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表示質疑,可眼瞧著夜家鐵甲兵如同潮水一樣,迅速從第一線退入兩界城,其他人族將士和世家的人,也不敢就留。

畢竟,早在那戰魂神幟插入兩界城城頭的一瞬間,這個戰場便已經不再是由眾聖指揮了,而是夜家!

曾經的人族第一世家,最強的守護神。

而和這些人族將士不同,海族這次倒是長教訓了。看著夜家人往城裡跑,周圍的海族都不用喊,直接鼓風踏浪,一溜煙兒鑽回了城裡。

終究,海族和人族不同。沒有多大腦容量的腦子,讓它們沒有那麼多時間思考。森嚴的等級和本能,會在第一時間告訴它們,誰才是這場戰場的號令者。

整個戰場一下子退的乾乾淨淨。

這下子倒是讓那些剛剛被夜家殺得夠嗆的異族,面面相覷。可轉眼間,一看敵人都跑了,竟天真的以為機會來了。瞬間眼睛一亮,呼嘯著便成群結隊,向著兩界城衝殺了過去。 數不清的異族,如同蝗蟲一樣,蜂擁的撲過來。

地面在震動,發出轟隆隆的聲響。

連著剛剛修建好的兩界城,也不禁搖搖欲墜起來。

強大的聲勢,讓剛剛進城的眾人,不禁暗自倒吸了口氣。

可下一秒,便紛紛轉頭,看向夜鴻。

此時的夜鴻,面色冷凝。而就在這時,隨即轉頭……

這時中間洛九天不知何時,翩然落在兩界城城頭的最高處。

居高臨下,睥睨般的看著城下的一切。

正在對岸恢復傷勢的古妖首領這會兒也注意到了洛九天,當下瞳孔一縮,可剛要開口說些什麼,便只見對岸的洛九天猛地眸光一挑,瞥了它一眼。

這一眼,滿是鄙夷和不屑。

古妖首領大怒,可下一刻,還不等它大吼,藉以來表達強勢。便只見洛九天忽而抬手,向著兩界城城下一指。

頃刻間,漫天飛雪。

緊接著,一抹靈光猛地從洛九天的眉心處一閃而出。一個巨大的足有百丈,甚至更高的冰雪女神,隨即緩緩凝聚,站在洛九天的背後。

冰雪一樣剔透的身體,一絲不掛,卻沒有分毫情色的味道。

晶瑩雪白,凜冽而聖潔。

甚至在它出現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彷彿落入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連著東聖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莫名的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襲來。

更不要說下方的異族!

所以只見頃刻間,城下原本瘋狂的向著兩界城橫衝過來的異族們,一下子就停住了。

刺骨的寒風,夾雜著飛雪,就像刀子一樣,瞬間透過血肉,直接刺入身體里。

太冷了。

冷的渾身發抖,甚至連呼吸都感到困難起來。

頃刻間,恐懼就像一條冰冷的毒蛇,瞬間在這群異族心裡升騰而起。它們想後退,卻發現身體竟有些不聽使喚了。

對岸還在妖界的異族,見此情形,進攻的腳步瞬間停了下來。

緊接著,還不等它們考慮好,是聽從古妖的命令前進,還是靜觀其變的時候……忽而,只見洛九天身後的冰雪女神瞬間伸出一隻手,放在唇邊,然後向著下方輕輕一吹。

呼——

無聲的氣息,肉眼可見的一道白霧隨即冒出。兩界城內的眾人,頓時一抖,那些海族更是精明的躲進了浪濤戰台之中。而城下的那些異族,本能的感到危險,求生的慾望,讓它們瞬間轉身,不要命的想往回逃,可隨即卻被直接凍成了冰雕。

千里冰封,銀裝素裹。

不過是一息之間,整個兩界城城下,直到溺水河延綿千里之內,已然化成一片冰雪王國。

無數異族被冰冷覆蓋,形成一隻冰雪雕塑。

這一刻,整個溺水河岸瞬間安靜了下來。

唯有飄飄揚揚的飛雪,不時的從天空中落下,然後落在那些已然沒有了任何生命氣息的雕塑上,慢慢累積。

整個世界,都彷彿在這一刻,平和了下來。

可當透過冰雪……瞬間,如墜冰窟。

所有人的呼吸都好像靜止了,而就在這時,只見夜鴻猛地渾身一震,手中青龍刀瞬間一揮。 「殺!衝過溺水河!」

一聲令下,兩界城瞬間爆發出如潮的吼聲。

緊接著,夜家鐵甲兵再次傾巢而出。

這時,人族將士們和其他一些世家子弟才猛地回過神來。

同時,牛大也已然第一時間從城頭一躍而下。

隨即揮動著粗壯到驚人的手臂,一邊擊碎攔路的那些冰雕,同時向著溺水河岸狂奔。

可牛大的速度依舊算不得快。

接著只見,這本牛大剛狂奔了幾步,海族后發先至。

鯨妖族大族長鯨甫發出一聲震耳的鯨吼,隨即一片水浪直接洶湧而出。

整個兩界城下瞬間化成一片汪洋。海族順勢,直接鑽入水中,然後擺動魚鰭,瘋狂的向著溺水河岸遊了過去。

嚴格說起來,海族也是妖族。

同樣有著血氣之力,同樣也有妖族的血脈。只是生活環境不一樣,所以才和妖界的妖族不同。

可此時,當這群海族瘋狂的衝過去后,隨即張開嘴,一個個通河碑立刻被吐了出來。

這些通河碑都是之前牛大從蠻界搶來的,沒想到這會兒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場。

只不過,這些通河碑為了方便海族攜帶,後來都被雷家特意煉化過。以至於相比於妖界的那些通河碑,海族吐出的這些明顯更加細長一些。

但架不住數量說,以至於頃刻間,只見浪濤中,一片黑影升騰而起。緊接著,海浪形成戰台,分開兩側,整個溺水河上立刻一馬平川!

正好夜家鐵甲兵抵達,隨即伴隨著聲勢浩大的喊殺聲,直接衝上向妖界!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這下子,輪到妖界的那些異族和妖蠻震驚了。

看著不斷從溺水河對岸蜂擁來的人族,雖然依舊渺小,可此時卻像是一團如何也甩不掉的馬蜂和螞蟻,瞬間讓這些異族臉色一變。

而古妖首領此時也好不到哪去。

之前夜夕瑤和洛九天的合擊簡直太狠了。可以說,若非它跑的快,只要再被一擊,估計它就真的沉屍在兩界城下了。

恥辱!

簡直是恥辱!

只是,這古妖首領沒想到,這群人奴竟然敢追到妖界來……可關鍵是,現在它的傷勢恢復,還需要時間。所以當下,這古妖首領瞳孔一縮,隨即大吼道:

「怕什麼?你們都怕什麼?不過是一群渺小的人奴!

衝上去,殺了他們!

快,殺了他們!

而且,那個夜家的神器過不了溺水河,趁著現在,直接殺了他們!」

夜家的戰魂神幟神異的近乎恐怖。可以說,在戰場上,相比起那些神兵利刃,這種增益整個家族,造成近乎無堅不摧的防禦,和提高戰意血魂的東西,簡直是戰爭的最大利器。

除非對夜家形成壓倒性的絕對優勢,否則在戰魂神幟的籠罩下,夜家人就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幽靈,難纏又棘手。

可就算戰魂神幟再神異,終究抵不過溺水河。

溺水河是天河,任何力量都會被屏蔽。只要那群人族衝過來,在沒有戰魂神幟的籠罩下,必然成為待宰的羔羊! 可惜,這世上不只是古妖首領聰明。

所以,這邊它的話音剛落,就只聽金胖子朗聲嘲笑道:

「蠢貨!你看看這是什麼?」

金胖子喊著,隨即只見指揮全軍的夜家家主夜鴻,在踏過溺水河的一瞬間,抬手一翻。

頃刻間,百丈戰魂神幟出現在手中。

下一秒,直接狠狠的插入河岸之上。

眾人不知道,這象徵著人族最強家族標誌的戰魂神幟,曾經是否被帶入妖界。

可就在這一刻,就在夜鴻將戰魂神幟插入妖界土地的一瞬間,只聽一聲近乎震耳欲聾的龍吟獸吼,整個戰魂神幟猛地一震。

接著『唰』的一聲,軍旗招展,百丈之高下,俯視整個妖界。

一瞬間,踏過溺水河的所有人族,甚至包括海族在內,幾乎同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血脈中升騰而起。

戰意凜然,竟如同打了雞血一翻。

氣勢太強了。

甚至於興奮的海族竟不斷的在浪濤戰台中一躍而起,同時張開一張張利嘴,瘋狂的就要向著前方的異族撲殺過去。

那些剛剛才被古妖首領一句話多少振奮了一些精神的異族們,.

以至於有些膽小的,竟不禁本能的開始後退。

戰況開始發生微妙的逆轉。即便此時此刻,妖界之上,依舊有望不到盡頭的異族和妖蠻大軍,但卻在氣勢上,一下子輸了。

古妖氣的大吼,想用吼聲提振氣勢。

可根本無用。

古妖首領低頭看了眼沒有徹底癒合的傷口,瞳孔微縮,隨即大吼道:

「都在幹什麼?衝上去!立刻衝上去殺了它們!我需要時間,時間!」

沒錯,時間。

只要再拖延一會兒,等它恢復了傷勢,到時候……

古妖首領咬牙,可就在這時,只聽一道聲音,忽然從旁邊傳了過來。

「大人,讓我們殺那群人奴,當然是沒問題的。可我族之前就一直奮勇在前,這會兒也該輪到那些妖蠻了吧。

總不好讓它們……」

古妖首領聞言,瞬間低頭,這時才發現竟是一頭三頭鬼族。這古妖首領正在火頭上,這會兒聽到這話,頓時大怒,瞬間抬腳,直接將它踢飛了出去。

「區區螻蟻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詞?讓你們沖,就沖!」

不過話雖這麼說,可隨後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甚至自打解除封印后,古妖首領就發現,現在的妖蠻好像有些不太聽話。尤其是之前攻打兩界城的時候,除了極少數的妖蠻,其他竟都在妖界,動都沒動。

所以待踢飛了那頭自以為聰明的三頭鬼族后,古妖首領瞬間扭頭,居高臨下,看向後面的那些妖蠻,吼道:

「妖蠻,你們在幹什麼?衝上去!聽到沒有?!」

古妖首領親自發話了,後面的妖蠻大軍頓時一抖。

其實根本不是它們不想沖,實在是因為……老祖沒發話啊!

這就是所謂的縣官不如現管。古妖雖然對妖蠻有壓制性力量,可對於尋常妖蠻來說,它們所在的等級,就是本族的老祖,族聖。 .

百妖山過半妖聖都站在巨人族一邊,最終鷹妖聖聖隕,鷹妖一族被滅。

其餘妖蠻,就算不想看到妖界大亂,最終還是加入了那場戰場。

說白了,在妖界,族聖振臂一呼,其種族之下的所有大妖小妖都得往前沖。

慢著,你是教主!!! 沒有對錯,不分黑白,這就是妖界的規矩。

或者說,也是很多其他種族的規矩。

而此時,古妖首領在發號施令,眾多妖蠻卻有些躊躇。

人族不再弱小,這是自打百年前那場大戰後,.

即便它們還會蔑視人族,卻再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而當年百妖山眾聖,近乎全部隕落在溺水河,妖界百年雖敗,這幾年才將將有了些許氣色,難道真的要為了古妖,和人族血拚到底?

關鍵是,族聖怎麼說?

而此時一直躲在妖蠻中間的蛇辛,在聽到古妖首領的命令后,就忍不住心中暗罵。

可眼下已經被點名了,再不出去,估計是不行了。

所以當下,蛇辛眼珠子一轉,對著不遠處的虎賁瞥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隨即伸出蛇頭,數十丈的蛇身,.

「大人既然說了,我們妖族自然不是慫蛋!人奴而已,何必恐慌?

而且,就算人奴兇猛,也不過數萬,加上那些湊熱鬧的海族,又能有多少?

就算單憑我們妖族,就能踏平它們!」

蛇辛這話說的漂亮,同時也把之前打頭陣,結果現在被宰的連媽都不太認識的異族貶低在了泥里。

那些異族聽了,頓時火冒三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