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後,她和閨蜜告別,獨自一人來到一家咖啡館,在服務員的指引下坐進一個私密性很好的卡座,卡座旁的簾子拉上後,外面的人看不到裏面分毫。

桌上已經擺了兩杯咖啡,不過對面卻是空無一人。

她似乎有些疑惑,不過還是靜靜的等着,一邊加進兩粒砂糖,用咖啡勺輕輕的攪拌着杯子裏香濃的液體。

片刻之後,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然後,

她死了。

毒藥很烈,她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死的很安靜。

一個懵懂的靈魂出現在咖啡館的卡座外,她茫然的四下張望,眼睜睜看着一個服務員端着咖啡從她身上穿了過去。

低頭,一個和她一樣身體透明的小女孩飄在她身前,衝她甜甜的笑着。

她也下意識的回以微笑。

女孩的肚子忽然開始膨脹,一個怪物的頭顱凸了出來,衝着她亮出滿是利齒的血盆大口……

“啊!”

師無一猛然睜開眼,抽回了撫在何露茜額頭上的手掌,感覺背上已經被冷汗浸透。

馮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腳步虛浮的師無一,看着他冷汗涔涔的蒼白麪孔,少有的關心了一下,“你沒事吧師顧問?”

“無妨。”師無一擺擺手,站穩了身子,掏出一方潔白的手帕輕拭額頭,一邊說道,“弄清楚了,殺死何露茜的毒藥是屍毒沒錯了,下毒的不是人,是一隻實力極強的厲鬼。”

張可蒙和馮俊對視了一眼。

馮俊一攤手,“就是說,沒有兇手,所以是懸案嘍!”

張可蒙蛋疼的揉着腦殼,又一個破不了的案子,勞資又要挨訓了……

師無一點點頭,“正解,這個鬼殺死何露茜的目的很明顯是爲了佔據她的身體,而‘借屍還魂’這種事其實是維持不了多長時間的,看鬼魂和屍體的契合度,一般在三天到一個星期不等,絕對不會超過一個星期,在酒吧的‘死亡’應該是那鬼魂已經沒辦法維持屍體的活力了,硬撐下去屍體就該快速腐爛變成一具‘行屍’了。”

“哦。”

張可蒙和馮俊都表示對這些事興趣缺缺,馮俊只關心自己的報告該怎麼寫,張可蒙只關心自己的破案率又要降了……

看到倆人聽自己講話心不在焉的敷衍模樣,師無一眉頭跳了跳,輕咳一聲,接着說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們,這個鬼肯定是需要擁有身體做什麼事情,而且她的事情應該還沒做成,所以她八成還會繼續尋找下一個屍體。”

師無一將‘屍體’倆字咬的特別重。

張可蒙和馮俊精神一振!

張可蒙有點慌神,“師顧問你的意思是……”

馮俊也很頭疼:“那個鬼還會出手殺人?”

“正解。”師無一微笑着,不再說話,雙手負在身後,眼睛向上四十五度看着天花板,一副出塵高人模樣。

張可蒙和馮俊又對視一眼。

張可蒙眨眼:他的意思是要我們求他嗎?

馮俊眨眼回:很顯然啊!還要低聲下氣的求。

張可蒙:好想揍他啊!

馮俊:我也是。

倆人眼神交流完畢,張可蒙立馬換上一副彌勒佛似的笑容,親切的對師無一說道,“師顧問,任由那厲鬼繼續殺人可不行,咱們得替天行道滅了它纔是!不過我等凡夫俗子對它實在是束手無策,還望師顧問出手相助!這份恩情我們必銘記五內!”

師無一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倨傲的點點頭,“放心吧,抓捕罪犯是你職責所在,而我的職責所在就是替天行道,我會立刻開始追捕這個厲鬼,希望你們能夠配合。”

“那是自然,師顧問你需要什麼配合儘管提!”

……

一陣商業互吹之後,張可蒙和師無一就消滅厲鬼這事兒達成了骯髒的PY交易,師無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也着手準備尋找那厲鬼了。

師無一很快繪製了一張那個小女孩的畫像交給張可蒙,“幫我查一下這個小女孩的身份。”

“這是——”張可蒙接過栩栩如生的素描畫像,皺眉遲疑道。

師無一點點頭,“兇手。”

張可蒙:……

馮俊:……

時代在進步,科技在發展,各種新生事物的衝擊豐富了人們的生活、也給大家帶來許多便利和好處,但一些傳統的東西卻漸漸湮滅在時鐘的滴答聲中。

重生之撲倒天王巨星 許多從事傳統‘手藝’的人都不太喜歡這個時代,但師無一很喜歡。

就像在從前,你想僅憑一張畫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個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耗費許多的時間和精力。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只需要將畫像交給警方,憑藉着先進的人臉識別系統,只要是辦理過身份證的人,都能給你查個底朝天。

鬼瞳萌寶:妖孽老公萌萌噠 而他要做的,不過是擺出一副高人姿態坐在辦公室裏喝一杯茶。

一碗茶還沒涼,張可蒙已經親自拿着一疊資料過來了。

師無一翻了翻,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在美國死的?那怎麼不在美國折騰歪果仁,非要萬里迢迢的跑回家來折騰家鄉人?”

張可蒙摸摸鼻子,微露笑意,“你往後翻,還有更有趣的呢。”

師無一又翻,看到某一頁紙的時候面色古怪起來,愣了半晌嘆道,“原來如此,所以執念纔會如此之深、死後去掠奪那些成年女性的身體麼?”

張可蒙笑,“我問過局裏的心理專家了,這種是典型的身體殘疾引起的嚴重心理疾病,所謂神經病人思路廣,就是這個意思。”

師無一點點頭,“原來還是個得了神經病的鬼。”

說着師無一將資料整理了一下揣到懷裏,一副雲淡風輕又自信滿滿的神情,“剩下的就交給我了,我需要查什麼資料再給你打電話。”

“哦。”

張可蒙順手拉開門,本想說‘我送你出去’的,結果扭頭一看,師無一已經推開窗戶飄了出去。

“等一下師顧問!下面——”

張可蒙急急衝到窗戶前往下看,看見師無一正站在一灘污水中一臉懵逼,純白的衣衫上濺滿了星星點點的粘稠污水。

“下面污水管爆了……”張可蒙無語的補完了要說的話。 黎曉曉是個很喜歡睡覺的人,吃到美食和睡個好覺在他看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兩件事了。

如果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一天都會心情很好。

進入知名企業成爲社會精英固然會讓很多人感覺幸福,但對黎曉曉來說,只要是需要早起上班的職業都不幸福。

所以黎曉曉拒絕了穆大小姐的好意,沒有去集團旗下的任何一個公司上班,而是做了個自由自在的美食博主。

今天黎曉曉本來也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不過……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黎曉曉抓起被子捂住了腦袋。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黎曉曉一掀被子怒氣衝衝的下牀衝到隔壁大敞着門的房間怒吼,“黎沫沫!一大清早的你彈什麼鋼琴?!神經病啊!”

黎沫沫按住琴鍵,歪着頭好笑的看着黎曉曉,“我早上練琴怎麼了?媽媽說了,鋼琴可是淑女的必修課啊!”

“誰家淑女會一大早的彈克羅地亞狂想曲?!”黎曉曉抓狂道,“人家淑女都是彈月光啊致愛麗絲啥的,你呢?!”

“嘖,我又不是病嬌少女。”

啊啊啊!我要離家出走!黎曉曉憤憤的想着。

樓梯傳來腳步聲,穆大小姐慢悠悠的走上來,“沫沫,吃早飯……咦?曉曉今天也起這麼早啊?”

穆大小姐驚奇的看着黎曉曉,“既然起來了那就一起來吃早飯吧!”

“……”

然後一家四口坐在桌子前吃早餐,不過黎曉曉剛剛拿起筷子,黎城的電話就響了,他接了電話說了兩句話抓起兩個包子就匆匆走了。

黎城早就升官在公安廳任職,本來可以悠閒的身居幕後,再也不用衝鋒陷陣幹那危險的前線工作,但黎城也是個閒不住的人,有啥案子都不用別人催,他立刻就趕着上了。

對此穆大小姐也沒規勸,她也清楚,遏制犯罪是黎城的精神食糧,成癮了,斷不了。

三個人繼續吃早餐。

沒睡飽的黎曉曉有點蔫吧,起牀氣也沒消,瞪了黎沫沫一眼,他很是誠懇的對穆大小姐請求道,“媽,我想搬出去自己住。”

這家裏有黎沫沫實在是住不下去啦!他會被這個小混蛋氣死的!

“嗯?你有女朋友了?”穆大小姐目光炯炯的看着黎曉曉。

“沒有……”

“哦。”穆大小姐失望的垂下眼,“等你有女朋友了再說吧!一個人出去住幹什麼? 我的長安探花郎 連個照顧你的人都沒有。”

黎曉曉:……

黎沫沫嘿嘿一聲,看着黎曉曉,“哥,我給你做首詩吧!”

在穆大小姐面前她可不敢叫黎曉曉大蛋,不然又要被罰上禮儀課了。

不等黎曉曉迴應,黎沫沫就兀自搖頭晃腦的念起來:

“一江春水向東流,你還沒有女朋友!

舉杯澆愁愁更愁,你還沒有女朋友!

對……”

啪!

穆大小姐優雅的一巴掌拍在了黎沫沫腦袋上,“黎沫沫,你是在逼我給你找個老師教你詩詞嗎?”

黎沫沫捂着腦袋滿臉驚恐,“我開玩笑的媽!千萬別!”

黎曉曉幸災樂禍,叫你作死!該!

看看穆大小姐又看看黎曉曉,黎沫沫眼睛咕嚕咕嚕轉了兩圈,嘿嘿一笑,討好的看着穆大小姐,“媽,我真開玩笑的,我哥的終身大事我可是很關心的,最近課餘時間都在忙着到處給他尋摸女朋友呢!我打算約上一批組個飯局給我哥挑的!”

“真的?”穆大小姐狐疑的看着黎沫沫。

黎沫沫點頭如搗蒜,“真真的!我已經找了個三個了!”

“你都哪兒找的啊?門當戶對不?”

“看您說的,這我還能亂挑?當然都是大家閨秀!溫柔賢惠又美麗的那種!”

“三個也夠了,今天你不是沒課嗎?擇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帶着你哥去見見她們吧!”穆大小姐頒下旨意。

“好嘞!”

黎曉曉目瞪口呆,怎麼你們三言兩語就定下給我相親的事情啦?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啊喂!

吃完早飯,穆大小姐又叮囑了倆人一遍,才心滿意足的上班去了。

然後黎曉曉就窩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機擼恐怖片一邊斜眼看黎沫沫滿臉興奮的到處約人組飯局。

“喂!二丫,跟我說實話吧!你約的那三個到底是什麼人?”黎曉曉一臉不信任的問道。

雖然他也很想找個女朋友,可是卻絕不相信黎沫沫會這麼好心給他介紹美女認識。

黎沫沫一翻白眼,“我還騙你不CD是我高中同學,要麼是豪門大戶要麼是書香門第,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黎沫沫上的貴族高中,她的高中同學自然都是和她一樣的千金小姐。

“以你過往的歷史來說,我真的很難相信。”黎曉曉認真的說着。

“哼!到時候見了你就知道了。”黎沫沫懶得理會他,“她們仨的確都是高中時候公認的校花,不過我也只負責介紹你們認識,能不能勾搭到就看你的本事了。”

黎曉曉還是將信將疑。

想了一會兒,他偷偷給郝帥發了個信息,“帥比,我中午有個相親飯局,在文府,你中午去一趟,要是有什麼不對我想脫身就給你發信息,你裝作巧遇過來把我叫走。”

郝帥很快回了個OK的表情。

黎曉曉鬆了一口氣,以前被黎沫沫整怕了,還是留個後手比較放心。

差一個小時的時候黎曉曉和黎沫沫坐着家裏的保姆車出門了,然後很不幸的就塞在了環城快速上。

前面很遠的地方出了車禍,一卡車翻在了路上,四車道變成了單車道,所有車都在龜速挪動着。

“出門不利啊!”黎沫沫哀嘆,攥着手機,“她們都到了!”

“哦。”黎曉曉看看手機,郝帥也到了。

郝帥到了,那個蘿莉鬼大概也會跟着吧!

想到這裏黎曉曉砸吧砸吧嘴,瞧了黎沫沫一眼,壞心的想着,要是有辦法讓黎沫沫也看到鬼就好玩了,還不得嚇她個屁滾尿流!

然後再拍下來,妥妥的黑歷史,看她以後還敢不敢整他!

“想什麼好事呢?笑的那麼YD?”黎沫沫斜眼看着他。

“嘿嘿……” 因爲酒吧老闆這個身份,郝帥的作息時間倒是和黎曉曉差不多,都是懶覺黨。

郝帥本來今天晚上之前都不打算出門的,醒來後臉都沒洗就一直窩在沙發上一邊葛優癱一邊看遊戲直播,手邊還放着西瓜和一堆零食,美的不行。

當然,他不知道有個蘿莉鬼就緊挨着坐在他身邊,不然恐怕就沒那麼享受了。

收到黎曉曉的信息後,他伸了個懶腰,慢悠悠的晃過去洗了個澡換了身騷氣的衣服,仔細刮乾淨晚上長出的一點胡茬、拿出一張面膜猶豫了一下,又放在一邊,然後拍上爽膚水、擦點男士面霜,拿着眉毛鑷子拔掉眼皮上的幾根雜毛,再抹上髮蠟做好髮型。

對着鏡子左看右看,郝帥滿意的笑笑。

小夥兒真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