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冷清的年夜飯,姬振華的心裡第一次後悔了,如果,如果他沒有生出那樣的貪念,是不是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往年屬於白珞瑜的餐椅,這一天晚上卻空蕩蕩的。

姬振華想著,這個時候她應該跟白染在一起吧!那個男人,但凡是見到他的人,都會覺得自卑,他也沒有例外,不然的話,他也不會用那樣的方法得到白珞瑜。

從他第一次看到白染和白珞瑜住在一起,他就發現,白染是喜歡白珞瑜的,即使他們是以兄妹相稱,可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係。

「小唯,你媽媽她,應該過得很好吧?」

姬振華突然想問一句,明知道她會過得很好,可他還是想問一句。

姬唯愣了一下,握著筷子的手微微頓住,又繼續往自己碗里夾菜,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媽過得很好,您還是操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您還年輕,如果想再找一個,我不會反對的。」

「再找?」姬振華笑了,「找什麼?我這輩子,只喜歡過一個女人,那就是你母親。」

他的言外之意在明顯不過了,他不打算再找了,他只要白珞瑜一個。

一旁的姬滿月不由得抓緊了筷子,面色微微白了白,可,她什麼也沒有說,只安靜地吃飯。

姬唯並沒有很意外,只淡淡地說連一句:「那您自己看著辦吧!我媽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了。」

姬振華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了,而且,她的一輩子一定比我要長,等我死的那一天,小唯,你一定要記得告訴她,我這輩子只愛過他一個。」

姬唯說道:「好,我答應你。」

見姬唯答應下來,姬振華的心情似是很不錯,他又繼續說道:「小唯,你也老大不小了,什麼時候把你的婚姻大事定下來?還有滿月,小唯啊!滿月的婚事只能交給你把關了。」

醫生說,他活不過今年春天。

他馬上就要死了,在死之前,總要把一些事情安排好,比如說姬滿月。

姬滿月一怔,下意識地抬起頭,「爸,我,我不想嫁人。」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能不嫁人呢!滿月,你也不小了,要是遇到合適的,就趕緊把自己嫁了,小唯終究是你的哥哥,他會看顧你的。」

同父異母的哥哥,那也是親哥哥。

姬唯沒有吱聲,卻還是看了一眼姬滿月,眼神漫不經心的。

以前的時候,姬滿月就有些怵姬唯,現在就更怵他了,連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只說道:「爸,我真的不想嫁人,我想一直陪著您。」

「這事兒,聽我的,聽你哥哥的。小唯,你不拒絕,我就當你答應了。」

……

五月份的第七天,阿黎提前發動了,一大早被推進了產房待產,因為懷的是雙胞胎,她的肚子比一般孕婦要大很多。

比起第一次生小糯米,現在的情況阿黎半點都不緊張,醫生怎麼說,她就照著去做,只是生產的過程依舊很疼,疼到她想要用腦袋撞牆。

產房門口,薄寒池來來回回地走了好圈了,他的神經緊急繃住,緊張,擔憂,恐懼……網上說,女人生孩子,就相當於從鬼門關打了一個轉兒,而且,有很多女人踏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薄承東被自家大哥轉得頭暈,卻又不能說什麼,畢竟,這事兒要真輪到他頭上,他也未必能淡定。

倒是作為單身狗的薄承西,對這事兒沒什麼太大的感覺,於是,安慰薄寒池的任務就落在他身上了,「大哥,阿黎的身體素質很好,你不用這麼擔心,真的,你看當初她生小糯米的時候……」

「我知道,她生小糯米的時候,我沒有在她身邊,我後來才知道,那一次她差點就……如果我在,我肯定會更擔心。」

這是薄寒池一輩子的遺憾,不管他往後做多少事情,都無法彌補這樣的遺憾。

薄承西愣住了,「當我什麼都沒說。」

他嘴上這麼說著,心裡也不由得擔心起來,萬一阿黎有個三長兩短的,他家大哥還不得痛苦一輩子啊!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走得極慢,不過七八個小時,可對薄寒池來說,比經歷了一個實際還要長久,幾乎把他這輩子的耐心都用光了。

產房的門突然從裡面打開,聽到聲音的薄寒池連忙迎上去,緊接著就看到一個護士走出來,她懷裡還抱了倆個剛出生的嬰兒。

那一刻,薄寒池什麼顧不了了,他沒有看了一眼孩子,而是大步繞過護士身邊,朝著產房裡面走去。

看到躺在產床上的阿黎,薄寒池瞬間紅了眼眶,他用力地握著阿黎的手,聲音低低沉沉的,有些沙啞,又抑制不住地輕顫:「老婆,你怎麼樣了?是不是很辛苦?我,我現在能為你做點什麼嗎?」

他有些語無倫次了。

原本,他想陪產的,可阿黎拒絕了,不管他說什麼,阿黎就是不答應,最後只好作罷。 剛生產完的阿黎還是很虛弱,額頭上還殘留了一層細密的汗水,她很努力地朝著身邊的男人笑了笑,虛弱地問道:「我們的孩子呢?你看過了嗎?」

「我……」

薄寒池垂了垂眸,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兒被抓住的小學生,「我看到產房的門開了,就直接走了進來,沒注意到我們的孩子。」

阿黎笑了,眉眼彎彎的,她知道,他是擔心她的安危,也不知道這幾個小時他是怎麼過來的!但她一點都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老公,我沒事的,你可以先去看看我們的孩子。」

薄寒池搖頭拒絕了,目光深情地注視她,說道:「孩子有很多人看,不缺我一個,但看你的人只有我,所以,老婆,我想陪著你,然後我們一起去看孩子。」

阿黎輕輕「嗯」了一聲,滿心的暖意,她還以為有了孩子之後,他會把孩子們放在第一位,卻沒有想到她依舊是他最重要的人。

很快,護士又把孩子抱了回去,一早就準備好的保姆也跟了進去幫忙。

「先生,夫人,你們先看看孩子,多可愛啊!」

保姆抱著孩子走到阿黎和薄寒池面前,又笑著慫恿薄寒池抱了一下。

薄寒池愣住了,他沒有抱過嬰兒,儘管在阿黎預產期前一個月,他在嬰兒護理中心上了好幾堂課,可饒是如此,他還是有些不敢下手。

這可是活生生的嬰兒,萬一從他手裡掉下去怎麼辦?

阿黎也瞅著他,嘴角噙著笑意,「不然,你抱著試一下,一隻手一個?」

「一隻手一個?」薄寒池頓時愣住了,一臉驚駭,一雙手一個,他都未必搞得定,讓他一隻手一個,他是真的害怕出現意外。

「對啊!一隻手一個,我們是倆個寶寶,你這個當爸比的總不能厚此薄彼吧!」

阿黎笑眯眯地瞧著他,擺明了這是要故意為難他。

偏偏,薄寒池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口,他深吸一口氣,緩和了一下有些緊張的心情,咬著牙說道:「那,那我試試吧!」

保姆立刻笑了,連忙將倆孩子遞到薄寒池懷裡。

薄寒池渾身的神經都緊繃住,然後,小心翼翼地接過黑米和紅米,一隻手一個,那倆孩子似是知道抱著他們的是爸比,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見孩子有了反應,薄寒池興奮得眼睛都眯了起來,說話的語氣變得歡喜:「老婆,你快看,快看,這倆孩子的眼睛長得像你。」

對於某人的大驚小怪,阿黎扔給他一記涼涼的眼神,「我生的,有地方像我很稀奇嗎?」

「老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我們的寶寶像你,好看。」

「這還差不多。」

……

抱了一會兒之後,薄寒池已經得心應手了,倆小寶貝更是在他懷裡安靜地睡著了,又想起阿黎還躺在從床上休息,他又連忙將倆小寶貝交給了保姆,他最主要的任務還是照顧孩子們的媽咪。

強寵契約甜妻 在產房休息了一會兒之後,阿黎就被薄寒池抱著回了隔壁的病房。

「老婆,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孩子有保姆照顧著。」

阿黎臉上的疲憊之色很明顯,也的確有些困了,在產房裡掙扎了七八個小時,當然,比起當初生小糯米的時候要輕鬆多了,那時候,她愣是痛了二十多個小時,到最後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阿黎抬眸看了一眼薄寒池,「那我睡一會兒,不過,你要守著我。」

薄寒池不由得笑了,親昵地握著阿黎的手,很認真地跟她承諾:「老婆,你就放心睡吧!我哪兒都不去,就在這裡守著你。」

阿黎輕輕「嗯」了一聲,然後滿足地閉上眼睛,很快就傳來平緩的呼吸聲。

一旁的庄小魚羨慕得直瞪身邊的男人,「老公,你瞧見了嗎?這就是愛情,多感人啊!」說著,她又兀自嘆了一氣,「等我生孩子的時候,我家男人要是也對我這麼好,那我肯定會幸福死的。」

「你這丫頭,瞎說什麼呢!什麼幸福死?應該是超級幸福。」

薄承東寵溺地揉了揉庄小魚的長發。

庄小魚朝他吐了吐舌頭,「反正就是很幸福。」

薄承東立刻就笑了,湊到她耳邊神秘兮兮地說了些什麼,庄小魚瞬間紅透了臉,沒好氣地瞪他一眼,脫口而出:「色胚!」

「這怎麼能是色胚呢!你是我老婆,又不是別人,所以,親愛的老婆,你要是答應的話,我們今晚上就開始我們的造人計劃,好不好?」

說這話的時候,薄承東半點不覺得臉紅,一副興緻盎然躍躍欲試的樣子。

反觀庄小魚,早已經被他說得紅了臉。

「老婆,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個人覺得我的提議很不錯,應該儘快提上日程。」

被逼問得急了,庄小魚沒好氣地朝他翻白眼,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才不要跟你造人。」

「親愛的老婆大人,你不跟我造人,那你還想跟誰? 重生之幸福向前看 嗯?難不成你還有其他的想法?」

「要你管啊!」

「當然要我管,我可是你的男人,唯一的。」

……

對於這倆人的打情罵俏,站在一旁的薄承西早已經司空見慣了,半點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他甚至覺得,這狗糧吃起來也會上癮的。

下午的時候,阿黎剛睡醒過來沒多久,溫暖和路野就來了。

對於現在的生活,溫暖很滿足,路野對她的好讓她覺得心安,最重要的是,跟路野在一起的時候,她不需要去討好任何人。

但,讓她下定決心跟這個男人過一輩子的,是三個月前發生的事情,那時候他們一家人剛度假回來,就在第一天工作結束準備下班的時候,她在醫院門口被人綁架了,拖上了一輛破舊的麵包車。

那時候,她真以為自己會死掉,又或者會被毀掉,最後,是路野趕了過來。

而教唆綁架她的那個人,也被路野揪了出來,是楊雪爾。

大漠歡顏 見溫暖對那倆小傢伙愛不釋手的,阿黎跟薄寒池對視了一眼,然後笑吟吟地問道:「溫暖姐,你要不要給這倆個小傢伙當乾媽?」

溫暖愣了一下,狐疑地看向阿黎,「我可以嗎?」

阿黎說道:「當然可以啊!只要你家那位不反對。」

溫暖立刻扭頭看向身邊的男人,那一雙如秋水般的眸子彷彿會說話似的,她沒有開口,隻眼巴巴地瞅著路野,路野自然是招架不住溫暖這樣的眼神,立刻開口答應道:「只要你喜歡,別說是給這倆小傢伙當乾媽,就是咱們立刻生一個,我也同意。」

「生,生一個?」

溫暖頓時愣住了。

躺在病床上的阿黎也笑了,故意打趣地說道:「溫暖姐,我要是沒錯的話,過完年你應該就滿三十了吧!要是再不生寶寶的話,到時候可就變成高齡產婦了,身材不好恢復不說,生產過程的風險也會增大。」

此時此刻的阿黎,儼然就是一個過來人的眼光看待生寶寶這件事兒。

「阿黎說的有道理。」路野立刻附和道。

溫暖心裡認同阿黎的說法,可看向路野的眼神卻不怎麼樣。

「懶得理你們,我逗我的乾女兒和乾兒子。」

……

姬唯和南汀是在溫暖生完寶寶第二天趕回來的。

因為阿黎是提前發動了,而且提前了半個月,那時候姬唯剛好在歐洲視察一個很重要的項目,南汀也跟著他一起去了,順便去看了白珞瑜。

他們接到阿黎生寶寶的消息,立刻就定了回來的機票,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天。

一個是唯一的舅舅,一個是未來的舅媽,也可以說是姑姑。

「小黎兒,咱媽讓我告訴你,她現在很幸福,讓你等孩子大一點之後帶他們過去。」

作為舅舅的姬唯,自然是極喜歡自己的外甥。

南汀更是從一進門就沒停過逗那倆個小傢伙,連跟阿黎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阿黎輕輕「嗯」了一聲,問道:「哥,他們倆應該過得特別幸福吧?」

「這還用問嗎?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帶著南汀一起過去了,要是我一個人的話,我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

聽到姬唯的話,阿黎瞬間愣住了,狐疑地眨了眨眼睛,「有這麼誇張嗎?」

姬唯聳聳肩,「你要是不相信,你問南汀。」

突然被點到名的南汀愣了一下,抬眸看向姬唯和溫暖,「你們問我什麼?」

「嫂子,你這麼喜歡小寶寶,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哥也生一個?」

阿黎歪著小腦袋,好整以暇地問道。

南汀一怔,旋即笑眯眯地說道:「我們正在努力,應該,很快了吧!」

阿黎瞬間睜大了眼睛,又豎起了大拇指,還朝著身邊的薄寒池擠眉弄眼的,老公,你瞧瞧人家這速度!堪稱吾輩楷模。

……

阿黎出院的那一天,已經是帝都的暮春了,陽光明媚得有些耀眼。

她看著身邊的男人,只覺得有些恍惚。

很多年前,她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那個少年高冷得讓人討厭,可現在,他卻成為了她最堅實的依靠,成為了她此生最重要的人。

全文完 唐世賢引以為豪的「觀音有淚」沒想到在遇到秦穆然的元龍拳后,顯得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唐世賢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觀音有淚是唐門的不傳絕學,這等絕學面前,就算是相差一個境界也可以相抗衡。

可是現在,觀音有淚爆發出的殺器,在秦穆然的拳頭下面顯得是那麼的脆弱。

簡單粗暴的一拳,卻是讓觀音有淚如玻璃般輕易就崩碎了。

元龍拳勢如破竹,拳勁咆哮著,朝著唐世賢沖了過去。

半空中的唐世賢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是被那撲面而來的拳勁沖翻倒在地。

這一拳,是秦穆然故意留力了,要不然的話,僅憑著唐世賢那暗勁的實力,根本就扛不住拳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