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滿地死屍,即便情感缺乏,此刻它也有種兔死狐悲的感傷。

這個據點算是徹底完了。

…… 越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總之有點懵。

她關了電腦直接躺在了床上,手中把玩著那個手串。

「你討厭他?」

小白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什麼是討厭?」

「就是看着就煩。」

「那倒沒有。」

「既然不討厭,那你為什麼要躲着他?既然不討厭,試着接觸一下不是也挺好嗎?況且你不是說了,他對你還有用。

像這樣眼巴巴送上門讓你用的,我覺得也不錯。起碼人也挺好看。」

「……你一個AI知道的倒是不少。」

「拜託,我是搭載了情感模塊好嗎?既然現在有用,就不必思考那麼多不是嗎?平常心就好。等你什麼時候弄明白了,什麼時候再研究。」

雖然越凜脾氣挺爆,但是小白知道她不會在那種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就做決定,所以才冒死出來說了一番話。

越凜拿到手串的時候,小白想起來了自己的終極任務。

當他自己反應過來的時候也愣了一下,沒想到竟然還需要觸發條件。

不得不說,自家主人設置的還真是隱秘。

「你說的沒錯,我不會隨便做決定的。」

聽到越凜的話后,小白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主人啊主人,小白無能,暫時只能幫這麼多了!主人自求多福吧!

小白在心裏祈禱完畢之後就下線了。

越凜這會兒也想明白了,她現在確實不適合做決定。

如蕭千亦所說,不過是一個婚約而已,暫且先擱著吧。

次日,她就恢復了正常,她與蕭千亦一同去了學院。

他們剛到學院的時候又聽說了一件事,據說是又來了一個代課老師。

整個學院的女生都跟蝴蝶見了花蜜似的一擁而上。

畢竟蕭千亦這個代課老師已經被越凜一人霸佔了,所以她們不得不把視線轉到其他的代課老師身上。

當越凜看到眾女生簇擁的那個代課老師的時候,便微微皺了皺眉。

「是他。」

沒錯,那人就是米勒。

「你們這些國際集團的掌舵人是不是都特別閑?」

越凜掃了一眼后,便看向蕭千亦問了句。

「我不閑,我現在也是在做正事。至於他,我就不太清楚了。」

實際上蕭千亦跟米勒並沒有什麼交集,不管是業務上也好還是其他的也好。

這時候米勒也看到了不遠處的越凜,便邁着他的大長腿朝這邊走了過來。

「嘖,真是夠能招蜂引蝶的。」

越凜輕嘖了一聲便轉身要走,卻被後面的人喊住了。

「越小姐,既然都看到了,為何要裝作沒看見?」

米勒的聲音也很好聽,如沐春風一般。

但是越凜總是從他的聲音中能聽出一些陰測測的感覺。

「蝴蝶太多,確實沒看見。」

越凜說完頭也沒回的直接閃人了。

這樣光明正大的睜着眼睛說瞎話,眾人還是頭一回見。

「怎麼又是那個女的?」

「老師你認識她嗎?」

周圍的女生聽到他們二人的交流后,紛紛嘰嘰喳喳的問了起來。

米勒這時微微皺起了眉,他看着眾人道:「安靜的蝴蝶才好看。」

當他說完這話后,所有人立馬就安靜了下來。

「好了,該上課了,小蝴蝶們都去上課吧。」

女生們戀戀不捨的離開,此時在樓上的霍欣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

她完全搞不懂這個男人到底要做什麼,但是有一點她清楚,這個男人這麼做肯定是跟越凜有關係。

上課了,老師宣佈要轉來一個轉學生。

當那個轉學生進來的時候,越凜微微愣了一下。

「凜,這不是之前要找你的那個女生嗎?」

梁悅看到這一幕也是一臉的驚訝,她是完全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嗯,不必理會。」

越凜只是稍稍一愣,隨即便回過神了。不管對方想要幹什麼,她都不怕。

但是越凜沒想到,一下課這個金髮妹子就粘上了她,在她跟前嘰嘰喳喳的。

梁悅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們本來就認識。

越凜聽着對方不停的叨叨,終於忍不住了。

「我們不熟,你要說就找別人。」

瑟琳娜完全沒有受到越凜這冰冷氣場的影響,她一臉無辜的道:「我就是想跟你做朋友,這樣都不行嗎?」

「不行。」

越凜掃了她一眼后,便直接拉着梁悅離開了。

「那個妹子到底要幹嘛啊?」梁悅一臉懵逼的問道。

「不清楚。你也離她遠一點。」

「嗯。」

不管越凜理不理她,對方都能不顧任何眼光的黏過來。就這樣越凜一直堅持到放學。

鈴聲一響,她拉着梁悅大步流星的走出教室,身後依舊傳來瑟琳娜的聲音。

「等等我啊!」

越凜拉着梁悅健步如飛,很快就到了學院門口,直接上了車疾馳而去。

當蕭千亦出來的時候,便看到學院門口圍了一堆人,而越凜已經不知所蹤。

他看了看時間,他出來的也不晚啊!

當他正疑惑的時候,突然被人抱住了腰。

「千亦哥哥!」

蕭千亦微微皺眉。

「你怎麼還在這裏?不是讓你回去?」

「我不回去,我剛轉到這所學院。你不是在這裏教課嗎?可以給我補一下課。」

瑟琳娜揚起臉看着蕭千亦笑着道。

只是她並沒有看到她所希望的那種表情,蕭千亦看着她不帶任何情緒。

「你別胡鬧,趕緊回去。如果非要讓你爸來抓你,那就不太合適了。」

蕭千亦很清楚,這肯定不是威廉家安排的,絕對是這個女人自作主張。

「我就不回!你在這裏我就要在這裏!」

「那你在這裏獃著吧。」

蕭千亦一把將她甩開,搭了一輛車便離開了,只是他離開的方向不是去越家。

他現在大概明白越凜為什麼火速離開了,恐怕是這個女人又做了什麼。

他拿出電話撥通了祝莫冉的號碼。

「喂,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瑟琳娜怎麼還沒有離開?」

祝莫冉微微一愣,雖然他知道蕭千亦是個無事不登門的人,但是這事兒也問他?

「這我還真不知道,我又不是她爸!」

「她轉學進了學院,你幫我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這個女人油鹽不進啊!白浪費我那天那麼多口水了!她要是進了學院的話,那越凜那邊豈不是又麻煩了?」

「先搞清楚她是怎麼進去的再說!」 極限抗塔奶自己一口不死出塔,豹女還覺得自己這波極限抗塔很帥。

接下來換錘石抗塔,殺一個殘血的璐璐還不是手到擒來。

結果豹女屏幕後面的玩家剛露出笑容,他的笑容就隨着從草叢陰影里現身的身影戛然而止。

阿卡麗一代kda皮膚炫麗的大招視覺特效配上音效一響起,豹女的屏幕就黑了。

「這阿卡麗不是在上路嗎?」

被阿卡麗斬殺,黑屏的豹女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很是煩躁。

接下來,他的隊友錘石和厄斐琉斯也是被葉天以摧枯拉朽之勢斬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