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低頭看了看,發現直達鐵背山的路途上,不下十個關隘,只是看看就是困難重重,

希爾看了看眾人臉色,道:「其實這些都還是次要的,我剛剛說了,就是這三千里路,我們沒有任何阻礙,也要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跑上三天三夜才能到達,而到了那裡,我們以什麼狀態去迎戰一名白銀戰士帶領的虎狼之師,」

眾人都明白這些,目光不禁都看著希爾,因為他作為主帥,現在必須給眾人一個有建設性的答案,

希爾看了看大家,忽然苦笑了一聲,道:「我沒有好的辦法,所以才將你們都叫來,想要聽聽你們的意見,」

眾人聞言,全都面面相覷,

「如果說單論速度的話,也就我的夢魘獸還快一些,但是想要突破關隘卻是沒那麼容易,除非,,」

秦漢忽然開口,手指摸著下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除非什麼,」

眾人都看向他,尤其是希爾,這可是關係到他父親的安危,他當然是最著急的,

秦漢掃了一眼眾人,眉頭輕皺道:「除非我們能飛過去,」

「什麼,」

眾人聞言全都一愣,飛過去,難道我們都是魔金戰士不成,

希爾苦笑著搖了搖頭,瓦伊奴等人也是感覺秦漢的念頭有些荒謬,

倒是一直沒有開口的洛洛,卻是低頭看著地圖,忽然眼睛一亮,道:「秦漢說的沒錯,我們可以飛過去,」

「啊,洛洛,你是不是花痴了,這都能隨聲附和,」

瓦伊奴聞聽洛洛竟然認同秦漢的說法,不禁戲謔道,

「你才花痴呢,」

洛洛白了一眼瓦伊奴,不去理會,而是招呼其他人過來,指著地圖上一個小小的紅點道:「你們看看這裡,就應該知道我的意思了,」

「這裡是……」

希爾順著洛洛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見那是一個距離現在他們駐地,不到兩百的一處蠻族營地,

只不過這個營地與別的營地有些不同,別的營地都是一個小獸頭的標記,而這個營地卻是一個鷹鷲的標記,

「這是,獸族的驛站,所有軍需物品的供應中樞,對了,我怎麼沒想到,我們可以飛過去,」

希爾似乎也明白洛洛的意思,一拍手,哈哈大笑起來,道:「這是多虧了賽亞和洛洛你們兩個的奇思妙想,竟然還有這個辦法,哈哈哈,」

「喂喂喂,將軍,究竟是什麼辦法飛過去,你趕快講講,不然我都快憋死了,」

瓦伊奴還是沒有明白過來,不禁憋屈的問道,

希爾看了看大家,也還是有幾個沒有明白過來的,於是點指那個蠻族驛站道:「這裡想來大家都知道是蠻族的驛站吧,而蠻族因為地勢遼闊,戰線拉的極長,而後方給養想要運到前方戰線,卻是非常費時費力,」

「於是蠻族就想出了一個辦法,從地下世界大量捕捉飛行類妖獸,加以馴化,經過多年的實驗,他們終於找到了一種名為鐵羽蒼鷲的妖獸,不但身體龐大,而且負重能力極好,而馴化后,就解決了他們戰線超長的困難,」

「剛剛洛洛說飛過去,就是我們可以去偷襲這個驛站,搶劫對方的鐵羽蒼鷲,到時我們就可以從空中飛去鐵背山,根本不會與蠻族相遇,」

「這樣也行,」

瓦伊奴張大了嘴巴,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而秦漢心裡卻是在想,本來他是可以憑藉三角翼飛過去的,可是那東西只有一架,如果材料齊備的話,或許可以,

但自己就這麼一架滑翔三角翼,一次最多三個人使用,難道就憑三個人對抗敵人的白銀戰士,以及一眾凶神惡煞一樣的蠻族戰士嗎,

可如今洛洛想出利用蠻族運輸物資的飛行妖獸,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好了,既然計劃已經擬定,我們現在就去各自準備,半個時辰后出發,趁天黑疾行兩百里,趕到蠻族驛站,搶奪飛行妖獸,」

希爾此刻信心百倍,立下命令,

「好,」

眾人齊聲回應,而後紛紛出了中軍帳,各自準備去了,

出來營帳,洛洛和拉比竟然一起來到了秦漢的住處,

秦漢看到二人,已經差不多猜到了來意,道:「你們兩個有事,」

洛洛點了點頭,道:「賽亞,這次是我連累了大家,其實,只要我,,」


「洛洛,我明白你要說什麼,」

沒等洛洛說完,秦漢一擺手打斷了他,道:「如果說之前這事情是你一個人的事,但現在卻是我們大家的了,軍令上寫的明明白白,是我們五個人一同去,我不論事情如何,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你的那個敵人,現在也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了,」

「賽亞,,」

看著秦漢不容置疑的眼神,洛洛眼圈微微發紅,她知道再說什麼也沒用了,雖然心中有些後悔不應該將這幾個戰友卷進她的事情,但現在已經無可挽回,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了,

「洛洛姐姐,你放心吧,我們不是戰友嗎,我們不會放棄你的,」

拉比對著洛洛甜甜一笑,道,

「嗯,我知道,你們的情誼我收到了,」

洛洛點了點頭,

「好了,別唧唧我我了,都收拾好了,我們出發,」

……

眾人來到營地轅門,希爾已是挑選了一百名精兵,不過他強制伊格爾留下了,如果他們這次真的任務失敗,駐地不能沒有守將,

趁夜色,百人小隊快速度過河道,按照地圖的指示,向東北方向的蠻族驛站進發,

漆黑的蠻荒之地,到處是枯草荊棘,夜風呼嘯,將細碎的沙粒攪動起來,彷彿槍彈一樣,打得人臉生疼,

遠遠幾盞昏暗的獸皮燈籠,在夜風中一閃一閃的搖曳,如惡鬼招魂一般,發出嗚嗚的聲響,

秦漢隨同希爾以及百人小隊,此刻已是遙遙望見了不遠處的驛站轅門,

根據蠻族地圖上的標示,這座驛站屬於小型驛站,配備百名蠻族戰士,至於鐵羽蒼鷲卻是沒有明確說明, 大約距離營地不到五十米的一處草窩中,希爾擺了擺手,讓隊伍停來,

低聲對身邊的秦漢道:「賽亞,一會兒舉火為號,你帶洛洛、蘭斯、拉比、瓦伊奴,負責尋找鐵羽蒼鷲,以及能夠役使鐵羽蒼鷲的騎士,

而我和德勒,厄爾,分兵三路,各帶領三十人,從驛站正門、側面和後面突入,遇敵斬殺,不留活口,製造混亂,而你們就趁機快速突入,尋找目標,完成任務后,我們在中軍帳匯合,」

「明白,」

秦漢點了點頭,對著洛洛四人一招手,向蠻族驛站右後方潛伏而去,那裡有一片低矮的樹叢,可以藉以掩護身形,

五人閉住呼吸身形快如獵豹,幾個呼吸間,已是到了指定地點,潛伏完畢,

秦漢順勢開啟右眼掃描系統,對著營地一陣探測,

黑暗在秦漢面前形同虛設,從這個方向看去,迎面是一個簡陋的倉庫,門前堆放著一堆堆草料,以及各種幼小妖獸的屍體,而在倉庫後面不遠,卻是隱約可以看到有十幾個高大的鐵籠,粗大的護欄柱子,少說也有碗口粗細,

秦漢心中判斷,那很有可能就是關鐵羽蒼鷲的籠子,鎖定目標,秦漢目光不經意的向旁邊望了一眼,忽然發現在這營地的後方,竟是還有一個寬大的水池,

原本沒有什麼特別,但是憑秦漢的眼睛還看得清楚,在那水池上方是一座水牢,裡面人影攢動,不下五十幾人,

「這是,獸人俘虜,」

心頭一跳,而後對著身邊的洛洛打了個手勢,對著那水池的方向怒了努嘴,

洛洛運足目力向那裡看去,只是模糊看到了一些影子,根本看不清楚,倒是拉比這個天魅族的夜視能力非常強,順著秦漢所指,看到了水池中的俘虜,

秦漢伸手指了指洛洛和拉比,以及蘭斯,而後又指了指那個水池,攥了攥拳頭,

而後指了指自己,又拍了拍身旁瓦伊奴的肩膀,指了指倉庫的方向,握了握拳頭,


幾人同時點了點頭,而後自動分成了兩隊,靜等希爾的信號,

轟,

一團火球從正門方向騰空而起,接著就向蠻族營地內的一處兵營帳篷落下,

殺,一陣喊殺之聲響起,

出,

秦漢一聲令下,五人兩隊閃電般沖入驛站,

驛站守衛的蠻族士兵,他們做夢也沒想到,獸人竟然敢深入他們的領地,即便烏力罕帶領的先頭部隊失利,但身為蠻族,他們的驕傲告訴他們,獸人根本沒有膽子進入他們的地盤,

轟轟轟轟,

希爾的三路部隊,掃蕩一般從驛站的三個方向突入,蠻族根本沒有反應,就被擊殺了一片,

而秦漢也順利的進入了營地內部,來到對面倉庫前,將倉庫面前的草垛點燃,而後向倉庫後面的那十幾個巨大鐵籠奔去,

呱呱,

剛剛轉過倉庫的一角,秦漢就聽到前面傳來一聲聲怪異的啼叫,似烏鴉,又似夜梟,聲音好似金屬摩擦一般沙啞,給人陰森森的感覺,

「喂,特里木,怎麼回事,怎麼有喊殺聲,」

一個粗厚的蠻族聲音響起,

「回首領的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像是敵襲,獸人大軍打過來了,咱們怎麼辦,」

那名叫做特里木的蠻族,顯得有些驚慌,

「獸人大軍打過來了,這幫小崽子,竟然有這樣的膽子,特里木,你在這裡看守鐵羽蒼鷲,待本將軍去會會這群不知死活的小崽子們,哼,真以為將烏力罕那雜碎打敗了,就以為能夠深入蠻荒之地了,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獸崽子,也許他們是來就那些俘虜的,那就先將他們殺死再說,」

說著話,那蠻族首領眉心蠻魂咒印一亮,手中一根檳鐵大棍出現在手中,呼呼輪動了兩下,而後就向水池方向衝去,

遠遠的,借著火光,秦漢看到幾道高大的蠻族身影,站在那巨大獸籠旁邊交談著,而當聽到那蠻族要去殺水牢中的俘虜,秦漢不由心頭一驚,洛洛和拉比三人此時正在設法營救水牢中的人,如果真的讓這個蠻族首領過去,怕是三人抵擋不住,

「賽亞,干吧,」

瓦伊奴眼睛一豎,對方的話他也聽得清清楚楚,手中兩個金剛利爪抄在手中,等待著秦漢的指示,

「干,」

秦漢也不猶豫,眉心一亮,手中霸王槍槍頭一點,腳下發力,一記瞬閃到了那名蠻族首領面前,


「虎賁搶,」

嗷的一聲虎嘯低吟,剛柔逆反之力灌注下,霸王槍頭明顯一個虎頭咆哮而出,直奔對方咽喉刺突,

「嗯,竟然還隱藏著小東西,」

火光搖曳,那蠻族首領眼睛閃著一抹鷹隼般的冰冷,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秦漢,並沒有一絲驚慌之色,而是嘴角勾起了一絲邪意,

手中巨大鐵棍風車一樣掄起,對著霸王槍上的虎頭,猛砸而落,

嗡,一股強大的氣壓,自那鐵棍是傳來,如此短的距離,竟然噼啪噼啪產生了音爆,四周沙地簌簌作響,

「小絨球,出,」

感覺對方力量與前日的烏力罕不相上下,秦漢心頭不禁一凜,沒有猶豫,一個念頭就將小絨球放了出來,

嗵,

虎頭被對方巨棒生生震碎,槍尖釘在巨棒之上,一下被壓成了弓形,

一股強大震力,自槍身上傳導在秦漢的兩臂,登時引得體內元氣蜂擁反撲,

一股股潮水般的元液,關注經脈之中,青筋條條綻起,肌肉繃緊硬如金剛,

秦漢眼神一凝,臉上代表二星青銅戰士的力道紋,乍然一亮,

心念引動小絨球要害攻擊的同時,心中一聲低吼:「殺破狼,」

嗷~~~

崩,

腳下用力一踏,地面龜裂,兩臂中兇猛的元力瘋狂關注霸王槍中,彷彿一個驚醒的龍筋,霸王槍瞬間綳直,將那巨大鐵棍崩起一尺多高,火星迸濺,

嘰嘰嘰嘰,鐵鎚,


一團極不起眼的幽沉黑色,忽然出現在蠻族首領的胯下,帶著沉悶的風壓向對方要害狠狠砸去,

因為與秦漢較力,感覺對方竟是出乎意料的強大,蠻族首領一時竟是沒有注意到身下竟然出現了一個古怪的鎚子,

啪嘰,

呃嗷,,,

碎裂的劇痛,使得原本怒瞪秦漢的那雙鷹隼般的眼睛,一下暴突了出來,無法言喻的絞痛,順著下面直達小腹,而後串到兩肋下的腎臟,

「死,殺破狼,」

眼神陡然一凝,秦漢手中霸王槍再次閃電刺出,一槍封喉,狼吻獠牙飲血,突進蠻族首領的喉嚨深處,

噗,

血花迸濺而出,而秦漢卻是快速抽回霸王槍,一個瞬閃到了瓦伊奴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