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玩遊戲了。”無奈的嘆息,“準備迎戰。”

血腥再次開始,有了狼王的指揮,魔狼的攻擊開始有了點點節奏,也獵人們只能緊緊守衛着甕城前方最後的屏障。

傷亡漸漸的擴大,眼看還就要招架不住。

瘋狂的狼羣,忽然猛的騷動了起來。

冥王盛寵:公主王妃 ,從遠處遙遙傳來,比他們所聽見的任何狼嘯更加威嚴。

遠處,一頭頭五六米高的血色巨浪,在狼羣中不斷的閃爍,接近。

“好快,是銀魔狼王嗎?好快的速度。”

龍璇嘆了口氣,對於這些突然而來的巨狼,很是驚訝,但是無奈的說道:“它們只是狼王護衛。”

衆人的臉色,從這些護衛的出現,便再沒有好看過了,居然還有狼王沒出現,就更加的難看。

銀狼護衛的出現,所過之處,羣狼紛紛退避,給予這些上位者,足夠的尊重。


幾千頭銀狼護衛傲立在甕城之前,慢慢的張嘴,呼喊着魔狼的退後。

衆狼也似乎停止了攻擊,可是嘴裏還發出低低的鳴叫,仇視着甕城退後了。

“這些狼護衛實力起碼跟我們一致,該如何是好?”安娜沉聲說道。

“它們好像要跟我們決鬥。。”

“沒辦法了,要靠它們了。”龍璇嘆息的說道。

“黑焰,出來吧。”一聲巨喝,響徹天地。

“吼。”兩扇巨大的翅膀在空中伸展,似乎撕破黑色的夜晚,巨大的身軀,幾乎覆蓋了所有木欄,龐大可想而知。

龍是百獸之王,暗魂龍更是王者之王,黑焰雖然沒有完全的成長,不過現在已經非常的龐大,再加上龍息,鳴叫聲更是震懾着所有人,就連熟悉黑焰的七人也被這氣勢嚇蒙了。更何況那些魔狼,就連剛纔耀武揚威的狼護衛也微微的顫抖,嘴角只能發出低低的悲鳴。 眾人背誦《劍經》的時候,其餘真傳弟子和長老自是早已經背得滾瓜爛熟,此時都哈欠連連,無精打采地聽著,

那傻孩子雖然傻,此時卻一反常態隨著眾人張嘴大叫,卻也不知背的是對是錯,

眾人背誦聲中,一名道貌岸然的長老當先走出,他舉起手來制住了眾人的朗誦,大聲道:「十二歲以下的弟子,全部出列,」

那傻孩子和其餘十二歲以下的孩子紛紛出列,

「今天誰若是打不到要求,會被送出精武書院,精武書院不要廢物,」那個道貌岸然的長老冷冷道:「考核很簡單,只要你們平日努力修行,今天的考核絕對難不倒你們,」

轟一聲巨響,眾人前方裂開一道裂縫,一個直徑百丈的水池出現,一座橋從水面上橫跨而過,

那個道貌岸然的長老接著說:「待會水下會射出箭矢,這些箭雖然不會要你們的命,可是,一旦被射中三箭以上,你們的考核就失敗了,所以,你們必須盡全力避開水中射出來的箭,」

「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上橋……李正龍,」道貌岸然的長老念道,

那叫李正龍的孩童上了橋,水面之下登時射出箭矢,那個孩童修為不俗,小小年紀居然已經是煉體境第八重,居然把所有箭矢都躲開,成功的過關了,

「下一個……」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的孩童上了橋,開始了考核,基本上都過關了,

終於,那個道貌岸然的長老念道:「武穆,出列,」

「那個蠢貨要出來了,」

「嘿嘿,他該不會被射成刺蝟吧,」

「他只不過是煉體境第三重,怎麼可能躲開那些箭,」

「這種蠢貨,根本不配為武家的人,真是精武書院之恥,」

眾孩童或譏笑,或諷刺,

在這些譏笑諷刺聲中,那個傻孩子走了出來,他正是「武穆」,

傻孩子掛著長長的鼻涕,獃獃的走向前頭,眾人見他傻裡傻氣,不禁笑了出來,

「武穆,你只要走過去就行了,如果不行的話,不要……」


那道貌岸然的長老還沒說完,只見那傻孩子嘻嘻一笑,雙手舉過頭頂,原地轉起圓圈,

「你小子在幹什麼,」道貌岸然的長老蹙眉,對身邊的一個真傳弟子說道:「帶他上橋,」

「是,長老,」真傳弟子當即朝著傻孩子走去,

知道傻孩子情況的那些人,全部笑了起來,低聲罵道:「白痴,」

傻孩子還在傻笑,手舞足蹈,好似跳舞,

那真傳弟子來到傻孩子身邊,說道:「快上橋,」

傻孩子嘻嘻一笑,手舞足蹈的走向了真傳弟子,

「你想要幹什麼,」那個真傳弟子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跳舞一起跳舞,」傻孩子流著鼻涕笑了起來,

「走開,」那個真傳弟子厭惡道,把傻孩子一把推開了,

「一起跳,一起跳,」傻孩子再次走向真傳弟子,

眾人看他居然傻到這個地步,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那真傳弟子大怒,一耳光煽過去,罵道:「白痴,滾,」

傻孩子給這耳光一摑臉頰登時高高腫起,

那真傳弟子指著遠處水池上面的橋,大聲道:「從橋上走過去,懂了么,」

那傻孩子一臉茫然,朝著不遠處走去,上了橋,

嗖的一聲,一直箭矢從水面射出,射在了傻孩子臉上,傻孩子頓時一個翻滾,從橋上滾了下來,箭雖然是水凝聚成的,雖不致命,力道卻非常大,

傻孩子爬了起來,鼻子裡面已經流出了血,

「這蠢貨居然連躲都不知道躲,」

眾人又是哈哈大笑起來,

那個真傳弟子不禁罵道:「白痴,你聽不懂人話,難道連箭向你射過來,你都不會躲一下嗎,」說著,一個耳光摑了出去,這掌力道不輕,傻孩子被打得滾倒在地,嘴角滿是鮮血,

「站起來,上橋去,」真傳弟子罵道,

傻孩子摸著腫起的面頰,眼中含淚,獃獃的坐在地下,口中低念:「跳舞……一起跳舞……」

他的模樣雖然蠢,卻不禁叫人隱隱心疼,

眾人見狀無不搖頭嘆息,

武峰走了過去,蹲在那傻童面前,低聲說:「孩子,你要是不從橋上走過去,你就必須離開,剛才打你那人雖然凶,可其實是在幫你,知道么,」

傻孩子聽了這話,緩緩站起身來看著前方的橋,卻沒有說半句話,

武峰拍了拍他肩頭,柔聲說:「乖乖聽話,若還想留在精武書院,就從橋上走過去,記住,不要被水下的箭射中,」

傻孩子也不知聽懂了沒,他突然奔上了橋,瘋狂的沖向橋的對面,

「嗖嗖嗖……」

箭矢從水面射出,射在了傻孩子身上,傻孩子不斷被箭矢射翻在橋上,卻馬上又爬了起來,手舞足蹈的沖向前去,

「這孩子太蠢,恐怕根本不適合修行……」眾長老見這孩童如此愚笨,都搖頭輕嘆起來,

傻孩子又被箭矢射翻,


他仰頭看著演武場上的族人,只見眾人眼或搖頭,或嘆息,或嘲諷……

看到這一幕幕,他獃獃地看著天空,忽然眼眶一紅,大聲尖叫起來著重新站了起來,又開始手舞足蹈,四面八方不斷又箭矢射來,射得他滿身是血,

眾人暗嘆,「這小子不禁蠢,而且是個死腦筋,」

「轟……」

忽然,演武場前方的百丈石門突然打開,院長出關了,

「恭迎院長出關,」


眾人連忙肅立,抬頭凝視著緩緩打開的石門,

所有人都在拜見院長,只有傻孩子渾然不覺,依然在橋上手舞足蹈,

石門終於打開,一個身著白袍的長須老者緩步走出石門,

眾人關無不安安靜靜靜,等待著院長說話,

萬籟俱寂間之際,忽然有人嬉笑起來,

眾人色變,都凝目看去,傻孩子依然在橋上手舞足蹈,嬉笑不斷,

院長忽然皺眉,

「院長出關,你在這攪合什麼,,快把他送去療傷,」

武峰看到院長的表情,恐怕生出事來,急忙奔了過去,

其餘弟子聽到武峰的話,紛紛衝上了橋,

傻孩子手舞足蹈,嘻嘻笑了小,腳下踏著奇妙的步伐,居然把朝他衝過來的人全部避開了,隨後,他拍手笑道:「跳舞,一起跳舞,」

眾弟子一時都看傻了眼,

那些長老們差點氣得暈了過去,武楊大叫道:「你們還愣什麼,快把這蠢貨帶走,」

眾弟子剛想去抓傻孩子,卻見一個白袍人從天而降,落在了傻孩子身邊,

「院長,」眾弟子色變,不敢去抓傻孩子,

忽然,只見院長居然也跟著傻孩子跳起舞來,

院長的步伐,竟與傻孩子一模一樣,

眾人都傻了眼,


傻孩子看到有人隨自己起舞,淚流滿面的大叫:「跳舞,一起跳舞,」

一老一少面對面地舞動,彷佛事前經過了無數次排演,腳步竟然一致,

「這是怎麼了,院長莫非瘋了不成,」

眾人目瞪口呆,

武楊正要上前勸說,一個精武書院的太上長老忽然箭步奔出,攔在他的身前,暴喝道:「別擾他們,他們跳的是『神行劍步』,」

「神行劍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