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威力大增的聖光斬,秦浪還是那般的不可一世,冷冷的笑道:「聖光斬么,我能破克斌的,克斯利你得還是一樣。」大喝道:「霸斬。」

秦浪這次用出的霸斬明顯的不是在封城用出的威力可以比擬的了的,這次面對的克斯利,實力為五階神靈者的光明教皇,不出全力的話,怕是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轟。」聖光斬與霸斬在空中碰撞,強烈的餘波將秦浪震飛開來。

克斌看著秦浪這次的霸斬,雙拳緊握,怒氣充斥著腦海,喃喃道:「沒想到那天你只是當我是老鼠的玩耍,你放心,我不會放你失望的,下次見面我定然要打敗你。」

對於克斌信誓旦旦的話語,秦浪自然是不知道了,此時的秦浪在第一次的對陣下敗下陣來。內心也不得不從新估摸起克斯利的實力。

克斯利看著沉思的秦浪,譏笑道:「怎麼你就這麼點實力么,那麼你就得為你的狂傲付出代價,死亡的代價。」說完大喝道:「滅魔斬。」

秦浪心中無比的震驚,雖然猜想的是克斌使出的招式都是傳於克斯利,但是沒想到的是。倆人使出的招式雖然是一模一樣,但是其威力卻是天差地別,克斯利現在明顯是動怒了,招式也不在那般的顧忌,全力的攻擊秦浪,秦浪看著一邊的老瘋子,顯然現在的老瘋子與公孫傲天打的難解難分,一時間肯定分不下心來救自己。

秦浪彷彿下定了一個決心一般,大喝道:「妖域。」血色的紅光快速的在秦浪的背後散開。形成了一片紅色的海洋。

克斯利冷冷的笑道:「你以為展開領域就能擋住我么。」大喝道「遲域。」

遲域一展開,克斯利的速度明顯的加快,就連同克斯利斬出的滅魔斬的速度也是加快了不少。

看著如此速度的滅魔斬,秦浪不但沒有抵擋,反而雙手展開,彷彿認死一般,不在抵擋。

克斯利看著秦浪的舉動,冷冷的笑道:「怎麼就擋不住了么.。」

克斯利的話還沒說完。秦浪背後的紅色血海慢慢的聚集,血海彙集在秦浪的背後。慢慢的,在秦浪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暗紅色的影子,影子出現在了秦浪的背後,看著滅魔斬,嘴裡只是冷哼一聲:「哼。」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把捏住滅魔斬的光芒。

「鏰。」滅魔斬竟然就這麼的給秦浪一把捏碎了。消散在空中。

克斌看著秦浪的背影有點后怕的朝著克斯利喊道:「出來了,就這這條魔影。」

是的,這條出現的魔影赫然就是在封城時引來天劫的魔影,而此時的魔影卻是比在封城時看起來現實了不知道多少倍了,要說封城時的魔影只是一個看起來飄忽的影子。現在的魔影卻是看起來真實了不少,完全可以看清楚魔影此時的摸樣以及那血紅色的雙眼。

魔影的右手伸出,秦浪手中的妖刀抖了抖,一條刀影竟然從秦浪手中的妖刀脫離而出,快速的飛向魔影的右手之中,魔影摸著手中的妖刀,一些低沉的話語從秦浪口中傳出,但有不像是秦浪說話的音調,反而顯得有點沙啞,:「這段時間讓你受苦了。」

妖刀受著魔影的撫摸,竟然「錚錚。」的響了倆聲,彷彿得魔影撫摸一下就那般的興奮。

公孫傲天與老瘋子也同時停了下了,看著秦浪的變化,老瘋子不由的暗罵道:「該死,竟然將自己全然交給了那個魔鬼,難道他想死么。」說完也不在廢話,殺向公孫傲天,只想著快速的解決公孫傲天好去助秦浪。

是的,此時的秦浪是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了秦浪背後的魔影,也就是老瘋子口中的魔鬼,秦浪這也是沒辦法的舉動了,要是不將自己交給魔影的話,那麼自己必然不下三十回合就得給克斯利斬殺,與其這樣不如將自己交給魔影,也許還有著一線生機。

克斯利看著那血海組成的血色的魔影,驚道:「你是魔神坐下修羅王。」

魔影呲之的說道:「魔神坐下修羅王么,他連給我提鞋都不配,也許他們的那所謂的魔神給我提鞋的話還差不多。」

這時克斯利猛然的想起,自己在接受上古遺物的傳承的時候也知道當年的神魔妖一戰,強大的修羅王竟然給當年那個所謂的妖尊一口吞噬了,連一點掙扎都沒有發生,看到今日帶著點修羅王的血味的魔影,克斯利聯想到了,上古遺物中認為最為可怕的存在,妖族的帝皇,也就是所謂的妖尊,流露出一股驚訝的表情,脫口而出道:「你是妖族的始祖,妖族的帝皇,妖尊。」

對於克斯利竟然知道自己,那個叫做妖尊的魔影也是微微的驚訝,道:「沒想到這片大陸之上竟然還有著知道我的人,看你也不是上古時的老怪物。」說完頓了頓,接著道:「哦,你是不是得到了上古遺物,才知道我的身份的。」

對於這點克斯利沒有在否認,點了點頭。克斯利想起了現在的妖尊定然不是完全體,不然也不會依附在秦浪的身上,在說還有著妖尊的一部分鎮壓在了聖光城中,但克斯利依然不敢隨意觸發妖尊的怒火,要知道妖尊發怒,就算是毀滅這片大陸也是可能的。

克斯利對著魔影拱了拱。響起了克斌曾今說過,秦浪背後魔影的出現,曾今引發過天雷,憑著這一點,克斯利斷定魔影定然不敢隨意出手,道:「您,難道現在出手殺我,您不怕天雷降世么,一旦你擋住了天雷的話。那麼一旦光明神與魔神降臨,那麼您一定逃不了的。」

魔影對著克斯利這樣的小人物也不擔心什麼,自言自語的說道:「哼,要不是現在還未集齊我的身體,我會用得著怕他們,就連你們所謂的創世來了,我都不具。」

「是么,那您為何不自己全集齊身體呢。」克斯利依然不慌不忙的問道。

魔影嘆了口氣。指了指秦浪道:「現在他的實力還太弱了,不能化出我的真身。現在的只是當年那個給我吞噬了的魔王修羅王的摸樣,讓我的實力大減。」

聽著魔影的回答,克斯利不禁抹了抹頭上的冷汗,對一位這麼強大的人物提出疑問,就是克斯利也不得不時時刻刻防備啊,不然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魔影在接下來卻是道:「不過。向你這樣的螻蟻,想殺的話還是易如反掌,。」

克斯利聽著魔影的話,向後退了一步,道:「您現在這個樣子也向隨意殺掉我。您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么。」說完將全身的力量快速的聚集到了手中的能量體的金色巨劍中。

光明教皇將手中的劍朝著秦浪扔出,有點瘋狂味道的大喝道:「去死吧。」

秦浪背後的魔影看著給克斯利瘋狂扔出的能量劍,眉頭微微一皺,妖刀批出一道暗紅色的光芒,迎上克斯利的能量劍。

「轟。」妖刀批出暗紅色的光芒將克斯利的能量劍生生的在空中打散,直徑劈向克斯利。

看著妖刀破開能量劍朝著自己劈來,克斯利連忙道:「聖光盾。」一道金色的光盾出現在了克斯利的身前,擋住妖刀暗紅色的光芒。

「轟。」克斯利的聖光盾雖然擋住了妖刀的刀芒,但是克斯利還是給妖刀刀茫那巨大的能量給劈飛出去。

看著魔影竟然一刀連破克斯利的倆大攻擊,還將克斯利打成重傷,圍觀的克斌等人有點木凳口待了。

要說開始的克斌還有著以後要將秦浪打敗的想法,現在怕是連與秦浪對抗的想法都沒有了,此時的克斌心裡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以後見到秦浪就躲的遠遠的,不只是克斌,現在公孫明誠等人心中的想法都一樣,此時秦浪的戰力太強了,強大到了讓人無法無法升起抵抗的心思。

秦浪這邊的變化,對戰的老瘋子與公孫傲天也看在眼裡,面對此時戰力無比強大的秦浪,老瘋子對公孫傲天道:「要想活命的話,那麼我們就聯手打敗秦浪。」

對於老瘋子此時的態度公孫傲天也有點茫然,要知道老瘋子開始是一心要助秦浪,而現在站了上風,卻又是要對付秦浪,公孫傲天此時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秦浪背後的魔影的對話就魔影與克斯利知道,其餘的人都隔絕在外邊,自然不知道此時秦浪的為何會如此的強大。

老瘋子看著猶豫不定的公孫傲天,朝著克斯利吼道:「要想活命的話,那麼我們就聯手。」

克斯利知道現在的秦浪是何等的強大,也知道為什麼,根本就不在猶豫,點了點頭,朝著老瘋子飛了過來。

克斯利來到老瘋子的身邊,對著公孫傲天吼道:「想要活下去,我們必須聯手,不然整個大陸都將為之不保。」說完也不多說什麼朝著克斌伸了伸手,克斌身上的光明神套裝竟然自動脫離飛到了克斯利的身上。

看著克斯利與老瘋子竟然合作,公孫傲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也不在猶豫什麼,縱身與老瘋子、克斯利並肩站在一起,細心的觀察著將一切都交給魔影的秦浪。

魔影笑了笑,道:「你們以為就你們三人就能擋住我么,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實力的冰山一角,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才叫做實力。」

老瘋子看著魔影的舉動,朝著公孫明誠等人大吼道:「你們快逃,疏散城中的所有人群,有多遠跑多遠。」此時的老瘋子也拿捏不準此時魔影的想法,一旦魔影發狂的話,那麼整個風日城定然生靈塗炭。

老瘋子的話也將公孫明誠等人驚醒,公孫明誠等人快速的向著皇宮外面退去,並且命令著城中的禁衛軍快速的疏散城中人群。

看上百姓們對於這個疏散的消息不整么相信,但是當看到了,皇宮中的什麼太子,公主,皇上,皇后,連同那些城中的大官們都快速的撤出風日城,連細軟都來不及收拾,快速的撤出風日城。(未完待續。。) 這一夜的風日城都陷入了無盡的恐慌中,無數的人盡數的撤出這個原本無比繁華的都市,隨著人們越來越恐慌,不停的踩踏事件發生,無數的人死於這些逃跑的人群的腳下。

沸騰了,但不是高興的沸騰,而是陷入無盡的恐慌讓這個繁華的都市沸騰了。

此時給魔影佔據了一切主導的秦浪,冷眼的看著此時風日城中的慌亂,淡淡的笑了笑道:「恩,這樣也不錯,畢竟這個身體的主人曾今說過絕不胡亂雖然,絕不對普通百姓下手,等他們都撤了,也不算的違背了他的話了。」

老瘋子,克斯利與公孫傲天三人此時有點納悶了,為什麼明明他佔據了秦浪的身體,現在卻說還有遵守秦浪的話,這些到底都是為什麼。

老瘋子此時因為秦浪給魔影佔據了無比的憤怒,怒道:「就你這樣的魔鬼,難道還有什麼人情可言么,想動手就動手,何必再拿惺惺作態呢。」

此時對於克斯利來說真是恨透了老瘋子,原本打算在拖一拖在機會逃走,現在如果老瘋子將他激怒的話,那麼這裡真的是一個人都逃不掉了。

此時的公孫傲天心裡也是恨透了老瘋子,這裡可都是風日城的居民,還是公孫家的根,要是激怒了他,他將這裡毀掉,那麼無疑是將風日帝國陷入一個無比慘然的局面,到時候其他三大帝國范領,風日帝國那什麼去抵擋,連帝都都沒了,又怎麼從掌大權。

魔影對著老瘋子的激怒。只是淡淡的說道:「你們竟然這麼想死的話,那麼我就成全你們。」說完手中妖刀舉起。

就在妖刀即將落下的時候,魔影竟然生生的將妖刀的攻擊守護,喃喃道:「原來你們還有救兵啊,四股氣息。哦,不,是五股氣息才對,咦,竟然還有裁決者家族的氣息。」

聽到魔影的喃喃自語,老瘋子三人也是將自己的靈識展開。捕捉到了這幾股氣息,但是他們捕捉到的就是四股,並么有第五股氣息的存在。

克斯利捕捉到了四股氣息,對著老瘋子與公孫傲天低聲道:「單家四老來了,我們在拖一拖。等他們來了,加上他們的實力也許我們還能擋住一會。」

聽到克斯利的話,公孫傲天有點驚訝的說道:「單家四老。」對於單家四老公孫傲天自然是不陌生了,單家四老也是位於風日帝國中的一個古老的家族,雖然這個家族中沒有這神靈者五階這般強大的存在,但是單家卻是有著一強大的合力之法,單家四老平均都在神靈者四階的實力存在,其中單家四老中的老四隻有著神靈者三階的實力。但是單家的合力之法卻是可以將四人的鬥氣集中在一起,使其中任何一人達到神靈者五階的存在,而卻其實力比之公孫傲天也是有過之無不及。最為神奇的還不在這,在的是,四人依然可以戰鬥,四人的組成一個四方陣,不論敵人從那邊攻擊,位於哪個方位的人就將展現出強大的實力。這就是單家的四方陣的可怕之處所在。

魔影此時也看出了三人在拖延時間。非但不急於攻擊,反而笑了笑道:「你們不要那麼緊張。竟然你們叫了幫手了,那麼我就等等。畢竟只你們三個,還是太弱了,不值得我出手。」

聽到魔影的譏笑,三人也不怒,反而坐下來恢復實力了,對於他們現在來說,魔影說的一點都不錯,魔影要是想殺他們,根本就等不到單家四老的到來,他們就得死於魔影的刀下,此時魔影這樣說,他們也毫無顧忌的回復起來,希望等單家四老來了,聯合一眾之力擋住魔影的腳步。

魔影也樂得清閑,幾人在恢復,魔影卻是不停的磨蹭著手中的妖刀,嘴裡依然喃喃道:「不久之後我就會讓你大方光華,再現你從前的風貌,你也不用這麼的鬱悶下去了。。」妖刀身上的光芒閃爍了倆下,彷彿在為魔影的話而高興一般。

對於魔影的話,處於恢復中的老瘋子三人自然是不知道了,此時克斯利睜開了雙眼道:「單家四老來了。」

克斯利的話音剛剛落下,四道人影便出現在風日城的皇宮之中,四人身影剛剛落下,便笑道:「怎麼克斯利大教主,還有你決絕不了的麻煩,要我四兄弟一起前來。」

克斯利對於單家四老的譏諷,也不怒,笑著努了努嘴對著秦浪道:「就他了,。」

四人隨著克斯利的目光望去,看著背負魔影的秦浪,此時的秦浪沒有一點強者的氣息透露,只是背後的竟然背負著一個這般詭異的圖騰讓單家四老微微的有點心驚。

單家四老中的老四看著秦浪,怒道:「以為背後背一個圖騰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么,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強者。」說完不顧忌克斯利三人的勸阻,單掌劈向秦浪。

秦浪冷笑一聲道:「就你這樣的實力,還是回家在和幾年奶來吧。」說完左手一擺。

單家老四的攻擊竟然就這般的給秦浪擋住,而且現在連動都動不了了。

單家三老看著自家的老四竟然給秦浪一個擺手就定住了,大怒,連忙出手想解救自家的老四。

克斯利連忙出聲道:「單雄,現在別輕舉妄動。」說完聯合老瘋子與公孫傲天出手救下單家老四。

單家老四給救下練忙飛到自己幾位兄弟的身旁,輕聲言語了倆聲,與單家三位一起與克斯利三人站在了一起。

看著單家四老的四方陣大啟,克斯利大喝道:「動手。」

此時的秦浪卻是擺了擺手道:「先別動手,還有一位沒到呢。」

秦浪的舉動讓克斯利七人愣了愣。

只見秦浪大喝道:「怎麼現在裁決者家族的人都是縮頭烏龜了么,到了還不敢現身。」

秦浪的大喝讓克斯利七人頓時摸不著頭腦,無論他們如何的將靈識擴展都發現不了另外一名幫手也就是秦浪口中的裁決者家族的人的存在。

此時天空中一道怒聲響起:「你果真只是那秦浪當做一時的承載者。」話音落下。一道身影幾個閃身就來到了克斯利等人的身旁。

克里斯等人看著來人,心中驚訝,克斯利喃喃道:「沒想到只是幾日不見他就到了這等實力,竟然連我都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而老瘋子此時卻是緩緩的說道:「你個老不死的,總算是來了。在來晚點就等著幫我收屍吧。」

來人赫然便是修羅王蕭離,蕭離笑了笑道:「一路上耽誤了點時間,來晚了。」

對於修羅王的名號,公孫傲天他們並無陌生,畢竟都是大陸上少有的強者,雖然以前沒有見過。但是早就想要一睹尊容了,今日一見才知道修羅王與自己等人的差距,枉他們還以為自己實力夠強了,但是比起這個修羅王來說還是不及啊。

公孫傲天對著修羅王蕭離拱了拱手道:「久仰修羅王大名,今日修羅王前來助我風日帝國。他日定當后報。」

對於公孫傲天的話,修羅王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道:「哼,今日要不是秦浪發生了變故,我定然滅了你們風日帝國,竟然敢公然滅殺我蕭家。」說完還狠狠的瞪了克斯利一眼。

倆人頓時給修羅王瞪得一時心虛,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家族竟然與著凶命遠播的修羅王竟然也有著點牽連。

秦浪此時卻是冷冷的笑道:「沒想到裁決者家族,今日竟然落沒道了在一個小小的帝國都立足不了。真不知道裁決者家族的祖宗知道了後果何想啊。」

蕭離也是一陣心痛,道:「裁決者家族今日落沒到了這樣的地步,蕭離我難辭其咎。就算是死也無法面對蕭家的祖宗。」

此時克斯利,公孫傲天,單家四老心中駭然,原來蕭家竟然還有著一個裁決者家族的稱號,而蕭離卻也是蕭家眾人,公孫傲天與單家四老雖然不知道裁決者家族代表著什麼。但是聽名字就知道這個家族定然不凡。

克斯利卻是從上古遺物中的記憶知道關於裁決者家族的事情,裁決者家族。當年神魔妖之戰中妖族一方的強大武力,其家族中的實力無可估量。當年裁決者家族的族長可是生生的殺了一個主神級的強者,但是耐不住神魔聯手,強大的主神聯手的攻擊才將這個家族毀滅掉,沒想到這個家族竟然沒有真正的毀掉,而且還傳承到了現在,於這樣的一個家族為敵如何能讓克斯利不心驚呢。

秦浪笑了笑道:「你今日前來是來助我殺掉這些螻蟻,還是來與我為敵。」說完後半句,秦浪的話語中明顯的帶著點微微的怒意。

蕭離先是對著秦浪拱了拱手道:「原本妖皇再度出世的時候,我裁決者家族定然報效妖皇,但是我裁決者家族並不是妖皇你的屬下,我們有著我們的義務,我們的義務就是保護著這個大陸,不給任何一人毀滅掉,這次您再度出世也許不再也與神魔族對抗那麼簡單了,也許您將會讓這個大陸生靈塗炭。」

秦浪笑了笑道:「哦,是么,我不會毀滅掉這個大陸的,我只是拿回我妖族應有的東西,這些所謂的人都是那些所謂的神魔的支持者,他們原本都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大陸的,現在都滅掉又有什麼不可呢。」

蕭離卻是不卑不亢的道:「我們裁決者家族就是因為這片星球出現了多物種而出現的,竟然你們都到了這個份上,何不都退一步,讓這個大陸安定一段時間呢。」

秦浪冷哼一聲,道:「哼,退一步,說的簡單,當年他竟然違背了約定讓那些所謂的神魔創造出了人類,那麼我就要讓他知道違背約定的下場。」

「這又是為何呢,現在人類主管大陸,神魔族給唯一地,這樣不是很好么。」

「這片土地是屬於妖族的,我就要奪回。」

「竟然您這麼的執著,那麼我也無話可說了。我定然要維護我裁決者家族存在的意義,我只能和您一戰了。」

對於蕭離與秦浪此時的對話,眾人皆是不太明白他們在說什麼,唯一明白的也只是克斯利,克斯利從上古遺物中在。知道了上古的大戰,知道了所有,當然也知道此事蕭離與秦浪在說些什麼。

還有一人知道的就是老瘋子,此時老瘋子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老瘋子此時看著蕭離的眼神中明明的帶著點讚許的神態,彷彿非常的贊同修羅王蕭離的話一般。

秦浪怒哼一聲。道:「那我就徹底的讓你裁決者家族一起隨著這些螻蟻一起滅絕在這片大陸之上。」說完妖刀舉起,做出一副攻擊的準備。

看著秦浪的舉動,蕭離也是帶著老瘋子等人做好了一場大戰的準備。

秦浪手舉著妖刀看著欲反擊的蕭離幾人,沒有什麼花招,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擊。秦浪大喝道:「那麼你們就一起去死吧。」說完妖刀重重的斬下。

就是如此簡單的一擊也讓蕭離等人臉色大變,雖然此時的秦浪並沒有發揮到妖皇所有的威力,但是給魔影佔據了的秦浪氣勢還是那般的強大,強大到讓人窒息的地步。

蕭離也不在猶豫大喝道:「如果你們想要活命的話,那麼就不要保留我們全力出手也許還能有些許活命的機會,要不然大家都得去死。」

聽到蕭離的話,在看到秦浪那凌厲的攻擊,原本打算還有點保留的克斯利幾人此時也不在保留。強大的能量爆發開來,與蕭離一起出手。

蕭離、老瘋子、公孫傲天、克斯利、單家四老的攻擊瞬間在空中融合起來,形成一股無比強大的「勢。」。狠狠的迎上秦浪的攻擊。

「轟。」倆方的攻擊在空中碰撞道了一起,秦浪立於原地不動,而蕭離幾人去是抵擋不住強大的余**動,頓時給震飛了出去。

秦浪看著到飛的蕭離幾人,伸出一個中指,無比鄙視的擺了擺伸出的中指道:「根本就不是一級的戰鬥。你們太弱了。」

蕭離幾人定下到飛的身影,看著秦浪搖擺的中指。原本高傲如他們這樣的強者,此時也不得發作。確實現在的秦浪有著鄙視他們的資格,以一人之力單挑他們八人立於不敗之地,鄙視他們也是定然的。

蕭離此時傳音給老瘋子幾人道:「單家四老,你能不能說說你們單家的四方陣法。」

單家四老中的老大單雄聽到蕭離竟然這個時候還在打聽自己家的四方陣也是大怒,道:「哼,修羅王,你是什麼意思,現在還想打我們單家的四方陣的注意么,我們寧死也不從。」單家其餘的三位也是擺出了與單雄一樣的抗拒表情。

此時克斯利對著單家四老道:「先不要動怒。」隨後對著蕭離說道:「蕭離兄的意思是說想要靠單家的四方陣來對付秦浪。」

老瘋子與公孫傲天此時也恍然道:「是啊,蕭兄真是厲害,竟然可以想到這樣來提升我們的實力。」

蕭離點了點頭道:「是的,我想現在我們根本就不是秦浪的對手,唯有靠著單家的四方陣也許才能與之匹敵。」

此時的單家四老也是明白了蕭離的想法,但是這樣就等於將單家的秘密暴露於大眾之中,到時候其餘的家族都學會了單家的四方陣法,那麼單家在大陸之上將無立足之地,何況單家本就太為囂張,在大陸上的敵人也不少,要是他們知道了這個秘密,那麼單家也就離滅亡不遠了。

看著單家人吱吱嗚嗚的樣子,蕭離大喝道:「單雄考慮的怎麼樣了,再拖下去就沒時間了。」

蕭離的怒斥剛剛落下,單家人還沒有回答,秦浪卻是大喝道:「可惡的螻蟻,竟然擋住了我的攻擊,那就看看這一招你們還能不能擋下來。」說完妖刀再度舉過頭頂,喝道:「妖之三斬。」

妖之三斬,原本就是屬於妖皇的刀法,當年妖皇全盛時期的時候,憑藉此刀法屠殺無數神魔族人,令神魔族都聞之變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