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造化弄人啊!當年整個龍族都沒有尋找到的東西,竟然會落在一個人類的手上。”聽葉琅說是拍賣來的,中年人感慨的說道。

聽中年人這樣子說着,葉琅心裏一動,這個人難道是龍族之人?難怪這個地方叫隕龍陵了,宮殿也叫龍王宮了,這樣子說來這人是龍族的可能性還真的很高了,如果真的是那就有點麻煩了,這根龍骨肯定會被收走了,葉琅站在那裏臉色變幻不斷。

“呵呵,我不會強搶的,我們或許可以做筆交易?”看着葉琅急劇變幻的表情,中年人呵呵笑道。

“交易?”不會收走,還可以做交易?葉琅腦子有點漿糊了。 “是的,我們可以做筆交易!”龍袍中年人再強調了一遍。

“你們進入了這個結界,可知道這個地方叫什麼名字麼?”中年人又好像想起了什麼改變了話題問道。

“好像是叫什麼隕龍陵,我們是爲參加汝陽皇朝的宗派大戰而進來的。”葉琅解釋了自己爲什麼會進來的原因。

“汝陽皇朝?”中年人疑惑的重複道,說完又接着說道“本候不知道你說的什麼皇朝,這個隕龍陵和龍王宮都是本侯沉睡之前取的名字,其實這個結界是一處遠古戰場,也是本候的管轄之地,本候叫紫龍王!也叫紫龍候!是龍族之人,當年率部和異族大戰後,空間破碎,本侯爲了留住這裏的異族,封印了這塊地方,自己也因爲封印而陷入了沉睡。”原來這個龍袍中年人叫紫龍候,怪不得龍骨會自己找他了。

據說龍族的傳承都是靠血脈傳承的,既然對方是龍族之人,龍骨會有反應也就不奇怪了。就是不知道這個紫龍候是不是帝君說的八大候之一了!如果是話自己回話還要儘量小心了,因爲不知道是屬於哪位帝君的麾下,如果是對方陣營的就玩大了,葉琅也是越聽越心驚了!

“呵呵,小傢伙,你身上有很多祕密哦?”紫龍候眼神掃了掃葉琅又笑笑說道。

“呵呵,那個,在前輩面前小子哪裏有什麼祕密可以隱藏了。”葉琅乾笑了一聲,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定。

“呵呵,小滑頭!”看葉琅耍賴,紫龍候莞爾笑罵道。

“你身上有很多本侯的故人之物,但是你不必害怕,當年的事情是人類災難,已經過去那麼久遠了和你沒關係的!”紫龍候安撫道。

“請問侯爺是屬於哪位帝君麾下?”聽到紫龍候不再糾結當年的事情,葉琅小心的問道。

“真是個謹慎的小傢伙,你身上有那麼多故人之物,那說明你應該也知道些當年帝君大戰的事情了,而且還應該知道的不少!”紫龍候讚賞的說道。

“看來本侯不先說清楚些,你是不會放心的了。”紫龍候有點無奈的說道。而葉琅聽到紫龍候這樣子說,也自覺的閉嘴靜聽了。


沉默了一下後,紫龍候才悠悠說道:“當年有四大帝君,八帝候,每位帝君麾下有兩位帝候,老夫紫龍候和雷神候兩人在靈武帝君麾下,天刀候和劍奴候在蒼元帝君麾下,妖神候和玄玉候在炎武帝君麾下,靈坤候和幽月候在玄元帝君麾下。當年四帝君之間開戰,造成大陸上生靈塗炭,很多帝候不想摻和進去,本候就是其中一個,我們帝候雖然是在帝君麾下,但是都是屬於帝王殿裏大帝的下屬,所以對不聽命的帝候,帝君也是沒辦法的,除非是大帝親臨,或者是持有大帝令前來才能調動。”

紫龍候講到這裏稍微停頓了一下後再接着說道:“在外界傳說中,帝君大戰是爲了爭奪大帝位置,其實不完全是這樣子的,開始的時候帝君之間是爲了大帝的位置開戰的,但是戰爭到了後面,發現有大量的異族出現,並且個個都強大異常!所以戰爭變成了三方,但誰也奈何不了誰,變成三國鼎立的局面,再後來那些原本不想參戰的帝候看見有異族入侵,也紛紛加入對付異族,但是奇異的是很多入侵的異族卻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除了那些被強行留住的被消滅了,但是也有很多是沒有清除乾淨的,就像這個結界裏面還有不少的的異族。”紫龍王大致的講了一下當年戰爭的情形。

“這裏還有異族?”葉琅駭然問道。這個結界是紫龍王的,爲了留住那些異族而封印,現在紫龍王都還活着,那些異族也有可能還活着,那留在外面的人不是很危險了?何況蕭凡等人也還在外面了!

“你是擔心外面的人吧?”看着葉琅心急的神色,紫龍王問道。

“是的,外面還有很多進來參戰的人,其中也有很多晚輩的親人。”葉琅回道。

“呵呵,你放心吧!本侯當年雖然受了點傷,現在修爲也不復當年,但是這些異族也好不到哪裏去,應該也沒有全部甦醒過來的。這個結界是我封印的,所以這裏面任何風吹草動本侯都會知道的。”紫龍王大笑着安慰道。

“那最好了,晚輩要怎麼樣才能出去了?”葉琅嘴上雖然說放心,但是心裏還是很急的,所以也就不想再留在這裏了,想盡早出去找到蕭凡等人。

“呵呵,我們的交易還沒有完成呢?”看的出葉琅急着想出去,紫龍王不在意的笑道。


“前輩想怎麼交易?”葉琅知道紫龍王不想讓自己離開,自己急也沒用,所以又安靜下來問道。

看葉琅怎麼快就穩住了心情,紫龍王也是暗自讚賞,年輕人有這份穩定的心境很是不容易了。

“能進入龍王殿的都是有緣人,能見到本侯的更是有緣人!本侯這次能甦醒過來,全靠你帶來的龍骨,這段龍骨是我們紫龍族的重寶,生前叫紫翼龍王,是我們紫龍族的祖先,當年異族入侵,本侯爲了提升修爲,發動全龍族尋找紫翼龍王留下的遺蹟,但是都沒有找到!”紫龍王好像是回憶似的講述了這段龍骨的來歷。

“龍族怎麼會又叫紫龍族了?”葉琅有點聽迷糊了。

“呵呵,在大陸上龍族是個統稱,其實龍族也分很多種族的,紫龍族是最高貴的,紫龍族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神龍族,其次是金龍族,和青龍族,其他什麼黑龍族,蛟龍族都是低等的種族。”紫龍王解釋道。

“這根龍骨本侯會提煉出一些龍髓出來,你要幫我帶回龍族交給紫龍族人,本侯因爲要留在這裏鎮守異族,不便出去。再加上本侯當初受傷,現在也不適合使用了,所以帶回去留給族人用處會更大!剩下的龍骨本侯幫你煉入體內,增強你的身體修爲。也算是還你找到紫翼龍王的恩情了,也就是本侯說的交易!”紫龍王把要交易的事情說出來。

“但是把龍骨煉入體內是件痛苦的事情,畢竟是改造骨骼,一般的人受不了這個痛苦,如果在煉化過程中出現差錯就很危險了,輕則修爲全失,重則當場送命!你要考慮好了。”紫龍王語氣有點凝重的說道。

“龍骨煉入體內有什麼好處?”聽紫龍王說的這麼危險,葉琅也有點動搖了,猶豫了一下後開口問道。意思是如果沒什麼好處的話,還是不要去冒這個險了。

“呵呵,好處?小傢伙很現實的嘛?”聽到葉琅突然問有什麼好處,紫龍王笑罵道。

“呵呵,如果沒什麼用處的話,就不要浪費這根龍骨和時間了吧?”葉琅乾笑了一下說道。

“說你是個小滑頭還真的沒有錯,在這個大陸上要說體質強度高,龍族說第二,就沒有誰敢說第一了!”紫龍王傲然說道。

“既然可以增強體格,那我還是試試吧?”聽到可以增強體格,葉琅眼睛亮了一下,雖然以前用地龍液和玄靈液修煉過,但是都是增強肉體的,現在聽說龍骨可以增強骨骼,那自然會興奮了。原本還以爲買來那根龍骨沒什麼用處,一直閒放着,現在竟然會有那麼大的用處了,光想想就會眼神火熱起來。

“你想好了,那我們就開始吧!”看葉琅那逐漸火熱的神色,紫龍王莞爾說道。

紫龍王也不怎麼準備,大概的和葉琅說了等下煉化時要注意的事項後,就坐在那裏手掌輕擡,那根巨大龍骨飄然而起,懸浮在了面前,手指輕點,一團紫色小火焰跳躍着出現,葉琅雖然站的遠,但是還是感覺到了一股炙熱撲來。

“煉化!”紫龍王一聲低喝,紫色小火焰落在了龍骨上,就像是乾柴被火種點燃般,紫色火焰瞬間就蔓延到了整根龍骨上面。 隨着火焰的燃燒,房間裏的溫度越來越高了,一種無形的威壓也在瀰漫着,葉琅一退再退,都快出到院門外面去了。

原本巨大的龍骨也被煅燒的縮小了很多,晶瑩剔透的,能看見裏面少量的骨髓在緩緩流淌着。


當龍骨再次縮小一部分的時候,紫龍王手指輕揮,一小團龍髓飄出來射在早準備好的玉瓶中。

把玉瓶封蓋好,又繼續煅燒着龍骨,但是溫度在漸漸降低,好像有液化的跡象了。

“你可準備好了?!”紫龍王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聽到紫龍王的問話,紫魚緊緊的抓住葉琅的衣袍,緊張的眼神看着葉琅。滿臉的焦慮神色,按紫龍王剛纔的說法,煉骨的事情是有很大的風險的。

葉琅拍了拍紫魚的小手,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後,就趕緊進去按事先吩咐的盤腿坐好,元神抱緊,全身放鬆。這邊龍骨也終於是完全液化了,一團不大的液體,呈現出透明的紫色在緩緩蠕動,紫龍王手指朝葉琅頭頂虛引,那蠕動着的紫色液體朝葉琅頭頂落了下去。

“嘶!”盤坐地上的葉琅,隨着紫色液體進入了體內,一股灼熱的感覺自頭頂直衝而下,一直到達了尾椎,紫色液體在葉琅體內翻滾不休,一路肆虐的破壞着葉琅的骨骼。感受着這種抽筋脫骨的劇痛,葉琅忍不住的悶哼出聲!紫魚站在外面雙手緊緊的捂住小嘴不敢出聲,眼裏晶瑩的淚水滴落了下來!那景象就像是被融化了的鐵水從頭頂澆了下去!

龍骨化成的液體在不停的改造着葉琅的骨骼,一圈圈的光暈在葉琅身上忽明忽暗,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骨骼的變化,碎裂,重生。再碎裂,再重生的輪迴。痛入骨髓的感覺讓他不停的嘶吼着,臉色黑紅,汗水不停的往下滴落。

一陣陣的白煙在身上冒起,此時的葉琅臉色通紅,表情扭曲,脖子青筋鼓動着,這種疼痛的感覺讓葉琅的意識開始有點往下沉,嘶吼的聲音也開始慢慢變的嘶啞了,再也沒有力氣吼叫了。

“你休息會兒吧?!”紫龍王做完這些後,朝紫魚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紫龍那妖異的眼神,紫魚忽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的,閉眼睡了過去!

“既然帝君會選中你,那說明你也不會是夭折之人,重整帝王殿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現在的情況只能靠你自己了啊!”紫龍王看着痛苦中的葉琅自語着。葉琅身懷那麼多帝王殿之物,紫龍王早已感覺到了,雖然也感覺吃驚,但是沒有多言,自己已老矣,再沒有精力去征戰這塊大陸了。

恢復帝王殿的榮光就看這個小傢伙的了,因爲有了這樣子的想法,所以纔會大度的幫助葉琅提升修爲。不然紫翼龍骨是根本就不可能給一個人類的,這個大陸除了自己會出手煉化龍骨,其餘龍族之人是不可能會去做這種事情的。說不定被龍族之人知道紫翼龍骨的消息,馬上就會把葉琅格殺搶奪的。

現在的葉琅被那紫色液體流遍了全身,肉體的疼痛已經麻木了,唯一還有的就是靈魂力足夠強大,還在緊緊的守護着自己的神智不讓泯滅,葉琅也清醒的知道如果連自己的神智都木有守住,那自己也會在這個大陸形神俱滅了。

隨着液體流入到腿部,葉琅的身體也是慢慢的改變了,身上血肉全無,頭部以下只剩下一副泛着紫色,而且晶瑩剔透的骨架了。如果有外人看見肯定會嚇個半死了,和骷髏沒什麼區別的。

“不錯,成功了一半。”紫龍王看着這副紫色的骨架,滿意的點頭,對於葉琅能堅持到現在也是非常滿意,不要說是一個人類改造骨骼,就算是龍族之人那麼強悍的體格,要改造龍骨的話都不一定能受的了這個痛苦。而且這紫翼龍骨生前就強大,就算死後的屍體產生的威壓也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了的。

而這個小傢伙年紀輕輕的就能受的了這個痛苦,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強了,更滿意的是小傢伙不驕不躁,做事小心謹慎!對於帝君會選擇葉琅,來繼承帝王殿傳人的眼光也是非常的佩服。

隨着火焰的熄滅,葉琅四周散落下一圈的灰黑色物體,那是血肉燒成的灰,骨架在忽明忽暗的閃着光暈,但是怎麼看都像是很虛弱的樣子。

紫龍王手一揮,附近的元氣都被召集了過來,旋轉在葉琅的頭頂上,元氣稠密的都能滴出水來了,被葉琅身上的紫色光暈反射的,更像是雲彩般圍繞着葉琅緩緩旋轉着。

靜坐許久的葉琅,身上的光暈猛然光亮了許多,盤旋着的元氣對着葉琅倒灌而下,形成一個倒錐形的元氣漩渦。元氣吸附在了骨架上,就像是穿了一件透明的羽紗。

附在骨架上的元氣,緩緩蠕動着,肉眼可見的一絲絲的經脈和血肉,在慢慢生長着。上空的元氣也在急劇的旋轉而下,到最後這個宮殿內的所有元氣都被引動過來了。

隨着元氣的減少,葉琅的身體越來越壯實起來,血肉表層開始慢慢的長出了新的皮膚,也就數個時辰,葉琅身上的血肉又重新長起來了,泛着紫色的身體晶瑩剔透,現在可以清晰的看見皮膚下的骨骼都是紫色的了。

當光暈慢慢暗下去的時候,一陣劇烈的元氣波動,上空所剩不多的元氣全部被吸入體內,葉琅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道帶着紫色的光芒射出,現在葉琅的眼睛呈現出一種妖異般的紫色,魅惑迷人。慢慢收功後,皮膚和眼神又恢復了正常色彩,但是眼神深處還是會偶爾泛起妖異的紫色。


“終於成功了啊!”重新打量着自己這副新的身體,葉琅咂嘴自語道。

“呵呵,恭喜小傢伙成功了!”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葉琅的紫龍王,看見其醒來出聲道喜着。

“小子多謝前輩的再造之恩!”聽到紫龍王的笑聲,葉琅趕緊回禮謝道,現在煉骨成功了才知道前面紫龍王所言非虛了,現在的身體強度,估計捱上聖元境幾下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何況現在自己的修爲還不高,等修爲上去了,身體的強悍度估計會很嚇人了。

所以對於紫龍王也是真誠的感謝,如果不是紫龍王出手,這根龍骨在自己手上也是廢品了。

“你現在龍骨已經煉化成功了,等過段時間,你將會自然傳承一些龍族的力量和武學,我再給你一道龍符,以後也許有用的上時候,這瓶龍髓還請帶給我族之人,請切記交給紫龍族人。”紫龍王說完就揮手打了一道龍形符文過去,符文徑直沒入了葉琅體內消失不見。

葉琅看着符文衝進了體內,感應了一下,看見一道紫色龍形符文,在天靈蓋中靜靜的盤旋在了小葉琅頭頂上。

“前輩請放心,我一定會把龍髓帶到紫龍族!”葉琅伸手接過玉瓶後,鄭振的回答道。

“火龍槍是在你身上吧?”紫龍王輕輕問道。

“是的,是和龍骨同時拍賣來的。”葉琅經過煉骨的事情了,現在回答紫龍王的問話也是大方起來了,揮手把暗紅的火龍槍握在手上,遞給紫龍王。

“呵呵,不管你是怎麼得來的,總歸是你的福緣!”紫龍王接過火龍槍看了看後笑道。

紫龍王轉身又拿起桌上放着的大弓,雙手各執着長槍和大弓。

“好懷念那場大戰啊!”紫龍王端詳着火龍槍,再看看大弓,滿臉懷念的神色,像是回憶般的又接着說道:“按理本侯和炎武帝君是兩個對立陣營的,但是我們卻有過一次聯手合作。那次合作圍剿了無數的異族,最後對付異族一位元皇強者時,更是槍弓連體才把那強者打傷逃跑了,我們才艱難的贏得了那勝利!”紫龍王對那次合作簡短的說道

“這把弓是陪伴本侯一生的兵器,你帶出去吧!”紫龍王再次看了看火龍槍和大弓後,對葉琅說道。

“這弓是前輩的隨身之物,小子不敢要!何況小子身上已經有了火龍槍了。”聽到說要把這弓給自己,葉琅趕緊推辭道。帝候身邊的兵器肯定不是凡物,但是自己也知道貪多不爛,身上遠攻有火龍槍,近攻有帝龍劍。使用的兵器越多,也不一定是好事的。

“呵呵,你是不知道這隕神弓的好處啊!”見葉琅不貪心,紫龍王很是讚許,就更想把這大弓送與他了。

“隕神弓?”好霸氣的名字!葉琅重複唸了一遍說道。 “隕神弓是本侯年輕時,在一次深海歷練時偶然所得,得到此弓時,只有兩壺羽箭,用到現在只剩下這三支了,這種羽箭本侯也不知道是何物製作的,所以也就一直沒有再重新制作過羽箭了,不到救命時刻不要動用這三支羽箭!因爲此箭射出去了不達目標不休的,而且也會和目標同時炸燬。”紫龍王接着介紹道。

“不達目標就不休?!”葉琅駭然道,這玩意這麼可怕啊?那下次遇到危險的時候,打不過一箭射出去也就不要再跑路了啊!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動用這三支羽箭了,本侯平時都是用元氣化箭,火龍槍也可以和隕神弓同用,威力更大!當年和炎武帝君聯手,就是用火龍槍當箭使纔打傷異族那位元皇的。”


“元氣化箭?火龍槍也可以當箭?”對紫龍王說的這些葉琅還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知道火龍槍可以當箭使!

“這些你自己有時間慢慢去參悟吧!”紫龍王不再解釋了,一枚晶片飄過去,落到葉琅手上。

接住那枚薄薄的晶片,細細把玩了會兒就把晶片貼在額頭上,一股信息進入了腦海中,默默感覺一下,是關於隕神弓的各種使用方法。葉琅當場就試驗了一把,使用元氣凝練出了羽箭。就是那弓入手有點沉,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暗紅色的弓面上雕龍刻鳳的,栩栩如生。那隕神弓通過元氣灌注,能擴大一倍有餘。紫龍王在邊上看了不住的點頭。

練習了會兒,紫龍王也把紫魚弄醒了,葉琅再向紫龍王討教了一些修煉問題後,葉琅告辭準備出去了,在結界就三天的時間,在這裏就耗了快兩天了,也不知道葉筠她們現在怎麼樣了,還有和龐武他們的約定也趕不上了。

“你是該出去了,好像你外面的朋友遇到點麻煩了。”聽到葉琅要告辭出去,紫龍王出聲道。

“真的!”葉琅心急的問道,聽說葉筠她們有麻煩了,猜想的肯定是諸葛英等人在搞鬼了。

“呵呵,本侯都說了這個結界是我封印的,外面的情況都會知道的,何況還就發生在眼前了!”紫龍王笑道。

“聽對話好像是在爭奪龍王草!你們找龍王草幹嘛?”紫龍王凝神聽了會兒又接着問道。

“這裏有龍王草?”葉琅開始還以爲外面是在爭奪其它靈寶了,現在聽到是龍王草,更感吃驚了,不是說龍王草很少了嗎?怎麼隨便進個遺蹟就有啊!

“你還沒有回答我話呢?”紫龍王看着葉琅問道。

“我們這次進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尋找龍王草!”葉琅當下就把這次的宗族大戰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呵呵,要等階高的?還要很多?這裏面是有龍王草,但是也不是遍地都有啊!”紫龍王有點苦笑的問道。

“你想不想要?”紫龍王笑完又向葉琅問道。

“你有?”看紫龍王笑眯眯的樣子,葉琅有點心動的問道。

“唉!再幫你一把吧!跟我來!”紫龍王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說完就帶着葉琅和紫魚出了院門。

“龍王草是龍族的專有的靈草,其它地方一般很難成長的,這種靈草依附龍身上的氣息而衍生,本侯就住在這裏,那你說我有沒有龍王草了?” 在路上紫龍王嘮嘮叨叨的說着龍王草的來歷,不久來到前面的那苗圃邊上。

“這些都是龍王草?”在苗圃前站定,葉琅看着這一大片紫色呈劍形狀的草問道。眼前的龍王草好像和城主告訴的形狀一樣,但是顏色好像不太一樣啊!

“不相信?”看葉琅懷疑的樣子,紫龍王眼眉挑挑問道。

“不是不相信,是和我看到的不一樣。”葉琅把那複製的晶片取了出來給紫龍王看。

“你說的這種是最低級的了,這種要到外面纔有。”紫龍王看完說道。

“哦?”葉琅驚疑出聲,按紫龍王的意思是這種紫色的纔是最高階的了。

“呵呵,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送你出去了。”紫龍王看着驚疑的葉琅笑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