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大美女被人欺負,受盡委屈,又怎麼忍心她這幅樣子,想起了他特意在路上摘來的野花,想必她一定很喜歡。

“你先等我一下。”清冷的語氣帶着幾分猶豫,撓了撓頭,便轉身出去。

絕處逢生︰靳少慢點追 ,神色落寞地起身,看着面前一片狼藉,默默地收拾藥箱。

她手中的動作麻利地將藥箱歸歸原處,便拿起鏡子看着鏡子中的她。

好在那人沒有下太重手,不然的話,這張臉恐怕要腫起來了。

陳逸剛剛出去,就看到不遠處幾個婦女站在一起,低聲竊語。

方纔的事情,雖然過去。

嚴山被他打的屁滾尿流離開,可是些看戲的人,卻沒有走,卻一直悄悄的盯着他們這邊的方向。

陳逸看到這裏,冷笑一聲,並沒有理會。

他心裏隱隱作疼,反而更加心疼他。

喬寡婦自從丈夫去世以後,流言蜚語卻從來沒有停止過,今天過去,還不知道又會傳出什麼樣的流言。

嬌妻撩人:億萬總裁放肆愛

在微弱的光線下,原本水靈靈的花瓣早已經蔫了。

沒想到這片刻工夫,剛剛摘的鮮花,竟然有些蔫了,不免有些可惜。



不過,好在他有辦法。

陳逸笑了笑注入靈氣,目不轉睛的盯着手中花,慢慢復活,精神起來還得花朵。

片刻間,這些花瞬間精神起來,上面還掛着絲絲露珠,香氣撲鼻,味道卻不衝。

這若是放在房間裏擦在花瓶,可不比那些劣質的香水好聞多了。

此時,這一大把鮮花被注入靈氣後,存放一個月是沒有問題的。

陳逸手指握着鮮花,從新重新進入店內。

喬寡婦正在收拾凌亂的小賣部,卻沒想到陳逸又回來了。

目光中一閃而過的驚訝,欣喜的望着他。

“你怎麼又回來了?”

她話語剛落,就聞到他身上帶着淡淡的清香,有些熟悉:“你身上什麼味道呀?好香呀!”

“你閉上眼睛。”

陳逸語氣帶着幾分笑意,走到她的面前。

喬寡婦不知道他葫蘆裏在賣着什麼藥,疑惑的望着他。

在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芳香:“你這做什麼呀?你怎麼又回來了?”

“等一下,你先閉上眼睛,等一會兒就知道了。”


陳逸等待她閉上眼睛,緩緩地將花拿在手裏,放在她的面前。

“你到底是在做什麼呀?快點呀!”喬寡婦有些奇怪。

“好了,你睜開眼睛。”

“嗯。”

喬寡婦長長睫毛微微顫抖着,在微弱的光線下,美豔動人。

明亮的眸子看向陳逸,在看到他手中的一束花,眼前一亮。

“這……這是?”

“送給你的,希望你喜歡。”陳逸用手整理了一下零亂的花瓣,塞到她的手裏。

喬寡婦收拾微微握住,目光中滿是感動,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出去時,竟然是給她帶花來了。

她看着手中水靈靈的花朵,散發出陣陣芳香。

一瞬間整個屋得瀰漫着花兒的味道。

他是第一次收到花,準確的說是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花。

記憶中,她只有丈夫一人,可在大婚當日丈夫突然去世,便再也沒有人對她細心照顧,更別說送花了。

喬寡婦美眸中帶着絲絲霧氣,微微抿着紅脣,有些不太敢相信:“真的是送給我的嗎?”

“當然了,這是我特意送給你的,你聞聞很香的,而且,這放在屋裏當着裝飾品,比你平時噴的香水都好聞多了。”

陳逸瞧着喬寡婦俊俏的小臉,帶着一絲羞澀。

他也突然有些害羞起來。

不過是路過時看到路邊的野花,長得水靈靈的很,是好看,瞬間想起了她。

便隨手抓了一把送給她,沒想到她會這麼大的反應。

喬寡婦輕輕的點了點頭,原本柔弱的神色,白皙的臉蛋上帶着幾分羞澀的紅霞,微微低下頭,緊緊地盯着花朵。

“沒想到你這麼用心。”

“我也是路過看到路邊的花很好看,也非常適合,你就摘了下來。”


陳逸看到她很喜歡,心中安慰。

喬寡婦小心地拿着這束花,輕輕的放在面前聞了聞,鼻尖纏繞着絲絲花香,很清新的味道。

“這是你在路邊隨便摘的嗎?我怎麼沒有看到?”

“可能是近段時間開的吧,我前幾天也沒有注意到。”陳逸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喬寡婦羞澀地咬着脣,望了他一眼,便拿着一個乾淨的玻璃瓶:“那我把它插起來了。”

“可以,反正這東西插在水裏一個月都不會敗。”

陳逸隨口說了一句,便拿過她手中的玻璃瓶,在水龍頭處,灌滿了水。

“小逸,想不到你年紀輕輕這麼貼心,誰要是當了你女朋友一定幸福死。”

喬寡婦心細的接過花,拿過玻璃瓶,小心翼翼地將這束花擦在了水裏,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

可她心裏清楚,雖然確實渴望有一個男人能來疼她。

可現在……

她比陳逸要大上十多歲,只是心裏想想罷了。

陳逸隨即摘下一朵花,朵插在了她的髮絲上:“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有空過來都給你摘朵花。這樣,你這小賣部也會錦上添花,好看一些。”

“就你嘴貧。”喬寡婦突然被他近距離的撫摸着髮絲,神色一愣。

眸光望着她,又羞澀的轉移目光。

陳逸看着眼前的美人,微微笑了一聲便轉過身:“你先坐下來休息吧,我幫你收拾。”

“我們一起吧,這樣快一些,也多虧了你及時出現,都怪我,你臨走時還特意囑託我早些關門,我沒有注意這些。”

喬寡婦說着,將地上的礦泉水瓶一一擺放在櫃檯上,爲難的說道。

陳逸想要安慰他,可他也不能時時出現在這裏:“所以呀,第一個人的時候可要注意一些。若遇到什麼事及時給我打電話,我會來幫你。”

“陳逸,你真好!”

好的,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他了。 “哦?那這樣的話,我以後買東西是不是能優惠?打個八折。”

山野鬼談

喬寡婦態度堅定拒絕:“這是兩碼事。”

話語剛落,就哈哈大笑起來,忽然扯到臉頰上的傷口,更引得她笑出了眼淚。

陳逸看着面前的美人,即便是破了相,還是這麼美豔動人,跟隨着笑了幾聲:“你小心一些,剛剛上了藥還沒好呢。”

喬寡婦望着眼前的小子,心中燃起一絲暖意:“知道了。行啦,時間也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別讓你姐姐擔心。”

“好!”陳逸爲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拿着掃把清掃了一下地面。

忽然,神色微變,想到了什麼,從口袋中摸索着拿出了一個東西。

喬寡婦眉頭微蹙:“你怎麼了?”

“嫂子,你等一下會有個東西要給你。”陳逸話語停頓。

“什麼東西呀?”喬寡婦有些好奇的望着他。

陳逸很快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平安符,遞到她的手裏:“這個東西給你。”

“這是什麼?黃符?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喬寡婦手中捏着這東西,翻看了兩眼,滿臉疑惑。

畢竟她不信這東西,聽說不少人爲了保平安去求符,讓她沒想到的是,這小子居然還會給她這東西。

“這個給你平安福,記住可不要亂丟,一定要貼身帶着。”

陳逸眸色暗了暗,看着她印堂發黑,近幾日恐怕會有些不太平,不然的話也不會給他這玩意兒。

喬寡婦手中捏着黃符,握在手心翻看了兩眼:“行,知道了,我會好好拿着的。”

“那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拿着,這可是我特意爲你求的平安符保平安的,大師畫的符特別靈,真的可以保平安!”

陳逸神祕兮兮的望着她,刻意的說了一句。

喬寡婦瞧這這小子前一秒還很神祕,下一秒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

當時知道是他的欣喜,特意去求得,心中有些暖意:“嗯,我會好好的帶着。”

“那就好,只是你怎麼會突然信這東西?”

喬寡婦心中還是有些不解,畢竟陳逸是剛剛讀完大學的人,心理素質與精神。

可比村裏的人有些許不一樣,怎麼也會和他們一樣去求符呢?

陳逸脣角勾起一抹糊塗:“怎麼?還不相信我了?這可是我特意去向大師求的,保證可以讓你平平安安。”

“好吧,我知道了。”喬寡婦瞧着他神祕兮兮的模樣,沒有多問。

她拿出了項鍊,特意將黃符戴在了脖子上。

陳逸見她照吩咐貼身帶着,滿意的點頭:“這樣我就放心了好了,天色不早了,你這也收拾差不多了,快關門吧,我也回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