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前面龜速移動的隊伍,趙二彪索性坐在了行李袋子上,然後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喂,米豔呀!我是你趙哥呀!”電話一接通,趙二彪便還想以前那樣嘿嘿的笑着說道,而從趙二彪的話中不難聽出,電話那頭是米豔。

“你聽我解釋,我昨天晚上不是針對你的,我有我的苦衷的,其實呢,我昨天上是被你的美貌所震驚了••••••”趙二彪旁若無人的對着電話那頭的米豔侃侃而談。

“米豔,別掛,別掛,你聽我說,你別掛,喂••••••喂••••••喂••••••”

米豔很決絕,將趙二彪的電話掛掉了。

趙二彪看着電話嘿嘿一笑,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竟然還真生氣了!真是的!這不正要和你賠禮道歉嘛!”

趙二彪前面的人聽到趙二彪這樣的談話,不屑的一笑,然後小聲的嘟囔說道:“傳說中的鄉村愛情吧!”

趙二彪見米豔這樣,將電話揣起來後便繼續等待了。

經過昨天晚上一晚上的沉澱,趙二彪已經幡然醒悟了,雖然米豔很有嫌疑,可是,趙二彪決定不再追究了,畢竟所有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這個時候就算真的查出來什麼也沒用了,況且,趙二彪還不能夠完完全全的確定。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趙二彪決定在這件事情上忘記從前,所有的追究都從下一件傷害到自己的事情說起。

想通了這個道理以後,趙二彪纔會像以前那樣後者臉皮給米豔打電話的,米豔這樣的表現雖然讓趙二彪很是尷尬,可是,趙二彪卻很滿意,米豔這樣的表現說明米豔的心中不感到虧欠。

又等了好一會兒後終於輪到趙二彪了。

玻璃另一頭的營業員對着趙二彪僵硬的笑了一下後,平平淡淡的說道:“先生,請問你辦理什麼業務?”

趙二彪將行李袋子向前挪了挪,然後低着頭對着玻璃裏面的人說道:“我想要存錢!”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營業員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先生,請把你的錢給我!”

趙二彪低頭看了看腳下的行李袋子,然後擡頭問道:“你確定錢都要從這個小口給你遞過去?”趙二彪對着營業員指了指空間不大的窗口。

營業員滿眼鄙夷的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是的!把錢通過這裏放進來!”

營業員看趙二彪的眼神中明顯有一種“土包子什麼也不懂”的感覺。

見營業員說的這麼肯定,趙二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彎下腰來,猛的一提,將行李袋子猛的提到了臺子上去。

一見到趙二彪把髒兮兮的行李袋子提了上來,玻璃那邊的營業員趕快對着趙二彪不滿的說道:“你幹什麼?你幹什麼?我們這裏是銀行,不是當鋪,可不收一些破皮爛襖的,拿下去!快拿下去!我是讓你把錢拿上來!”

“我就是把錢拿上來呀!”趙二彪一邊滿臉無辜的對着營業員說道一邊猛的一拉拉鍊將行李袋子拉開了。

行李袋子一拉開便露出了一打打的紅色票子,而由於用力過猛,竟然又幾捆紅色票子順着袋口掉了出來。

一見到趙二彪的行李袋子中裝的竟然是慢慢的紅票子,玻璃那邊的營業員明顯的張大了嘴,愣住了,一時間竟然忘了說話。

趙二彪見營業員這樣,一邊輕輕的敲着玻璃提醒營業員一邊將剛剛從地上撿起來的錢從窗口塞了進去。

“是這樣一捆一捆的塞進去嗎?”

“那個••••••先生••••••是這樣的••••••我們••••••是這樣的••••••”

就在玻璃那頭的營業員支支吾吾說不清楚的時候,一個領導模樣的工作人員忽的走到趙二彪的身邊,滿臉笑容的對着趙二彪說道:“先生,你這邊請!”

趙二彪一見是一個高挑的美女,不由得心情大好,看着美女問道:“這是?”

重生重徵娛樂圈 !”

聽到美女這樣說話,趙二彪自然是心中樂得很,費力的拿起一袋子的錢便跟着美女進到了一個小屋子裏面。

就在趙二彪拿着行李袋子費力的進到小屋子的過程中,所有人都齊齊的朝趙二彪投來難以置信的目光,而這也讓趙二彪很是受用,有一種逆襲的感覺。

經過一套繁瑣的步驟以後,趙二彪終於把一袋子的紅票子換成了一張小巧的銀行卡了。

在爲自己辦理業務的美女的極爲客氣的恭維的言語的護送下,趙二彪慢慢的走了銀行。

此時此刻,趙二彪竟然覺得有些暈暈乎乎的,而照成趙二彪這種狀態的不是別的,正是此時此刻自己手中這行銀行卡上的餘額。

四百八十八萬! 剛剛拿到這筆錢的時候,趙二彪估算過,知道這筆錢會是一個天文數字,可是,真正意識到數額這麼大的時候,趙二彪還是實實在在的嚇了一跳。

口袋裏揣着四百八十八萬的卡,趙二彪沒有預想當中的興奮,反倒是多了一種擔憂,總覺得來來往往的行人似乎是在窺探着自己,覬覦着自己的錢,。

趙二彪低着腦袋快走了好一會兒,這種緊張感才漸漸的消退。

心中雖然是十分的興奮、緊張、擔憂,可卻並沒有讓趙二彪望忘了自己出來的另一個目的是什麼。


公羊像那次說的那樣,已經把趙二彪“祕籍”的電子版傳給了趙二彪,而趙二彪打開電子版的祕籍第一項便是屬於身體上的各個穴位。

趙二彪從小到大知道的穴位只限於小學的時候做的眼保健操中提到的那幾個,所以,趙二彪決定找個明白人學一學。

趙二彪所能夠想到的知道穴位最多的人就是按摩女了,雖然趙二彪以前沒享受過這項服務,可是,電視趙二彪還是看過的,電視中的按摩女總是一邊摁穴道一邊搭訕的。

一想到既可以學習祕籍還可以享受享受,趙二彪便忍住的興奮,而這樣的興奮也漸漸的衝散了趙二彪對於鉅款的緊張。

拿到祕籍,趙二彪便沒多想什麼,開始按照上面說的熟悉身體上的各個穴位,而一決定去找按摩女,趙二彪同樣毫不猶豫的便進到了一家按摩店。

剛剛進到按摩店中,趙二彪便被熱情的請到了一間屋子中,由於趙二彪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所以,那個服務員怎麼安排,趙二彪便怎麼做。

趙二彪剛剛進到屋子中便四下的打量着,這間屋子的正中間擺放着一張按摩牀,周圍還有不少貼心的擺設,看上去還算溫馨,整體的裝修也得體自然••••••

見環境不錯,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想道:“幸虧剛纔沒心疼錢,沒去路邊的小店,來這裏了,真心不錯呀!”

見趙二彪坐下了,領着趙二彪進來的服務員禮貌的對着趙二彪輕輕的說道:“先生,麻煩你換上我們的衣服,一會兒就會有人來給你按摩了!”

說完話後,服務員便退出去了,順手將門帶上了。

趙二彪四下的看了好大一圈也沒有看見服務員說的衣服,不過,趙二彪倒是在櫃子裏發現了一條大大的浴巾,見到浴巾,趙二彪恍然大悟,自言自語的說道:“嘿嘿,一定就是你了,圍上你就對了••••••不過,按摩都是這麼個節奏嗎?上來就換上浴巾開始?不管了,讓我換我就換唄!”

一這樣想明白,趙二彪麻利的脫得一絲不掛,然後圍上了櫃子裏面的浴巾,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屋子中間的按摩牀上。

剛剛躺下,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兒便推門進來了。

“先生你好,請問你是不是••••••”

聽到有人說話,趙二彪一個激靈變坐了起來,而女孩兒一見趙二彪這般**着上身騰的一下子坐了起來,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

趙二彪見進來的是女孩兒,心中暗暗的猜想一定是給自己按摩的,一邊在心中暗暗的慶幸是一個清純美女給自己按摩一邊微笑着對着女孩兒說道:“快過來,快過來,好好給我摁摁,我還有許多關於身體上的問題要和你探討!”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女孩兒眼神閃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先生,你稍等一會兒!”

剛剛這般說完話後,那個女孩兒便急急的退了出去。

見女孩兒退了出去,趙二彪趕快喊道:“妹子,你別跑呀,別害怕呀,哥哥我不是什麼好人的••••••啊呸,哥哥我是好人••••••”

見女孩兒跑遠了,趙二彪掃興的重新躺在了牀上面,心中暗暗的想着:“難道他是受不了我的英俊瀟灑,完美身材,獨自一個人流鼻血去了?哎,年輕就是年輕,承受能力不行呀••••••”

就在趙二彪暗暗的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門又被推開了。

爲了不讓女孩兒再次受到驚嚇,趙二彪沒有坐起來,閉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說道:“你跑什麼呀!哥哥我又不會把你吃了!哥哥可是很溫柔的人••••••”

就在趙二彪這般說話的時候忽的感覺有一雙手輕輕的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Tтkan ☢¢ o

“這就開始了?”趙二彪渾身一激靈後,輕輕的問道。

前妻,求你別改嫁 !”

一聽到說話的聲音不是剛剛那個女孩兒的聲音,趙二彪趕快睜開了眼睛,而剛剛一睜開眼睛,趙二彪便看見一雙畫着重重睫毛膏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在幾乎貼近自己臉的位置上看着自己。

趙二彪撐着身子,稍稍的向後退了退,同時對着那個人問道:“怎麼換人啦!”

趙二彪向後退了退纔看清楚了這個人“全貌”,這個人跟剛纔的那個女孩兒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類型,剛纔的女孩兒是清純路線的,現在這個完全是熟女路線的,不過,兩種風格兩種韻味。

熟女看着趙二彪,一邊朝着趙二彪拋媚眼一邊對着趙二彪說道:“當然要換人啦!剛剛的妹妹怎麼能伺候好哥哥呢,像哥哥這種有品位的人當然要我親自出馬了,再說了,剛剛那個妹妹什麼也不懂,我懂得多呀!”

說完話後,熟女嘿嘿的笑了兩聲。

聽到熟女這樣說話,趙二彪心中暗暗的想道:“今天來這兒的主要目的是學習的,懂得多好,懂得多好!”

趙二彪看了看熟女,然後對着熟女點了點頭說道:“懂得多好!懂得多好!像哥哥這樣的人就喜歡懂得多的!”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把我懂得那些東西都用在你的身上的!”

聽到熟女這樣說話,趙二彪心中暗爽:“都用上的話我就可以都學一遍了!實在是太好了!”

趙二彪慢慢的面朝下躺好,不過,在躺好之前扭着頭對着熟女說道:“一定要都來一遍哦!”

說過話後,趙二彪便閉着眼睛趴了下去。

熟女一邊滿口答應着一邊一件件的脫着衣服。 一聽到外面的人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一個機靈坐了起來,鞋也沒來得及穿便悄悄的來到了門口。

趙二彪剛剛來到門口,小心翼翼的朝外看着,門口路過的兩個人便在距離趙二彪所在屋子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剛剛坐下來,其中的一個稍稍上了年紀的中年人便豎着眉毛對着另一個人說道:“我那個兒媳婦最不是個東西,我兒子纔沒了多長時間呀!她竟然在外面養小白臉!”

這個說話的中年人是王紅霞的公公無疑了,只是趙二彪沒弄明白爲什麼王紅霞的公公要這樣的詆譭王紅霞。

以趙二彪對王紅霞的瞭解,王紅霞是不會做出養小白臉的事情來的,再說了,王紅霞的老公已經去見了玉皇大帝了,王紅霞再想幹什麼也是王紅霞的權利和自由了。

趙二彪又仔細的聽了聽兩個人的談話,想要確定一下兩個人所說的王紅霞是不是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王紅霞。

聽到王紅霞的公公這樣說話,另一個人對着他問道:“真的假的?紅霞不是那樣的人吧?”

“還真的假的?我的爲人你還不知道嗎?難道我能夠說謊嘛?”王紅霞的公公豎着眉毛忿忿的說到。

“你知道那個小白臉的情況嗎?”

“當然知道了!那個小白臉最開始還有工作,可是,自從跟了王紅霞以後竟然連工作都不幹了,讓王紅霞養着••••••”

“這麼樣呀!?”

“那可不是咋地!你也知道我們家裏因爲動遷的原因得到了一大筆的補償金,我覺得王紅霞就是爲了補償金,我甚至懷疑我兒子是不是王紅霞弄••••••”

“不能吧!”

“不能?怎麼就不能!我現在一點兒也不放心王紅霞,我真害怕他那一天卷着飯館和房子跟着小白臉跑了••••••”

趙二彪越聽越覺得兩個人說的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王紅霞,而這也極大的勾起了趙二彪的“求知慾”。

王紅霞的公公看了對面的人一眼,然後說道:“你也知道我的爲人,我向來是正直善良,作風正派的,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兒媳婦這樣••••••”

就在王紅霞的公公這樣說話的時候,一個身着暴露,濃妝豔抹的女人從他的眼前走了過去,而王紅霞的公公趁着女人不注意在女人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哎呦,你幹什麼?”女人尖笑着說到。

“一會兒去找你哦!” 美女總裁復仇

“好的,哥哥,只要你有錢就保證伺候好你!”

“哥哥我別的沒有就是有錢!哈哈••••••”

女人聽到王紅霞的公公這樣說話,飛了個吻後便走開了。

女人剛剛走出去沒兩步便換了臉色,滿臉鄙夷的說道:“老色鬼,等我把你錢都套出來的!”

見女人走遠了,王紅霞的公公接着剛纔的話說道:“我跟你說,我是正直善良,作風正派的人,我是絕對不會允許••••••”

“那你打算怎麼辦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