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樣子,你們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否則你們也不會這麼和他說話。”田正奇哭笑着說道:“其實,你們應該都聽過他的大名。”

嗯?

聽到田正奇的話,花家的成員們都微微一怔。

他們連葉寒叫啥名字都不知道,怎麼知道他是誰……

但他們都將目光投向了葉寒,滿臉疑惑,都在猜測着他是何方神聖。

隨後,田正奇剛想揭開謎底,大廳裏傳來了腳步聲,還有花家老爺子花雲峯那爽朗的笑聲。

這個發現,讓花家的成員們頓時臉色鉅變。

他們很清楚,花家老爺子肯定會發怒。

彭家的人都明白葉寒會來,所以他們不怎麼擔心彭家那邊,但花家老爺子不知道啊,他只知道和彭家聯姻,但不知道花影會帶葉寒回來。

花家的成員們都忘記了這一點,他們原本想要快點把葉寒趕走,但現在看來,已經晚了。

葉寒身後,花影聽到花雲峯的聲音,頓時嚇的臉色蒼白。

她雖然知道葉寒是葉家的人,但她也知道花雲峯的脾氣不是一般的差,一但發怒起來,或許一槍崩了葉寒都有可能。


如果葉寒在這裏被花雲峯一槍崩了,那引起的後果可不是一般的嚴重。

原本打算揭開謎底的田正奇,在聽到花雲峯的聲音後,淡淡一笑,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準備看好戲。

五秒鐘後,花雲峯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的面前,而他的身後,跟着滿臉笑容的彭家父子。

包括花明傑在內,所有花家的成員臉色都變的很難看,因爲他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唯一例外的是花建元和他的兒子花文成,他們巴不得花雲峯一槍把葉寒給崩了,然後事情就好解決了。

當花雲峯走出大廳,看到站在大廳門外,花影抱着葉寒的手臂站在一起的時候,頓時瞪圓了眼睛,那張霸氣的臉完全被震驚所佔據。

而他身後的彭元盛和彭少華也順着目光看向大廳門外,頓時,兩人的臉色也變的極爲精彩。

彭家父子都知道葉寒今天會來,但沒有想到花影和葉寒會那麼大膽,居然敢挽着手臂站在一起,而且還是當着他們的面。

即使彭元盛的脾氣再好,但看到自己未來的兒媳抱着一個男人的胳膊是,也是忍不住沉聲道:“花將軍,這是怎麼一回事。”

彭元盛在憤怒之下,連禮數都忘了,彷彿在質問花雲峯一般。

即使他們都知道,但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他們以爲葉寒會害怕的縮在花影的身後,畢竟他們面對的是整個花家,但想不到花影居然抱着葉寒的手臂,而葉寒滿臉冷笑。

彭少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眼裏也出現了憤怒的光芒,臉部的肌肉也因爲憤怒而扭曲起來,呼吸也變的急促。

彭少華已經暗中認定了花影是自己的女人。

花影長的漂亮,身材也好到了極點,還是萬衆矚目的大明星,彭少華雖然風流,但也很喜歡花影。

但現在看到花影被一個男人抱着,而且花影對他還很愛慕的模樣,彭少華頓時就憤怒了。

下一刻,他握緊雙拳,踏出一步。

“回去。”看到彭少華的舉動,彭元盛滿臉陰沉的冷哼一聲。

彭少華稍微清醒了一點,看了彭元盛一眼,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往後退了一步。

“花將軍, 開局激活背景系統 。”彭元盛滿臉陰沉的對花雲峯說道:“剛纔我們已經談好了,但你的寶貝孫女現在卻和一個男人抱在一起,這是不把我們彭家放在眼裏麼!”

花雲峯也是滿臉陰沉,眼前的這一幕他做夢都沒有想到,也沒有人告訴他。

但花雲峯覺得眼前的那個男人很眼熟,彷彿在那裏見過。

忽然,花雲峯的腦袋彷彿被雷擊了一般,頓時轟鳴一片。

他想起來了花影身旁的男人是誰,也想到了他的身份。

葉家,葉寒。

那個軍中的傳奇,那個世界的傳奇。

僅僅是一眼, 萌寵vs魔神[快穿]

花雲峯在NJ擔任司令員多年,也沒少去燕京的軍區,當然知道龍牙的存在,也見過葉寒這個天才。

花雲峯見葉寒的時候,葉寒還只是一個小孩子,但當時的葉寒已經能讓花雲峯深深的敬佩。

多年來,花雲峯都沒有忘記葉寒這個奇葩,而前幾天流傳出的那個視頻他也看了,他一眼就看出了那個是葉寒。


而因爲那一次的事件,花雲峯也知道了這個男子是葉家的人,因爲葉天拼了命的保他。

花雲峯沒有想到,花影會和葉寒在一起,而且還來到了這裏。

如果花雲峯早一天知道的話,他打死也不會和彭家聯姻的。

“彭元盛,是麼。”葉寒撇了花雲峯一眼,淡淡一笑,然後將目光投向彭元盛,冷笑道。

“沒錯,小子,你是誰。”彭元盛滿臉陰沉,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一定會把葉寒給抽一頓。

當然,能不能抽的過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要說的是,花影是我的女人,你們彭家就哪邊涼快哪邊待着去。”葉寒說着,彷彿彭元盛等人不信一般,用力抱緊花影,滿臉冷笑的看着彭元盛等人。

“啪。”

這時,彭少華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用力踏出一步,雙目的怒火彷彿要噴出。

彭少華的性格很古怪,他看上的東西,絕對不會讓別人搶走,如果被人搶走了,那就不擇手段的搶回來。

所以當他看到花影抱着葉寒的手臂的時候,就已經忍不住想要和葉寒拼命了,不過被彭元盛攔下來了而已。

如今聽到葉寒那狂妄至極的話語,他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站出來,怒吼道:“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我有沒有資格,好像輪不到你來說什麼吧,你怎麼就知道我沒資格。”

葉寒滿臉不屑的說道。

“小子,我一句話,可以讓你躺着出去。”彭元盛滿臉陰沉的說道:“你最好跪下磕三個頭,向這裏的人賠禮道歉,否則,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彭元盛也不管這裏是什麼地方了,直接對着葉寒說道。


“和我說這話的人有很多。”葉寒眯着眼睛,嘴角的笑容帶着深深的不屑,“但他們都死了。”

但他們都死了!


聽到葉寒這句話,大廳裏所有人的臉色都一變。

沒有人想到葉寒會說出這樣的話。

也沒有人想到葉寒居然敢這麼和彭元盛說話。 不過對此他也沒有多言,或許妻子考慮的也對把,萬一影響了女兒的修鍊,實在是得不償失。

緊閉的練功房門『咯吱——』一聲微微響動,自行大開,悶了一夜的練功房裡頓時被湧入了新鮮的空氣,靈氣瀰漫。

清靈緊閉雙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受著靈氣撲面而來,被自己吸入肺部從身體內過濾了一遍后那種清新的感動,她才緩緩的睜開眼睛,一眼便看到了在外等候的爹娘。

「親媽、你回來了!」清靈驚喜的喊到,她可是有十來天都沒有見到親媽了,以前分別兩年還不覺得,見面之後分開短短的十來天時間,她都有些想念親人了。

「唉~~我的寶貝女兒,來讓娘瞧瞧你最近過的好不好。」冷玉蝶對於這個女兒異常的喜歡,不是因為她的資質、修為要比結界強太多,而是她的性格正對自己的口味。

清靈走到冷玉蝶身邊,隨即也對清鴻敬稱,「父親,讓你久等了。」

對於父親的感情沒有親媽那麼深,可是親情也還是存在的,爹娘並排站在自己面前,讓清靈的心中忽然見有了種甜甜的溫暖。

這就是家的感覺……

冷玉蝶一把攬著清靈的小腦袋,直接壓進了自己的懷裡,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寶貝女兒長高了,都快和老娘一樣高了。」她輕輕的撫摸著清靈身後的絲髮由衷感嘆,女兒真的是長大了。

「是啊。」清靈何時有這麼感性的時候,可是被娘您擁著,她那帶著菱角的心也變得柔軟起來。

「我可是聽說你這丫頭膽子可不小,竟然找仙緣山的小少爺做相公。」冷玉蝶忽然怪腔響起,放過了清靈那可憐的小腦袋,讓她可以和自己對視,隨即問到,「不過不愧是我的女兒,竟然連那樣一個金主都能掉的到……」

「說什麼呢!」一旁的清鴻忍不住了,似乎每當妻子和自己的二女兒在一起交流的時候,都會表現出一副脫險的模樣,在他心中,自家妻子可是賢良淑德的,不能跟著女兒學壞了!

如果清靈知道自己父親此刻的想法,定然汗顏,這哪裡是親媽跟著自己學壞,明明是本性!本性!好不。

也真難為了清鴻,和妻子成婚三十多年,也沒有看清楚自己的本來面貌。

或許有一天清靈忽然會問起冷玉蝶說,「親媽當初是怎麼和父親認識的?感情真好,都一起生活百十年了,還一直如初,真讓人羨慕啊。」


到那個時候冷玉蝶會怎麼回答呢?

她或許會說,「寶貝女兒你不知道啊,當初老娘一見你父親是個帥哥,就立即查清楚了他的喜好,一發現他骨子裡喜歡賢良淑德的姑娘,老娘就捨身為己,裝作淑女起來百十年,一如既往啊!都這麼久堅持下去了,我倆感情能不好么?」

回到正題清鴻隱隱發威,冷玉蝶立即閉嘴,忽然間在清靈和清鴻面前優雅文靜起來,聲音也如黃鸝般動人,「上次雖然也見過女婿一次,不過那時候見的太匆忙,如今知道了女婿是何人,女兒你就帶著老……娘親和你父親再次去看看女婿把。」

這話說的,好像是再說,上次看猴子時候沒有看仔細,你就再帶我們去看一遍吧。

逆風向 ……霸氣!

好吧,這隻有她那個悶葫蘆老爹才能被親媽的表象騙幾十年。

丈母娘要看女婿,這沒理由拒絕啊!

於是,清靈就帶著娘親向緣峰赤住所的方向走去。

……

一路上,遇到十幾個晨練的清嶼山小弟子,恰巧還遇到了清靈剛剛收的徒弟幽穎。

作為一個剛剛入住清嶼山沒幾天的小姑娘,這般聰靈的樣子自然是引起了冷玉蝶的注意。在得知這個十來歲的丫頭竟然是自己二女兒的徒弟之時,冷玉蝶這個做娘親的自然是其上眉梢。

她心裡思索著,就連自己的女兒都開始收徒弟了,清嶼山後繼有人啊!

隨即一樂之下,不知道哪裡來的紅包就直接塞進了幽穎的嫩白小手中。

剛一見面就收到紅包,幽穎愣了愣,及時她和人接觸的很少,可是也知道紅包是什麼意思,是對方喜歡自己,所以才送禮物給自己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幽穎沒來由的心頭髮熱,認真的看了冷玉蝶一眼,告誡自己,這個人是個好人。

……………………………………………… 「謝謝。」好不容易她也能說出感謝的話來,讓清靈有些欣慰。既然在此相間,那就順道一起去找緣峰赤好了。

清靈對著幽穎眨著眼睛,「我娘要去看我的未來夫婿,幽穎要跟著來一起看嗎?」

說出了這句話,清靈真覺得不僅是親媽,就連自己都有點把緣峰赤當猴子看的感覺。

「好。」幽穎在冷玉蝶面前顯得有些拘束,她心裡一直想著要給這個對自己的好的女人留下一個好印象,滿身的煞氣不知不覺間收攏起來,聲音也變的柔和了許多。

雖然此時她的一個『好』字在清靈的耳朵里還是顯得有些牽強,但是這也是進步,清靈看出了幽穎面對自家親媽時候的特別變化。

「走吧,這個時候風赤應該是和鳳玄凰在一塊兒吧。」

清靈有所猜測,不過她的猜測一向很准。

前一夜清嶼山發生變化的時候,鳳玄凰和緣峰赤在同一時間察覺,紛紛走出房屋凌駕於高空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