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自己還是太弱了!必須要更加努力才行呢……

看著懷裡一直沒睡醒的寶寶,墨九狸就忍不住心疼。上一次毒發的時候,寶寶還小,毒發后也是睡了很多天才醒來…… 郭勇佳回過神,笑道:“我的血啊,那可是萬能的,隨便抹在防身之物上,就沒有小鬼敢來了。”

聽到這個答案,我鬆了口氣,還以爲有什麼神奇的法子呢,原來搞了半天,就這麼簡單…

“現在就是奇怪,她怎麼會好好的看見鬼呢?我記得她以前是看不見的,難道又發生了什麼變化?”郭勇佳自語。

這個問題郭勇佳都疑惑,我就更不懂了,而是問他。

“她現在突然跑過來,難道就沒有家人管她嗎?”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還都是在父母的關照下成長才對。

“哎…”郭勇佳輕聲嘆氣:“阿黎和我一樣,是個孤兒,當初我就是在福利院救她的,那時候她還在讀高中吧。”

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之前我還有點納悶,如果真的是要拒絕一個女孩子,郭勇佳應該狠心纔對,拿我做擋箭牌只是一時之計,現在阿黎都住到家裏來了,不趁早說清楚,肯定會有更多事,但現在我明白了,原來阿黎背後還有這些隱情事,難怪郭勇佳拒絕不了她…

我又說了剛纔在超市,阿黎說收了徐鳳年的事,既然家裏多了一個人,有徐鳳年在肯定會不方便,不過她也是對這些不忌諱的人,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跟她嘮叨嘮叨。

兩人都沒意見,只要不會嚇到她,就跟她說實情。剛敲定下來,阿黎就正好從房間裏走了出來,臉上帶着心情愉悅的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跟我們看起來了電視。

我們三個對視了一眼,郭勇佳咳嗽了兩聲 ,乾笑的說道:“阿黎…”

“嗯?”阿黎回頭疑惑的看着郭勇佳。

“這個傢伙呢,是個好鬼,跟我們是一塊的,你既然看得到他,也不用害怕他。”郭勇佳指着徐鳳年道。

“你好,我叫徐鳳年。”徐鳳年倒也禮貌,對她微笑了下,輕輕點了點頭。

明朝富家子 阿黎怔了怔神,恐怕根本沒想到徐鳳年和我們會是朋友,但是她反應很快,臉上笑的跟花一樣。

“你好,我叫阿黎,哈哈…”

其實我在心裏挺佩服她的,我被鬼糾纏以後,無論後面見到什麼鬼心裏都會害怕,也不知道是女生的天性,還是從小灌輸的思想,總之就是有點沒辦法接受。可她比我還小,膽子卻比我大很多,見到徐鳳年後也沒慌張,居然一直隱瞞到現在…

“阿黎,你從什麼時候能看見鬼的?”郭勇佳見阿黎很爽快的接受了徐鳳年,臉上也輕鬆了不少。

阿黎偏過頭,笑道:“你治好我的病以後,我就能看見了,剛開始我都快瘋了,你不知道整天見到那些傢伙有多煩人! 大月謠 可是後來我發現,那些傢伙不能靠近我,時間久了我也就習慣了,反正當做沒看見就好了。”

郭勇佳點頭笑了笑:“這樣啊,你的身體,沒有什麼別的狀況吧?”

“沒有啊,我一直好的很,多虧了你之前救了我。”阿黎回道。

郭勇佳嘿嘿乾笑,沒再說話,而是靜靜的看着電視。

到了晚上,阿黎主動要求下去買菜,要給我們做一桌子好菜,感謝我們收留她。我知道她是孤兒,聽了這話心酸的很,讓她不要客氣,可是她脾氣倔,又愛對我撒嬌,最後也沒辦法,任由她去了。

“這是一個好女孩子,你應該珍惜的。”阿黎出門後,我便對郭勇佳說道。

“那好人世界上多的去了,我還是好男人呢,可你還不是要徐鳳年?”郭勇佳撇了撇嘴:“心靈雞湯的話少說一點吧你…”

我被郭勇佳嗆得無語,徐鳳年卻哈哈大笑,“這話聽得我心裏好酸啊…”

郭勇佳瞪了徐鳳年一眼:“笑笑笑,等你下次被抓走送去當畜生的時候看我去不去救你。”

徐鳳年捂着嘴,還是忍不住一直在笑,我看見他們這樣子,心裏也釋懷了不少,一切的付出,得到的回報僅僅是有愛的人陪在身邊,雖然平淡,可也值了!

“一個月多了,對方也沒有動靜,我看可能真的和楊塵說的一樣,暫時不會來對付我們。”

郭勇佳聳了聳肩,對我說道:“但願吧。”

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就是想把徐鳳年變成一個人!堂堂正正和我一起吃喝玩樂的人!

這個念頭壓在我心裏已經很久了,甚至我想過,有人可以把徐鳳年變成不死之魂,那這麼多年過去了,肯定有更厲害的人,可以讓徐鳳年起死回生!

“郭勇佳,我問你一個事。”念頭在心裏徘徊久了,根本按耐不住,越想越興奮。

“說咯…”郭勇佳嘴裏叼着煙,一副地主的樣子。

“徐鳳年,有沒有重新做人的機會?”我看了身邊的徐鳳年一眼。

郭勇佳眉毛一挑:“去地獄唄,孟婆湯喝了直接投胎去,然後咱們馬上結婚,造個孩子,到時候我讓師兄幫我,看能不能讓徐鳳年變成我們的兒子,嘿嘿,這辦法是不是很好,我們三個搖身一變,就成其樂融融的一家人。”他看向徐鳳年,繼續道:“你放心,以後你成了我兒子,我一定不會打你罵你,會好好教育你,你這輩子當了這麼多年的鬼,下輩子我教你做道士,專門去抓鬼,是不是覺得興奮啊?哈哈哈…”

我和徐鳳年面無表情的看着郭勇佳,他這一口說的那麼溜,好像早就已經把一切都幻想好了…

郭勇佳一個人自娛自樂笑了半天,中途好幾次都笑岔了氣,我趕緊給他倒了一杯水喝,誰知道他一看我就又笑,嘴裏的水都噴了出來,我真搞不懂,這笑點也太低了吧,想個事都能讓他樂呵這麼久。

“我是說,能不能不投胎,復活啊!”他笑了以後,我才繼續問他到。

“呵呵…有,有啊。”郭勇佳上氣不接下氣道。

“是什麼?”我眼睛一亮,追問他。

“去跳忘川河,承受那個千年的寂寞和折磨,徐鳳年不是號稱魂不滅麼?只要他能忍耐,我覺得他還是很有機會的。”郭勇佳緩過勁,重新給自己點上一根菸。

我皺了皺眉,之前倒是有聽楊塵說過這個,只不過他說好像並沒有人成功過,如果讓徐鳳年冒這個險,感覺不是很保障。

我擡頭看了一眼徐鳳年,給了他一看你願不願意的眼神。

“你傻逼啊,人家徐鳳年願意,千年後復活了,你也早就死了,淨扯這些沒用的。”郭勇佳吐槽道。

我回過神,他說的沒錯,千年後我都屍骨無存了,不可能會在一起…

“我是說,能不能立地復活的那種?”我厚着臉皮繼續問道。

“這個也有。”郭勇佳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你閉上眼睛,數羊,數到睡着了,我作法,讓你做一個春秋大夢,徐鳳年就活了。”說完,郭勇佳又開始大笑了起來。

這下我徹底無語了,這傢伙簡直就是話題終結者,還是和徐鳳年默默看電視好了。

到了飯點,阿黎確實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不過讓我驚訝的是,她還單獨給徐鳳年做了一份,我心裏頓時就有點慌了,這阿黎可真是個好姑娘,我和徐鳳年在一起這麼久,似乎都沒有爲他做過一頓像樣的菜…

徐鳳年倒是比我淡定多了,只是說了句謝謝。開吃以後,阿黎不停的給郭勇佳夾菜,郭勇佳臉都綠了,這菜比飯還多,最後無奈道:“你別夾了,我吃不完。”

阿黎面色一怔,瞪圓了眼睛看着郭勇佳,緊接着頭一歪,摔倒在了地上… 時光如水,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凌天拍賣行今晚變成了全城最受矚目的地方,還未入夜,四周便燈火輝煌,各種各樣的馬車,全部聚集在凌天拍賣行的門口……

一群又一群的達官貴人,世家弟子,神秘勢力等等魚貫穿行般的,進入凌天拍賣行。所有進去的人,都被裡面的設計風格所吸引住了,引來了無數人讚不絕口的稱讚,和各種驚嘆聲……

本來這一次風雲城舉辦馴獸師大會,就吸引來了無數人,使得很多勢力齊聚風雲城……

馴獸師大會是在明天舉行,很多家族和勢力都是今天趕到的,卻沒有想到,來了之後便得知,凌天拍賣行今晚拍賣紫玄丹的消息。

因此,所有勢力全都不約而同的來到了凌天拍賣行,這也是墨九狸為何,讓冷冥夜要求在今晚舉行拍賣紫玄丹的原因……

冷冥夜和冷殘淚在三樓的貴賓包廂中,看著樓下不停進入的人群,手下的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彙報一次前來的勢力名單……

「夜,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現任何人出城。」冷殘淚聲音微冷的說道。

「嗯,我知道。但願主子和寶寶一切順利。」冷冥夜輕聲道。他的心裡卻是萬分的擔憂,寶寶是九狸最在意的,如果寶寶有事,他不敢想象九狸會怎麼樣?他現在只希望今晚快點過去,讓他可以馬上趕到他們母女身邊。

為了不讓人打擾到九狸母女,他們一定不會讓人注意到魔獸森林的動靜的……

凌天拍賣行,本來就是凌天大陸上,最神秘的勢力之一,沒有人知道凌天拍賣行的主子是誰?

更沒有人敢在凌天拍賣行鬧事!凌天拍賣行拍賣的東西,都是有價無市的寶貝,凌天大陸上所有的凌天拍賣行都是一樣,每一次拍賣會都是人潮如海,珍寶如林的……

今晚的拍賣會,更是在兩天的時間內,快速的傳遍到了風雲城每一個角落,就連附近的小城都有不少人聞訊而來……

拍賣行的裝修,更是奢華而大氣,大廳的中間出現一個圓形的拍賣展台,展台上面是一個透明的水晶球,然後一邊是拍賣師需要的拍賣吧台……

設計簡潔大方,又不失高貴和典雅,紫色的燈光籠罩在整個大廳,既不會太亮,又不會太暗,整個拍賣行給人一種溫馨而神秘的感覺,空氣中有著淡淡的清香飄散,讓人聞上一下,頓時就覺得神清氣爽……

「大長老,這香味竟然是醒神丹的香氣啊!」煉丹公會的二長老驚訝的說道。

「沒錯,的確是提升精神力和靈魂力的醒神丹。沒想到這令天拍賣行今晚如此奢侈,竟然用醒神丹來做熏香……」大長老感嘆道。

「是啊,也不知道這令天拍賣行的主子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這麼敗家啊!」二長老有些肉疼的說道。

「沒錯,老二你帶足了錢沒有,今晚必須幫我拍到一顆紫玄丹,那可是紫玄丹啊!」大長老有些激動的說道。 我們三個都懵了,那聲勢絕對假不了,是真的那種突然失去支柱,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哼都沒哼一聲,死了似得一動不動。

我最先回過神,眉毛一高一低的看着郭勇佳,心說這也太厲害了吧,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拒絕的話,居然都能把人給嚇暈過去?會不會有點太浮誇了…

“我靠。”郭勇佳放下碗筷,低聲罵了一句,趕緊蹲下身子扶阿黎起來,可阿黎根本就沒動靜,爛泥一樣趴在郭勇佳懷裏。

“醒醒啊,大姐你別嚇我了,我吃還不行麼…”

郭勇佳拍了拍她的臉,嘴裏說着安慰小孩子的話,可阿黎還是沒有動靜,眼睛閉的緊緊的,臉上有點煞白,一點表情都沒有。我納悶,她該不會有什麼心肌梗塞啥的疾病吧,一激動就暈?

“看看有沒有氣。”我提醒手足無措的郭勇佳道。

郭勇佳立馬用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嘴裏喊道:“有啊,還很好,可怎麼就暈了呢?”

這問的我哪裏清楚,我說先抱回房間吧,檢查一下,郭勇佳有些爲難的看着我,顯然他並不是很樂意做這種事。

“你不抱她難道還想我抱?”我瞪了他一眼,阿黎長得比我高大,我肯定抱不動,要不我就自己上了。

郭勇佳咬了咬牙,把阿黎的頭按在他胸口上,整個人橫抱起來,但是沒有回房間,就丟在了沙發上。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也學郭勇佳之前那樣拍着她的臉,嘴裏喊了幾聲,可阿黎一點反應都沒有,要不是呼吸還在,我肯定覺得她已經死了。

“她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看樣子是醒不了,送醫院去看看吧。”我看向郭勇佳。

“這不大好,問題沒搞清楚,也不像是身體有毛病。”郭勇佳一屁股擠開我,撥開了阿黎的眼睛開了幾下。

不是身體毛病?我疑惑道:“會不會她招鬼了?”

“這個,我也…”

郭勇佳話語剛說到一半,阿黎突然坐了起來,瞪直了眼睛盯着我們。我們嚇了一跳,紛紛退後了幾步。

阿黎一臉呆滯,雙目無神,嘴巴長成了0形,好像詐屍了一樣。

“阿黎?”郭勇佳雙手擋着我和徐鳳年,試探性的叫了一句。

阿黎渾身抖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你們站在這裏幹嘛?”

這話說的給我們三個都懵了,徐鳳年開口問道:“你剛纔好好的怎麼突然暈了?”

“暈了?”她看了看屁股底下的沙發:“奇怪,我怎麼坐在這。”

我看她這樣子,似乎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會,難道她剛纔是故意假裝暈倒?

阿黎突然站了起來,郭勇佳連忙喊了一聲:“你先別動…”阿黎愣在原地,不解的問:“到底怎麼了你們?”

這本來是我想說的話,可沒想到被她說了,郭勇佳連忙上前兩步,一下子抓住她的手,隨手掏出一張黃符貼在了她頭上,看樣子郭勇佳也覺得她招鬼了。

“你貼這個在我頭上幹嘛!”阿黎隨手扯下了頭上的符紙。

我先是一愣,隨即心裏鬆了口氣,這個黃符的厲害我是見識過的,貼在老爸老媽的頭上,裏面的小鬼一下子就被郭勇佳給逼了出來,看樣子阿黎並沒有被鬼纏身。

“嘿嘿,沒事沒事,吃飯吧吃飯吧。”郭勇佳拿過阿黎手裏的黃符,乾笑了一聲,還對我們使了一個眼色。

“莫名其妙…”阿黎率先走到飯桌前,開始吃了起來。

我們也回到座位上,跟着她一塊吃,阿黎還是跟之前一樣,一邊笑一邊給郭勇佳夾菜,郭勇佳埋頭苦吃,不敢再說什麼拒絕的話,恐怕他也害怕阿黎再受什麼刺激暈倒…

我們全部的人都默默無聲,邊吃邊看着阿黎,她見我們眼神奇怪,突然開口說:“白素姐,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沒工作…”我尷尬的笑了笑。

“沒工作你哪來的錢養活自己?”阿黎追問。

“我以前有,剛辭職還沒找新工作,手裏存了點錢還夠花。”我心裏嘆了一口氣,認識徐鳳年之後生活軌跡就變了,現在吃住都是郭勇佳的,本來我就覺得不好意思了,現在阿黎這麼一說,我突然間覺得自己有些丟人,看樣子是時候去找一份工作來充實下自己。

阿黎點了點頭,笑嘻嘻道:“白素姐既然沒工作,那明天我們一塊去找吧。”

我恩了一聲,這阿黎是個孤兒,雖然年紀不大,不過看樣子挺有社會經驗的,有個朋友能陪自己一起上班,我覺得還是不錯的。

“白素姐,你以前是做什麼工作的啊?我以前是護士,可照顧病人太累了,我想換一份工作試試。”阿黎跟很多女孩子都一樣,愛嘮叨,但是我沒有厭倦,反而覺得她說的話很有意思。

“我以前是做客服的,比較輕鬆一點,就是…”我話剛說到一半,阿黎突然丟下手裏的碗筷,眼睛一翻倒在了地上。

我楞了一下,心說又來了。不過這次我們三個明顯比之前要淡定,顯然在心裏已經做好了這方面的準備。

郭勇佳低聲罵了幾句娘,抱着阿黎回到沙發上躺着,也沒去管她有沒有氣,納悶的說道:“剛纔被我拒絕了暈倒還說的過去,可這次話說的好好的,怎麼就暈了?”

“你以前不是跟她呆過一段時間嗎?她以前是不是就有這毛病?”我瞥了阿黎一眼問道。

“大姐,我以前是給她治病,不是陪她睡覺吃飯,哪裏見到過這種事…”郭勇佳很無辜。

我腦子裏靈光一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經全黑了。

“阿黎白天一直跟我們在一起,都沒有暈倒過,天一黑就有點不正常了,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呢,她有沒有這樣?”

郭勇佳思索了下,搖頭道:“沒有,她是白班的,晚上沒去看過我,我也沒發現她有這種情況。”

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裏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阿黎這個毛病可能只有晚上纔會發作,白天就和沒事人一樣,這不禁讓我有點害怕起來。

過了大概有五分鐘,我們三說話說到一半,阿黎突然間又坐了起來,還是一副無神的表情看着我們,跟詐屍了一樣。待她回過神後,又茫然的問我們:“你們站在這幹嘛?”

郭勇佳很無奈的隨便糊弄了她幾句,便又重新回到飯桌上。只不過這次我們全程一直盯着她看,我發現她醒着的時候挺正常的,就是暈了以後會忘記之前發生的事,問了好幾次她剛纔暈倒的事,她都搖頭說不知道,而且也沒有追問我們,似乎對我們說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很快,她又暈倒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郭勇佳雙手抓頭,臉上露出誇張的表情罵道:“這他媽是間歇性暈厥症啊!”說完,就準備去抱她,可被我攔住了,我說等她自己醒來就好,要不她都不記得自己暈倒的事。郭勇佳點了點頭,重新埋頭吃飯,嘴裏還嘀咕道:“吃個飯能折騰死人!”

吃完飯後,阿黎又很準時的起來了,不過卻沒有問我們什麼,爬起身子坐在椅子上吃飯,見我們都吃完了,還很驚訝的說我們吃飯速度好快。我們沒理會她,就看着她吃,也沒再暈過去,吃完洗好碗,她說有點累,先回房間休息。

我們三個茫然無措的坐在沙發上說着阿黎剛纔的事,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去醫院給她看看的,要不就這個毛病,絕對找不到男朋友,就在我們說的正激烈的時候,阿黎突然開了門,手裏舉着一把刀朝我們衝了過來… 「放心吧大長老,我把所有的財產都帶來了!怎麼也能拍到一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10顆紫玄丹!已經多少年大陸上都沒有出現過紫玄丹了!」二張老感慨的說道。

「是啊,已經多年沒有人能夠煉製出來紫玄丹了!這大陸看起來要不平靜了,墨丫頭連九生丹都能夠煉製出來!有人能夠煉製出紫玄丹似乎也不那麼奇怪了!」大長老也跟著說道。

此刻,兩人坐在包廂裡面看著下面座無虛席的大廳,心裡羨慕不已!看看人家凌天拍賣行做的,隨便那一城那一家那一場拍賣會,都是如此的火爆……

這時,大廳中一陣騷動,大長老和二張老往下看去,只見門口一前一後進來兩隊人馬,為首的人瞬間讓在場的眾人,都屏息看著而不說話了……

走前前面的人馬為首的是一個藍衣女子,女子身材苗條,一襲藍色的紗裙,襯托著她的肌膚更加的白皙可人。而她的身後跟著的幾人也都是相貌不俗的青年男女,兩側跟著兩位老者,實力強悍!一看這場面就知道不是尋常人……

緊隨其後進來的人馬,為首的是一個年輕英俊的男子。男子精緻完美的五官,不需要任何修飾已經是絕色無雙。身穿一襲如雪的白袍,讓人一眼望去便深陷其中!如果墨九狸和寶寶在的話,就會認出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錦繡綢緞莊的主子上官澈……

俊男美女的入場,自然引起一陣矚目了,所有人的視線,都成功的被二人吸引了過去……

藍衣女子看著眾人羨慕和驚艷的目光,深深的滿足了她的虛榮心,臉上的笑容怎麼都掩飾不住!而後面的男子則是一如既然的冷漠,精緻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二人隨著凌天拍賣行的工作人員分別來到了三樓的頂級包廂中落座。

看到這兩人上了三樓,大廳中的眾人都才猜測著他們的身份!眾所周知這凌天拍賣行共有三層,一樓的大廳,尋常人等只要有帖子就能進入。二樓的貴賓包廂,有貴賓請帖者入之,至於三樓則是頂級貴賓包廂,幾乎很少對外開房的!別的不說,就是這風雲城凌天拍賣行的三樓,開房的次數一個巴掌都能數過來了……

剛才的兩人,看起來那麼年輕,竟然去了三樓,可想而知對方的身份,定然十分了得……

「大長老,你認識剛才那兩個人嗎?」二張老看到兩人上了三樓,也有些好奇的說道。

「女的不認識,那男的是天下第一庄的少主上官澈!沒想到他也來參加拍賣會了!」大長老隨意的說道。

他曾經跟天下第一庄的老莊主上官梓岩,也就是上官澈的父親,有點交情,所以他認得上官澈……

「竟然是天下第一庄的少主!難怪沒有人認識這天下第一庄的少主,看起來這上官澈行事很低調!」二張老點點頭道。

「沒錯,這上官澈也是幾年前才忽然強勢崛起的,之前也並不受待見!」大長老說道。 上官澈坐在包廂中,一雙鳳眸微微眯起,四處尋找著什麼?當看到蔡祭帶著馴獸師公會的人進來時,他的眼神微微在蔡祭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收回了……

可是當他的目光,在全場看了幾遍,都沒有發現那道身影的時候,上官澈的心裡微微有些煩躁。

原本這一次馴獸師大會跟他並沒有什麼關係,他也不需要前來!上一次被父親急忙召了回去,竟然是要他跟馴獸師公會蔡祭的師妹成親……

可是,他的心早就給了另一個人,怎麼可能再去娶別人呢!而且,據他所查得到的消息,那蔡祭的師妹心中有的人,一直都是她的師兄蔡祭,只是蔡祭並不喜歡她罷了……

別說他不會娶一個心有所屬的女人,即便那女子傾心的對象是他,他也不會娶的!可是父親苦苦相逼,硬是用各種事情,將他困在莊裡,好不容易等到這一次的馴獸師大會!

父親才讓他前往風雲城觀摩這一次的馴獸師大會!而且,還讓他找機會跟馴獸師公會的人拉好關係,跟那蔡祭的師妹培養感情!他到現在也不明白向來看淡一切的父親,這一次為什麼如此執著的,非要他娶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女人……

不過,上官澈也並沒有想太多,只要讓他能來風雲城,他就很開心了!只有來了風雲城,他才有機會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兒……

他是今天下午趕到風雲城的,剛來就從手下那裡得知了風雲城最近的一些事情,對於九狸做的事情,他早就料到了!只是沒有想到自己安排在墨府的人,都被打發了!想想也是,皇室被滅,墨府清理人丁也是正常的……

本來他準備明日前往墨府拜訪的,可是忽然得知今晚凌天拍賣行拍賣紫玄丹,他第一想法就是紫玄丹一定是九狸煉製的!因此,才拿出了多年前因為生意關係,凌天拍賣行贈送給他的頂級貴賓卡,帶著人前來參加拍賣會……

只是,他尋找了一圈,都沒有發現墨九狸和寶寶的身影,讓他不免有些失落……

「澈,你怎麼了?在找人嗎?」上官澈身邊一個男子,看著自家弟弟的目光,一直在尋找著什麼,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事。」上官澈淡漠的說道。

男子挑了挑眉,對於上官澈心口不已的做法有些興趣。要知道上官澈跟他自幼一起長大,兩人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了!他可是第一次見到他這般樣子呢……

而且,向來對老爺子話言聽計從的澈,這一次竟然對娶親一事如此反感,怎麼看都怎麼不對勁,明顯裡面有著深深的八卦啊!不然,他才懶得動一下,陪他前來看那些人馴獸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