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他眼中的恐懼一點點的加深,冷星辰鼻翼間輕『呲』一聲。

食指中指並立,運氣與指間,朝著他左肩輕輕的一觸。

朱英傑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內力衝擊著他的經脈,就如兇猛的洪水朝著蜿蜒的小溪奔涌而來。

結果,可想而知。

經脈瞬間就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力量而被衝擊的碎裂開來,餘下之力破皮而出,就如剛才侍衛一模一樣。

他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可這代價卻不是他能承受的起。

冷星辰根本不著急。好似捉到老鼠的貓,不盡情的完虐一番根本不會罷手。

雲門,天府,尺澤,緩慢的逐一點破。

朱英傑也由原本的撕裂慘叫到現在的無力的喘息。

冷星辰的下手也極為巧妙,不管怎麼折磨他,總能在暈厥前的那一刻讓他保持清醒。

他說過,怒火必須由他來承受。這就是朱英傑要付出的代價。

「辰。夠了。」

冷星辰沒有遲疑,運氣迴轉,重新回到了水月然的身邊。

「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淡漠幾乎無絲毫溫度的藍眸掃了一眼地上半昏厥的人,轉身與水月然離去。

這發生地是鬧市的中心,來往的人甚為繁多。

剛才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可看到朱英傑的下場,在場人無不在心中拍手成快。

同時也為銀髮藍眸的男子擔憂起來。

朱英傑可謂是鎮中一霸。

家中世代經商,鎮中的絕大部分商戶便是他家所經營。家中的父親朱澤潤有兩個兒子,朱英偉,朱英傑。身為長子他最為受寵。

毫不誇張的說,他就是打個噴嚏,鎮中都要抖上三抖。鎮中的土皇帝,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太子爺。

欺男霸女,早就是鎮上人最恐懼之人。

若是告上官府,也只是受理不問,或者直接打出府衙。

鎮上誰人沒受過他的氣,可事後總是以錢兩買通關係。

迫於生活,人們只能忍氣吞聲。

今天看到的一幕無不大快人心,酣暢淋漓。

「哎,我的眼睛,什麼時候看不見的,我的回家休息。」

「你還說呢,剛才這馬車怎麼會翻的,肯定是馬兒踩到了香蕉皮,一定是。」

「說什麼呢,我怎麼什麼都沒看見啊!」

聲音四起,可所有人的目光的緊鎖在冷星辰與水月然一行人身上。

嘴上說不了,可眼中卻充滿著感激。

希望他們能趕緊離開鎮中,離開著是非之地,否則,朱家出面,驚動官府,就在劫難逃劫了。

能幫的只能這麼多。

水月然聽著也滿含笑意。

這樣的自說自話並不是為了撇清干係,而是為朱家找不到證據指責他們而說,不由得心中暖上幾分。

冷星辰錶情未變,只不過眼神已經不復冰冷,他也能感受到鎮上居民的善意。 冷星辰原本湛藍色的眸子此時越發的深沉,藍黑色的瞳孔顯現,亦如朱英傑口中的鬼魅一般,來自地獄。

身形在動,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朱英傑的面前。和剛才一樣,只不過,動作放慢了許多,故意展現給朱英傑看。

看著他眼中的恐懼一點點的加深,冷星辰鼻翼間輕『呲』一聲。

食指中指並立,運氣與指間,朝著他左肩輕輕的一觸。

朱英傑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內力衝擊著他的經脈,就如兇猛的洪水朝著蜿蜒的小溪奔涌而來。

結果,可想而知。

經脈瞬間就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力量而被衝擊的碎裂開來,餘下之力破皮而出,就如剛才侍衛一模一樣。

他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可這代價卻不是他能承受的起。

冷星辰根本不著急。好似捉到老鼠的貓,不盡情的完虐一番根本不會罷手。

雲門,天府,尺澤,緩慢的逐一點破。

朱英傑也由原本的撕裂慘叫到現在的無力的喘息。

冷星辰的下手也極為巧妙,不管怎麼折磨他,總能在暈厥前的那一刻讓他保持清醒。

他說過,怒火必須由他來承受。這就是朱英傑要付出的代價。

「辰。夠了。」

冷星辰沒有遲疑,運氣迴轉,重新回到了水月然的身邊。

「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淡漠幾乎無絲毫溫度的藍眸掃了一眼地上半昏厥的人,轉身與水月然離去。

這發生地是鬧市的中心,來往的人甚為繁多。

剛才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可看到朱英傑的下場,在場人無不在心中拍手成快。

同時也為銀髮藍眸的男子擔憂起來。

朱英傑可謂是鎮中一霸。

家中世代經商,鎮中的絕大部分商戶便是他家所經營。家中的父親朱澤潤有兩個兒子,朱英偉,朱英傑。身為長子他最為受寵。

毫不誇張的說,他就是打個噴嚏,鎮中都要抖上三抖。鎮中的土皇帝,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太子爺。

欺男霸女,早就是鎮上人最恐懼之人。

若是告上官府,也只是受理不問,或者直接打出府衙。

鎮上誰人沒受過他的氣,可事後總是以錢兩買通關係。

迫於生活,人們只能忍氣吞聲。

今天看到的一幕無不大快人心,酣暢淋漓。

「哎,我的眼睛,什麼時候看不見的,我的回家休息。」

「你還說呢,剛才這馬車怎麼會翻的,肯定是馬兒踩到了香蕉皮,一定是。」

「說什麼呢,我怎麼什麼都沒看見啊!」

聲音四起,可所有人的目光的緊鎖在冷星辰與水月然一行人身上。

嘴上說不了,可眼中卻充滿著感激。

希望他們能趕緊離開鎮中,離開著是非之地,否則,朱家出面,驚動官府,就在劫難逃劫了。

能幫的只能這麼多。

水月然聽著也滿含笑意。

這樣的自說自話並不是為了撇清干係,而是為朱家找不到證據指責他們而說,不由得心中暖上幾分。

冷星辰錶情未變,只不過眼神已經不復冰冷,他也能感受到鎮上居民的善意。 民眾並不懼怕他,否則也不會由此暗中相助的舉動。

原來,不是所有人都是看外在。

朱英傑,容貌俊美,卻被他們視為毒蠍。

冷星辰,容貌詭異,卻被他們視為恩人。

他們是用心眼在明辨是非。

冷星辰緊繃的神經,第一次,有了鬆懈的感覺。

水月然感受到了他的情緒變化,主動上去拉著他的手臂。

手指緊扣住他的手掌,十指相握,給他最大的支持。

兩人對視一眼,所有的一切都在不言中。

「小二,上一壺上好的碧螺春,再來寫電信,要快。」

「好,好嘞!」店小二看著冷星辰異於常人的外貌,先是愣了一下,可很快回神。見多識廣的他把眼底的驚異隱藏了起來。迅速的去準備食物。

相比較冷星辰水月然的自若,嚴浪小九的無謂,瞿叟已經有些坐不住了。

他們鬧出這麼大的事之後,竟然還能安穩的坐下來喝茶?!就不怕朱家人的報復?

想到朱家在當地的財權,瞿叟就如板凳有釘子,一刻也坐不下來。

水月然早就瞧出了端倪,漫不經心的說道:「瞿叟,這城鎮已經到了,若著急女兒的病情,可早些回去,不用陪我們這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說的極大,茶樓中人都聽的真切。

撇清了瞿叟與他們的關係,若朱家真的發難,找不倒人也不至於會拿瞿叟及他女兒一家開刀。

瞿叟滿懷感激,忙回話。

「我這就回去,謝謝姑娘帶老朽一路。這是小東西雖不值錢,裡面倒是有些草藥,能驅蚊避蟲,姑娘以後的路上定用得著。」

說著,遞上一個紅色小綉包,正面綉著牡丹,一束流蘇垂掛,倒也別緻。

水月然本不想收,可聽到能驅蚊避蟲,還是了過來。

果然,一到手中,一股淡淡的草藥氣息散發開來,瞿叟所言非虛。

看著水月然收到了懷中,瞿叟這才告辭,快步的走出茶樓。

他剛走,小二的茶水點心就端上來桌。

「吃點,剛才動手消耗的快,估計也餓了吧!」水月然遞過去一隻肉包,笑盈盈的說道。

這話分明是調侃冷星辰。

只見他劍眉微挑,卻也不反駁,接過肉包。

「殘忍嗎?」這句話問的是什麼,自是不必多言。他問的很輕,也很小心。

聞言,水月然嘴角邪邪的勾了起來。

這是在意自己對他的看法?現在才問,是不是有點晚了。

戰場上的英勇破敵,如戰神一般殺敵與前。

水道上的水賊對持,下手不留情。

哪一次不比現在的無情。手起劍過血不沾衣,命隕與劍下。

「殘忍!」

果然,冷星辰的眼眸暗淡的幾分。

一旁的嚴浪有些按耐不住,嗆聲道:「你這個女人真不識好歹,主人是為你才出手,難不成眼睜睜看著你被人調戲不管嗎?你能明辨是非嗎?」

「啊!小九,你又抓我!」手背上的五道血痕清楚的呈現,小九這一抓,絕對不輕。

小九圓咕隆咚的小眼睛拚命的眨呀眨,朝著嚴浪使眼色。 民眾並不懼怕他,否則也不會由此暗中相助的舉動。

原來,不是所有人都是看外在。

朱英傑,容貌俊美,卻被他們視為毒蠍。

冷星辰,容貌詭異,卻被他們視為恩人。

他們是用心眼在明辨是非。

冷星辰緊繃的神經,第一次,有了鬆懈的感覺。

水月然感受到了他的情緒變化,主動上去拉著他的手臂。

手指緊扣住他的手掌,十指相握,給他最大的支持。

兩人對視一眼,所有的一切都在不言中。

「小二,上一壺上好的碧螺春,再來寫電信,要快。」

「好,好嘞!」店小二看著冷星辰異於常人的外貌,先是愣了一下,可很快回神。見多識廣的他把眼底的驚異隱藏了起來。迅速的去準備食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