。

此刻,不遠處!

“落千紅,大家都是在神君的庇護之下生活的,要是你現在帶人離開的話,一切都好商量,否則的話,休要怪我不講情面!”

面對落家的下位長老落千紅,江野忒不要臉的說道。

“少尼瑪在那裏廢話,這個古墓乃是我們兄弟兩人發現的,豈會輪到你們江家來說三道四!”

落千紅的弟弟,也是下位長老的落千斤憤怒的說道。

“如此的話,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江野陰冷的說道,而他身後的一百出頭的江家弟子也將那只有五十來人的落家人團團的圍住。

“你看,要開打了,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看到局勢緊張的葉千鋒問道。

“不急,現在你我加入進去也起不來什麼作用,等等再說吧!”

落天驕雖然如此說道,不過心情卻甚是緊張和擔心,雖然那落千紅兄弟對他也不算好,不過卻也沒有給他白眼。

“你說他們到底在爭什麼?我看那地上的泥土都被翻起來了不少,好似在挖什麼東西一般?”

葉千鋒的目光盯着那形成了一個小土包的新鮮泥土說道。

“你上樹頂看看!”

落天驕啓發着葉千鋒,後者一聽,嗖的一聲就竄到了百米高的樹頂之上。

“我的天啊,好大一個坑,直徑怕是有百米!咦,裏面怎麼有一塊石碑?不對,應該是墓碑,墓碑地下圓形的石頭堆砌成的東西應該是一個巨大的墳墓,靠,原來他們在爭奪一個古墓的歸屬權,這樣的好事怎麼能少的了我?”


樹頂之上的葉千鋒心中暗喜到,雖然他只是進入天外迴廊兩次,不過卻也知道這裏經常有重寶伴隨着主人埋葬在了這裏,並且在這裏下葬的修者都是修爲極高之人。

“一座巨大的古墓?”

聽到落地的葉千鋒說出所看到的場景之後,落天驕給愣住了,多次進入天外迴廊的他怎麼會不知道那意味着什麼。

(昨天晚上收到了“ 戀世沉秋”兄弟的10張貴賓,也是海天第一次收到貴賓,我甚是感激,同樣感激“SOWO”兄弟一次性的對我這個新人投入了23朵花花,所以今天更新五章,再次感謝兄弟們!我第一次在17發書,真的需要兄弟們的支持啊!) “是啊,並且還有一道黝黑的怕是有十幾米高的墓碑,不過那墓碑卻是被埋葬在地底下,貌似還寫着幾個字,不過太遠了,時間也太悠久了一些,有些殘缺不全,看不清!”

葉千鋒充滿興致的說道,他對古墓之中可能存在的好東西可是非常的感興趣。

“打開了,長老,墓門打開了!”

就在兩家人張弓拔弩的時候,負責挖掘古墓的一個落家弟子從泥坑之中興奮的跑了出來,卻發現地面之上已經不是他們的天下了。

“啊!”

當那落家弟子剛剛來到地面之後,當兩家人都露出了欣喜之色的時候,土坑之下卻傳來了淒厲無比的尖叫之聲,卻是落家幾十個複雜挖掘古墓的弟子發出的,繼而有一個修爲怕是有七八品玄武境的中年落家人爬到了地面之上,只是衆人看到他此刻的模樣之際,卻是渾身發冷:

原來那落家的中年人渾身臉上,雙手以及裸(露)在外的身體之上都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水泡,沒等衆人看個明白,那人就徹底的化成了一灘血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