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自己本無罪,與魔尊一起必有罪。

……

西城,某個房屋內。

一個黑衣少年坐在圓椅上看着對面的上官銘和金沫沫,他不僅有些懷疑,這…真的是他要找的人?

怎麼看起來,傻頭傻腦的?

「你們真的是上官銘和金沫沫?」最終,黑衣少年決定,還是再問一遍。

「是,不知,這位修士你找我們,有什麼事?」上官銘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年,為什麼…感覺這少年有魔氣?

「你們認識江聖凜嗎?」黑衣少年又問道,他多希望這兩個傻頭傻腦的修士不是。

「江宗主?我們丹鼎堂宗主,我們的師尊是金佯明。」上官銘不僅有些懷疑,他到底,是來做什麼?為什麼問這麼多?

最後的希望,被壓倒了,行吧,他認命了。

「你們來西城是來找一位沉睡中的女弟子對吧?」

金沫沫突然疑惑道:「你怎麼知道?」一瞬間,她從放鬆的狀態突然提升到警惕的狀態,這黑衣少年竟然知道他們的目的,難道…他也是來找的?

「我們是一條船上的,慢慢聽我說。」看着突然警惕的金沫沫,黑衣少年連忙說道。 同時確定目標的當晚,三道精神之軀在球形空間共享各自發現,最終決定,象甲·中級獵魂森林的馬甲·歷飛羽先動手。

第二天正午,烈日當空,大約三百來只十年千鈞蟻在十幾隻百年千鈞蟻兵蟻帶領下,爬出巢穴,開始準備在森林裡尋找一些其他魂獸吃剩下的殘骸什麼的,然後一起搬回來,進獻給更強大的千鈞蟻蟻后。

千鈞蟻是一種生命力十分頑強的魂獸,它的特性是身體防禦能力出眾,抗擊打能力極強,而且力量奇大無比,有著遠超身體比例的力量。可惜並沒有什麼魂技,防禦雖然不錯,但終究是有限,又缺乏攻擊手段,雖然力量不錯,但也很難發揮出來。這就導致了在任何魂獸森林中,它們經常會成為其他魂獸的食物。

當然,也有不少魂獸對千鈞蟻不屑一顧,畢竟,破掉它們的防禦再吃它們實在是有些累。正因為生命力頑強,這種魂獸才會數量眾多的存在於魂獸森林之中。

一般來說,十年修為的千鈞蟻體長大約在三寸左右,只有嘴部有一對劍齒,能夠咬斷堅硬的東西。百年修為的千鈞蟻,體長也不會超過六寸。到了千年修為,才有長到一尺長的可能。這已經是很少見的千鈞蟻了。因為它們實在沒有什麼強大的保命手段,而且自身族群之中也經常會出現相互殘殺的情況。

千鈞蟻很難變得強大的重要原因還在於蟻后的存在。

族群中,蟻后是發號施令,並且負責傳宗接代的,但是蟻后本身並沒有任何攻擊能力。只能孕育後代,一旦出現了不受她控制的兵蟻,就有可能出現問題。因此,蟻后是從來不允許有強大兵蟻出現的。一旦兵蟻的修為達到千年時,立刻就會遭受到蟻後派遣的其他兵蟻攻擊,被徹底毀滅。

現在,這座蟻巢內算是守衛最薄弱的時候了,雖然蟻後有7000多年的修為,可惜,只是一隻沒有戰鬥力的生育機器,剩下的百來只十年千鈞蟻,對於林羿來說也是可以無視的,畢竟這種全靠群體規模形成戰鬥力的存在,在魂獸界只能說比藍銀草好一點。

目前唯一能造成一點點阻礙的,就是那兩隻千年級別的兵蟻首領以及三四隻百年兵蟻。

這種阻礙相當於在家吃飯時,發現餐桌上有幾個花瓶擺件什麼的,要動手拿開,以免影響到自己,畢竟吃飯的桌子上有這些東西有些礙事了~

時間來到約定好的節點,馬甲·歷飛羽沒有使用丈二冰槍的打算,將藍銀王武魂召喚出來,悄無聲息的飄到千鈞蟻蟻巢的東邊方位。

這裡是靠近那株地靈芝生長的地方,也是千鈞蟻蟻后盤踞的方位,超強的五感配合精神力場,在刻意避開蟻后的情況下,將蟻穴內的景況『看』的清清楚楚。

通過青木領域,將蟻巢西北方向出入口那裡的藍銀草催生。

頓時,蟻巢口的藍銀草瘋狂生長起來,幾息之間不但將出入口堵住,還向著蟻巢內部延伸~

這邊的動靜也引起了蟻后的注意,示意手下兵蟻首領帶頭去查探狀況,而這一切都被馬甲·歷飛羽『看』在眼裡。

當兩隻千年千鈞蟻兵蟻首領來到位於蟻巢西北方出入口處時,這座高五米,直徑寬度達十二米的類似蒙古包狀的蟻巢東邊外壁處,馬甲·歷飛羽手中藍銀王武魂分出四根藤蔓草葉成螺旋尖錐狀,瞬間將蟻穴外壁打開了四個直徑一尺見方的孔洞,接著四根藤蔓在蟻穴內部交纏在一起,歷飛羽用力一拉,這中間就出現了一個大約一米方圓的不規則窗戶。

抱著做好事不留名的處事原則,歷飛羽在窗戶出現當年那一瞬間,就將藍銀王武魂催動,接著,一張曾經包裹並蒂蓮蓮花的藍銀網就將還沒反應過來的兩尺不到長短的千鈞蟻蟻后團團圍住。

就這樣,三息時間不到,歷飛羽就在這一番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兒響叮噹的一系列操作下,來到了這株8900年地靈芝的身邊。

溫柔的撫摸一把,精神力場之前已經確定了這株不到萬年的靈藥類魂獸,並沒有產生自我意識,如今雖然稚嫩,但也能初步粗略利用一下的土系元力一陣波動,《青帝木皇功》加持下的青木領域維持其生命活力,將這株地靈芝連根整體收進球形空間裡面。

然後,馬甲·歷飛羽完全與林羿一脈相承的穩健心裡下,好心的將之前打開的窗戶從外面合上,通過武魂的聯繫,將蟻巢內剛剛被聞訊趕來的千年千鈞蟻兵蟻首領撕開的藍銀網化為碎屑,再慢慢消散一空。

然後,蟻巢外的馬甲·歷飛羽沒有停留,當機立斷的通過球形空間的的中轉,來到了位於落日森林深處,之前林羿(本我)開鑿出來的山洞裡面。

而象甲·中級獵魂森林深處東北方的這處千鈞蟻蟻巢,除去巢穴出入口的藍銀草有些茂盛外,與之前沒什麼不同,只有因為痛失守護靈藥的蟻后,泄憤般的命令兵蟻首領殺死了幾十隻十年千鈞蟻,然後大口大口的吞食起來,顯然是化悲憤為食量了~

落日森林這邊,經過林羿(本我)的拓展,入口處雖然沒有擴大,但是在繼續深挖十來米后,來了個120度角的傾斜向上,然後在七八米后挖出了一個高三四米米,長寬約六七米的大空間來。

在這四十來平的空間里,石床、石桌、石椅一應俱全,林羿表示,即使出門在外,在有能力的情況下,生活還是可以精緻一點的。

此時,按照之前定下來的時間,林羿(本我)坐在山洞石椅上閉目修鍊,順帶著,作為空間坐標,接引馬甲·歷飛羽的到來。

一陣微不可查的空間波動從林羿(本我)身上散出,接著,身高近兩米,披散白髮的馬甲·歷飛羽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石椅旁邊。

二話不說就在石床上一屁股盤膝坐下,然後就將球形空間內部的地靈芝取出,兩三口將上面的菌蓋與大半菌桿吃下肚,剩下的根莖部位隨手扔給了旁邊的林羿(本我)。

不理那邊在石床上,閉目吸收8900年地靈芝藥力,與直接在身體里凝聚出來的深紫色魂環的馬甲·歷飛羽。

林羿(本我)在接住地靈芝根莖的第一時間,就將體內充滿生機活力的青木元力緩緩向其輸送,以維持其最後一絲生機,屬於原8900年地靈芝的生機,而不是未來在根莖上重新發芽生長的生機~

感受到手中根莖的活力漸漸穩定,林羿(本我)來到山洞正中央,一處結合之前馬甲·歷飛羽精神之軀傳輸回來的,千鈞蟻蟻巢內,地靈芝生長環境的構造一比一打造出來的小葯田。

正上方還有一條一尺見方的天窗通道直達山頂,那是林羿(本我)通過藍銀王藤蔓鑽頭硬生生鑽出來的。

就在林羿(本我)將地靈芝根莖,在這充滿土系元力的山體內腹重新種植成活,想著是不是偷偷在地底挖一條通往一百四十裡外那處所謂的三大聚寶盆之一的『冰火兩儀眼』的地道,接引一些冰火泉水過來,人為製造一個小號『冰火兩儀眼』什麼的~

這邊石床上的馬甲·歷飛羽,輕而易舉吸收完8900年地靈芝魂環,又將那股比較強大的地元生機藥力導入脾臟,一舉令脾臟內蘊養的土系元力達到了肺臟金元、腎臟水元相同的程度,距離肝臟內的青木元力也就一步之遙。

魂力也達到了42級,畢竟是來自8900年的魂環,強大的肉身加上超出斗羅世界認知的功法,將魂環內的力量盡數吸收,沒有一絲浪費~

略微調息片刻,順便感應了一下新獲得的第四魂環帶來的魂技——大地之力·生生不息,效果:站立大地之上,獲得大地之力加持,力量(能量、體力)恢復速度加快百分之五十,消耗減低百分之二十五~

「果然!」馬甲·歷飛羽睜開眼睛,嘴角上翹:「斗羅這裡的力量體系真是不講道理的規則類性價比最高…」

「行了…」幾米外的林羿(本我)搖搖頭,道:「別歪嘴了,都快成都市『龍王』了!看來這次不只是獲得了土系元力的敲門磚,還獲得了百分比的增益類魂技?」

石床上的馬甲·歷飛羽做好表情管理,點點頭道:「嗯,立於大地,土系元力與體力幾乎生生不息,只要精神力撐得住,差不多能一直淦下去…」

聽到馬甲·歷飛羽的介紹,摸摸下巴道:「看來等我將那株火桑樹的魂環吸收,到時候五行元力形成相生循環,那麼就是真正的生生不息了!」

明白『自己』想法的馬甲·歷飛羽站起身,與轉身向外走去的林羿(本我)一道,準備前往二十裡外的溝谷盆地。

此時,已經快到下午兩三點了,距離那隻9500年大地之王外出狩獵的日落,也就一個半時辰左右了。

走出山洞,將山壁上的藤蔓繼續遮掩住洞口,林羿(本我)向著左邊出發,馬甲·歷飛羽向著右邊出發,準備將方圓百里內再次查探一遍,以排除可能的威脅~

月上柳梢頭~

林羿(本我)藏身的一棵大樹枝幹上,一陣微風吹過,滿頭白髮、身材高大的馬甲·歷飛羽出現在林羿(本我)身旁。

「那隻大蠍子去吃飯了?」林羿(本我)眼睛盯著不遠處的火桑樹道。

馬甲·歷飛羽召喚出藍銀王武魂,接著魂力隱蔽的波動下,丈二冰槍出現在手中,點點頭道:「嗯,我跟著它跑出近百里遠,現在時間應該夠用了,再說,還有我在旁邊護法…」

雖然穩健是第一指導思想方針,但是在有需要的時候,行動上林羿是不缺少雷厲風行的,更別說如今已經排除了幾乎所有的意外因素,方圓百里,某些不願意透漏姓名的魂獸們,不是窩在巢穴里舔抵著斷折的腿腳,就是被特意加固過的藍銀王藤蔓做出龜甲縛狀,動彈不能。

一兩天內,想來它們應當不會有什麼意見,或者有出來找那兩個黑衣蒙面生物報仇的心思了…

兩道身影彈射而出,幾息之間就達到了大地之王巢穴外,那株火桑樹的身旁。

瞬間,兩道青木領域疊加展開,將方圓百丈籠罩,與周圍地上的藍銀草相連,藉助藍銀草的感應聯繫,林羿(本我)與馬甲·歷飛羽的感應範圍達到了方圓二十里。

這個距離,斗羅世界這邊,任何突髮狀況,都已經夠反應過來了。

而被籠罩在雙重青木領域之下的火桑樹,感應到了充滿木之元氣的活力,如同伸懶腰的人類一般,枝葉都伸展了幾分。

尚且不知人心險惡的火桑樹,還以為身邊兩株植物系魂獸:萬年藍銀王與萬年冰心蓮是來幫自己進階的…

點點藍綠色光點從方圓二十里無數的藍銀草上浮現,一點一滴的往著這片谷地而來,然後融入到雙重青木領域中,被林羿(本我)通過青帝木皇功的青木元力一起向著火桑樹根系輸送。

林羿在做好人好事?

當然不是!

林羿是為了幫火桑樹邁出千年魂獸進階萬年魂獸的最後一步,將果實培育的更加甜美,吃起來才更美味啊!

來自無數藍銀草源源不斷的生機之力,加上林羿體內位階更高等的青木元力,這株9900多年的火桑樹,在林羿精神力場傳來木火相生感悟的幫助下,一點黑色魂力核心在樹根處漸漸形成。

接下來,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魂力進階為萬年,接下來就是火桑樹的精神意識的強大,植物類修行最難的一點,就是靈魂意識的覺醒和靈智的成長。

萬年與十萬年的蛻變,對於獸類魂獸來說,最大的益處在於血脈的優化、進階、返祖等等,而對於植物類魂獸,則是提升自身靈智最好的時機。

類似於世界贈與般的靈氣匯聚成仙俠世界『帝流漿』的東東在火桑樹上出現,配合體內進階完成的萬年黑色魂力,如同鍊氣化神一樣,火桑樹的精神意識開始凝聚成靈魂般的聚合體。

林羿沒有選擇現在出手,雖然這時候可以利用初成的意境攻擊將火桑樹的精神體擊散,令其精神『腦死亡』,但是在林羿看來,如今有更好的選擇…

在雙重青木領域展開時,就將左手放在火桑樹樹榦上的林羿(本我),將右手上的藍銀王武魂用體內元力一催,接著就成藤蔓狀將火桑樹與林羿(本我)整個包裹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何遠也沒有想到劉春贏這麼痛快就答應下來,在他看來,劉春贏就算答應,也要在利益分配方面好好商量一番,可結果呢?

劉春贏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不敢和何遠談什麼利益分配,完全是何遠給他多少,他就要多少,在他看來,這些都是上仙的賞賜。

何遠想明白這些之後倒也沒有過多糾結,把網路小說的定價告訴了劉春贏,先讓他試試把這些網路小說賣出去,然後再根據劉春贏的表現決定要不要跟他一直合作下去。

劉春贏也確實給力,馬上就開始全力兜售網路小說,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賣出了六十多本,換來了不少金銀和藥材。

何遠看到劉春贏上手還算順利,也就不再關注劉春贏這邊的動靜,和紫霜返回清安宗了。

至於他為什麼不留下來監視劉春贏是不是會搞小動作,何遠是這麼想的。

他不可能一直盯著清安鎮這邊的生意,將來還是要交給劉春贏打理的,今天這件事就當是給劉春贏的一個考驗,明天他來的時候要看看劉春贏賣出去多少,換了多少藥材和金銀,根據藥材和金銀的數量,何遠也能判斷出來劉春贏有沒有私吞。

正是因為何遠心裡有數,所以才不擔心劉春贏耍花樣。

紫霜也沒有提這個問題,倒不是因為她知道何遠心裡有數,而是因為她很清楚劉春贏這種普通人根本不敢跟他們這些修鍊者耍花樣,這是雙方之間地位的差距決定的。

回到清安宗之後,何遠正要打算回家準備一下明天要帶來的東西的時候,紫霜卻一把拉住了他。

「小師弟,你想去哪?老頭子說了,從今天開始,你每天至少要跟我修鍊一個小時的劍術,然後去找老頭子修鍊陣法之道,我們都要努力修鍊了,你也不能例外!」

何遠急忙解釋道:「大師姐,我不是不想修鍊,而是有事情要做。明天商隊就要去清安鎮了,我得趕緊去準備明天的商品,要不然就來不及了。大師姐,你放心,最多過上兩個時辰我就回來了,不會耽誤修鍊的。」

紫霜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被何遠說服,臉上帶著懷疑的表情。

「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夠幹什麼?」

何遠說道:「兩個時辰足夠了,我可以準備很多東西,對了,這次我還要多準備一些酒菜,大師姐你辛辛苦苦指點我修鍊劍術,我總不能空著手過來吧?」

紫霜聽到何遠要給她帶酒菜過來,臉色頓時就變得好看起來。

「說好了啊,兩個時辰,要是超過兩個時辰,你今天修鍊劍術的時間就加一個時辰!我說話算話,就算老頭子過來求情都不管用!」

何遠趕緊點頭,「大師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準時回來!」

就這樣,何遠終於回家去了。

回家之後他也不敢耽誤,騎上電動車直奔仁安縣城。

雖然是縣城,但採購一些東西賣給去清安鎮的商隊也是足夠了。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網路小說。

網路小說這種東西很容易讓人沉迷其中,看看青陽真人的表現就知道了,只要他多多挑選優質的網路小說,絕對能在短時間內讓清安鎮那邊的人沉浸其中,商隊看到之後也會好奇,能夠看到這裡面的商機,然後他就可以通過商隊把網路小說擴散出去,這也算是一個穩定的收入了。

其次就是優質的大米。

修仙界的普通人不懂科技,自然也不可能種出優質大米,而且大多數的人種地還停留在靠天吃飯的階段,別說品質了,連數量都難以保證,所以何遠可以確定優質大米能夠在修仙界普通人中打開銷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