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希則繼續陰謀論:「但是,當尼尼接起來的時候……他身邊居然有女人的聲音!」

「?!!」

五十嵐結衣用力抿著嘴,一聲都不敢吭。

椎名真希表情認真:「雖然是像小豬一樣的哼唧哼唧聲,但是我還是認出來了,那絕對是跟老哥在同一個房間里的女人。」

「結衣姐!」

她忽的抬起頭,目光灼灼:「和老哥在同一個房間睡過覺,早上還一起起來的女人,你有沒有什麼線索?」

「誒……」

五十嵐結衣有點尷尬的撓撓臉頰:「這種、這種私密的事情,伊織又不會告訴我,我、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

「說的也是。」

椎名真希自然也沒打算直接從結衣口中問出來。

這一手啊,叫拋磚引玉。

先用一個許久之前懸而未決的案子引起對方興趣,但凡這位結衣同學對老哥有那麼一丁點興趣,相信她絕不會拒絕和自己一起調查這件事的機會。

只要有共同查案的經歷,自然而然就更容易拉進雙方的感情。

這才是真希真正的目的。

至於老哥究竟跟哪個女人一起睡過?

八成是自己聽錯了吧。

椎名真希心裏這麼想着。

只不過,她卻全然沒有發現,對面的五十嵐結衣小臉僵硬,連帶着臉上的表情都有些變得不自然。

冷汗嘩啦啦的從背後冒出來。

心虛得差點當場認罪了。

早、早上和伊織一起起床,還哼唧哼唧的……

五十嵐結衣不動聲色的屏住呼吸,以免過於劇烈的心跳聲暴露了自己的情緒。

真希說的…該不會是我吧?

……

「海濱浴場?」

佐野詩乃一邊收拾著茶几上的餐盤,一邊抬起頭,重複了一遍剛剛伊織的話,有些不解:「怎麼突然想去那裏玩?」

「朋友中獎了,但是要七個人組團才能免費用券。」

「要去嗎?」

椎名伊織把最後一顆章魚燒塞進嘴裏,芥末味混雜着淡淡的奶油香和魷魚味道在嘴裏翻湧開。

手藝意外的不錯。

「去!」

佐野詩乃面上帶着盈盈的笑意:「免費的當然要去啦!」

椎名伊織抬頭看她:「如果你能說『看在椎名君的份上』,沒準我還會有點感動。」

「略略略~」

柔軟的小舌頭晃悠晃悠。

椎名伊織看在剛剛自己白吃了不少章魚燒和天婦羅的份上,決定寬宏大量一回,不和她計較這點小事。

「那就還差一個了……」

「幸醬!」

佐野詩乃舉手提議。

「駁回。」

「寺島幸!」

「駁回!」

「可愛的寺……」

「駁回!」

佐野詩乃一個熊抱勒住伊織的脖子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不行!就要!我想看幸的泳裝!!!」

椎名伊織大意了,沒有閃,直感覺一陣腦墊波的晃悠。

軟乎乎跟按摩一樣。

佐野詩乃氣勢洶洶的勒住伊織的脖子,小拳頭用力在他腦袋上鑽:「你這傢伙到底懂不懂事啊,幸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找到辦法給你介紹一些很厲害的教授和前輩的!」

「現在你出去玩居然都不叫她?!」

「學姐!」

椎名伊織一本正經:「打着『為你好』旗號的人們,可往往不一定能保證得到最優的結果!」

「但是……」佐野詩乃用力勒着他。

「但是什麼?」

「那位東京學閥的石川教授,可是幸用價值三個億的股份才請過來的!這些學閥大家的人情超值錢。」

「……我都有點嫉妒了。」

佐野詩乃的聲音越說越小,反倒是手上的力氣更大了幾分。

腦後頓時晃得更厲害了。

椎名伊織卻沒時間感受着其中的幾分旖旎,目光不由一頓。

「多少?」

「三億啊。」佐野詩乃一臉奇怪的看他。

椎名伊織的胸膛起伏頓時陷入停滯。

心痛得無法呼吸。

三個億?!

「伊織?伊織!」

「你沒事吧?」

佐野詩乃還以為是自己力氣使大了,憋得他臉色通紅,頓時有點慌亂的鬆開手。

椎名伊織躺在沙發上,冷靜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平靜下來。

原本他還沒什麼概念,直到聽見這位教授的人情價值之後,才隱約有了點模糊的輪廓。

寺島幸當時說有幾個教授來着?

椎名伊織捂著腦袋。

有點頭疼。

沉默了一陣子,他拿起電話。

撥出去不到半秒就被接通。

「喂?」

……

「咚。」

比尋常公寓大門厚了將近三倍的昂貴多鎖型防盜門砸在門框上,整面樓道的空心牆壁都似乎隨之一震。

周圍的幾家鄰居小聲罵罵咧咧。

而身為始作俑者的相葉千穗則毫無察覺,拎着一袋從奧木染の兔兔醬裏帶回來的長崎蛋糕放進冰箱,準備明天早上再吃。

今天工作一天,實在是累得沒什麼胃口。

換衣服、洗澡、刷牙洗臉。

等到臨睡覺前的全部準備都完成了,她才輕聲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從狹窄的衛生間里出來,一頭倒在床上。

滾來滾去,滾去滾來。

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最後,翻滾著趴倒在床上。

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半眯半睜,兩手捧着手機,睡衣下的小腳丫有一下沒一下的踢在床上,腳趾一勾一勾的。

打開手機屏幕,正好是line界面。

在好友列表上,一個掛着懶鳥頭像,備註里顯示【椎名伊織(櫻井梨斗)】的名字被置頂到最上端。

底下置頂的名字則是【穗子】。

「哼哼哼~」

千穗小聲哼唧著自己也不知道哪聽來的小曲兒,小手熟練的點開名為【穗子】的好友界面,噼里啪啦的開始打字。

【千子:距離去海濱浴場又近了一天!】

【千子:昨天買的泳裝會不會顯得太幼稚啊?聽說曬太久了皮膚會破的。】

【千子:不過春日野小姐天天都在外面曬著太陽睡一整天,長得卻還是一樣的白。】

【千子:從各種意義上來講都很厲害啊!】

手底下迅速的打完,手指不停。

千穗口中哼著小曲兒,熟練的點開頭像、切換賬號到另一個賬號上。

【穗子:不過春日野小姐的病也越來越厲害了。】

【穗子:前兩天去的時候,她都沒去店裏,那位佐野小姐也去做別的工作了。】

【穗子:一天只買一兩個甜品好像幫不上什麼忙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