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他一臉的遺憾,戎凱旋心中微動,道:「大人,可惜什麼?」

烈焰天尊一臉遺憾的道:「本座雖然不通丹藥之術,但你這千年醉蝶花賞心悅目,品樣完好,被鶉衣天尊拿取的可能性極大。」他搖著頭,嘆道:「其實,千年醉蝶花若是用來釀造美酒,絕對可以得到世界上最美味的珍品。哎,可惜啊,可惜。」

聽著他接連說了兩次可惜,戎凱旋和戰御翔對望一眼,都是有些不以為然。

千年醉蝶花可是能夠救命的東西,可是到了烈焰天尊的口中,竟然變成了釀酒材料。

烈焰天尊何等眼力,他自然看出下面這兩個人的小動作,不由地輕哼一聲,道:「你們兩個見識淺薄的傢伙,使用千年醉蝶花釀造的美酒蘊含龐大的靈力,若是時常服用,可以改善體質,增加實力,縱然是老夫這等神位修者,也是大有好處呢。」

戎凱旋的眼眸豁然一亮,他認真的想了想,但卻是頹然垂首,因為在他所見過的所有書籍中,都沒有如何使用醉蝶花釀酒的記錄。

很顯然,這種方法就算不是烈焰天尊的獨門秘方,也是極其罕見的了。

烈焰天尊輕咳一聲,道:「戎凱旋,本座與你商量一件事情,如何。」

戎凱旋連忙收斂心神,道:「大人有事,請吩咐。」

烈焰天尊哈哈一笑,道:「你這一次面見鶉衣天尊,若是醉蝶花被它拿走,自然

無話可說。但若是它看不中意,取了別人的醉蝶花。 超神之旅 ,可否讓與本座。」他頓了頓,道:「本座沒有分身護符,但可以用其餘寶物交換。」

戎凱旋一怔,訝然道:「前輩,您為何不現在就換走此寶呢?」

烈焰天尊苦笑一聲,道:「鶉衣天尊為了救它的那個有希望晉陞神道的孫兒輩,已經急紅了眼。若是知道本座半路攔截品相如此之好的醉蝶花,肯定會不顧一切與本座拚命的。」他搖著頭,道:「本座雖然不會怕它,但也不願意因為此事與它交惡。」

戎凱旋緩緩點頭,他沉吟了一下,道:「大人,如果鶉衣天尊不取晚輩手中之物,那麼晚輩願意將此寶送於大人。」

烈焰天尊一怔,他的臉色微凝,道:「本座又豈能占你便宜。」

戎凱旋微笑著道:「既然大人如此說,那麼晚輩就厚顏求一物。」

烈焰天尊哈哈笑道:「好小子,竟然還留了一手,說吧,你需要什麼。」

戎凱旋面色不變,依舊笑道:「晚輩想要求得醉蝶花的釀酒之術。」

烈焰天尊的眼眸霍然間亮了起來,他看著戎凱旋,一字一頓的道:「你手中,還有品樣差不多的醉蝶花?」

戎凱旋心中暗道,不愧是神道強者,這個反應卻是比其他人快了許多。

抱拳一禮,戎凱旋道:「晚輩在遊歷之時,確實有所收穫,原本想要獻給天鳳大人,但如今……」

烈焰天尊的心中暗自警惕,他之所以對戎凱旋如此客氣,也是看在了天鳳大人的面上。此刻,他更是心中暗嘆,如果戎凱旋僅僅是一個普通老祖,那就太好了。

不過,他很快的就收斂心神,道:「好,只要你給本座一株千年醉蝶花,本座就將釀酒之法交給你。」他的面色凝重,道:「不過,你必須立下誓言,此法不得本座允許,不準外傳。」

戎凱旋大喜過望,連忙道:「晚輩遵命。」

烈焰天尊手腕一抖,他手心處豁然湧出一道火光。

「你對著本座的本命之火立下誓言吧,若是你敢違背,本座定能心生感應,從此不惜代價也要將你斬殺。」烈焰天尊神情肅然說道。

戎凱旋和戰御翔都是一怔,他們隨後明白,這一門釀酒之術果然不同凡響。若非如此,烈焰天尊也不會做出這等出格之事。

手腕一翻,戎凱旋將醉蝶花收了起來,他上前一步,抱拳一禮,正待立誓之時,心中卻是豁然一動。

下一刻,一點淡淡的火光就從他的身上冒了出來。

從火系特殊靈體身上剝離的那一點小火球一直被戎凱旋收在了木鐲子內的某片空間之中。可是,就在烈焰天尊手中火焰興起的那一刻,它頓時一改平日里的慵懶模樣,而是興奮的又蹦又跳,似乎是在催促戎凱旋將之放出來。

戎凱旋也是膽大包天,僅僅是略一猶豫,頓時將小火苗放了出來。

這小東西一旦離開了禁錮它的木鐲子空間,頓時歡快的跳到了戎凱旋的肩頭,那小火苗劇烈的顫抖著,似乎是在向著烈焰天尊施加威嚴。

烈焰天尊的目光一凝,他突地的驚呼道:「神通之火……」

戎凱旋微笑著道:「前輩果然是慧眼如炬,晚輩佩服。」

烈焰天尊的目光緊鎖在小火苗之上,許久之後,他突地苦惱的道:「這究竟是什麼神火,為何本座從未見過。」

戎凱旋心中暗道,這個神火可是火種靈源吞噬了章言身上的神火混合而成,可以說是一種完全嶄新的火種,烈焰天尊又如何能夠識得呢。

烈焰天尊的臉色變幻莫測,許久之後,他突兀的開口,道:「戎凱旋,本座想要購買此寶,你可願割愛么?」

ps:三日三更,求保底月票。r1152 戎凱旋和戰御翔同時抬頭,用著驚訝的目光看著這位神道強者。

戰御翔更是在片刻后瞅了眼站在自己身邊的戎凱旋,在這一刻,他甚至於也有了一些懷疑,這個戎凱旋,究竟還是否自己認得的那個懵懂少年了。

今日在見到烈焰天尊之時,他竟然接連取出兩件寶物,而這兩件寶物還都是神道強者需要的。雖說在品寶巨城之內,也保存著神道之物。但那可是屬於整個巨城,也是屬於商業聯盟的財產,根本就不是他能夠做主支取的。


戎凱旋苦笑一聲,沉聲道:「大人,此火已經被晚輩煉化,又如何能夠贈予您呢。」

烈焰天尊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幾下,他的目光鎖定在這一簇小火苗上,眼眸中的神情更是變幻莫測。

許久之後,他終於長嘆了一口氣,正容道:「戎凱旋,你適才為何要將此物展露出來?」

戎凱旋猶豫了一下,實話實說道:「大人,此火在感應到您身上的火焰之後,就變得歡喜無比,晚輩以為這或許是它的機緣,所以才將它放出來的。」

烈焰天尊目光一瞪,道:「好小子,原來你在打本座本命神火的主意。」

戎凱旋的臉色微變,連忙道:「晚輩不敢。」 竹馬鑲青梅 :「晚輩只是想著,若是前輩您也有需要的話,我們不如各自退後一步,交換一絲火種如何?」

烈焰天尊的目光閃爍,他緩緩的道:「本座的本命神火,乃是天下間赫赫有名的昊陽之火,而你手中之火默默無聞,也想要與本座公平交易么?」

戰御翔磕巴了一下嘴巴,這一刻,就連他也覺得戎凱旋有些異想天開了。

人家烈焰天尊成名多少歲月,本命神火就算是在神道之中也是名聞遐邇,戎凱旋手中之火,又怎麼能與之相提並論。

然而,戎凱旋卻是微微一笑,道:「大人,晚輩手中之火或許並無名氣,但是以您的眼力,自然能夠判斷此火品質如何。」他停頓了一下,道:「交換一絲火種,您絕對不會吃虧的。」

戰御翔心中暗自叫苦,戎凱旋進步神速,是否被鬼迷心竅了,竟敢如此與神道強者說話。

可是,讓他再度感到意外的是,烈焰天尊在盯著戎凱旋片刻之後,豁然放聲大笑,道:「好小子,真是痛快,膽子也大,甚合本座脾氣。好,本座就與你換了。」他手腕微微抖動,掌心處的那一縷神火頓時分出了一絲極為淡薄的火苗。

這一縷火苗暗淡的彷彿隨時都會熄滅一般,但所有人都知道,其中卻蘊含著毀天滅地之力。

戎凱旋深吸了一口氣,他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小火苗。心念一轉,也是分出了一絲火種送了出去。

這些神火在煉化之時,都已經嵌入了他們的精神烙印。但是,他們所分出那一絲火苗之時,卻已經將烙印徹底抹除。此刻,那飄搖的火種之內,根本就沒有任何痕迹,就像是一張空白的紙張,等待著有人在上面揮灑筆墨。

烈焰天尊伸手一招,頓時將戎凱旋分出的那一絲火種收下,並且送入了體內。

以他的神道修為,自然能夠承受這一點火種的力量了。

反倒是戎凱旋不敢怠慢,將小火苗和烈焰天尊的昊陽之火種一起收入了木鐲子之內。

他的動作極為快捷,隱藏的極好,而此刻烈焰天尊心神激蕩,竟然沒有注意到那一閃而過的木鐲子,否則的話,他肯定會有所領悟的。

烈焰天尊滿臉喜色,雖然他失去了一絲昊陽之火,但只要修鍊數年,就能夠完全彌補回來。而從戎凱旋那裡得到的神火雖然尚未煉化,但他玩火一輩子,自然知道此火之珍貴甚至於要比昊陽之火還要更勝一籌。

能夠公平交易而來,心中之歡喜,實在是難以形容。

大袖一揮,他朗聲道:「你們就在本座府邸住上兩日,然後一起去見鶉衣天尊,呵呵,有本座在場,它肯定不敢欺負你們。」說吧,他大袖一揮,頓時閃身不見。

不過多時,自然有下人出來,恭恭敬敬的將他們引入了一處偏院。

在這處偏院之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天」字。

戰御翔的神情微動,面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了。

偏院之內,共有三間客房,而更讓戎凱旋感到驚訝的是,這個院子內的天地靈力竟然比外面要濃郁了許多。

進入客房之後,戰御翔口中嘖嘖有聲,道:「戎兄弟,我這一次可是托你的福了。」

戎凱旋微怔,訝然問道:「戰兄,這話怎麼說。」

戰御翔指著這兩間奢華客房,道:「在烈焰天尊府邸之內,有著二十餘間客房,但僅有三間天字型大小。嘿嘿,你可知道,這些房間都是用來款待何人的?」

戎凱旋心中微動,道:「神道強者?」

戰御翔大點其頭,道:「不錯,老夫此前也曾多次拜見天尊,但都被安排在『地』字型大小客房之中,這『天』字型大小客房可是第一次居住呢。」

戎凱旋緩緩的點著頭,他隱約的有些明白,自己所分出的那一縷火種,對與烈焰天尊而言,只怕比想象中還要重要的多呢。

微微一笑,他道:「戰兄,既來之則安之,你就放寬心,住上兩天吧。」

戰御翔重重的一點頭,道:「老夫這就去房間中修鍊,呵呵,能夠在這裡修鍊兩日,也足以在老朋友們面前吹噓一段時間了。」

此老修鍊多年,早就是神道無望,如今竟然享受到了神道待遇,心中自然是極為高興的了。

看著他樂顛顛而去,戎凱旋搖頭微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關上了門,戎凱旋神念放開,確定四周無人窺探之後,才將火系特殊靈體放了出來。

這位特殊靈體出來之時,它的手中各自抓著一團火苗,其中之一更是來自於烈焰天尊的昊陽之火。

戎凱旋的眼眉一挑,沉聲道:「火兄,這是神道之火,小心了。」

雖然他也知道火系特殊靈體乃是火之寵兒,但神道之火的強大,卻依舊是讓人心生畏懼。哪怕是已經抹去了火中印記,戎凱旋也不敢輕易碰觸。


火系特殊靈體微微點著頭,道:「放心,昊陽之火雖然有名,但卻遠不如火種靈源,我連火種靈源都能夠掌控,就更不用說此物了。」

聽著它自信滿滿的話,戎凱旋也是頗為欣慰。

「給我一個時辰時間,我就能夠將昊陽之火煉化,並且融入靈火之內。」火系特殊靈體緩聲道:「加入了昊陽之火后,靈火的威能可以提升三成,雖然你這具身軀的力量不足,無法催發靈火的全部能力,但若是遇到普通的神道強者,此火也足以讓他們畏懼三分了。」

戎凱旋的眼眸微微一亮,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勞煩火兄了。」

火系特殊靈體盤坐了下來,將火苗吸入體內。

下一刻,它的身體頓時變成了一團鮮艷的紅色,那紅色就如同火苗一般在它的身上竄動著,似乎連它的身體都化作了一團烈焰。

若是此刻有外人在場,肯定會嚇得膛目結舌,哪怕是烈焰天尊,也不可能做到視若無睹。

但是,戎凱旋卻並沒有任何的擔憂,因為火系特殊靈體的外在表現雖然誇張了一些,但是它對於溫度的掌控卻沒有一點兒的失誤。哪怕是近在咫尺的戎凱旋,也沒有感受到特別灼熱的氣息,這說明一切的變化都在它的預計之中。

足足一個時辰之後, 春閨密事 ,它張開口,吐出了一團新的小火苗。

戎凱旋伸手一招,小火苗乖乖的來到了他的手心之處。

仔細的看著手中火焰,戎凱旋的神念數次掃蕩而過,確實發現了其中的一絲不同。

在這一道小火苗之內,隱匿著更加巨大的威能,這威能之大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若是有同階老祖與其抗衡,怕是會被其瞬間滅殺至灰灰了。

哪怕是早就有所預感,但戎凱旋卻依舊是有些心悸。

神火之威,果然是深不可測。特別是經過了烈焰天尊淬鍊起碼數百年的神火種子,其威能之盛,更是難以形容。

如果是戎凱旋自己熔煉昊陽之火,那麼沒有一年半載怕是絕無可能。但是,火系特殊靈體本身就是火之寵兒,它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火爐,無論是什麼樣的烈火,都無法穿透它的力量。

放眼天下,怕是也唯有這樣強大的靈體生命,才能夠輕易的熔煉神火了。

而戎凱旋與火系特殊靈體的力量同根同源,既然這股火之力被火系特殊靈體掌控,自然也能夠被戎凱旋所用了。

滿意的收起了小火苗,戎凱旋平心靜氣,在這個奢華的房間中安靜的住了下來。

而足足到了第三日午間,才突兀的傳來了烈焰天尊的一道驚天動地的長嘯聲。

在那嘯聲中,充斥著無以倫比的歡喜之意,府邸內外,都被這道嘯聲所驚動,無數人議論紛紛,但卻無人知道這位強大的神道強者究竟遇到了什麼好事。r1152 「咄咄咄……」

輕輕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戎凱旋微笑著開門而出。

門外,戰御翔亦是一臉喜色,他開心的道:「戎兄弟,天尊大人肯定是將你交換的火焰融合成功,所以才會如此高興。」

戎凱旋微微點頭,道:「以天尊大人的實力,也應該融合成功了。」

戰御翔輕嘆一聲,他由衷的道:「真不愧是天尊大人啊,這才短短兩日,就完成了神火的熔煉。哎,若是換作其他人,沒有幾年時間,那是想也休想的了。」

戎凱旋一怔,勉為其難的點著頭。不過,在他的心中卻是暗道,兩日時間完成熔煉又有什麼了不起。火系特殊靈體僅有老祖修為,還不是在短短一個時辰之內完成了這個過程。

不過,這句話他也只是在心中想想罷了,因為他知道,拿烈焰天尊和火系特殊靈體相比,那是不公平的。

無論烈焰天尊的修為達到了何等層次,他始終都是一個血肉之軀。而火系特殊靈體可是凝聚了火之力的精華,從虛空中誕生的生命體。

再聰明的人想要學會游泳,都需要用一點時間去適應水下的環境。但是,魚類天生就生於水中,它們根本就無需學習,便能夠在水中生活的很好了。

人影豁然在眼前一閃,烈焰天尊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這位紅光滿面的神道強者根本就不掩飾他的歡喜之色,朗聲笑道:「你們兩個都在這裡,很好,這就隨我去見鶉衣天尊吧。」

戎凱旋心中一凜,連忙道:「是。」

烈焰天尊手腕一抖,兩道紅光頓時釋放而出,裹住了戎凱旋和戰御翔,隨後騰空而起。

戎凱旋略一猶豫。終於沒有抗拒。

這座城市乃是商業聯盟總部,佔地極其廣袤,而且還有著種種禁制,不能在空中飛行。但是,對於神道強者而言,這一切禁制都管不到他們的頭上。

烈焰天尊就如同一股烈火般,從府邸中騰空,直飛出城。

戎凱旋和戰御翔這才知道,那位發布求購信息的鶉衣天尊並不是居住在城市之內。

烈焰天尊越飛越高,越飛越遠。在他的力量加持之下,戎凱旋兩人並沒有受到罡風撲面之苦。

不過片刻,烈焰天尊的速度頓時放緩了下來,而在他們的前方,一座巨大的山峰聳立於前。

烈焰天尊大笑一聲,道:「鶉衣,本座來了。」

山峰之巔,一道冷幽幽的聲音傳來:「烈焰,你竟然還有興趣來我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